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0 5月 2021 07:29

智齿是人类进化的残留吗?

进化论者称现代人身上有许多进化过程中残留下来的“痕迹器官”,据说,这些器官已经在数百万年的进化过程中失去原来的用途,变成了无用的残留。

这个残留器官的名单中有阑尾(后来发现阑尾有助于保存肠道益生菌),有尾骨(后来发现尾骨是支持身体的重要部位),还有爱给年轻人惹麻烦的智齿。


受影响向前倾斜的智齿与冠背面的慢性感染(绿色箭头)
受影响向前倾斜的智齿与冠背面的慢性感染(绿色箭头) 

智齿是第三磨牙,长在牙槽尽头。进化论者认为,人类和猿猴的祖先下颚和牙齿比我们大。在进化过程中,颌骨变得越来越小,智齿空间越来越少,因此引起了许多问题,残留至今的智齿很多时候只能拔除处理。按进化论者的说法,智齿问题简而言之就是脑部变大,牺牲了颌骨的大小造成的。1,2


黑猩猩(左)和人类(右)的下颌骨对比
黑猩猩(左)和人类(右)的下颌骨对比 

事实真的如此吗?对复杂的下颌关系深入研究会发现,当今大多数智齿问题是因为食物结构发生了变化,从粗磨食物变成精细化加工的食物,从而导致下颌关系紊乱。

 

牙磨合减少导致下颌关系紊乱

索发尔(Sofaer)等研究得出结论:“遗传变异在每个类别的后牙中占总大小变异的比例最低”。3 在近250年中,精细加工食品减少了咀嚼活动,而磨牙的磨合要靠咀嚼的大量肌肉活动,咀嚼也会刺激颌骨生长。没有持续咀嚼,颌骨无法发育到完整的大小。咀嚼减少,就会造成下颌骨和下颌肌肉萎缩。

达尔伯格4 在对美洲印第安人的一项研究中发现,与其他群体相比,蒙古人种的智齿发生率更高,原始社会(生活形态简陋,并非一定远古)很少有人有智齿问题。正如达尔伯格指出的那样,智齿在“原始社会中非常有用”,可以咀嚼他们粗糙的食物。5

研究表明,现代社会中智齿所遇到的问题并不是由于环境造成的变异,而是饮食结构改变造成的问题,现代化社会中人们吃的大多是经过精细加工的食品,质地柔软,缺少磨料,牙齿得不到应有的锻炼,也不易保证健康的咬合关系。


磨练智齿,从小做起
磨练智齿,从小做起 

 

在早熟的时代,智齿没时间发育

另一个可能导致智齿问题的原因是,当今孩子早熟,下颌生长期缩短,而智齿发育在缩短的下颌生长期内无法萌出。来自美国新泽西州的正畸医生库左(John W. Cuozzo, DDS,MS)说,根据他对尼安德特人儿童化石所做的大量研究,如今的孩子比过去更快成熟,这可能是由于营养的改善(不是因为进化)。1990年在康涅狄格州格里斯沃尔德(Griswold)进行的一些墓葬发掘始于1600年代至1700年代末,其中有13具儿童遗体,其中一具在棺材上刻有姓名缩写和“13岁”的字样。当在华盛顿特区的武装病理学研究所(AFIP)检查下颌的牙齿时,根冠的发育表明,按照今天的标准,这些牙齿应该属于9岁半的女童,或者10岁的男童,但孩子实际却有13岁。库左医生说:“这意味着,今天的孩子用9到10年就能达到的阶段,三四百年前的孩子要13年才能达到。这表明今天的快速成熟现象。”6 今天的孩子发育很快,但是面部骨骼的发育不仅需要营养,还需要时间。


与智齿的对话
与智齿的对话 

 

要拔智齿吗?如何预防智齿发炎?

西方社会曾有一波预防性拔智齿的趋势,跟曾经流行的阑尾切除类似,这是抱着智齿是退化器官的观念导致的错误医疗实践,可能多达数十亿颗牙齿的拔除是没有必要的。拔出智齿可能会导致术后疼痛,肿胀和颞下颌关节功能障碍。7 拔牙还可能损害牙龈并引起骨质流失,从而对第二颗磨牙产生不利影响。8


智齿从牙龈线向外突出致组织发炎
智齿从牙龈线向外突出致组织发炎 

研究人员的结论是,大多数预防性拔除智齿是不必要的,正确的做法是对牙齿进行临床和X光片检查以判断是否有发生病理变化的可能,从而提示是否需要拔牙。在英国,通过使用严格的标准来确定是否有必要去除智齿,在中国,大部分牙科医生选择拔智齿,主要是因为智齿已经出现病变,或牙医根据经验预测智齿出现问题的概率从而给出适合的治疗方案。增加咀嚼锻炼、保持口腔清洁、保持充足睡眠、提高免疫力,都是预防智齿发炎的好方法。


如何让智齿更健康
如何让智齿更健康 

 

总结

因此,智齿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是明显的“痕迹器官”,相反,仔细考察会发现,并没有足够证据表明智齿支持进化;而牙科研究表明,现代人类自身饮食结构变化引起了下颌骨生长期变化,是使智齿问题丛生的主要来源。痛苦的智齿更应该说是退化的后果,是人类先祖亚当犯罪堕落后,世界和原初设计完美的人体跟着受咒诅的结果。

 

【扩展阅读】

● 我们受造奇妙的耳朵

● 基因熵:隐形杀手

● 设计完美的细胞周期

● 鼩鼱不怕辣,不是看得见的进化

● 谁说人类的DNA大部分是垃圾?戳破进化论又一个雷人的观点

● 生物教科书上百年来都不愿纠正的一场“学术骗局”

● 暗藏玄机的人类尾骨,真的是退化残留?

● 鲸进化的谎言

● 请听化石的证词:进化从来没有发生过

● 阑尾——有多种功能,但仍然是进化论的证据?

 


参考资料与图片出处

1. creation.com/vestigial-arguments-remnants-of-evolution;

2. MacGregor, A.J., 1985. The Impacted Lower Wisdom Tooth,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p. 3

3. Sofaer, J., Bailit, H. and MacLean, C., 1971. A developmental basis for differential tooth reduction during hominoid evolution. Evolution, 25:509–517.

4. Dahlberg, A., 1963. Analysis of the American Indian dentition. In: Dental Anthropology, Brothwell, D.R. (ed.), Pergaman Press, Oxford, UK.

5. Dahlberg, A., Ref. 59, p. 171. creation.com/oh-my-aching-wisdom-teeth.

6. creation.com/oh-my-aching-wisdom-teeth;

7. Capuzzi, P., Montebugnoli, L. and Vaccaro, M., 1994. Extraction of third molars. Oral Surgery, Oral Medicine, Oral Pathology, 77(4):341–343.

8. MacGregor, A.J., Ref. 1;

9. 封面与插图:维基百科。

 

阅读 3146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