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9 7月 2021 03:41

就凭两颗门牙被载入教科书首页——猿人的真相 精选

进化论者一般把人类的进化分为四个阶段:

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 几百万年前)

能人(Homo habilis 几百万年前)

直立人(Homo erectus 几百到几十万年前)

智人(Homo sapiens 几十万年到1万年前)


云南元谋发现的牙齿
云南元谋发现的牙齿

构建这个“人类发展史”背后的支柱除了(1)实际发现的化石,还有(2)对化石的定年。

化石的定年在进化论者的圈子中也存在很大争议,创造论者更是通过给已知岩石年龄的标本进行定年而有力地质疑了放射性定年法的可信度。详情见圣海伦斯火山的启示一文[1]

如果抛开定年问题,仅看实际发现的化石,我们会看到什么?

 

南方古猿 Australopithecus

“露西“是著名一例南猿,因为没有发现手和脚的完整化石,它被塑造成可以直立行走的过渡环节,但在2006年出土更完整的其它南猿化石,人们发现它们的骨骼特征适合爬树,综合考虑其形态特征,它更应该被视为一种已经灭绝的猿类。

 

能人 Homo habilis

这个类别被进化论者称为“分类学的垃圾桶”,丢在其中的化石有些应该归直立人,有些应该归南猿。


不好归类的化石
不好归类的化石

 

直立人

在中国发现了蓝田人、北京人(即,北京猿人)、元谋人等。北京人在往期文章已经讨论过,参见北京人:不是原始的猿人,而是技术达人

我们来看看蓝田人和元谋人,抛开圈内都存在争议的定年问题,这两例被视为人类祖先的化石究竟发现的是什么?

 

 

1. 蓝田人

1963年,科考人员在陕西蓝田县陈家窝村附近发现了一个完好的“猿人”下颌骨,并将之与北京人的进行比较,认为其形态“总的来说,是和周口店发现的北京中国猿人相一致”。[2]


吴汝康:陕西蓝田发现的猿人下颌骨化石
吴汝康:陕西蓝田发现的猿人下颌骨化石

 次年,科考人员蓝田县城以东十多公里的公王岭处发现了一颗“猿人”牙齿,将附近土层运回后,修理出一个头盖骨。经测量比较,发现和北京人相近,蓝田人脑量为778.4c.c.(立方厘米)。

该报告称:“根据现有的资料,南方古猿类的脑量为435-700c.c.,爪哇猿人为775-900c.c.,北京猿人为850-1300c.c.,现代人平均为1400c.c.。....虽然脑量的大小不能作为分类的根据,但也表明蓝田猿人的原始性。”[3]

用现代人的平均值对比直立人脑量值的范围是没有意义的,如果对比的是现代人脑量的范围:725-2200,

爪哇猿人:775-900c.c.

北京猿人:850-1300c.c.

蓝田人为:778.4c.c.

现代人:725-2200

我们看到,除了南方古猿以外,爪哇人、北京人、蓝田人等直立人的脑量范围和现代人的脑量范围是重合的。既然这样,又如何断定其原始性呢?

(大概是靠定年了吧,关于定年原理,参见一篇揭发定年曲折内幕的精彩好文:定年方法一个个淘汰,最后猪大获全胜

 

 

2. 元谋人

据称,元谋人的发现将中国人类历史向前推进了100多万年并被载入中国历史教科书的第一页

那么具体发现的是什么?


胡承志:云南元谋发现的猿人牙齿化石图版
你没看错!就是两颗门牙!

说到牙齿,小编不得不提另一颗名牙:1922年内布拉斯加出土的一颗牙齿被哥伦比亚大学的化石专家H. F. Osborn 用于构想了一个猿人,命名内布拉斯加人。媒体轰动一时,还给它画上了配偶。


内布拉斯加人
内布拉斯加人,图2为所发现的牙齿。

六年以后,人们在该牙齿出土的地方找到了剩余的骸骨,原来是一头猪——今天依然生活在秘鲁的猪。

 

敲黑板

“猿人”现在已更名“直立人”是百分之百的人类,有可能是已经灭绝的人种,如尼安德特人。

而古猿,如南猿、禄丰古猿等,则是百分百的猿类。 


猿类化石属猿类,人类化石属人类
猿类化石属猿类,人类化石属人类
 

【扩展阅读】

● “摩登”的尼安德特人

● “走出非洲”人类起源模型摇摇欲坠

● 猿猴进化成人的神话被戳破

● 黑猩猩基因组序列与人类大不相同

● 谁说黑猩猩与我们是近亲?本文给你一个意想不到的结论

● 猿+人等于“猿人”?!

● 南方古猿“露西”失宠

● 更多证据表明南猿是一种灭绝的猿

● 《反驳妥协》 第九章:人类的历史

● 解剖学教授称:“女猿人”塑像误导公众

● ‘猿人’的说法原来如此

 


参考资料与图片出处

1. 几位地质学家采集了火山口形成于1980-86年间的岩石,送到专业地质年代实验室做放射性定年,得出了几十到几百万年的定年结果。“放射性年代测定法沦为废墟——圣海伦火山驳倒定年法” creation.com/radio-dating-in-rubble-chinese-simplified.

2. 吴汝康. 陕西蓝田发现的猿人下颌骨化石[J]. 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 1964, 8(1):3-19.

3. 吴汝康. 陕西蓝田发现的猿人头骨化石[J]. 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 1966, 10(1):3-24.

更多内容请参考《求真求证》第6章

 

 

 

阅读 3205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