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5 11月 2020 02:24

微观世界的硅藻艺术

原文章名:Diatoms: artistry in miniature.

硅藻是一种微观单细胞藻类,无论是海水还是淡水都含量丰富,硅藻会在自身周围生长出美丽的蛋白石(一种二氧化硅)细胞壁,称为硅藻壳。

这些晶莹剔透的壳子或 “ 盒子 ”复杂精细,美轮美奂,好比微小的水晶珠宝盒。硅藻的几何形状之多令人惊讶,不同的形状代表不同类型的硅藻。

 

创意设计,增色添彩

这些透明的贝壳或“盒子”既精美又复杂,就像微小的水晶珠宝盒一样。

圆形、椭圆形、三角形、长方形、多边形都只是众多形状的几个例子,它们可以通过微妙的结构颜色闪烁。硅藻壳由上下两部分组成,扣在一起,把硅藻包在里面。硅藻壳的外观异常完美,不仅整体造型极富创意设计,而且,极富装饰感的硅藻壳表层图案还会在光线照射下熠熠生辉。这些图案是由大量高低不平的沟槽、大小不一的孔隙和裂缝经过精准排列组成的。有时,也会出现星形图案。

把硅藻在显微镜载玻片上排成千变万化的图案成了维多利亚时代显微镜学家的一种爱好。今天,显微镜学家克劳斯 · 肯普(Klaus Kemp)也继承了这一爱好,他对硅藻壳评论道:“ 竟然能有如此精心雕刻的东西,太不可思议了! ”1 工程师和仿生学专家斯图特 · 博杰斯(Stuart Burgess)博士称硅藻为世界 “ 增色添彩 ”。硅藻壳的创意和装饰远远超出了硅藻生存所需的水平,这是智慧设计者的标志。2 生产硅藻壳的活硅藻本身就是设计的奇观,它是一个能完全自我繁衍、自行生产食物、自行修复的生物,比最强大的计算机更精致复杂。

第二排照片由 Michael Richardson (second 拍摄).海克尔的各种胚胎照片,其在“尾芽”阶段表现出难以置信的相似性。理查森的胚胎照片,显示各种物种的胚胎在同一发育阶段的真实形态(从左到右分别是:大西洋蛙、隐鳃鲵、泽龟、鸡、兔、人)。许多现代的进化论者不再声称,人胚胎发育的过程重复所谓的进化祖先的成年的模样,但仍然按照海克尔的图画(上排)声称人类胚胎发育的过程重复所的进化祖先的胚胎阶段。然而,即使这个所谓的支持进化论的证据,现在被发现也是建立在伪造的图片上的。

 
海克尔笔下的硅藻

恩斯特 · 海克尔(Ernst Haeckel,1834-1919)因其胚胎图而闻名。他对人类和动物的胚胎做了不准确的描绘,篡改了它们的样子,以迎合如今被彻底证伪的(以进化为基础的)胚胎重演论 —— 认为人类胚胎和动物胚胎的发育有一个相似阶段。然而,与海克尔的胚胎图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笔下的硅藻图,硅藻远远小于胚胎,但他画得更准确也更逼真(上图)。他同样也绘制过错综复杂的放射虫和有二氧化硅骨架的原生动物(单细胞 “ 动物 ”)。有些人会以画图水平有限为海克尔的欺诈开脱,上述例子足以驳斥。3



bilwissedition Ltd and Co KG /阿拉米图片
圆形硅藻


上帝的创意无处不在

克劳斯 · 肯普(Klaus Kemp)丰富多彩的硅藻排列在强光照射下好似大教堂流光溢彩的彩色玻璃。硅胶壳本身的美丽奇特也无与伦比,是设计精妙的玻璃艺术杰作。在显微镜揭示的微观世界中,硅藻提醒我们,上帝是美丽和完美的源泉 ——“ 有神的荣耀……光辉如同极贵的宝石,好像碧玉,明如水晶。”(启示录 21:11)。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These kaleidoscopic masterpieces are invisible to the naked eye, nationalgeographic.com, 2017, youtube.com/watch?v=qxkbSk--EUY.

2. Burgess, S., The beauty of the peacock tail and the problems with the theory of sexual selection, J. Creation 15(2):94–102, 2001; creation.com/peacock.

3. van Niekerk, E., Countering revisionism—part 2: Ernst Haeckel and his triple-woodcut print, J. Creation 27(1):78–84, 2013; creation.com/haeckel-woodcut.

  

原文章名:Diatoms: artistry in miniature.

原文见:国际创造论事工https://creation.com/diatoms-artistry.

 

阅读 193 次数

© 2021 www.chuangzaol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