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1 9月 2023 00:43

琥珀里的菊石:海洋生物竟然被包裹在陆生树木的树脂里

本文摘自《创造》杂志中文版第42卷第2期

欢迎扫码关注公众号!
欢迎扫码关注公众号!

琥珀为我们研究过去的历史提供了极佳的材料,因为这种石化的树脂常常包裹并定格了各种生物。

琥珀内含物
琥珀包裹的多种生物(A)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琥珀里面的最多包含物:螨虫(B)、螨虫(C)、蜘蛛(D)、千足虫(E)、苍蝇(F)、黄蜂(G)、甲虫(H)、蟑螂(I)。(比例尺:图A中的为5mm;EH中为1mm;B、C、D、FG为0.5mm;I为2mm)

但有一块琥珀却难倒了进化论科学家,因为其中竟然包裹了海洋生物,他们难以提供符合进化论的解释。

这块琥珀是在缅甸发现的,据称有“9900 万年的历史”,但却出人意料地含有一块菊石。菊石是海洋中一种已经灭绝的带壳的软体动物。“这一发现令人十分惊讶,”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的王博教授说:“我们从未想过会在琥珀里发现菊石。” 

 

只有一个菊石?

此琥珀的尺寸为33×29×9.5毫米,琥珀中除了含有被鉴定为普周菊石属(Puzosia / Bhimaites) 的幼体菊石外,还含有至少 40只其他生物,其中包括一些螨虫、蟑螂、千足虫、甲虫、苍蝇、黄蜂和一只蜘蛛,还有一只海蜗牛和海蛆。

在已经发现的琥珀样本中,这枚包裹了不同环境生物的琥珀是非常罕见的。

在已经发现的琥珀样本中,这枚包裹了不同环境生物的琥珀是非常罕见的。确实,那篇科学论文也是这样总结的:“在琥珀中很少发现水生生物,而海洋生物就更是极为罕见了,更不用说较大的海洋生物,而且还与生活在潮间带 2 的生物、陆生生物、以及(可能生活在淡水的)水生生物包裹一起”。3

琥珀中的菊石的外壳已破碎不见了,而内壳是空的,里面不含有软组织。壳的开口处和琥珀内部都有沙粒。从菊石的状态来看,它被树脂包裹之前就已经死亡了。

 

菊石在什么地方被树脂包裹呢?

形成琥珀的树脂主要来自于针叶树,这些树当然生长在陆地上。那么,陆地上树木的树脂为什么包裹了海洋生物死亡后所留下的壳呢?菊石又是怎么样被包裹进树脂的呢?那篇论文为这些问题提供了三种解释。第一种解释说有一片森林生长在海边的沙滩附近,海洋生物的贝壳被海浪冲到了这片沙滩上。第二种和第三种解释分别使用了海啸和热带风暴,这些自然力量将菊石壳和其他海洋生物带入了内陆。在上述 3 种情境中都想象有一些从针叶树渗出的树脂正顺着树干流下——而且它必须令人惊讶地、在一次流淌的过程中就包裹了上述那些多种多样的生物。

将这个发现与大约 4500 年前的全球性挪亚洪水联系起来,就可以非常合理地解释这块琥珀所形成的情景了。

所有这些解释琥珀的情景都存在着双重的难题。这论文的作者们都必须假想在海洋中的菊石被碰巧带到陆地上产生树脂的树下面;而且所有这些生物都必须碰巧被包裹在同一棵树下面的同一团凝结的树脂中!

而这块琥珀形成更可能的情景是,它不是在陆地形成的,也不是在任何特定的树木下面形成。正如《创造》杂志之前一篇文章所述:“持进化论观点的研究人员有个重大的发现:他们用手锯锯开了在沼泽上的树干,从其中渗出的树脂流到沼泽中,这些树脂会粘住沼泽中的水生生物(和其他生物)。”4 将这个发现与大约 4500 年前的全球性挪亚洪水联系起来,就可以非常合理地解释这块琥珀所形成的情景了。  

菊石
A)普周菊石属;(B)到(E)使用X射线对菊石进行显微断层扫描所得到的各种三维构造。(图中的比例尺为2毫米)

圣经是这块琥珀形成的关键

在洪水初期,水中会有大量被连根拔起的树木,其中许多树干被剧烈的水流猛烈地折断了。它们漂浮在水面时,会流出大量的树脂。这些黏性的树脂会粘住并包裹来自各种生态系统中的小型生物,例如栖息在树林中的生物,以及那些因洪水而离开其正常栖息地的生物,其中包括这个非常罕见的菊石。

之后,很多这些包裹着各种杂物的树脂被掩埋在洪水带来的沉积物之下,若树脂被沉积物掩埋得足够深时,就会受到足够的压力和热量,将树脂变成琥珀。当然,这个情景完全否定了进化论者所宣称的琥珀有“百万年”的年龄,相反,它进一步证明了圣经是准确的历史记录。   

  


    

【扩展阅读】

● 侏罗纪的鱼龙化石还保存着软组织

● 岩层记录与挪亚洪水相吻合

● 化石形成于一天之内?

● 列文虎克——发现细菌的人反驳自然发生说

● 海鳃——“极限”活化石宣扬“各从其类”

● 鼩鼱不怕辣,不是看得见的进化

● 迈克尔·贝希关于鞭毛的观点并未被推翻

● 并不久远的物种起源:新的DNA研究成果挑战进化

● 这些精美的宝石全球大洪水中很容易形成!

● 琥珀中的有毒植物足以置进化论于死地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Weston, P., Ninety-nine-million-year-old ammonite trapped in amber discovered for the first time, independent.co.uk, 13 May 2019.

2. Yu, T. and 9 others, An ammonite trapped in Burmese amber, PNAS 116(23):11345–11350, 4 Jun 2019.

3. Catchpoole, D., ‘Surprizing’ lizards in amber, Creation 38(2):16–17, 2016; creation.com/surprising-lizards-in-amber.

    

本文原英文链接见:https://creation.com/ammonite-in-amber.

 

 

阅读 954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