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求真求证

    书名:求真求证 (HOW DO YOU KNOW ) 作者:梁求真 页数:288 开本:16开 内容分类:生物学,天文学,地质学,圣经 语种:中文 装帧:精装 尺寸:18.5cm*26cm*1.5cm 类型:图文 彩色 内容简介: 《求真求证》一书力图回答信徒和非信徒常提的关于上帝的存在以及圣经的真理的疑问。 • 我们怎么知道上帝存在?• 如果上帝是美善的、全能的,为何世上有苦难和邪恶?• 你怎么知道是上帝创造了世界?猿人和恐龙该怎么解释?• 外星人该怎么解释?• Read More
  • 生命来自外太空吗?

    鲁塞尔·格里格(Russell Grigg)著 美国宇航局(NASA) 许多进化论者们痴迷于一个概念:生命莫名地起源于另一个行星又通过外太空来到地球上。原因是: 他们无法解释地球生命的起源,众所周知,就连最简单的活细胞都有着难以想象的复杂性。 随着人们在化石记录中越来越深的岩层里(根据进化论的教条,也就是越来越古老的岩层里)发现生命的迹象,1许多人开始主张::地球上没有足够的时间让生命进化;因此需要一个更古老的行星。 当然,假设生命起源于另一颗行星,这也解决不了进化论者面对的问题:即无生命的化学物质怎么转变成一个活细胞——它只是将问题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而已。 悬赏——一个类似地球的行星 生命需要的条件 美国宇航局(NASA) 根据我们对地球生命的知识,太空中最适宜生命存在的地方将是与地球各方面都相似的行星。2这包括:要有一颗与我们的太阳很相似的、异常稳定的恒星3,与之保持恰当的距离4,恰当的公转轨道5和自转速度6,以维持一个适宜的温度范围,达到一个不能太热、不能太冷、恰到好处的黄金标准。另一个必要条件就是存在液态水——在活细胞内,水提供了氨基酸和其他有机分子混合和反应所必须的液体介质。7 还需要一个无毒的大气层,8可以吸收或者反射足以致死的紫外线、x射线、伽马射线,还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磁场以折射太阳风(一股高能带电粒子流)。9复杂的生命形态还需要适当比例的氧气。地球刚好适合生命生存。10 火星 过去,一些研究者认为火星曾经满足过生命存在的这些条件。然而,许多科学家已经不再接受这种观点了。比如,现在大多数科学家都反对1984年在南极发现的“火星陨石” 含有微生物化石的主张。11,12虽然有人声称火星上曾出现过灾难性的洪水,但是越来越多的人怀疑火星是不是曾经像人们想的那样温暖湿润。 生命起源于另一个行星的假设解决不了进化论者面对的问题,即无生命的化学物质怎么转变成一个活细胞的问题——它只是将问题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而已。 进化论的“虔诚信从者”所遭遇的最新挫折,是对(据信是)来自火星的陨石的分析,研究表明陨石内包含的硫同位素来自大气化学反应,而不是细菌。13令人更失望的是美国宇航局最近两次火星探测任务都以失败告终,而且损失了火星登陆飞行器。 事实上,没有证据表明生命起源于火星。同样,在木星的一颗可能存在液态水的卫星——木卫二星上,生命所必需的其他条件却几乎没有。 寻找其他行星14 最近,研究者们发明了两项技术以寻找系外行星,也就是那些可能在我们太阳系之外环绕着其他恒星的行星,这给天体生物学(太空生物学——对外星生命的研究/搜索)打了一针强心剂。 Read More
  • 魔克拉姆边贝:活着的恐龙?

    在过去100年中,有许多报告说在中非的偏远地区见到了一种生活在沼泽里的动物,当地村民称之为“魔克拉姆边贝”,意思是 “河流阻挡者”。1,2,3,4,5,6,7 由斯蒂夫·卡得诺(Steve Cardno)合成,恐龙相片模型由阿伦·布朗尼(Allen Browne)提供 据称这种动物主要栖息在水里,大小在河马和大象之间,但是有一个矮墩墩的身子和一个长长的脖子,可以从水边的植物上摘下叶子和果实。据说这种动物白天会爬上岸寻找食物。8目击者画的图显示,魔克拉-姆边贝不像任何地球上现存的生物。但它的确与我们通过化石骨架认识的蜥脚类恐龙有着惊人的相似,形状与小型雷龙相似。9 在沼泽周围的丛林中留下的爪印和其他动物痕迹清楚表明,这是一种巨大而沉重的生物,而且这种生物不是鳄鱼、河马或大象。10魔克拉姆边贝的多数目击者都是当地的渔民,他们在钓鱼或乘独木舟出行时,意外地遇到了这种生物。然而,已经有专门的科学考察队在占据刚果、加蓬和喀麦隆大部分地区的沼泽地带寻找这种动物。 受过大学训练的生物学家马塞林·阿格纳格纳(Marcellin Agnagna)描述了他在1983年对偏僻的特雷湖泊的远征考察所见: 那只动物部分在水下,只见颈部和头部在水面上,仅可见20分钟。 “大约在下午2:30,……[我们]能够观察到一只奇怪的动物,背部宽阔,颈部长,头部小。这只动物位于离湖边约300米处,我们能够在浅水中前进约60米,这样我们位于离动物大约240米的地方,它已意识到我们的存在,在环顾四周,似乎要确定动静来自何处。 丁可布(Dinkoumbou) [当地村民]继续害怕地喊叫。动物的前额呈褐色,而颈后部在阳光下呈黑色,闪闪发亮。动物身子在水下,只见颈部和头部在水面上,仅可见20分钟。然后它就完全进入水下了......再也没有看到它。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看到的动物就是魔克拉姆边贝,它是活着的,而且,利口拉(Likouala)地区 [沼泽地面积约与佛罗里达州大小相同] 的许多居民都知道它。在水线以上可见的从头到背部的总长度估计为5米。”...... 11 现在,科学家对来自卡邦加部落(Kabonga)成员最近的报道感到兴奋,他们捕获了一只魔克拉姆边贝,将其杀死并试图吃掉。12最后证明其肉不可食用,所以尸体被搁在那里等候腐烂; 而部落成员最后把其骨架制作出来。 擅长追踪新物种的英国动物学家比尔·吉本斯(Bill Gibbons)博士,准备在今年十月率领一个秘密动物学家团队(即那些研究“隐藏的动物”的人)到利口拉(Likouala)沼泽地. Read More
  • 外星人发来信号了吗?

    作者:史提芬   最近有一则新闻刷爆了互联网,说是加拿大的科学家发现了快速射电暴FRB的重复信号,有人就说这是外星人向我们人类招手。那这些快速射电暴的重复信号究竟是不是智慧生命发出的呢?这样的新闻可信度又有多大? 其实,这类不明天文现象使人们将它与外星文明联系起来的事情还真不是第一次。20世纪60年代脉冲星的发现就是一个例子。1967年一名女研究生贝尔发现狐狸星座有一颗星会发出一种周期性的电波。人们一开始对此很困惑,而那些相信地外文明的人马上沸腾了,认为这就是外星人在向人类发电报。据说,第一颗脉冲星就曾被叫做“小绿人一号”。 幸亏这种周期性的电波不像现在发现的快速射电暴一样稍瞬即逝,于是科学家有充足的时间对电波进行详细分析。经过几位天文学家一年的努力,终于证实这种周期性的电波来自脉冲星(正在快速自转的中子星)。正是由于它的快速自转而发出射电脉冲。 原理就像我们乘坐轮船在海里航行,看到过的灯塔一样。设想一座灯塔总是亮着且在不停地有规则运动,灯塔每转一圈,由它窗口射出的灯光就射到我们的船上一次。不断旋转,在我们看来,灯塔的光就连续地一明一灭。脉冲星也是一样,当它每自转一周,我们就接收到一次它辐射的电磁波,于是就形成一断一续的脉冲。脉冲这种现象,也就叫“灯塔效应”。于是地球上很多人看到这种周期性的“灯台效应”就联想到是外星文明信号。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我们地球的邻居——火星。火星地表富含氧化铁而呈红色。多少年来,人们一直幻想着“火星人”的存在。但实际上,火星远不具备地球上的生存环境。那里的大气极其稀薄,只相当于地球3万米高空的大气;同时大气成分以二氧化碳为主,而且异常干燥。火星赤道地区全年平均气温仅达到15℃。春季的大风暴异常猛烈,可在火星上空形成经久不散的、面积极大的“大黄云”。火星表面类似月球,球形山密布,大约有几万座。经过人类多次努力探测,始终未能发现“火星人”的踪影。 但是在1976年7月25日,美国“海盗1号”太空飞船拍摄到火星表面一张令人惊骇的图片。这是在1870千米的高空拍摄到的,1.5公里长的地形竟然呈现出一个女性的面孔。随后这张图片令许多科学家疯狂,全球各大新闻报纸和杂志也刊登了这张图片,电视媒体上出现了这幅神秘的女性面孔。 美国于1976年发射了火星探测器“维京1号”。同年7月31日,“维京1号”拍下了著名的火星表面照片,这就是火星“人面石”照片。 1995年6月25日,美国国家航空宇宙局(NASA)发射了“火星探测者”太空飞船,此次太空飞行使命是长期拍摄火星地形照片。他们在距离火星地表440千米处(1976年拍摄高度为1870千米)对前早发现女性面孔的那片地形进行拍摄,然而,令每一个人十分失望的是,他们所拍摄到只是一些不平坦的表面风景,并没有发现什么类似人类面孔的地形。 前后两幅照片对比显示,这是一个火星自然地貌,并无丝毫人工斧凿的痕迹。科学家分析,前一幅照片产生类似"人像"的效果事出有因。一是由于该地形正好被某方向的侧光照射产生了阴影,二是当时的照相精度不够理想,使其真伪难辨。 随着“火星人面像”之谜揭开,那些相信有火星文明的人大失所望。 笔者比较关注天文学和宇宙学,发觉类似的例子还有不少。这种新闻不是捕风捉影,就是哗众取宠。事情往往是刚刚观察到某些稍微异常的天文现象,一大波人立刻往外星生命方向去想,各大媒体接着一哄而上,争相报道,给普罗大众一种真的发现外星人的感觉。但随着之后科学家对这种现象和数据进行仔细观测分析,发现之前盛传为外星文明的信号都只不过是一种未曾发现的天体活动而已。上世纪60年代的“小绿人”是如此,火星人面也是如此,相信前几天刚发现的快速射电暴现象将会如出一辙。 进化论是当下社会的主流思想。这种理论认为通过几十亿年的随机碰撞,地球上可以产生简单的生命,然后进化成人类这样的高级生命,那宇宙中亿万个星球上也可能出现外星生命。于是人们脑海中都有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外星人必定存在,发现他们是迟早的事情。哪怕有一点点未经确凿证实的消息,这些人就集体亢奋高潮了。 笔者始终相信一句话:如果要寻求真相,那必须用可靠的事实、证据和数据来建立起自己的世界观,然后再用这种世界观去看待问题和分析问题。而绝对不是先以自己有限的主观经验去建立世界观,然后再按着自己秉持的观念和个人喜好去选择证据。符合自己世界观的证据就采纳并大声宣扬,不符合的证据就抛弃并一概无视。甚至当看到客观证据与自己世界观不吻合时,并没有去反思自己的观念是否正确,而是努力捏造出一大堆光怪离奇的理论去自圆其说。 对于很多人而言,他们需要寻求的并不是子虚乌有的外星人,而是有坚实可靠证据支持的真理。       Read More
  • 琥珀中的有毒植物足以置进化论于死地

    作者:菲利普·贝尔(Philip Bell) & 大卫·卡其普尔(David Catchpoole ) 两支在琥珀中保存得出奇完整的花朵给专家们带来了不少惊喜。1 这颗琥珀发现于多明尼加共和国的琥珀矿,进化论者将它的年龄定为一千五百万到四千五百万年。三十多年来从事琥珀昆虫研究的昆虫学家,美国俄勒冈州州立大学的乔治·波伊纳尔(George Poinar)教授指出,这朵花应该属于马钱属(Strychnos)。根据创造论者卡尔·林奈(Carl Linnaeus)1753年的分类学,这一属的矮树丛和树木含有制作老鼠药时经常使用的剧毒生物碱——马钱子碱(又称士的宁)。 “这两朵花儿看上去好像刚刚从树上掉落,”波伊纳尔教授说。2 他将高清照片发给了马钱属专家,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植物学教授雷纳·司杜伟(Lena Struwe)。经过与博物馆中两百多个已知品种进行对比,她将这一植物定为一个新的物种,Strychnos electri(希腊文中的琥珀是ἤλεκτρον, ēlektron)他们联合撰写的文章刊发在近期的《自然:植物》杂志上。3 司杜伟教授认为它们“对我们理解加勒比地区和南北美洲热带地区的植物进化具有重要意义。”然而,将这列为一个新的物种的理据并不充分,仅仅是花瓣上毛刺的具体位置和外观,其理由明显是夸大了点儿。按照圣经的观点,这一属的诸多种类都应该是同一株受造植物的后代。上帝在设计生物时赋予了它们产生多样性的潜能,不过这是限定在一定的范围内的。马钱属的多样性并没有体现一个品种到另一个品种的进化,相反,刚好符合创造生物学(译注:圣经中描述的“各从其类”)。 除此以外,被大家忽视的一个问题是,这些花若真经过了所谓的(至少)一千五百万年,怎么可能被如此完好地保存下来!它们好像刚从树上掉落一样,不仅可以清晰辨识并归入马钱属,甚至就连微小的花瓣上的细节也依然清晰可见,能用显微镜观察并进行“种”层面的比较。 我们若仔细想一想,这颗琥珀化石(如图)以及很多科学文献中的类似琥珀如何被出奇完整地保存下来,其衍生的含义将会对进化论的时间框架和琥珀化石形成过程漫长一说形成致命的一击。 举例来说,人们在一个定为3.2亿年前的琥珀中发现了只有在有花植物(被子植物)中才有的分子结构。但是按进化论的时间框架,它们应该是在两亿年之后才出现的!4 琥珀中的生物明显展示了“进化静态” Read More
  • 岛山——洪流快速消退的证据

    作者:迈克▪奥尔德 (Michael Oard) 在大洪水期间全球大陆发生抬升,随之也产生严重的侵蚀。1 在这场大型侵蚀中,退往海洋的洪流裹挟大块岩石运输数百公里,2 洪流力大无比,在其经过的地区冲出大面积平地,地质学上称此平地为夷平面,3 同时也留下沿海大陡崖(Great Escarpments)4、大型天然石桥、孤立拱门等众多地貌。此等景观让地貌学5科学家非常困惑,因为他们用亿万年的缓慢侵蚀根本无法解释它的成因,却又忽略大洪水的作用。6 岛山之迷 世俗地质学家(即不信圣经的地质学家)无法解释高耸的侵蚀遗迹7。这些侵蚀作用产生的地貌,虽有不同名称,但大多被称为岛山。岛山(英文Inselberg 来自于德语“岛山”)是一座凸起、孤立、残余的小山包,或由环状侵蚀作用形成的山体。其一般呈现圆形,表面光滑,孤独地坐落在一片被侵蚀的平地上。 岛山的附近是一片平如汪洋的夷平面,岛山则如汪洋中一座突起的小岛,它也因此得名。 图一 乌卢鲁(艾尔斯岩)中部澳大利亚 壮丽的岛山 数以千计的岛山遍布在世界的每一个大陆。最为出名的,要数坐落于澳大利亚中部的乌卢鲁巨石(即艾尔斯岩)。9 乌卢鲁巨石在一片平坦的荒地上突起,高达350米(1150英尺)。它的东北侧被沉积的山麓(即水流在山脚下形成的夷平面)掩埋。乌卢鲁巨石是一块在地表以上经剥蚀后留下的巨大砂岩岩体,砂岩体在地下还有近六千多米(两万英尺)。乌卢鲁巨石的岩层层理几乎垂直10,这就是说,岩石是向上翘起的,后来被剥蚀,留下现在的痕迹。乌卢鲁巨石的形成对传统的年老地质学来说依然是一个迷,毕竟它能保存下来并非因为此岩石的特性。乌卢鲁巨石主要是富含长石的长石砂岩(arkose),这些长石在千百万年的风化中最终变成粘土。10 正如一位世俗地质学家所说:“虽然人们提出几种可能成因,乌卢鲁岩石的早期地貌史和根本成因仍然难以得知。”11 其他著名的岛山还有非洲西南部纳米布沙漠中的史匹兹柯普(Spitzkoppe,图二)。12 纳米布沙漠位于纳米比亚,在南非大陡崖以西,是一个被碎石覆盖的夷平面。 Read More
  • 一个叛教者之死

    作者:卡尔·威兰(Carl Wieland) 加拿大福音传道者查尔斯·坦普尔顿(Charles Templeton)1的布道会一晚的会众高达3万人。在他的全盛时期,他比当时的同工葛培理(Billy Graham)更出名。成千上万的人说他们通过坦普尔顿的布道在基督里找到了救赎。 后来事情发生了转变。坦普尔顿对《创世记》的历史一直存有怀疑,《创世记》的历史是整个福音架构的基础,但它似乎与“科学事实”相矛盾。从逻辑上说,“数百万年”意味着化石的掩埋发生在人类出现之前,也就是在罪进入世界之前。但化石表明的是死亡、流血和疾病。那么这整个概念——人类的堕落破坏了一个曾经完美的世界,要藉着“最后的亚当”耶稣基督来得到救赎(林前15:46)——将是没有意义的。似乎没有人能够解答坦普尔顿随之而来的问题:挪亚如何能把所有那些动物都安置到方舟上?水从哪里来?还有更多的问题在CMI的文献中已有解答,比如《创世答问》(The Creation Answers Book)。 他的同工葛培理的反应暗示,坦普尔顿担心此类事情是“不属灵的”。我们的一篇文章2重点描述了他如何悲剧性地走上彻底弃绝信仰之路,并最终写出了《诀别上帝:我弃绝基督信仰的理由》这本书。 我们的文章发表一段时间后,查尔斯·坦普尔顿在经受阿尔茨海默病痛后去世了。一位加拿大的福音广播员以他的同胞“从恩典中坠落”的为例为基督徒总结了一个教训。他暗示说,首先坦普尔顿问这些问题就是不对的。试图用常识和理性来处理信仰问题是错误的;这是“肉体”(他给聪明人的标签)与“灵”的交战。 这种对圣经与科学问题混乱的、且毫无圣经支持的回应在今天许多保守的基督教圈子里仍占主导地位。可悲的是,这让世人更加讥讽基督教和现实处在两个不同的领域。基督信仰被认为只在“你的头脑中”,是可能“对你有效”的情感支柱,但和确凿的事实没有任何关系。 然而,使徒保罗知道他的信心是建立在真确的现实之上的。主耶稣死在十字架上,又复活了,这在历史上(和生物学上)都是真实的。在他复活后,他还和那些见过他、摸过他,与他交谈的人分享食物。保罗说,如果“末后的亚当”在历史上和生物学上都是错误的,这可不是一个枝节问题;基督徒将是一群可怜的、相信谎言的人,他们所信的便是徒然(哥林多前书15:17)。 我认为,讽刺的是,保罗可能会站在坦普尔顿的一边——他在一点上同意这个叛教者。他会责骂广播员(甚至葛培理)不关心《圣经》是否与事实相矛盾。主耶稣自己也是如此,他教导最大的诫命就是尽心……爱神(《马太福音》22:37)!3 假如他关于首先的亚当的所述并不属实(他出于尘土、堕入罪中,破坏了整个受造界和他堕落之前的没有死亡的生物系统),我们就是可怜的、相信虚假道理的信徒,因为福音的盼望正是建立在其真实的历史背景之上的。 但是保罗会接着说圣经的历史是真实的。创造、堕落和洪水皆有生物学和地质学的证据。首先的亚当在时空中和历史中堕落,就像末后的亚当在时空中和历史中复活一样。 所以,如果戴上正确的“眼镜”来探究过去,以正确的哲学原理(预设)作为出发点,我们就会看到证据与圣经历史完全一致,特别是从大的方面来看。基于圣经的信仰不是忽视事实的借口;它为理解和解读事实提供了正确的基础,毕竟事实不会为他们自己说话。 若是查尔斯普尔顿周围的人没有用听起来属灵的陈词滥调来搪塞他的话,而是直接面对他提出的实质问题;如果他们能告诉他,困扰他的“事实”有多少是基于否认圣经历史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所谓信心的解释,而真正的科学并不与圣经历史相冲突;那么情况会是多么不同啊! 参考文献与注释 [1] Read More
  • “软”间隔论的伎俩

    作者:唐·巴滕(Don Batten) 有些人绞尽脑汁,萌生出各种“奇思妙想”,试图在《圣经》中插入一段子虚乌有、持续数十亿年之久的“时沟”。1这一假说发端于19世纪早期,当时一股反圣经的思潮在高等学府占得一席之地。2 在那之前,没人相信这段漫长时间的存在。 1840年以前,几乎所有人都视创世记为真实的历史纪录,3人们普遍认为上帝在6000年前创造了世界,死亡在亚当和夏娃犯罪之后出现,之后又有大洪水爆发。这都是毋庸置疑的。而一些现代作家宣称,“年轻地球创造论”是20世纪由美国人开创的,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事实上,这一观点在19世纪之前一直占主流。 最近出现一批以戈尔曼·格雷(Gorman Gray)为代表的人,他们鼓吹“软”间隔论,试图在《圣经》中插入一段数十亿年之久的时间,5并称创世记1:1-2描述了光体、星系以及地球上物质的创造,而3-31节描述的是数十亿年后地球的形成和填充过程。 格雷说:“在创世第一日之前,地球处于完全黑暗状态……经过一段漫长无比的时间,上帝才将这笼罩地球的黑暗驱除”。6 格雷还认为,第3节中,第一日创造地和填充地是在预先存在的物质上进行的,而后才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创造期。 与之相反,1814年前后出现的“经典”间隔论在创世记第一章的第一节和第二节之间插入了一段时间间隔。他们杜撰了一场子虚乌有的“路西弗(Lucifer)的洪水”,并声称这场洪水形成的化石要早于第2节开始的创造周。按照他们的理论,地球是在被路西弗的洪水毁灭之后,由上帝重建的——这就构成了一些人所说的“毁灭—重建”假说。 这种古老间隔论认为化石形成于创造周之前。因为化石的存在说明了世上曾经发生过大规模的死亡和苦难,所以这也与上帝完成创造大工后对受造物说的 “甚好”(创世记1:31)相违背。耶稣肉体死而复活依赖于亚当犯罪之后入侵“甚好”世界的肉体死亡和朽坏,这发生在亚当犯罪之后,而非之前,把死亡放在亚当之前的说法侵蚀了福音的根基。(罗马书5:12–19; 8:19–23, 哥林多前书15:21-22) 与“毁灭—重建”假说一样,“软”间隔论认为,创世的6天时间是创造周当中普通的6天,《创世记》第5章和 第11章中的家谱记录不允许在创造周之后插入“深时(亿万年)”。然而软间隔论认为,创造周之前并没有发生大洪水,所以在其理论中,当上帝宣告所造的一切都“甚好”时,也不存在化石(象征着死亡和苦难),而且人堕落之前也没有死亡(这是对福音的侵蚀)。大部分人还认为挪亚时代的洪水是全球性的,在亚当犯罪之后才形成化石。7 这都没错。 为何一定要找到所谓的时沟? 这些人为何非要在《圣经》当中插入几十亿年的时间呢?推销戈尔曼·格雷所著书籍的网上评论写道,“来自遥远星系的光、同位素年代的测定以及其它谜团得以解开。”遥远的星光和同位素年代测定都关乎几十亿年的漫长时光,格雷认为“软”间隔论能为这几十亿年的时间提供合理的解释。然而《圣经》当中丝毫没有提及这段漫长时光的存在——这全都出自世俗的历史科学的论调——即“科学”能够通晓真实的历史;这种科学建立在哲学和推测、而非实验的基础之上(你能对历史做什么实验呢?)。 ……然而《圣经》当中丝毫没有提及这段漫长时光的存在……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 6
  • 7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