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30 4月 2020 02:35

真正的侏罗纪公园——进化论的时间框架解释不了化石中的鲜活成分

从一只有6500万年的琥珀蚊子体内取恐龙血,克隆活恐龙?听起来像是很酷的科幻小说,拍电影一定不错,然而意想不到的是,

 

《侏罗纪公园》这样的故事所传达的观点,竟然在科学圈越来越普遍。我们说的不是从蚊子让恐龙重现的问题,而是关于千百万年前的软组织、DNA甚至是从休眠状态中苏醒的整个细菌的报道已经铺天盖地了:

  • 恐龙骨髓。玛丽·施韦策(Mary Schweitzer)研究表明,距今6800万年的雷克斯霸王龙骨骼中含有软组织,包括血细胞、血管和骨组织(胶原蛋白)。1
  • 木兰叶DNA。这是从一个木兰叶化石中提取的,据报道,该化石年龄已达1700-2000万年。2
  • 冰上的虫子。科学家在实验室里让冰封在南极洲的细菌重获新生,这些细菌已有800万年历史。3
  • 琥珀色细菌。有些人声称琥珀中发现的休眠细菌已经重生,据推测这些琥珀年龄已达1.2亿年。4
  • 嗜盐微生物。2000年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一篇论文声称,在墨西哥一个矿井地下600米(2000英尺)的盐晶体中发现的细菌“年龄”已达2.5亿年。5

 

他们面临的问题

这些报道很多都具有不少的争议,甚至还引起了其他进化论者的质疑。这是因为生物分子,如DNA和胶原蛋白,非常复杂也相当脆弱。3它们需要时常修复以防止损坏。然而,一旦有机体死亡,它们就会受到环境影响,很快腐烂。如果这些分子处于一个没有其他生物、水、氧和过热条件的密封环境中,它们将能够存活更长时间,甚至可能是数千年。然而,它们不可能永远存在,因为它们仍然受热力学第二定律的制约,6 分子会在原子的随机运动和背景辐射的作用下分解。最新的估算认为,在0℃条件下,DNA的存活上限为12.5万年,胶原蛋白的存活上限为270万年7(而在10℃条件下,DNA和胶原蛋白的上限要低得多,分别为1.75万年和18万年)。

功能正常的生物组织,甚至比DNA等孤立分子更难存活。将生物分子保存数百万年已经难以置信。8然而,在这样的时间跨度内保存具有功能的生命组织,以及其更为错综复杂的相互联系,以嗜盐微生物为例,显然非常奇怪。进化论者是如何解决这个难题的呢?

 

实际条件?

我要起鸡皮疙瘩了,因为大家都认为这些生物分子存活不会超过6500万年。——玛丽·施韦策博士在听到霸王龙骨骼中发现血细胞时说道。

在寻找答案的过程中,进化论者当然会把千百万年的框架作为他们的“基本假设”。玛丽·施韦策在她的“6800万年前的雷克斯霸王龙化石发现”中就证明了这一点:

“没有预测能在超过100万年的化石中发现原始分子成分 [注1-7]。在这种保存完好的恐龙体内发现的胶原蛋白,支持利用实际条件来构想分子降解速度和模型,而不是依靠从自然界不存在的条件中所推导出的理论或实验推断。”9

这是进化论者推广这些发现的一般思路,我们解释一下。首先,注意以下预测的内容:根据科学理论和实验数据,最早在雷克斯霸王龙骨骼中所形成的胶原蛋白预计不会存活超过100万年。

 

照片由 LEBENDIGE VORWELT博物馆的
Joachim Scheven拍摄

但施韦策随后指出,这一假说应该受到质疑,因为我们恰恰在恐龙骨头中发现了(形成于雷克斯霸王龙骨头的)胶原蛋白。施韦策(Schweitzer)谈到她首次在雷克斯霸王龙骨骼中发现血细胞时说:“我起鸡皮疙瘩了,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些分子不会存活超过6500万年”。10他们假设是(根据进化论)恐龙“显然”至少有6500万年历史,而这也正是他们想要证明的!然而,此假设(恐龙有超过6500万年的历史)与实验数据完全不一致。

这就是为什么施韦策说,我们应该依靠“实际情况”,而不是“理论或实验推断”来判断胶原蛋白能存活多久。我们必须重新思考我们对复杂生物分子如何降解的理解——为什么?因为恐龙“显然”有数百万年的历史。“数百万年”的信念胜过实验科学!

我们如何看待实验和理论预测不是基于自然条件的指责?这种预测的关键在于,它们不是平均降解时间,而是上限7。因此,实验和理论都假定了最好的保存条件。虽然这种条件在自然界一般难以出现,但这对于施韦策(Schweitzer)的推理则是一个障碍,因为实验室的条件通常被设计得比在自然界中发现的保存条件更好,而不是更糟。只有在相反的情况下,她的推理才有可能是正确的。

许多进化论者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他们更愿意相信实验科学。所以,自他们认同进化论和“千百万年”的观点以来,细菌、DNA等已经存活了千百万年的观点就被推翻了。而后,细菌、DNA等被视为现代污染造成的。

 

这些发现被污染了吗?

照片由LEBENDIGE VORWELT博物馆的Joachim Scheven拍摄
琥珀中的这种白蚁化石(据说有2000万年的历史)的消化道被发现含有与现的白蚁相同的细菌。有报道称,研究人员让保存在琥珀中的细菌重生,据称这些细菌的年龄是琥珀的六倍

然而,污染的观点通常无法具体化。一个主要的例子是在“可追溯到”2.5亿年的盐晶体中发现了细菌。遇到每一次质疑,最初的研究人员都会重新检查他们的方法,并结合质疑对其进行修改,但仍然得到了相同的结果。11

眼前的证据明显表明,这些发现最多只有数千年的历史。

玛丽·施韦策(Mary Schweitzer)在雷克斯霸王龙骨骼中发现的血管、细胞和骨胶原是另一个例子。当结果首次宣布时,进化论者们提出很多质疑。12 2005年,在对最初发现的强烈质疑中,新的图像清楚地显示软组织是“新鲜的”有机组织。13人们还进行了严格的研究(同样是在怀疑中进行的),结果表明,胶原蛋白作为一种复杂的生物分子,也存在于雷克斯霸王龙的骨骼中。14

理论上,污染是一种可能,但当应用于问题中的一些实际情况时,污染的质疑是经不起考证的,眼前的证据明显表明,这些发现最多只有数千年的历史。

 

 

圣经有答案

从《圣经》出发就能对这些“侏罗纪公园化石”做出更好的解释。即使保存有机组织几千年也需要特殊的条件。令人惊讶的是,这些遗骸被掩埋(很可能是在大洪水期间)后大约4500年才被发现。但这远比相信这些化石有数百万年的历史要有意义得多,因为这与物理学和化学的真实证据相悖。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Schweitzer, M.H., Suo, Z., Avci, R., Asara, J.M., Allen, M.A., Arce, F.T. and Horner, J.R., Analyses of soft tissue from Tyrannosaurus rex suggest the presence of protein, Science 316(5822):277–280, 2007.

[2] Wieland, C., ‘Oldest’ DNA—an exciting find! Creation 13(2):22–23, 1991; <creation.com/oldestdna>.

[3] Catchpoole, D., ‘Sleeping Beauty’ bacteriaCreation 28(1):23, 2005; <creation.com/sleeping>. See also Catchpoole, D., More ‘Sleeping Beauty’ bacteria, <creation.com/moresleep>.

[4] Greenblatt, C.L., et al., Diversity of microorganisms isolated from amber, Microbial Ecology 38:58–68, 1999.

[5] Vreeland, R.H., Rosenzweig, W.D. and Powers, D.W., Isolation of a 250 million-year-old halotolerant bacterium from a primary salt crystal, Nature 407(6806):897–900, 2000. See also Salty sagaCreation 23(4):15, 2001; <creation.com/saltysaga>.

[6] 参见 Sarfati, J., Second law of thermodynamics: answers to critics, <creation.com/thermo>.

[7] Nielsen-Marsh, C., Biomolecules in fossil remains: Multidisciplinary approach to endurance, The Biochemist, pp. 12–14, June 2002; <www.biochemist.org/bio/02403/0012/024030012.pdf>.

[8] Wieland, C., Ancient DNA and the young earth, Journal of Creation 8(1):7–10, 1994.

[9] Ref. 1, p. 280.

[10] Yeoman, B., Schweitzer’s dangerous discovery, Discover 27(4):37–41, 77, April 2006.

[11] 2001年,批判人士称盐晶体中发现的细菌与现代细菌太近似,因此一定是现代污染物,而不是2.5亿年前就存在 (Maughan, H., et al., The paradox of the ‘ancient’ bacterium which contains ‘modern’ protein-coding genes, Molecular Biology and Evolution 19(9):1637–1639, 2002)。然而,支持者反驳说,他们的数据意义不大(Maughan, H., et al., 含有“现代”蛋白质编码基因的“古老”细菌的悖论,  Molecular Biology and Evolution,19(9):1637–1639, 2002)。他们还提供了进一步的证据,证明在形成岩层时细菌就被捕获到盐晶体中,而不是后来形成的 (Satterfield, C.L. et al., New evidence for 250 Ma age of halotolerant bacterium from a Permian salt crystal, Geology 33(4):265–268, April 2005).

[12] Wieland, C., Sensational dinosaur blood report! Creation 19(4):42–43, 1997, <creation.com/dino_blood>.

[13] Wieland, C., Still soft and stretchy, <creation.com/stretchy>, 25 March 2005.

[14] Doyle, S., Squishosaur scepticism squashed, <creation.com/collagen>, 20 April 2007; 另参见:<creation.com/schweit>.

 

 

 

 

本文经国际创造事工(Creation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授权转载,原文请参照:https://creation.com/real-jurassic-park

 

阅读 1154 次数

© 2020 www.chuangzaol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