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8 8月 2022 01:58

鼩鼱不怕辣,不是看得见的进化

本文摘自《创造》杂志中文版第41卷第1期

辣椒会引起一种类似灼烧的感觉,但我们不少人都喜欢吃辣椒。

没有突变的鼩鼱

多数动物面对辣椒都会退避三尺,辣椒的这种特性可能本来就是为了自我保卫(也可防卫由昆虫传播的菌类疾病)。辣椒的灼烧感是由一种称为辣椒素(capsaicin)的化学成分产生的,这种成分显然得名于辣椒属(Capsicum)这一类植物。辣椒素会刺激一个称为辣椒素受体(TRPV1)的离子通道受体,产生类似于灼烧或擦伤的感觉,或引起相同类型的发热反应。(一些狼蛛的毒液也是通过刺激同一个受体引起同样的疼痛。)2

 中国科研人员意外地发现,树鼩(Tupaia belangeri chinensis) 吃辣椒吃得很欢。3 他们发现树鼩基因中负责TRPV1 片段的单个位点突变后,树鼩对辣椒素的感受能力降低了。4这种化学物质对它们也就不怎么起作用了。

但是既然它们的栖息环境中没有辣椒,是什么造成了这个突变呢?原来,它们的栖息环境有另一种椒(胡椒属植物苎叶蒟,即“芦子藤”,学名 Piper boehmeriaefolium), 而这种植物含有一种类似辣椒素的成分(Cap2)。这个降低对辣椒素敏感度的突变给树鼩带来了不少优势,丰富了它的食物种类。

 

对进化论的宣传进行解码

 正确认识圣经记载的“世界受造并堕落”的人不会对这一类的改变感到意外。这又是一例生物通过失去信息的突变反而获得生存优势的案例。但这类改变的方向(信息的丢失)与进化过程需要的改变刚好是反向的(进化论称包括生物学家在内的所有生命体是由单细胞生物演变而来),进化过程要求信息不断增加。5 如果突变后的物种因具备优势而留下更多容易存活的后代,那么它就会在自然选择的作用中胜出。要留意,自然选择这个过程是由达尔文之前的创造论者发现的,自然选择不能创造“适者”,相反,它只能淘汰“劣者”。

这一事实往往被隐藏在进化论学解读。请看示范(强调为本文作者所加):
• 受不了辣椒的刺激没有突变的鼩鼱说中,需要用圣经的解码环才能剖析动物避开辣椒,这恰恰是“植物进化出辛辣成分的原因”3

突变后的鼩鼱

 由于辣椒是通过一种涉及多种酶的复杂合成过程产生的,所以可以很合理地认为辣椒是经专门设计产生辣椒素的,尤其是考虑到世界的堕落是早已预知的。6

• “我们认为tsV1 的突变是进化适应过程的一部分,这使得树鼩可以忍受辛辣刺激,因此它的食物范围更宽,有利于其生存。”4

这绝对是一例拓宽其食物范围的适应性过程,但不是进化过程,因为方向错了(译注:进化是信息的增加,而这里是信息的减少)。

• “因此,与没有突变的鼩鼱相比,突变的树鼩获得了更宽的食物范围,从而获得了进化优势。”3

他们的确获得了优势。而且这个优势可以让它们生存并繁衍更多后代,所以这是一个有利于自然选择的优势。

 

结论:

圣经创造论者应该欢迎类似的研究工作。我们需要记住的两点是:

• 突变,包括有益突变,一般是破坏信息,而进化论者需要的是大量增加信息的突变。7

• 自然选择不是进化——这是一个筛选作用,不是一个创造作用。

 

【扩展阅读】

● 是谁让猫头鹰无声地飞行?

● 黑蝴蝶的翅膀:启发了太阳能电池的设计

● 信天翁:驾御海风的能手

● 蝙蝠的精妙定位系统——进化论的又一难题

● 森林医生的全套豪华啄木装备从何而来?

● 行走在水面上的蜥蜴

● 鱼鳞——对柔韧护面手套的启发


参考资料与图片出处

1.Tewsbury, J.J. and seven others, Evolutionaryecology of pungency in wild chilies,PNAS 105(33): 11808–11811, 19 August 2008 |doi:10.1073/pnas.0802691105.

2. Siemens, J., Spider toxins activate the capsaicin receptor to produce infl ammatory pain,Nature 444:208–212, 9 November 2006 |doi:10.1038/nature05285.

3. Tree shrews’ taste for spicy foods explained,BBC focus, September 2018, p. 20.

4. Han, Y. and 13 others, Molecular mechanism of the tree shrew’s insensitivity to spiciness,PLOS Biology, 12 July 2018 | doi:10.1371/journal.pbio.2004921

5. Wieland, C., The evolution train’s a-comin(Sorry, a-goin in the wrong direction), Creation 24(2):16–19, 2002; creation.com/train.

6. Batten D. (Ed.), How Did Bad Things Come About? Ch.6, Creation Answers Book, 7th Edn, CBP, 2017; creation.com/cab6.

7. 国际创造事工建议不要使用以下说法:“突变绝对不能增加信息”。因为信息归根结蒂是一个概率的问题,或许可以增加少量的无关紧要的新信息。但是从单细胞到现代生物谱系的进化过程所要求的是百科全书式信息量的增加。是一例又一例的“正在进行中的进化”都是信息的丢失,这些啃食辣椒的鼩鼱也不例外,参见 Carter,R.W., Can mutations create new information?J. Creation 25(2):92–98, 2011; creation.com/mutations-new-information.

原英文链接见:https://creation.com/shrews-eating-peppers

 

阅读 2164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