星期五, 22 3月 2024 01:14

琥珀中惊人的化石拒绝“数百万年”的教条 精选

本文摘自《创造》杂志中文版第42卷第4期

欢迎扫码关注公众号!
欢迎扫码关注公众号!

琥珀常常被称为“自然界的时间胶囊”,因为它所保存下来的动物的完好程度令人惊叹,

可以让我们看到历史的瞬间,也为我们提供了有力的工具,来辨别到底是创造论历史还是进化论历史能够更好地解释现今的世界。我们会发现,琥珀在多方面都持续地挫败进化论对创造论发起的攻击。1


琥珀是如何形成的?

琥珀通常是针叶树的树脂化石。树脂是树的防卫系统的组成部分。当树受到动物、昆虫、天气或人为的伤害后,它就会分泌出黏稠的树脂,这能够敷住“伤口”,并有消毒的作用,还能阻止昆虫或霉菌通过受伤部位进入树内。流出的树脂完成它的使命后,在日晒雨淋的作用下就被分解了(就像伤口愈合后,结痂就会脱落)。

若要让树脂变成琥珀,首先要将它掩埋,在这种状态下树脂就开始变硬,称为柯巴树脂。若遇到压力和高温的条件,柯巴树脂就会发生化学变化,最终变成琥珀。进化论者经常宣称琥珀需要上百万年的时间才能形成。不过他们有时也承认,“树脂变成琥珀的过程需要多长时间并不确定。”2 下面的几个例子都显示出圣经记载的历史和时间表比进化论的更符合事实。


1.甲虫经过“9900 万年”基本没变

© Chenyang Cai (see reference 3)蛤科甲虫
图 1. 蛤科甲虫(A,B)在绿色荧光下的照片,(C)在正常光线下的照片。

在缅甸发现的琥珀中有五只保存完好的蛤科甲虫(图 1),它们被归类为两个新的品种,被命 名 为 Acalyptomerus thayerae(1.1 毫 米长)和 Sphaerothorax uenoi(0.7 毫米长),分类归入现存的属,据称它们有“9900 万年”的历史。3 一份报告说这些甲虫 “在形态上与现存的对应甲虫极为相似”,并说“化石和现存品种的相似性表明它们在漫长的地质时间里演变甚微。”4

他们接着说总共在琥珀中发现了十个甲虫种,均属于现存的甲虫属品种。这些甲虫也“在漫长的进化历史中几乎没有变化”。他们进一步说明,“显然,许多现存甲虫种类的身体结构早在白垩纪中期就形成了,而且在大约 9900 万年的时间里几乎保持不变。”3

进化论假定生物会不断发生微小渐进的变化,经过时间积累成显著的变化。所以如果生物在漫长的时间里保持不变(他们称之为“长期停滞”),就需要将这个对进化论不利的事实掩饰过去。对于这两个新发现的蛤科甲虫,研究人员宣称这是由于它们生活在特殊的环境——腐烂的植被,落叶和朽木,这些环境在 9900 万年里都基本没有改变。但是许多动物的生活环境也没有改变(比如深海),进化论却称它们的身体在相似的时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对此进化论者就会辩称说一种动物的环境包括它的天敌、食物和竞争者。而这些,按进化论者的说法,会一直随着它们假定的进化过程在不断改变。

所以进化论者总是试图用新达尔文主义进化论来解释上述物种亘古不变的现象,又用来解释假定的巨大变化,就看实际需要哪一个。但是正如科学哲学家们所指出的,如果一个理论灵活到可以解释所有的事情,包括相反的结果时,它实际上没有作出任何合理的解释。显而易见,“停滞”就是反对进化的证据,而支持圣经的历史记载:生物在数千年的时间里没有多少改变(进化论的所谓“数百万年”或“数千万年”的时间都是错误的,下同)。


2.琥珀里惊人的毛虫表明没有进化

CC BY-SA 4.0。国际许可证(见参考资料5琥珀中的尺蠖科毛虫
图 2. 在波罗的海琥珀中的尺蠖科毛虫,定格在曲张的动作中。

在 2019 年,首次在波罗的海琥珀(图 2)中发现了尺蠖科的毛毛虫。5称为 Eogeometer vadens 的毛虫有 5 毫米长,像所有的尺蠖毛虫一样,它长着 3 对前脚 6,而不是 5 对。

这种毛虫行动的方式很特别,称为曲张。它们的脚生在头部和尾部,先提起尾部的脚,弓起身体让尾部的脚移近头部,然后提起头部的脚伸直身体让前脚向前移动,如此循环来让毛虫向前爬行。这只毛虫典型的曲张动作正好被定格在琥珀中,研究人员指出这毛虫的发现非常难以置信,因为毛虫没有硬组织,“这即使在琥珀中也是非常罕见”。

研究人员给它所定的年代是“4400 万年”。尺蠖科毛虫的身体结构和独特的运动方式在所谓的那么漫长的时间里没有变化。这又符合圣经的创造论,而不符合进化论。

(拍摄者:Hemen Sendi)琥珀里胡穴居蟑螂
图 3. 迄今发现的“最古老”的穴居蟑螂之一。


3.琥珀里的穴居蟑螂

在缅甸的琥珀中识别出了两种保存完好的蟑螂,这些蟑螂特别适应在洞穴环境中生存 7。它们被分类归于穴蠊科,命名为Crenocticola svadba 和 Mulleriblattina bowangi( 图3)。这块琥珀被定年为“9900 万年”,于是这些蟑螂被认为是迄今发现的最古老的穴居动物。

CC BY-SA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见参考文献 9)蚜虫
图 4。上:琥珀附着在鸭嘴龙下巴骨的沟纹上。
下:被包裹的蚜虫照片和画图

除了它们的尺寸较小(不到5毫米)之外,它们与现代的穴居蟑螂有共同的特征,例如小眼、超长的触角、体色比较浅和较小的翅膀。这些样本是在胡康谷的一个矿洞的 100多吨琥珀中发现的。

因为在黑暗的洞穴中,树是无法生长的,那些包裹了蟑螂的树脂是从哪里来的呢?研究人员提出了两种可能的场景。一种是树脂来自于洞口的树,当蟑螂在洞穴之间迁移的时候就被树脂包裹住了;第二种可能是树脂是从生长到洞穴内的树根滴进洞里的8。不过,两个场景都不太可能,也解释不了为何有那么大量的琥珀。


4.被琥珀包裹的昆虫

附在恐龙的下巴骨上在加拿大阿尔伯塔的省级恐龙公园中发现了一个二合一的化石(图 4)9。一块 7 厘米宽的琥珀中包裹着一只蚜虫,就是一种吸食树汁的昆虫。这块琥珀粘在一块鸭嘴龙(Prosaurolophus)的颌骨(下巴骨)上。研究人员推测这块颌骨和一块新鲜粘稠的树脂(刚刚包裹住那只蚜虫)刚好同时被水冲进一条河,就在那里粘在一起了。这种推测当然就被称为“一连串难以置信事件的巧合”10

 

宽娅眼齿鸟复原图的作者:Zhixin Han
CT复原图的作者:Gang Li
头部复原图的作者:Zhixin Han
宽娅眼齿鸟
上图:研究人员根据头骨的CT扫描和想象所复原的宽娅眼齿鸟的样子。上方图:虽然在琥珀中只找到这种动物的头部(见图5),他们还是参考蜂鸟的姿态复原了宽娅眼齿鸟的整个身体。这两张想象的图其实都不能支持“和蜂鸟一样大小的恐龙”这个观点。

5. 在琥珀中发现鸟类的头骨

近期一篇研究论文起了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就是“和蜂鸟一样大小的恐龙”11,而事实是在缅甸出土的琥珀中发现了一只鸟的头骨。它被命名为宽娅眼齿鸟(Oculudentavis khaungraae),其头骨只有 1.5 厘米长,所以它的大小被认为与我们已知最小的蜂鸟差不多。根据头骨的生长情况,研究团队判断它是成年的,并注意到它一些不寻常的特征(眼窝位置的骨头凹陷较浅,像汤匙的形状,这很可能是因为它的眼球是部分凸出到头部外面的,有着非同寻常的外貌)。研究人员宣称造成这些特征的一个原因可能是“小型化的作用”。当然,它独特的特征完全可能是它在第5 天被造时就拥有的,只不过后来这个物种灭绝了。

拍摄者:邢立达,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宽娅眼齿鸟
图 5. 宽娅眼齿鸟的正面(A)和背面(B)照片

研究人员对一只鸟腐烂的头颅如何与一堆螺壳、昆虫和植物的碎片混杂在一起,并被包裹在琥珀里的问题没有尝试作任何的解释。但是有的时候,一篇论文里面没有说的东西甚至比有说的东西更重要。

(拍摄者:Huabao Dong)
上图:2013年在缅甸发现了包含鸟类
头骨的琥珀,此琥珀出土地点的照片。
下图:一个矿工进入矿道
(拍摄者:Guang Chen)
矿工

 


挪亚大洪水:解开琥珀之谜的钥匙

大约 4500 年前发生的全球洪水能非常好地解释这 5 块奇妙的琥珀。在洪水开始的时候,巨大湍急的水流把森林中的树木连根拔起,它们一起顺水漂流时,就会彼此碰撞,释放出巨量的树脂。因为这些非常粘稠的树脂会浮在水面上,就粘住并包裹了许多水中的小东西。这就是琥珀里包裹了生活在不同环境的各种昆虫、小动物和植物碎片(有时也有海洋生物)的原因。这也可以解释为何会有琥珀粘在恐龙的下巴骨上,因为它们一起在洪水中漂流。这些大量的树脂之后沉积下来,并很快被巨量的沉积物掩埋,这些沉积物也为树脂转变成琥珀提供了所需要的压力和热量。大洪水的场景也解释了为什么能发现储量巨大的琥珀矿床,在正常的情况下一棵棵独立的树绝对分泌不了那么多的树脂。

发现琥珀的环境,以及琥珀中包裹的东西都反驳了“数百万年”的进化教条,这些发现完全没有支持进化,也没有支持树脂从树根滴进洞穴的想象。它们反而像是“神的时间胶”,见证着巨大的灾难性洪水,这就是在约 4500 年前神审判了那个世代的洪水,这场灾难留下了大量的琥珀矿床,让我们铭记那段真实的历史。

  

【扩展阅读】

● DNA在鸭嘴龙的化石中被检测到

● 三叶虫的康加舞反对进化所说的逐渐掩埋

● 琥珀里的菊石:海洋生物竟然被包裹在陆生树木的树脂里

● 侏罗纪的鱼龙化石还保存着软组织

● 地狱溪的发现支持圣经

● 海鳃——“极限”活化石宣扬“各从其类”

● 列文虎克——发现细菌的人反驳自然发生说

● 最大的恐龙蛋——它们到底有多大?

● 并不久远的物种起源:新的DNA研究成果挑战进化

● 生物书没有告诉你一个有关始祖鸟的重大秘密!

 关于羽毛的异想天开——所谓的“原始羽毛”在仔细研究之下原形毕露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See e.g. Robinson, P., Ammonite in amber, Creation 42(2):44–45, 2020.

2. Motivans, E., How amber forms nature’s time capsule. It takes millions of years! Zmescience.com, 4 Jul 2017.

3. Cai, C. and 8 others, Basal polyphagan beetles in mid-Cretaceous amber from Myanmar: biogeographic implications
and long-term morphological stasis,Proc. Royal Soc. B 286:20182175, 16 Jan 2019.

4.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Two tiny beetle fossils offer evolution and biogeography clues; phys.org, 18 Jan 2019.

5. Fischer, T.C. and 2 others, Geometrid caterpillar in Eocene Baltic amber (Lepidoptera, Geometridae). Sci. Rep.9:17201, 20 Nov 2019.

6. 所有的毛虫在这些圆柱形的前脚之外还有三对真正的(带节的)脚。

7. Sendi, H. and 8 others, Nocticolid cockroaches are the only known dinosaur age cave survivors, Gondwana Research 82:288–298, Jun 2020.

8. Letzter, R., ‘Exquisite’ dinosaur-age cockroaches discovered preserved in amber; livescience.com, 2 Mar 2020.

9. McKellar, R.C. and 8 others, A direct association between amber and dinosaur remains provides paleoecological insights, Sci. Rep. 9:17916, 2019.

10. Pickrell, J., ‘Remarkable’ fossil features an insect trapped in amber, stuck to a dinosaur jaw; sciencemag.org, 29 Nov 2019.

 

本文原英文链接见:https://creation.com/fossils-in-amber.

 
阅读 164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