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5 1月 2021 04:44

阑尾——有多种功能,但仍然是进化论的证据?

原文章名:The appendix   本文摘自《创造》杂志中文版第40卷第2期

我们的消化系统是上帝一项伟大的设计。

阑尾

人的消化系统从口腔开始。食物在口中被咀嚼,与富含酶的唾液混合,唾液中的酶能分解淀粉。食物进入胃后,会被胃部的肌肉搅动,同时有更多的消化酶加入。

下一站是小肠,大部分营养物质都是在这里被消化和吸收的。废物从小肠移动到大肠后,其中的水会被大肠吸收,脱水后的废物就会从身体排出。

在大肠和小肠连接的地方,有一个被称为“盲肠”的小袋 ——盲肠的英文 “cecum”或“caecum”源自拉丁语caecus ,意为“盲”(图1)。人类的盲肠非常小,但在兔子这类食草动物中,盲肠要大得多,并且含有专门消化植物的细菌(图2)。

人类和其他一些哺乳类动物的盲肠有一个突出的蠕虫状的附属物,称为阑尾(也称为“蠕虫阑尾”或“盲肠阑尾”)。达尔文认为阑尾是一个“退化器官”,据说我们远古的祖先主要以叶子一类的植物为食,所以在进化的历史中用过阑尾,但是它现在退化成了一个残余的废物。随着祖先食谱的改变,我们的消化系统也跟着进化了,之前较大的盲肠变小了,留下了阑尾这个无用的残余。1


退化器官并不是进化的证据

阑尾只是进化论者曾经普遍认为是我们进化论过去的无用残余物的众多器官之一。

 

进化论者常常声称人类进化历史遗留了许多无用的器官,阑尾就是其中之一。然而近年来,科学家不断地发现这些器官的功能,“退化器官”的清单变得越来越短。现在一些进化论者甚至怀疑是否存在真正的“退化器官”。2此外,即使有器官被证明是多余的,这只能表明器官或器官的功能可能会丢失;但进化论者需要证明的是:器官和功能可以通过进化产生!也就是说,他们需要展示进化出的新器官:即生物的复杂性增加的情况。

人体消化系统
图1.人体消化系统。
注意,盲肠较小。胃和肠有时统称为“胃肠道”。

就人的阑尾而言,随着医学家对人体及其功能的日益认识,阑尾重要性的证据已经慢慢被发现。我们的肠道中,有数万亿的“好”细菌,主要生活在大肠内,它们对大肠的正常功能必不可少。

举例来说,它们有助于消化,有些还会产生维生素B和维生素K。人身上的细菌细胞其实要比人体细胞数量更多!3阑尾的内表层特别适合这种有益微生物的繁殖,因为这里会产生特殊的蛋白质,将细菌聚集在一起并将它们粘在粘液层上。4、5有益微生物保存在阑尾这个不受肠道感染影响的狭窄死胡同里,在这个“温室”中茁壮繁殖,以备腹泻等情况后重新进入肠道内繁殖。

大肠通常覆盖着“好”细菌,有助于防止“坏”细菌通过肠壁进入人体组织。腹泻会将肠道内层的这种保护屏障(生物膜)破坏掉。恢复这保护屏障所需要的细菌可能只能由阑尾提供,因为这里是保护所需的有益细菌免受伤害的唯一地方。5

艰难梭菌(Clostridium difficile)是一种“坏”细菌,可导致严重的肠道感染(甚至致命)。一项研究表明,阑尾被切除的人重复患这种疾病的可能性增加四倍。6

此外,研究表明,阑尾被切除的人患各种胃肠癌的概率也会随之增加。7

最近有研究人员认为,人体在出生后很快就会利用细菌刺激肠道的免疫系统发育,研究表明阑尾可能在这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5

按照免疫学家加布里埃尔•贝尔兹(Gabrielle Belz)教授的说法,阑尾并不是无用的残余物,它很可能是“免疫系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8 其他专家明确地总结道:“……阑尾是一个退化器官的这种观念应该被抛弃。”5

兔子消化系统
图2.兔子的消化系统。注意,盲肠较大。根据达尔文的说法,人类祖先盲肠原来也较大,后来缩小了,阑尾也随之变成了(进化的)残余。兔子有个大盲肠和一个大阑尾。


故事的新转机

杰里•科因(Jerry Coyne)教授是芝加哥大学一位持进化论的生物学家、无神论者,也是批判创造论的知名人士。他和越来越多的同事现在也承认阑尾确实是有功能的。

但是,他仍坚持认为阑尾是一种“退化的器官”,是进化的证据。他认为,“如果一个特征是对一个明显祖先特征的进化修改……那么它就会既有用又是退化残余的,因此也就是进化的证据。”9

然而,如果科因是对的,那么每个器官都应该被认为是残余,因为按进化论者的观念,每个动物的每个特征都是从其他东西进化而来的。

因此,根据科因的新定义,人类的手臂和鸟类的翅膀也是进化的残余。它们据称是从爬行动物的脚进化而来的。

此外,在他的博客中,他并没有试图证明阑尾确实是从祖先的特征进化而来,相反,他假定这是不争的事实。


阑尾明显是消化器官的残余吗?

进化论者越来越多地质疑达尔文的假说,即阑尾是盲肠大大减少的残余。

 

越来越多的进化论者质疑达尔文的假设,即阑尾是盲肠退化的残余。

按照教科书中假设的哺乳类动物进化史,研究人员发现动物食谱的变化与阑尾的存在与否、或阑尾的大小没有相关性。10

此外,一般来说,在哺乳类动物中,阑尾的存在和盲肠小没有关联;相反,大阑尾通常和大盲肠有一定关联。10

因此,一些进化论者得出结论,阑尾的进化原本是为细菌提供一个安身之所。

此外,由于阑尾缺乏任何可能的共同祖先的整体模式,他们断言阑尾“必须(在不同的进化分支)中独立进化至少32次,可能多达38次。”11


为什么有时需要切除阑尾?

有时阑尾会被阻塞,例如,被一团硬的排泄物阻塞,导致感染,这被称为阑尾炎。

习惯食用大量粗粮纤维的人群往往阑尾炎发病率较低,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如果人类没有犯罪,我们永远不会遇到阑尾炎这个问题的原因。在上帝创造的原初完美世界中,按照上帝原来设计的食谱,我们的身体将完美地运作。

©123rf.com/Oleksandr Lytvynenko
兔子

虽然手术切除仍然是阑尾炎主流的治疗方式,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抗生素疗法可能足以解决问题。12当然,这种疗法应当受到密切的医疗监督,因为如果这种保守治疗方法效果不佳,发炎的阑尾没有及时切除的话,阑尾可能破裂并污染腹腔——这是一种危及生命、常常致命的危险。13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即使是健康的阑尾也会被“顺带”切除的一个原因(当患者接受在阑尾附近的其他手术时,可能会顺便切除阑尾),这一做法仅仅是为了预防阑尾炎。毫无疑问,“阑尾是进化过程中无用的残余”这一信念让切除健康阑尾的做法得到了更大支持。14

如果医生建议切除,无视医生的建议当然是非常不明智的,不过也有许多阑尾炎症程度轻微、甚至没有任何炎症的人,已经无故地将阑尾切除了。

由于目前人们已经知道阑尾是有功能的,甚至在成年人身上还在起作用,并且手术本身也并非没有风险,因此,一些医生现在提倡采取更谨慎的做法。

然而,医学界经历了很多年才能开始意识到这一点。因此,进化的理论似乎再一次拖延了医疗科学的进步。因为阑尾据说只不过是一个进化过程的残余,科学家也就没有什么动力去研究它。如果更多的医生相信圣经的教导——人类是上帝超自然创造的特殊存在——他们肯定会在很多年之前就开始了解阑尾的功能,也不会倾向随意切除。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Darwin, C.R., The Descent of Man and Selection in Relation to Sex, vol. 1, John Murray, London, pp. 27 and 206, 1871.

2. Scadding, S.R., Do ‘vestigial organs’ provide evidence for evolution? Evolutionary Theory 5:173–176, 1981.

3. 虽然许多人声称人体细菌与人体细胞的数量比例为10:1,但其实这个比例接近1:1。 例如,一个70公斤的男人有大约30万亿个人体细胞和大约40万亿个细菌——详见 Abbott, A., Scientists bust myth that our bodies have more bacteria than human cells: Decades-old assumption about microbiota revisited, Nature, 8 January 2016 | doi:10.1038/nature.2016.19136.

4. 在阑尾粘膜中的B细胞产生的糖蛋白、粘蛋白和免疫球蛋白sIgA的总体浓度很高,这形成了供微生物生长的良好环境。

5. Kooij, I.A. et al., The immunology of the vermiform appendix: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Clin. Exp. Immunol.186(1):1–9 October 2016 | doi:10.1111/cei.12821/full.

6. Dunn, R., Your appendix could save your life, Sci. Am., 2 January 2012; blogs.scientificamerican.com.

7. Wu, S.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appendectomy and subsequent colorectal cancer development: An Asian population study, PLoS One 10(2):e0118411, 2015; ncbi.nlm.nih.gov.

8. Rosenfeld, J., Immunology study suggests the appendix has a use after all, 12 January 2016; mentalfloss.com.

9. Coyne, J.A., Is the appendix a vestigial organ? 15 May 2016; whyevolutionistrue.wordpress.com.

10. Smith, H.F. et al., Multiple independent appearances of the cecal appendix in mammalian evolution and an investigation of related ecological and anatomical factors, C. R. Palevol 12(6):339–354, 2013 | doi:10.1016/j.crpv.2012.12.001.

11. Barras, C., Appendix evolved more than 30 times, ScienceNOW, sciencemag.org, 12 February 2013. See also Catchpoole. D., Appendix affirms creation (at least 18 times), Creation 38(2):12–14, 2015; creation.com/appendix4.

12. Hall, N.J. et al., Active observation versus interval appendicectomy after successful non-operative treatment of an appendix mass in children (CHINA study): an open-label,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Lancet2(4):253–260, April 2017 | doi:10.1016/S2468-1253(16)30243-6.

13. 腹膜炎会导致败血症(血流感染),即使使用最强的抗生素,这种感染也会迅速打垮身体的防御系统。

14. Snyder, T.E. and Selanders, J.R., Incidental appendectomy—Yes or No? A retrospective case study and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Infect. Dis. Obstet. Gynecol. 6:30–37, 1998; ncbi.nlm.nih.gov.

    

本文原英文链接见:https://creation.com/the-appendix.

 
阅读 236 次数

© 2021 www.chuangzaol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