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1 12月 2020 08:04

水熊虫:进化无法解释的顽强

原文章名:Tardigrades too tough for evolution.     本文摘自《创造》杂志中文版第40卷第1期

世界上最顽强的生命要数缓步类动物,又叫“苔藓猪”、“微熊 ”、“ 水熊虫 ”。缓步类动物体长不到 1 毫米(1/25 英寸),但它们可以在地球上从未经历过的恶劣环境下生存下来。

水熊虫:进化无法解释的顽强

它们被冻在接近世界最低温度绝对零度的液态氢中(-267 ℃或 -452 ℉)也死不掉; 在 151 ℃(304 ℉)的炽热环境下,也能生存;在真空中受电子撞击、在水压比海洋最深处大六倍的地方(600MPa,即 6000 大气压强),它们也不会丧命。X 射线到一定强度就会令人毙命,但水熊虫能承受比这强 250 倍的 X射线。

缓行者的头和腿紧紧卷曲,卷成桶状,并停止新陈代谢。

在极端环境下,缓步类会把头和脚紧紧缩起,蜷缩躯体,形成一个小滚筒,关闭新陈代谢,就连呼吸系统也完全停止。这种处于 “ 小桶状 ” 休克阶段的缓步类动物对极端环境有着极强的抵御能力。

最近对这种惊人的恢复能力的研究发现,缓步类的一个种类 ——Ramazzottius varieornatus 的抗辐射能力源自一种特殊的蛋白质:Dsup(表示 “Damage suppression”,即 “ 损伤抑制 ”)。1、2Dsup 蛋白质包围该动物的 DNA,保护它免受辐射伤害,同时保持所有正常功能完好无损。Dsup还可以清除损害DNA的活性氧。环境改善后,水熊虫会安然无恙地复活。

然而,研究 “ 运作原理 ” 时,进化论者通常回避 “ 起源 ” 这个棘手问题。为什么呢?水熊虫太顽强,很难用进化来解释它们的起源。3 自然选择只能选择即时生存所需的特性。因此,不能期许进化对生物进行超前设计,来应付从未经历过的环境。4DNA 周围的蛋白质通常也会阻碍繁殖。然而,从创造的角度来看,(被设计的)水熊虫 Dsup蛋白有效地避免了这一问题。进化论反倒是面临一个问题:进化过程中的半成品只会被自然选择淘汰。

若有人挑战基督教,让我们拿出能反驳进化论并证明创造者存在的证据,水熊虫就是一例,虽然是一则严酷 5 的教训(约翰福音 3:19、帖撒罗尼迦后书 2:11-12),但却是真理。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Hashimoto, T. et al., Extremotolerant tardigrade genome and improved radiotolerance of human cultured cells
by tardigrade-unique protein, Nature Communications 7:12808, 20 September 2016 | doi:10.1038/ncomms12808. 另参见同期评论: Bittel, J. Tardigrade protein helps human DNA withstand radiation | doi:10.1038/nature.2016.20648.

2. ‘Radiation shield’ found hidden in water bear genome, sciencemag.org, 20 September 2016.

3. Vetter, J., The ‘little bears’ that evolutionary theory can’t bear!, Creation 12(2):16–18, 1990; creation.com/water-bears.

4. Catchpoole, D., Life at the extremes, Creation 24(1):40–44, 2001; creation.com/extreme.

5. 译注 Tough 既有 “ 顽强 ” 的意思 ,也有 “严酷 ” 的意思,原文在此用了双关。

    

本文原英文链接见:https://creation.com/tardigrades-too-tough-for-evolution.

阅读 297 次数

© 2021 www.chuangzaol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