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03 6月 2024 00:55

白垩挑战“千百万年”的教条 精选

本文摘自《创造》杂志中文版第43卷第1期

欢迎扫码关注公众号!
欢迎扫码关注公众号!

著名的多佛白崖位于英格兰的南岸,是不列颠群岛最容易烂的阳光下闪闪发光时,就形成了一道壮丽的风景线。

多佛白崖

俯瞰英吉利海峡,多佛白崖在港口城市多佛的两边延伸达到16千米,其最大的高度达110米。在多佛市对岸海峡的法国,港口城市加来的附近也有对应的白色山崖。让这些山崖呈现雪白颜色的就是白垩,这些白垩从英吉利海峡的南边延伸到北边,一直到北海(那里白垩的平均厚度超过1000米),而且这些白垩还分布在英格兰的内陆、北爱尔兰和北欧的邻近地区。白垩岩层也出现在以色列和北美地区(包括阿拉巴马州、密西西比州、田纳西州、内布拉斯加州和堪萨斯州)。


白垩是什么?

NancePomerene(公共领域)维基共享资源fig-1-coccolilithophore
图1. 海洋浮游生物——球石藻(Calcidiscus leptoporus)的扫描电子显微镜照片。图中的是包裹球石藻单细胞的球状“骨架”(直径约0.03毫米)。此“骨架”是由称为“球石粒”的方解石片组成的。

白垩是一种柔软的白色岩石,其 98% 的化学成分为碳酸钙(CaCO3),白垩来源于一种海洋浮游生物(单细胞藻类)的“骨骼”遗骸。

多佛白垩的主要成分是球石藻细胞外的矿物质骨架,称为“颗石白垩纪和圣经洪水球”。它是由称为“球石粒”的石片组成,其化学成分是方解石(碳酸钙),见图1。这些石片会在球石藻的生命过程中脱落,但也会在它们死亡后被保留下来,并积累在海底而形成沉积物,称为“钙质软泥”(当下沉到大约5千米的“方解石补偿深度”以下的深度时,单独的球石粒会溶解,因此单独的球石粒不会形成软泥)。

在今天的海底,细菌会通过一种化学过程将球石粒转变成互锁的方解石晶体,就能将钙质软泥转化成白垩。

另外,在软泥上方不断累积的沉积物也会进一步促进白垩的形成,因为这些沉积物的重量会将球石粒之间的水挤出。2 

 

白垩的起源

相信年老地球论的地质学家说,白垩是在“千百万年”中逐渐形成的,他们设想白垩纪时期,在较浅的、平静且温暖的海洋中累积形成这些白垩。

他们想象在 1.45 亿年至6600万年前,球粒石缓慢地从水中沉积下来并累积在海底。

然而,在全球白垩沉积岩层中,都充满了有力的证据,表明它们是快速形成的,并且与圣经所说的年轻的年龄相一致。

 

白垩的纯度——快速形成的标志

See reference 4 in main article英国海洋-白垩纪
图2. 世俗的地质学家称,在白垩纪时期海洋淹没了几乎整个英国(按照马特斯2013年的观点)。此地质图所呈现的淹没程度是“保守的”,其他的陆地和岛屿在某个时间段也可能被海洋淹没。

虽然在不同地区的白垩黏稠度可能会有不同,但在全球各地的白垩纯度几乎都一样,均为纯度达98%的碳酸钙。这些高纯度的、厚厚的白垩岩层证明,它们不可能是经过千百万年缓慢沉积而成的——若是这样的话,那些白垩必定会夹杂着大量陆地侵蚀所产生的沉积物(例如泥沙等)。3

 
白垩纪和圣经洪水

世俗的地质学家声称,在白垩纪结束时,地球上出现了一次大规模的灭绝事件。他们还认为,在此期间,世界的大部分地区一度淹没在海水之下,这是多么令人震惊啊!白垩纪晚期的白垩地质图显示了他们设想的海洋淹没大陆的范围,这被称为“海侵”(图2)。4

创造论的地质学家认为这个“白垩纪时期”就是大约4500年前的挪亚洪水的中期。在挪亚洪水的第150天时,水位达到了最高点。在此之前,特别是在第120天左右就是白垩大量累积的时间。5 创世记 7章23节说,“凡地上各类的活物,连人带牲畜、昆虫,以及空中的飞鸟,都从地上除灭了,只留下挪亚和那些与他同在方舟里的。”我们看到白垩所见证的——挪亚洪水——确实是一场全球性的灭绝事件。 

 

白垩的数据反驳了“千百万年”的教条

世俗的科学家最近提出,多佛白崖的所有碳酸钙都来源于巨大的球石藻“赤潮”。6此类赤潮每年都会在环绕南极海洋(南冰洋)的“大型方解石带”形成。这是一个相对温暖的水域,藻类会在那里呈现爆炸性生长。赤潮所覆盖的面积达到惊人的5200万平方千米。此赤潮甚至可以在太空中看到(图3),由于方解石片会反射太阳光,所以赤潮区域的海洋颜色明显更浅。7大范围的赤潮似乎是由于大量的硝酸盐、铁和其他营养物质从海底上涌到海面(因不同的水流交汇,造成底部的海水向上涌)。

在这种每年一次的赤潮下方的海底中已经累积了一层约500米厚、富含方解石的沉积物(钙质软泥)。8 球石藻软泥的累积速率据称是非常缓慢的。事实上,实验室观察到的情况让研究人员质疑球石粒是如何沉积的。9 软泥沉积的速率据称以“厘米 /1000 年”为单位。

年老地球论者(即鼓吹地球有“亿万年”的人)就用这些来支持“白垩只能非常缓慢地形成”的观点,这也似乎与创世记的历史相矛盾。

(根据 Hüneke H. 和 Mulder)第 222 页的9fig-3-coccoliths-sink-2
图 3在粪便颗粒中,coccoliths 下沉得更快,甚至可以到达最深的海洋底部

但关键是,这些数据并不是从球石粒的沉积来计算的,而是基于地层钻芯的放射性测年结果,10 因此这些数据完全基于对未观察到的过去的假设。

然而,最近的研究揭示了球石粒是如何快速地沉到海底的。它解释了4种不同的机制——即使是现在看到的沉积速率也比之前想象的要快得多。

年老地球论者宣称:在南冰洋海底的500米厚的钙质软泥不可能是在4500年内形成的。但这只需要大约每年平均累积11厘米就可以了,这是一个可以达到的合理数字。


挪亚洪水就是白垩形成的原因!

然而,地质记录中大部分白垩所在的位置表明了它们就是挪亚洪水留下的岩层,并且是在洪水处于最高水位阶段形成的。11要解释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沉积了大量的白垩,就需要更严重的灾难性过程。正如诗篇104篇 6-8 节所说:

“……诸水高过山岭。你 的斥责一发,水便奔逃……诸山升上,诸谷沉下,归你为它所安定之地。”

显然,挪亚洪水是一个由地壳运动导致的灾难性事件,地壳的剧烈运动完全改变了它水平和垂直的地形。这为白垩的形成提供了完美的条件。在洪水期间,温暖的海水快速地流动,其中含有大量悬浮的营养物质,就会引发全球海洋中藻类的爆发性的繁殖。所有导致球石粒快速沉积的机制,也在洪水期间被大大地增强。由于供应藻类生长的营养物质大幅增加,以藻类为食的浮游生物也会呈爆炸性增长,它们会以粪便团粒的形式排出消化后的球石粒,团粒会在水中快速地下沉,见图3。创世记8章3节描述了在挪亚洪水的第150天之后,在7个多月的时间里,水从陆地上持续地退回海洋;除此之外,“神叫风吹地”(创8:1),这也会大幅提高海面和海洋深处水流动的速度。反过来,这也会导致水中的小颗粒聚集在一起(絮凝作用);而且还能使海水向下流动。这些因素都会导致球石粒物质快速地沉积,可能在几天内就形成了厚厚的沉积层。

洪水的水流会将这种碳酸钙物质冲到海底更深的区域,地质学家称之为“海盆”。在北海和欧洲西北部等一些地方,白垩的厚度已达到1000米或更厚。 

 

球石粒的快速沉积

当今的主要因素

  1. 浮游动物吃了球石藻

    很多多细胞浮游生物和水母都会吃球石藻等单细胞浮游生物,球石藻被消化后就产生了含有球石粒的粪便团粒。这些团粒比较大,因此可以通过重力迅速地沉到海底(图 3)。这个过程可以将球石粒下沉到 5 千米的方解石补偿深度以下的地方。单颗的球石粒的下沉速率估计为≤ 0.15 米 / 天;但在粪便团粒中为 160 米 / 天——快了 1000 倍以上! 1

  2. 埃克曼螺旋水流
    commons.wikimedia.orgekman-spiral-effec
    图 4埃克曼螺旋效应(①水面的风向;②来自上方的作用力;③实际的水流方向;④因地球自转产生的科里奥利效应。)

    由于海洋表面风的推动,使水流速度增加,从而进一步提高了下沉速率。
    现在已知海洋表面的风会导致一种称为“埃克曼螺旋”的水流结构,该结构
    由下沉的螺旋水流组成(图 4),能产生速度高达 1 米 / 秒的下沉水流,这
    对数千米深的深海环境会造成很大的影响。2

在挪亚洪水期间运作的特殊因素

  1. 絮凝

    在白垩的球石粒表面还附着一层精细的蒙脱石。蒙脱石是一种粘土矿物,也是一种在热水中形成的物质(一般在火山爆发环境中的热水作用下形成),可能是“大渊的泉源都裂开了”(创 7:11),地壳的热水/岩浆喷涌进入海洋时就形成了这些蒙脱石。有趣的是,蒙脱石能使悬浮的球石粒迅速地沉淀下来。3 在水处理工业中,有一种称为“絮凝”的水处理方法,即将膨润土(主要成分是蒙脱石)加入水中,使水中悬浮的污染颗粒(如石灰)聚集在一起并沉淀下来。4,5 絮凝作用会大大加快洪水期间球石粒的沉积。

  2. 快速的水流

    均变论地质学家长期以来一直声称,像球石粒、泥土颗粒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在平静的水中沉淀下来;而在水动荡的时候,这些颗粒会始终悬浮在水中。然而,通过玻璃面水槽实验证实,泥岩需要“数百万年”才能形成的观念是错误的。在高速水流的条件下,非常细的泥土颗粒会从悬浮的状态立即絮凝下来,形成层状的沉积物。6 研究沉积物的学者承认,“泥岩的科学已经准备要进行范式转变了”(即观念的根本转变)。7 快速水流的这种作用显然也会加快球石粒沉积物的形成。

    海洋学的研究表明,海浪不仅存在于海面,它们还能在水下和大陆架的斜坡上传播,导致产生高速的水流。8 创世记 8 章 1 节中记载洪水消退时有大风,也会在提高水流的速度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见上面的第 2 点)。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Hüneke, ref. 9, main text, p. 222.
  2. Hüneke, ref. 9, main text, p. 153. 埃克曼螺旋有助于埃克曼泵,即向下的力;也有助于埃克曼输运,包括埃克曼吸力。
  3. Matthews, ref. 8 main text, p. 36.
  4. Abdelaal, A.M., Using a natural coagulant for treating wastewater, Eighth Inter-national Water Technology Conference,IWTC8, Alexandria, Egypt, pp. 781–792,2004.
  5. 此视频实时显示了絮凝的过程:使用膨润土絮凝剂处理废水:youtube.com/watch?v=L2UuG6WgOQw, 5 Feb 2013.
  6. Walker, T., Mud experiments overturn long-held geological beliefs; creation.com/mud, 9 Jan 2008.
  7. Macquaker, J.H.S. and Bohacs, K.M.,On the accumulation of mud, Science 318(5857):1734–1735, 2007, cited in Walker, ref. 6.
  8. Oard, M.J., Internal oceanic waves and sedimentation, J. Creation 27(1):16–18,2013; creation.com/waves-andsedimentation.


总结

当我们将圣经中的大洪水事件考虑进来时,世俗“千百万年”哲学所用的不可信的缓慢过程就可以被完全排除了。白垩的许多特性,例如它们一致的高纯度,从“千百万年”的观点来看,这是一个难以解释的谜团。然而,白垩的形成对圣经的时间尺度却没有构成挑战。关于球石粒如何沉积并变成白垩的现代研究结果也表明,白垩在短时间内形成的观点是非常合理的。

因此,形成厚厚的白垩并不需要千百万年。我们再一次看到,真实的地质学与挪亚洪水的记载完全一致。 

  

【扩展阅读】

● 冰河时期动植物奇怪的混杂现象

● 钟乳石挑战“数百万年”的教条

● 三叶虫的康加舞反对进化所说的逐渐掩埋

● 这些沙漠为何曾经是湖泊?

● 琥珀里的菊石:海洋生物竟然被包裹在陆生树木的树脂里

● 海洋向我们揭示了一个年轻的地球

● 世俗科学无法解释的冰期问题

● 冰河时期大洪水之后的独特现象

● 岩层记录与挪亚洪水相吻合

● 水口和风口:洪水消退时侵蚀形成

 气候剧变!挪亚洪水导致的暴雨、冰川和沙漠

● 大洪水留下的岩层有“亿万年”吗?它们自带的证据说“不”!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Snelling, A.A., Can Flood geology explain thick chalk beds? J. Creation 8(1):11–15,1994; creation.com/chalk;内布拉斯加州和堪萨斯州的白垩主要由“有孔虫”的壳组成。

2. van der Molen, A.S., Sedimentary develop-ment, seismic stratigraphy and burial compaction of the Chalk Group in the Netherlands North Sea area, Utrecht University,Ultrecht, pp. 14–15, 2004.

3. Snelling, ref. 1, p. 4.

4. Matthews, J.D., Why was the UK once to-tally under water? J. Creation 27(1):107–113, 2013; creation.com/uk-underwater.

5. 美国西部的大多数恐龙足迹表明,曾有大量的沉积物掩盖其上,但这些沉积物在随后的洪水消退阶段被侵蚀消失了。

6. American Geophysical Union press release, Giant algal bloom sheds light on formation of White Cliff s of Dover; news.agu.org15 Sep 2016.

7. Balch, W.M. et al., Factors regulating the Great Calcite Belt in the Southern Ocean and its biogeochemical significance, Global Biogeochem. Cycles, 30:1124–1144, 2016.

8. See ngdc.noaa.gov/mgg/sedthick/data/version3/fi g_2_new_press.png.

9. Matthews, J.D., Chalk and ‘Upper Creta-ceous’ Deposits are Part of the Noachian Flood, Answers Research Journal 2:29–51, 2009.

10. Hüneke H. and Mulder, T., Developments in Sedimentology 63, Elsevier, Oxford,2011. Refers to oxygen-isotope and K/Ar dating methods on pp. 2 and 795.

 

本文原英文链接见:https://creation.com/chalk-challenges-deep-time-dogma.

 
阅读 114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