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求真求证

    书名:求真求证 (HOW DO YOU KNOW ) 作者:梁求真 页数:288 开本:16开 内容分类:生物学,天文学,地质学,圣经 语种:中文 装帧:精装 尺寸:18.5cm*26cm*1.5cm 类型:图文 彩色 内容简介: 《求真求证》一书力图回答信徒和非信徒常提的关于上帝的存在以及圣经的真理的疑问。 • 我们怎么知道上帝存在?• 如果上帝是美善的、全能的,为何世上有苦难和邪恶?• 你怎么知道是上帝创造了世界?猿人和恐龙该怎么解释?• 外星人该怎么解释?• Read More
  • 侵蚀的年龄

    作者 : 塔斯·沃克著 如果我们的大陆真有那么古老,它们早就不存在了。 如果我们的大陆真有那么古老,它们早就不存在了。 大陆的年龄不可能有几十亿年,因为,如果真有那么古老,它们早就被全部侵蚀掉了。 在1785年的苏格兰,一位医生出身的物理学家詹姆斯·赫顿[James Hutton]提出地球非常古老的观点。他的名言:“我们看不到起点,也看不到终点”为达尔文的进化论铺平了道路。1 今天大多数地质学家都不暇思索地接受赫顿的观点。进化论者一般认为,大陆形成于至少25亿年前。2 根据已发布的地质年龄,澳大利亚有些地区的形成早于30亿年前,其它地方据说是5-30亿年前形成(见下图)。3人们给其它大陆也套上了类似的历史——大陆基岩的年龄也在几十亿年的范围。 只要进一步研究,我们就会发现这些观点站不住脚。我们发现很多地质作用都说明大陆的年龄没有像进化论者声称的那么古老。4 “侵蚀作用”就是对年老地球说的一个挑战。大陆的年龄不可能有几十亿年,因为,如果真有那么古老,它们早就被全部侵蚀掉了。 测量侵蚀作用 水是侵蚀作用的主要动力,它溶解矿物、松解土壤和岩石,又将它们送入海洋。世界上的江河像一列永不停歇的货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装载着被分解的岩石,一路横跨大洲,将货物运进海洋。风、冰川和沿海一带海浪的侵蚀与之相形见绌。 据发表的澳大利亚构造要素的年龄。大陆的很大一部分都有5亿年以上的历史,而有些则有超过30亿年的历史。传统地质学家对在这‘漫长年月’中侵蚀作用如此微弱感到惊讶。 点击放大 从雨水降下时,水的侵蚀就开始了。水汇聚到流域盆地——这些地方在等高线图上很容易辨识出。通过收集江河口的标本,我们可以测量盆地的排水量和水中沉积物的含量。因为有一些沉积物沿着河床滚动或推移,导致很难算出精确值。这些名副其实的‘推移质’很难观测。有时,为了计算只能硬性加入一个任意裕量。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处理罕见的灾难。虽然灾难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搬运大量沉积物,但是这些沉积物的体积几乎无法计算。推移质和灾难所搬运的沉积物都超出了可精确测量范围。 沉积岩学家们研究了世界上的很多江河,算出了地表正在消失的速度。这些测量结果表明,有一些江河对盆地的侵蚀速率高达每千年 1000毫米(39英寸),而有一些江河的侵蚀速率仅仅是每千年1毫米50.04英寸)。全球大陆高度下降的平均速度为每千年60毫米(2.4英尺),这就等于每年有240亿的沉积物。这是多少肥料呀! 消失的大陆 Read More
  • 科学的哲学

    书名:科学的哲学 (Philosophy of Science ) 作者:马缇 · 雷索拉 语种:中文 装帧:精装 内容简介: 这本教学手册旨在帮助学生学习该如何思考,而不是学习该思考什么。这一需求迫在眉睫,因为人们对科学的认识有很多误区,就连学术圈内也是这样。人们难以辨析什么是科学结论,什么是推测和学说,而媒体常常将假说当科学宣传。希望这份材料能帮助学生区分什么是经认证的事实,什么是对自然界的解释,解释往往源于个人的“世界观”和先验观点。本书也将讨论科学的局限,并对唯物论的根据是否合理提出质疑。我们将回顾历史,检视受世俗思想影响的科学家在用世俗价值观指导科研工作时所犯下的错误。这本手册将破除基督教信仰与科学相矛盾的迷思,并阐述实际刚好相反的情况,即科学方法的发展恰恰得力于信仰圣经之神以及圣经创造论的帮助。本书也将探寻为何在其他非基督教文化中,科学未能蓬勃发展。本书也将讨论达尔文理论背后的宗教信仰,最终我们将用本书前几章提及的原则来讨论进化论是否经得起科学的检验。 目录 前言 第1部分:科学科学是什么? 科学与技术 科学革命 科学之源——基督教 科学为何没有在其他文明中发展起来?操作科学、历史科学和共识科学 第2部分:科学主义科学主义是什么 哲学上和方法论上的自然主义 自然神论 Read More
  • 更多证据表明南猿是一种灭绝的猿

    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虽有大量证据表明南猿是一种特殊的、已经灭绝的猿,但它至今仍被认为是人类和猿之间的关键缺失环节。1、2  Read More
  • 人类化石都去哪了?

    没有上挪亚方舟的人最后结局如何?如果像创造论者所提出的那样,在大洪水发生的时代,地球上已有数百万人口,那么难道不应该有很多人被埋了在洪水的沉积物中吗? Read More
  • 魔克拉姆边贝:活着的恐龙?

    在过去100年中,有许多报告说在中非的偏远地区见到了一种生活在沼泽里的动物,当地村民称之为“魔克拉姆边贝”,意思是 “河流阻挡者”。1,2,3,4,5,6,7 由斯蒂夫·卡得诺(Steve Cardno)合成,恐龙相片模型由阿伦·布朗尼(Allen Browne)提供 据称这种动物主要栖息在水里,大小在河马和大象之间,但是有一个矮墩墩的身子和一个长长的脖子,可以从水边的植物上摘下叶子和果实。据说这种动物白天会爬上岸寻找食物。8目击者画的图显示,魔克拉-姆边贝不像任何地球上现存的生物。但它的确与我们通过化石骨架认识的蜥脚类恐龙有着惊人的相似,形状与小型雷龙相似。9 在沼泽周围的丛林中留下的爪印和其他动物痕迹清楚表明,这是一种巨大而沉重的生物,而且这种生物不是鳄鱼、河马或大象。10魔克拉姆边贝的多数目击者都是当地的渔民,他们在钓鱼或乘独木舟出行时,意外地遇到了这种生物。然而,已经有专门的科学考察队在占据刚果、加蓬和喀麦隆大部分地区的沼泽地带寻找这种动物。 受过大学训练的生物学家马塞林·阿格纳格纳(Marcellin Agnagna)描述了他在1983年对偏僻的特雷湖泊的远征考察所见: 那只动物部分在水下,只见颈部和头部在水面上,仅可见20分钟。 “大约在下午2:30,……[我们]能够观察到一只奇怪的动物,背部宽阔,颈部长,头部小。这只动物位于离湖边约300米处,我们能够在浅水中前进约60米,这样我们位于离动物大约240米的地方,它已意识到我们的存在,在环顾四周,似乎要确定动静来自何处。 丁可布(Dinkoumbou) [当地村民]继续害怕地喊叫。动物的前额呈褐色,而颈后部在阳光下呈黑色,闪闪发亮。动物身子在水下,只见颈部和头部在水面上,仅可见20分钟。然后它就完全进入水下了......再也没有看到它。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看到的动物就是魔克拉姆边贝,它是活着的,而且,利口拉(Likouala)地区 [沼泽地面积约与佛罗里达州大小相同] 的许多居民都知道它。在水线以上可见的从头到背部的总长度估计为5米。”...... 11 现在,科学家对来自卡邦加部落(Kabonga)成员最近的报道感到兴奋,他们捕获了一只魔克拉姆边贝,将其杀死并试图吃掉。12最后证明其肉不可食用,所以尸体被搁在那里等候腐烂; 而部落成员最后把其骨架制作出来。 擅长追踪新物种的英国动物学家比尔·吉本斯(Bill Gibbons)博士,准备在今年十月率领一个秘密动物学家团队(即那些研究“隐藏的动物”的人)到利口拉(Likouala)沼泽地. Read More
  • 琥珀中的有毒植物足以置进化论于死地

    作者:菲利普·贝尔(Philip Bell) & 大卫·卡其普尔(David Catchpoole ) 两支在琥珀中保存得出奇完整的花朵给专家们带来了不少惊喜。1 这颗琥珀发现于多明尼加共和国的琥珀矿,进化论者将它的年龄定为一千五百万到四千五百万年。三十多年来从事琥珀昆虫研究的昆虫学家,美国俄勒冈州州立大学的乔治·波伊纳尔(George Poinar)教授指出,这朵花应该属于马钱属(Strychnos)。根据创造论者卡尔·林奈(Carl Linnaeus)1753年的分类学,这一属的矮树丛和树木含有制作老鼠药时经常使用的剧毒生物碱——马钱子碱(又称士的宁)。 “这两朵花儿看上去好像刚刚从树上掉落,”波伊纳尔教授说。2 他将高清照片发给了马钱属专家,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植物学教授雷纳·司杜伟(Lena Struwe)。经过与博物馆中两百多个已知品种进行对比,她将这一植物定为一个新的物种,Strychnos electri(希腊文中的琥珀是ἤλεκτρον, ēlektron)他们联合撰写的文章刊发在近期的《自然:植物》杂志上。3 司杜伟教授认为它们“对我们理解加勒比地区和南北美洲热带地区的植物进化具有重要意义。”然而,将这列为一个新的物种的理据并不充分,仅仅是花瓣上毛刺的具体位置和外观,其理由明显是夸大了点儿。按照圣经的观点,这一属的诸多种类都应该是同一株受造植物的后代。上帝在设计生物时赋予了它们产生多样性的潜能,不过这是限定在一定的范围内的。马钱属的多样性并没有体现一个品种到另一个品种的进化,相反,刚好符合创造生物学(译注:圣经中描述的“各从其类”)。 除此以外,被大家忽视的一个问题是,这些花若真经过了所谓的(至少)一千五百万年,怎么可能被如此完好地保存下来!它们好像刚从树上掉落一样,不仅可以清晰辨识并归入马钱属,甚至就连微小的花瓣上的细节也依然清晰可见,能用显微镜观察并进行“种”层面的比较。 我们若仔细想一想,这颗琥珀化石(如图)以及很多科学文献中的类似琥珀如何被出奇完整地保存下来,其衍生的含义将会对进化论的时间框架和琥珀化石形成过程漫长一说形成致命的一击。 举例来说,人们在一个定为3.2亿年前的琥珀中发现了只有在有花植物(被子植物)中才有的分子结构。但是按进化论的时间框架,它们应该是在两亿年之后才出现的!4 琥珀中的生物明显展示了“进化静态” Read More
  • 岛山——洪流快速消退的证据

    作者:迈克▪奥尔德 (Michael Oard) 在大洪水期间全球大陆发生抬升,随之也产生严重的侵蚀。1 在这场大型侵蚀中,退往海洋的洪流裹挟大块岩石运输数百公里,2 洪流力大无比,在其经过的地区冲出大面积平地,地质学上称此平地为夷平面,3 同时也留下沿海大陡崖(Great Escarpments)4、大型天然石桥、孤立拱门等众多地貌。此等景观让地貌学5科学家非常困惑,因为他们用亿万年的缓慢侵蚀根本无法解释它的成因,却又忽略大洪水的作用。6 岛山之迷 世俗地质学家(即不信圣经的地质学家)无法解释高耸的侵蚀遗迹7。这些侵蚀作用产生的地貌,虽有不同名称,但大多被称为岛山。岛山(英文Inselberg 来自于德语“岛山”)是一座凸起、孤立、残余的小山包,或由环状侵蚀作用形成的山体。其一般呈现圆形,表面光滑,孤独地坐落在一片被侵蚀的平地上。 岛山的附近是一片平如汪洋的夷平面,岛山则如汪洋中一座突起的小岛,它也因此得名。 图一 乌卢鲁(艾尔斯岩)中部澳大利亚 壮丽的岛山 数以千计的岛山遍布在世界的每一个大陆。最为出名的,要数坐落于澳大利亚中部的乌卢鲁巨石(即艾尔斯岩)。9 乌卢鲁巨石在一片平坦的荒地上突起,高达350米(1150英尺)。它的东北侧被沉积的山麓(即水流在山脚下形成的夷平面)掩埋。乌卢鲁巨石是一块在地表以上经剥蚀后留下的巨大砂岩岩体,砂岩体在地下还有近六千多米(两万英尺)。乌卢鲁巨石的岩层层理几乎垂直10,这就是说,岩石是向上翘起的,后来被剥蚀,留下现在的痕迹。乌卢鲁巨石的形成对传统的年老地质学来说依然是一个迷,毕竟它能保存下来并非因为此岩石的特性。乌卢鲁巨石主要是富含长石的长石砂岩(arkose),这些长石在千百万年的风化中最终变成粘土。10 正如一位世俗地质学家所说:“虽然人们提出几种可能成因,乌卢鲁岩石的早期地貌史和根本成因仍然难以得知。”11 其他著名的岛山还有非洲西南部纳米布沙漠中的史匹兹柯普(Spitzkoppe,图二)。12 纳米布沙漠位于纳米比亚,在南非大陡崖以西,是一个被碎石覆盖的夷平面。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 6
  • 7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