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求真求证

    书名:求真求证 (HOW DO YOU KNOW ) 作者:梁求真 页数:288 开本:16开 内容分类:生物学,天文学,地质学,圣经 语种:中文 装帧:精装 尺寸:18.5cm*26cm*1.5cm 类型:图文 彩色 内容简介: 《求真求证》一书力图回答信徒和非信徒常提的关于上帝的存在以及圣经的真理的疑问。 • 我们怎么知道上帝存在?• 如果上帝是美善的、全能的,为何世上有苦难和邪恶?• 你怎么知道是上帝创造了世界?猿人和恐龙该怎么解释?• 外星人该怎么解释?• Read More
  • “软”间隔论的伎俩

    作者:唐·巴滕(Don Batten) 有些人绞尽脑汁,萌生出各种“奇思妙想”,试图在《圣经》中插入一段子虚乌有、持续数十亿年之久的“时沟”。1这一假说发端于19世纪早期,当时一股反圣经的思潮在高等学府占得一席之地。2 在那之前,没人相信这段漫长时间的存在。 1840年以前,几乎所有人都视创世记为真实的历史纪录,3人们普遍认为上帝在6000年前创造了世界,死亡在亚当和夏娃犯罪之后出现,之后又有大洪水爆发。这都是毋庸置疑的。而一些现代作家宣称,“年轻地球创造论”是20世纪由美国人开创的,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事实上,这一观点在19世纪之前一直占主流。 最近出现一批以戈尔曼·格雷(Gorman Gray)为代表的人,他们鼓吹“软”间隔论,试图在《圣经》中插入一段数十亿年之久的时间,5并称创世记1:1-2描述了光体、星系以及地球上物质的创造,而3-31节描述的是数十亿年后地球的形成和填充过程。 格雷说:“在创世第一日之前,地球处于完全黑暗状态……经过一段漫长无比的时间,上帝才将这笼罩地球的黑暗驱除”。6 格雷还认为,第3节中,第一日创造地和填充地是在预先存在的物质上进行的,而后才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创造期。 与之相反,1814年前后出现的“经典”间隔论在创世记第一章的第一节和第二节之间插入了一段时间间隔。他们杜撰了一场子虚乌有的“路西弗(Lucifer)的洪水”,并声称这场洪水形成的化石要早于第2节开始的创造周。按照他们的理论,地球是在被路西弗的洪水毁灭之后,由上帝重建的——这就构成了一些人所说的“毁灭—重建”假说。 这种古老间隔论认为化石形成于创造周之前。因为化石的存在说明了世上曾经发生过大规模的死亡和苦难,所以这也与上帝完成创造大工后对受造物说的 “甚好”(创世记1:31)相违背。耶稣肉体死而复活依赖于亚当犯罪之后入侵“甚好”世界的肉体死亡和朽坏,这发生在亚当犯罪之后,而非之前,把死亡放在亚当之前的说法侵蚀了福音的根基。(罗马书5:12–19; 8:19–23, 哥林多前书15:21-22) 与“毁灭—重建”假说一样,“软”间隔论认为,创世的6天时间是创造周当中普通的6天,《创世记》第5章和 第11章中的家谱记录不允许在创造周之后插入“深时(亿万年)”。然而软间隔论认为,创造周之前并没有发生大洪水,所以在其理论中,当上帝宣告所造的一切都“甚好”时,也不存在化石(象征着死亡和苦难),而且人堕落之前也没有死亡(这是对福音的侵蚀)。大部分人还认为挪亚时代的洪水是全球性的,在亚当犯罪之后才形成化石。7 这都没错。 为何一定要找到所谓的时沟? 这些人为何非要在《圣经》当中插入几十亿年的时间呢?推销戈尔曼·格雷所著书籍的网上评论写道,“来自遥远星系的光、同位素年代的测定以及其它谜团得以解开。”遥远的星光和同位素年代测定都关乎几十亿年的漫长时光,格雷认为“软”间隔论能为这几十亿年的时间提供合理的解释。然而《圣经》当中丝毫没有提及这段漫长时光的存在——这全都出自世俗的历史科学的论调——即“科学”能够通晓真实的历史;这种科学建立在哲学和推测、而非实验的基础之上(你能对历史做什么实验呢?)。 ……然而《圣经》当中丝毫没有提及这段漫长时光的存在…… Read More
  • 达尔文公开宣布放弃进化论了吗?

    作者:罗素·格里格(Russell Grigg) 达尔文1882年4月19日去世,享年73岁。他离世时竟然是个非信徒,这在一些人来看是件可悲的事。而在达尔文死后的几年间,有传闻说他在临终之时改变信仰、放弃进化论。这些传闻最早出现在1882年5月的一些布道会上。1但最为人熟知的一个传闻要归功于一位名为赫普的女士(Lady Hope)。据她说她于1881年秋在唐豪斯(Town House,达尔文故居)拜访过临终时的达尔文,并且她到访的时候达尔文在读希伯来书,而在她提到创世记中有关创造的记载时,他变得很痛苦;还说他请她第二天再去一趟,让她在避暑别墅花园的聚会上讲讲耶稣基督这个主题,来者包括侍者、佃户和邻居——据他说大约有30人。这个传闻最初出现在美国浸信刊物《守望稽刊》的一篇521字的文章中,3自那之后还重复刊印于许多书籍、杂志和小册子中。 所谓的放弃进化论或改信基督教,要么是过渡解读,要么是自编故事。 所有这些传闻的主要问题是它们都遭到达尔文家人的否认。·达尔文(Francis Darwin达尔文第三个儿子)1887年2月8日在写给赫胥黎(Thomas Huxley)的信中提到,达尔文离世时放弃进化论的报道“不实且无任何根据”4,而后在1917年,弗兰西斯确定地说他“没有任何理由相信他(他父亲)曾放弃过不可知论的观点”。5达尔文的女儿亨利雅塔(Henrieta)或叫利奇菲尔德(Litchfield)1922年2月23日在伦敦的福音周刊《基督徒》(the Christian)第12页中写道,“他离世时我就在他身边,而赫普女士在他病危和其他生病的时候并不在他身边。我相信我的父亲甚至从未见过她,不管怎么说他对我父亲的思想或信仰没有任何影响。他从未放弃过自己的任何科学观点——无论是当时的还是早期的。……整个传闻纯粹是无稽之谈”。6有些人甚至认为不存在赫普女士这个人。 那么我们该如何看待? 达尔文的传记作者詹姆斯·摩尔(James Moore)博士是英国开放大学(The Open University)的科学和技术史讲师,他耗费20年时间研究三块大陆上的数据。他的一本218页的著作就剖析了他称为 “传奇人物”的达尔文。7他说确实有一位赫普女士,生于1842年的她原名叫伊丽莎白·李德(Elizabeth Reid)。她于1877年嫁给了身为鳏夫的退役海军上将詹姆斯·赫普爵士(Admiral Sir James Hope),在19世纪80年代她投身于帐篷布道和对老人和病人的探访事工,1922年在澳洲悉尼逝于癌症,其在澳洲的墓地一直保存至今。 Read More
  • 一个叛教者之死

    作者:卡尔·威兰(Carl Wieland) 加拿大福音传道者查尔斯·坦普尔顿(Charles Templeton)1的布道会一晚的会众高达3万人。在他的全盛时期,他比当时的同工葛培理(Billy Graham)更出名。成千上万的人说他们通过坦普尔顿的布道在基督里找到了救赎。 后来事情发生了转变。坦普尔顿对《创世记》的历史一直存有怀疑,《创世记》的历史是整个福音架构的基础,但它似乎与“科学事实”相矛盾。从逻辑上说,“数百万年”意味着化石的掩埋发生在人类出现之前,也就是在罪进入世界之前。但化石表明的是死亡、流血和疾病。那么这整个概念——人类的堕落破坏了一个曾经完美的世界,要藉着“最后的亚当”耶稣基督来得到救赎(林前15:46)——将是没有意义的。似乎没有人能够解答坦普尔顿随之而来的问题:挪亚如何能把所有那些动物都安置到方舟上?水从哪里来?还有更多的问题在CMI的文献中已有解答,比如《创世答问》(The Creation Answers Book)。 他的同工葛培理的反应暗示,坦普尔顿担心此类事情是“不属灵的”。我们的一篇文章2重点描述了他如何悲剧性地走上彻底弃绝信仰之路,并最终写出了《诀别上帝:我弃绝基督信仰的理由》这本书。 我们的文章发表一段时间后,查尔斯·坦普尔顿在经受阿尔茨海默病痛后去世了。一位加拿大的福音广播员以他的同胞“从恩典中坠落”的为例为基督徒总结了一个教训。他暗示说,首先坦普尔顿问这些问题就是不对的。试图用常识和理性来处理信仰问题是错误的;这是“肉体”(他给聪明人的标签)与“灵”的交战。 这种对圣经与科学问题混乱的、且毫无圣经支持的回应在今天许多保守的基督教圈子里仍占主导地位。可悲的是,这让世人更加讥讽基督教和现实处在两个不同的领域。基督信仰被认为只在“你的头脑中”,是可能“对你有效”的情感支柱,但和确凿的事实没有任何关系。 然而,使徒保罗知道他的信心是建立在真确的现实之上的。主耶稣死在十字架上,又复活了,这在历史上(和生物学上)都是真实的。在他复活后,他还和那些见过他、摸过他,与他交谈的人分享食物。保罗说,如果“末后的亚当”在历史上和生物学上都是错误的,这可不是一个枝节问题;基督徒将是一群可怜的、相信谎言的人,他们所信的便是徒然(哥林多前书15:17)。 我认为,讽刺的是,保罗可能会站在坦普尔顿的一边——他在一点上同意这个叛教者。他会责骂广播员(甚至葛培理)不关心《圣经》是否与事实相矛盾。主耶稣自己也是如此,他教导最大的诫命就是尽心……爱神(《马太福音》22:37)!3 假如他关于首先的亚当的所述并不属实(他出于尘土、堕入罪中,破坏了整个受造界和他堕落之前的没有死亡的生物系统),我们就是可怜的、相信虚假道理的信徒,因为福音的盼望正是建立在其真实的历史背景之上的。 但是保罗会接着说圣经的历史是真实的。创造、堕落和洪水皆有生物学和地质学的证据。首先的亚当在时空中和历史中堕落,就像末后的亚当在时空中和历史中复活一样。 所以,如果戴上正确的“眼镜”来探究过去,以正确的哲学原理(预设)作为出发点,我们就会看到证据与圣经历史完全一致,特别是从大的方面来看。基于圣经的信仰不是忽视事实的借口;它为理解和解读事实提供了正确的基础,毕竟事实不会为他们自己说话。 若是查尔斯普尔顿周围的人没有用听起来属灵的陈词滥调来搪塞他的话,而是直接面对他提出的实质问题;如果他们能告诉他,困扰他的“事实”有多少是基于否认圣经历史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所谓信心的解释,而真正的科学并不与圣经历史相冲突;那么情况会是多么不同啊! 参考文献与注释 [1] Read More
  • 进化论:一种古老的异教思想

    作者:保罗·杰姆斯-格里菲斯(Paul James-Griffiths) 图片来自Wikipedia.com 阿那克西曼德(Anaximander,约公元前610-公元前546)认为人是从鱼进化而来的。希腊和罗马这样的异教社会普遍存在这类的进化论思想。 我在大学里研读古代历史的时候,接触到异教关于起源的观点,正是这个研究让我开始质疑进化论和所谓的宇宙漫长历史。直到后来,也就是多年的科学探索之后,我才最终脱离那种妄图融合自然主义和基督教圣经观点的自由式解释。 希腊人 阅读那些活在公元前600年至公元前100年左右的希腊哲学家的作品时,我惊讶地发现远在达尔文和现代假设出现之前,就有的原始的进化论和长时论。阿那克西曼德(约公元前610年-546年)的残篇说“人类最初和另一种动物相似,它的名字是鱼。1”德谟克利特(Democritus约公元前460年-公元前370年)说原始人开始说话时发音“模糊不清”,“难以理解”,但“吐字逐渐变得清晰”。2伊比鸠鲁(Epicurus,公元前341年-公元前270年)认为不需要上帝或其他神,因为宇宙是由原子的随机运动而诞生的。3这些人之后的罗马自然主义者老普林尼(Pliny the Elder,公元23-79)认为,“……我们是偶然产生的,万物都源自偶然,她欲证明神的存在不确定。”4 关于宇宙漫长的历史,柏拉图(Plato)和很多希腊哲学家抱有这样的观点:目前的宇宙产生于千百万年前。拉克坦修(Lactantius)在公元四世纪的著作中提到:“柏拉图和很多其他哲学家因为对万物的起源和创世之初的情况一无所知,所以就说这个美丽世界的构造完成之后已经过了千百个岁月。”5(这里的一个“岁月”是1,000年。) 埃及人、巴比伦人和印度人 希腊人从巴比伦人、埃及人和印度人那里引进了其中一些思想,而这些人的哲学思想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前。例如印度教有一个观点认为婆罗门(宇宙)就像种子一样自发地进化出来,在大约43亿年前膨胀并孕育出了万物。6这些印度人认为永恒的宇宙不断在重生、幻灭和休眠之间轮回,这被称为“劫”,就像震荡宇宙大爆炸理论一样。我们还在印度作品《薄伽梵歌》(Bhagavad Gita)中读到克利须那神(Krishana)说,“我是万物进化的源头。”7 关于宇宙漫长的历史,柏拉图和很多希腊哲学家持有的观点是:目前的宇宙产生于千百万年前。 一些巴比伦人称他们保存的载有天文铭文的泥版有730000年的历史,其他人如贝洛苏斯(Berosus)称他们的铭文有190000年之久。4埃及人称他们研究天文学的时间长达100000年之久。8 早期教会领袖们就地球年龄或人类文明存在的时间就常常和异教徒们辩论不休。他们一致认为神在他们写书之前的不到6,000年前了创造地球后。9比如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奥古斯丁(Augustine,公元354-公元430)在他的名作《上帝之城》(City of God)里以“论世界有数万年历史的谬误”为题的整章中提到:“那些人说起自然和人类起源问题时不知所云,那么我们也就无需理会…。他们也是被那些造假手段高明,宣称世界历史有数万年的文字记录所蒙骗,而我们根据圣言记录得知,人类历史尚未过6000年。”10 安提阿教会的西奥菲勒斯(Theophilus,公元115-公元181)发给异教地方官奥托吕科斯(Autolycus)的护教文中说起异教的年老论问题,提到柏拉图所说大洪水与他那个时代之间有2亿年的时间间隔;还发护教文给阿波罗尼(Apollonius)说埃及人认为自创造以来至少过了155,625年。11古代异教徒可能是通过占星术来计算出了他们的久远时间,因为他们认为占星术是真正的科学。尤利西斯·阿非利加努斯(Julius Africanus。公元200-公元245)写道:“埃及人凭着吹嘘他们对自己古文物的解读,再加他们的占星师对周期和无数岁月的解释,确实为数万年时间提供了证据。” Read More
  • 为什么大部分科学家认为地球很古老?

    作者:罕弗莱斯(Russell Humphreys) 观念导致更深的观念 多方面的证据都指向地球和宇宙要远比当今普遍认为的年轻。 在圣经创造论和进化论的地球年龄之争中,有一个鲜为人知的讽刺现象,大多数科学家——进化论者——依赖于少数的相关数据,而少数科学家——圣经创造论者——使用了大部分的相关数据。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在公众的印象中,情况刚好相反。因此,许多人会问:“如果证据有力证明地球是年轻的,为什么大多数科学家不同意?”答案很简单:大多数科学家认为地球是年老的,因为他们认为大多数其他科学家相信地球是年老的!” 兜圈子 他们信任的不过是所谓的“循环论证”,而非数据。我曾遇到过这样一个明显的信任错位的例子,我当即做了详细的记录。我当时是桑迪亚国家实验室的一名物理研究员,与同在该实验室的一位年轻的地球化学研究员交谈(他30岁出头,事业心强,社会经济地位不断上升)。我跟他提了一个年轻地球的证据:钠在海洋中的迅速累积。这个证据很理想,因为地球化学很大一部分是研究海洋中的化学物质。 我想听听他怎么解释海洋的钠输出以平衡注入的速度。圣经创造论地质学家奥斯丁(Steve Austin)和我想收集这些信息,以便完成一篇关于这个主题的科学论文。我们围绕着这个问题反复探讨了一个小时,他最终承认,他也不知道钠有什么快速输出的渠道。这意味着海洋没有几十亿年的历史。意识到这一点,他就说了:“我们从其他科学家得知海洋有几十亿年历史,所以钠迅速从海洋输出的过程肯定存在。” 我质疑了是否真能“知道”,有提到了其他的年轻地球的证据。他打断了我的话,承认他可能对这类数据的了解不到百分之一,因为他依赖的科学期刊并没有指出这类数据的重要性。但他不想亲自检验这些证据,因为据他说:“我信任的人不接受创造论!” 信仰而非科学 我问他信任的人是谁?他回答:“我相信史蒂芬·杰伊·古尔德!”(当时,古生物学家古尔德还活着,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杰出的进化论者。)至此,这位地球化学家展示了他认为地球年老的主要原因在于:“我信任的人”,即,这是科学权威宣布的。我很惊讶,他竟没有看到自己的立场前后逻辑不一致。他信任古尔德和其他权威,却忽略了高度相关的数据! 也许这位地球化学研究员认为地球绝对不可能是年轻的,所以不打算浪费时间去研究这种可能性。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就表明了年老地球论错误观念得以延续的方式——惯性思维。 我记得当我还是一名物理学研究生的时候,我也有类似的态度,当时我还是一名进化论者。我正对生物进化论中似乎有矛盾的地方表示怀疑。但是,我告诉自己,专家们肯定知道答案,我还有自己的论文研究要做。我对以下两点浑然不知:(a)专家对此并没有答案。(b)其影响极其重要,以至影响了我的整个世界观。 在我成为一名基督徒之前,我因为其暗含的属灵意义而拒绝年轻地球的证据。那位地球化学研究员可能也在抗拒这种含意,而仅仅是利用科学权威作为一个方便的借口。 底线 许多科学家并非如公众想象的独立追求真理,因此公众不应该盲目地相信他们。 出于很多理由,科学家即便有充足理由存疑,也倾向依赖其他科学家的判断。遗憾的是,据大多数创造论科学家的经历,那位年轻的地球化学研究员的反应一点也不意外。许多科学家,不经过严谨的质疑,就信从自己认可的所谓“专家”。然而,令人欣慰的是,还有一些人看到创造论者的数据时,非常感兴趣,并对其进行调查。也有很多人像我一样,从此成为了创造论者。 你对这项事工的支持会帮助人们改变想法。我就是因此而改变了想法,所以,感谢你们一直以来恒切的祷告和支持,它的确会带来影响和改变。 参考文献与注释 Read More
  • 我们的邻居是何等美好

    作者:马可·哈伍德 (Mark Harwood) 大家都希望生活在一个美好的社区中——一个安全、备受庇护、友好、有序的社区。而地球所在的社区看起来非常符合这样的条件。 地球是环绕太阳运转的行星中的一颗,虽然长期以来,人们都意识到我们位于太阳系中一处独特的位置,但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太阳系和我们身处的位置一点都不普通。1 事实上,我们这个世界看起来像是一个为我们专门建造的家园。这种说法还被赋予了一个名字——“人择原理”——它与无神论者认为世界源自无导向进化过程的观点是相对立的。 某些人试图回避这些明显的证据,他们说宇宙之所以看起来是专门为我们设计的,那是因为我们恰好生活在其中。他们还说,倘若不是这样的话,我们就不会在这里观察到这个宇宙了。但这种说法没有半点说服力!如果医生把我从一场危及生命的疾病中抢救过来,随后有个人问我是怎么被救活的,我却回答:“假如我没被救活过来,那我就不可能在这里跟你谈话了”,这样的回答真是苍白无力。这些哲学托词是人们经常用来回避创造的铮铮铁证。2 我们所处的宇宙社区的各样特征,说明这一切都是为我们而设计的。让我们看看我们的社区有多好。 一个安全的地方 相比太阳系的其他卫星,月球真的与众不同。它与地球的距离和自身大小都恰到好处,能为地球提供一定程度的保护,免遭陨石、彗星和小行星的撞击,而月球表面的每个陨石坑都述说着过去曾经有这样一个可能会与地球发生撞击的小天体。 而木星和土星这样的巨型行星,以其巨大的引力影响,“清扫”了太阳系中各种潜在的危险天体,尤其是彗星。1994年,当苏梅克-利维彗星坠撞击木星,在它坠入木星前,已经被木星强大的引力场牵拉粉碎了。几个巨型气态行星的存在也大幅降低了地球被这种小天体碰撞的风险。 我们的大气层则是最后一道防线。事实上只有为数不多的小天体能达到地面,因为在它们闯入大气层时,会被摩擦产生的高热燃烧殆尽。而地球另一道特殊屏障就是其强大的磁场,它能有效地保护大气层,使大气层不会像在火星上那样,散失到太空中。3 一个友好的地方 地球环绕太阳运转的这个区域叫做“恒星宜居带”,这也是,液态水——生命赖以生存的物质存在的区域。地球拥有丰富的水资源,而置身于宜居带是一个必要不充分条件。水资源的存在还会受主恒星稳定性的影响。主恒星能量输出若出现剧烈变化就会使宜居带的范围大幅缩减,甚至使其不复存在。 根据进化论的说法,地球和太阳系都并非为生命而设计,从而也不能视为独特的存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经常听到说太阳只是一颗普通得有些乏味的恒星。但是太阳一点都不普通!首先,它异常稳定。虽然它会产生耀斑,但比起那些产生100到1亿倍的超耀斑,并释放致命高能粒子的恒星而言,太阳的耀斑算是非常小了。还有,在银河系我们身处的这片邻近区域,从恒星质量多寡来看,太阳可以位居前百分之十,4这样它可以输出相对较高的能量,特别适合地球的生命繁衍。因此,太阳绝不普通。 此外,太阳是一颗单恒星,而在银河系中,有大量的恒星要么处于双星系统中,两颗恒星相互环绕运转;要么处于三星或者多星系统。身处多星系统中的行星,即使运转在圆形轨道,它也会经受剧烈的温度变化。更糟的是,由于引力颠簸,致使行星运转的轨道混乱无序,对生命的繁衍更加不利。 我们特别的太阳系 2009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发射了开普勒空间望远镜,目的是为了“确定在类似于太阳的恒星宜居带中,与地球大小相仿或者更大的行星的普遍程度”。5他们预期能找到许多类地行星,因为从进化论的世界观来看,通过自然过程来形成类地行星并非难事。 开普勒空间望远镜应用了非常精妙的科技来寻找这些“太阳系之外的行星”,或者叫做“系外行星”6——运转环绕着其他恒星的行星。这次探测还采用了其他各种方法,截止到2016年9月,大概有3500个这样的候选天体被确认为行星。7然而,到目前为止,在类似太阳的恒星宜居带中找到如地球般大小的行星屈指可数。总之,除了可以支持液态水,这类行星还要具备许多其他条件才能承载生命。当然在宇宙的任何地方,生命都不可能从无生命的化学物质,无外界干预的情况下而独自出现。8 这是自然主义在解释生命起源时一道无法逾越的障碍。 Read More
  • 岛山——洪流快速消退的证据

    作者:迈克▪奥尔德 (Michael Oard) 在大洪水期间全球大陆发生抬升,随之也产生严重的侵蚀。1 在这场大型侵蚀中,退往海洋的洪流裹挟大块岩石运输数百公里,2 洪流力大无比,在其经过的地区冲出大面积平地,地质学上称此平地为夷平面,3 同时也留下沿海大陡崖(Great Escarpments)4、大型天然石桥、孤立拱门等众多地貌。此等景观让地貌学5科学家非常困惑,因为他们用亿万年的缓慢侵蚀根本无法解释它的成因,却又忽略大洪水的作用。6 岛山之迷 世俗地质学家(即不信圣经的地质学家)无法解释高耸的侵蚀遗迹7。这些侵蚀作用产生的地貌,虽有不同名称,但大多被称为岛山。岛山(英文Inselberg 来自于德语“岛山”)是一座凸起、孤立、残余的小山包,或由环状侵蚀作用形成的山体。其一般呈现圆形,表面光滑,孤独地坐落在一片被侵蚀的平地上。 岛山的附近是一片平如汪洋的夷平面,岛山则如汪洋中一座突起的小岛,它也因此得名。 图一 乌卢鲁(艾尔斯岩)中部澳大利亚 壮丽的岛山 数以千计的岛山遍布在世界的每一个大陆。最为出名的,要数坐落于澳大利亚中部的乌卢鲁巨石(即艾尔斯岩)。9 乌卢鲁巨石在一片平坦的荒地上突起,高达350米(1150英尺)。它的东北侧被沉积的山麓(即水流在山脚下形成的夷平面)掩埋。乌卢鲁巨石是一块在地表以上经剥蚀后留下的巨大砂岩岩体,砂岩体在地下还有近六千多米(两万英尺)。乌卢鲁巨石的岩层层理几乎垂直10,这就是说,岩石是向上翘起的,后来被剥蚀,留下现在的痕迹。乌卢鲁巨石的形成对传统的年老地质学来说依然是一个迷,毕竟它能保存下来并非因为此岩石的特性。乌卢鲁巨石主要是富含长石的长石砂岩(arkose),这些长石在千百万年的风化中最终变成粘土。10 正如一位世俗地质学家所说:“虽然人们提出几种可能成因,乌卢鲁岩石的早期地貌史和根本成因仍然难以得知。”11 其他著名的岛山还有非洲西南部纳米布沙漠中的史匹兹柯普(Spitzkoppe,图二)。12 纳米布沙漠位于纳米比亚,在南非大陡崖以西,是一个被碎石覆盖的夷平面。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 6
  • 7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