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9 1月 2024 00:24

三叶虫的康加舞反对进化所说的逐渐掩埋 精选

本文摘自《创造》杂志中文版第42卷第3期

欢迎扫码关注公众号!
欢迎扫码关注公众号!

在英国人以排队而闻名之前,三叶虫就已经懂得排队了。

CC-BY-4.0 Vannier, J., Vidal. M., Marchant. R., et al.trilobites-2
图1. 三叶虫化石群,它们呈头尾相接的线性排列,呈现出其特殊的群体行为

在摩洛哥的特马道克Fezouata页岩的上层发现了惊人的三叶虫化石群,它们呈头尾相接的线性排列,呈现出其特殊的群体行为(图1)。1 三叶虫是一种已灭绝的海洋节肢动物,身体具有独特的三叶结构,有些三叶虫具有惊人的眼睛设计。2

该研究小组很清楚,这些三叶虫的线性排列并不是由于周围的水流或沉积物将它们移动成这个样子的。相反,它们的康加舞线性排列是一种蓄意的群体行为,并且这被完好地保存下来。

一位评论员问出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这些三叶虫的群体行为就像被日常拍照那样保留在岩石中,你或许想知道它们的队列是怎么被保存下来的?” 3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会让那些相信地球已有数十亿年历史的人感到不愉快。


三叶虫为什么要排队前进呢?

这些排队前行的化石线绝大多数由三叶虫Ampyx priscus 组成,它们没有眼睛。这些三叶虫前面有长矛状的鼻子,向后有长刺,研究人员相信这些结构可能是一种物理感受器,还可能进行化学通讯。这种三叶虫可能使用“其长长的刺通过物理接触来维持排队前进”1可能还会用化学物质(例如信息素)来与队列中的其他个体进行沟通。

Photo: Mark Conlin / VWPics / Alamy Stock Photo以康加舞排列方式前进的加勒比刺龙虾
图2 以康加舞排列方式前进的加勒比刺龙虾

现代的海洋甲壳类动物也有与这种三叶虫相似的排队前进方式。例如生活在巴哈马地区的多刺龙虾(Palinurus ornatus)也会进行大规模的排队前进(图2),4“它们这样前进可能是为了应对风暴引起的环境干扰,或者是为了到达产卵地。”1

研究人员提出,三叶虫的行为可能也是出于类似的目的。这种排队的前进方式能降低它们在水中移动的阻力,从而节省能量的消耗;也可能是为了吓退潜在的捕食者,而伪装成难以对付的大型动物。

Photo: Mark Conlin / VWPics / Alamy Stock Photo在石灰岩层中定格的一大群正在游泳的鱼群
图3 在石灰岩层中定格的一大群正在游泳的鱼群

 

无论这些石化的三叶虫排队前进的原因是什么,但有一件事是确定无疑的——它们一定是被迅速掩埋的。

被快速掩埋所形成的化石

Photo: Hou Xian-Guang类似虾的节肢动物排队前进的化石
图4 类似虾的节肢动物排队前进的化石

无论这些石化的三叶虫排队前进的原因是什么,但有一件事是确定无疑的——它们一定是被迅速掩埋的,这些研究人员也得出同样的结论。三叶虫的化石没有一个是被破坏或是肢体脱臼的,而且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它们受到威胁,否则它们一般会蜷缩成球状来抵御威胁。研究人员写道:

“ 这些排队前进的三叶虫群体很可能就是它们原来的行进状态, 它们基本保留了死亡时候的姿态……大暴风所带来的泥沙量可能已经足够原地掩埋这些三叶虫了……但(当时的暴风)还不够强,没有将它们冲走。这个(风暴) 过程通常用来解释异常情况的和原位的保存……(另外)在线性排列个体中,蜷缩的标本是非常罕见的,因水中的毒物或快速掩埋而造成突然死亡的假说也得到了支持,其中快速掩埋使大部分标本无法呈现蜷缩的形态。”1显然更合理的原因是,它们是非常快速地掩埋的,而不是(进化论常常宣称的)数百万年缓慢的掩埋。


还有另外的例子

这些三叶虫的队列为化石中所定格的群体行为又增加了一些例子,化石中定格的群体行为还包括一整群游泳的鱼(图3)5 和一队类似虾的甲壳类动物(图 4)6。这些化石都显示出整个动物的身体在一个协调的群体中一起运动的形态。

这些动物除了被非常快地掩埋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合理的理由能解释这些定格了群体行为的生物化石。它们确实展示了动物在被掩埋之前的活动方式。

虽然这些三叶虫被进化论者认为生活在4.8 亿年前,但它们的队列化石完全符合圣经对世界历史的记载。在大约4500 年前的挪亚洪水为这种群体化石的形成提供了完美的条件。任何人否定这种合理解释的唯一原因是他们故意忘记当时的世界被水淹没就消灭了(彼得后书 3:5-6)。   

  

【扩展阅读】

● 飞蛾档案——剖析黑白蛾子的进化证据

● 是谁让猫头鹰无声地飞行?

● 奇妙的投弹甲虫

● 琥珀里的菊石:海洋生物竟然被包裹在陆生树木的树脂里

● 侏罗纪的鱼龙化石还保存着软组织

● 岩层记录与挪亚洪水相吻合

● 化石形成于一天之内?

● 地狱溪的发现支持圣经

● 海鳃——“极限”活化石宣扬“各从其类”

● 生物书没有告诉你一个有关始祖鸟的重大秘密!

● 请听化石的证词:进化从来没有发生过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Vannier, J. and 8 others, Collective behaviour in 480-million-year-old trilobite arthropods from Morocco, Nature:Scientific Reports 9:14941, 17 Oct 2019.

2. Stammers, C., Trilobite technology, Creation 21(1):23, Dec 1998; creation.com/trilobite.

3. Tarlach, G., Collective Behavior:A 480-million-year-old conga line;discovermagazine.com, 17 Oct 2019.

4. Kanciruk, P. and Hernkind, W., Mass migration of spiny lobster, Panulirus Argus (Crustacea: Palinuridae): behaviorand environmental correlates. Bulletin of Marine Science 28(4):601–623, 1978.

5. Mizumoto, N., Miyata, S., and Pratt, S.C.,Inferring collective behaviours from a fossilized fish shoal, Proc. R. Soc. B286:20190891, 2019.

6. Hou, X.-G. and 3 others, Collective behavior in an Early Cambrian arthropod,Science 322(5899):224–224, 2008.

    

本文原英文链接见:https://creation.com/trilobite-conga-line.

 
阅读 185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