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2 8月 2021 07:21

恐龙化石并不古老 精选

1.地质年代表:进化的时间框架
“地质年代表”是按照亿万年的地球年龄和进化理论构想各种动植物进化产生的时代和生存的时期。

其在百度百科中的定义如下:按时代早晚顺序表示地球历史时期的相对地质年代和同位素年龄值的表格。

按照地质年代表和进化论的时间框架,恐龙远在距今6500万年的白垩纪时代(即下表中的“65”百万年的位置)已经灭绝了。



地质年代表和进化论的时间框架

 

2.意外带来的惊人发现

然而1993年北卡罗莱纳州大学古生物学家玛丽·史怀哲博士(Dr. Mary Schweitzer)的非凡发现震惊了科学界,她为了使用直升飞机运送巨型的恐龙骨头化石就将其锯开,竟意外地发现恐龙骨头内还存在有弹性的血管分支和红细胞等软组织。


恐龙骨头化石中的血管
恐龙骨头化石中的血管(左),及从化石血管中挤出的血细胞(右)的显微照片

在发现恐龙的软组织时,史怀哲说:“这太惊人了,直到我做了17次(重复实验),我才敢相信。


玛丽·史怀哲博士(Dr. Mary Schweitzer)
玛丽·史怀哲博士(Dr. Mary Schweitzer)

 在之后的20年中,在恐龙化石内还陆续发现多种容易降解蛋白质的存在,如胶原蛋白、血红蛋白、骨钙素、肌动蛋白和微管蛋白。[1]不仅如此,在显微镜下还可以观察到完整骨细胞的很多细节。


据称8000万年前的鸭嘴龙骨质细胞显微镜图片
据称8000万年前的鸭嘴龙骨质细胞显微镜图片

经过最严格的测试和数据复核之后,现在许多进化论者都承认,在恐龙化石中发现软组织和有机物的现象不仅存在于一两个样本中,而是有超过三十个样本。

而且史怀哲博士甚至已经从所谓的“8000-8500万年前”的白垩纪恐龙骨骼中成功地扩增出174个碱基的恐龙DNA片段。[2]

另外在2012年,还有报道称在恐龙骨骼化石中发现了很快衰变消失的放射性碳-14,按照其衰变速率,年龄在10万年以上的化石中不可能含有任何碳14。

 

3.软组织和生物大分子怎能保存下来?

生物死亡后,生物体内的细菌就开始会分解尸体,如果这些恐龙尸体触到水,则分解得更快。在野外,雨水的渗透和地下水的影响几乎是无处不在的,所以被掩埋的骨头中的生物组织和大分子,理论上会按照一定的速率分解。

根据一篇发表在《生物化学家》科学期刊中的实验报告,即使储存在实验室的0℃冰箱中,胶原蛋白也会在300万年内完全降解。[3]而对于DNA,即使在条件最好的实验室保存在-5℃冰箱中,经过680万年后,DNA链将会完全分解成单个核苷酸。[4]

而恐龙的化石一般只被掩埋在温带或热带的岩层中,如果恐龙骨化石如进化论学者所宣称的那样有“6500万年以上”历史的话,就绝对不可能在其中还含有任何容易降解的蛋白质或DNA,更加不可能有细胞或血管等软组织。


恐龙化石中的软组织
恐龙化石中的软组织,有弹性,拉伸后会缩回原来的形状

 

4.进化论的时间框架受到挑战

现代生物化学的规律均表明,这些软组织和生物大分子都不可能保存几千万年。正如史怀哲说,"通过传统的观点和化石的例子我非常清楚地知道,这种结果本不应该是那样的,但它们却是,我真的很震惊。"

史怀哲博士(进化论者)试图构建各种模型,来解释为何在“6500万年”时间内,这些脆弱的软组织、细胞和生物大分子还未完全分解,提出含铁的血红蛋白保存假说、沙土保存假说[5],但是实验结果却与“6500万年”的保存时间差距甚远,均无法对事实进行合理的解释。实际上,他们的研究反而有助于解释这些脆弱的软组织为什么能够保存数千年。

显而易见的结论就是,这些恐龙化石跟本没有那么古老,进化的时间框架是错误的,结合考虑其它地质学的事实证据[6],几乎可以肯定,这些都是在挪亚大洪水中被掩埋的生物,它们的历史大约只有4400-5000年。化石证据正在不断印证创世记是真实的历史记录!

 

【相关文章】

● 人类真的与恐龙无缘见面吗?看看雕刻和绘画怎样说

● 历史上的龙到底是什么动物?本文为你一探来“龙”去脉!

● 圣经记载过恐龙吗?喜欢恐龙的你不要错过本文

● 你想知道恐龙灭绝的真正原因吗?看本文就够了


参考资料与图片出处

[1]  Catchpoole,D., Double-decade dinosaur disquiet, Creation 36(1):12–14, 2014;creation.com/dino-disquiet.

[2]  Schweitzer,M.H. et al, Molecular analyses of dinosaur osteocytes support the presence ofendogenous molecules, Bone, 17 October 2012 | doi:10.1016/j.bone.2012.10.010.

[3] Allentoft, M.E. et al., The half-life of DNA in bone: measuring decay kinetics in158 dated fossils, Proc. Royal Society B 279(1748):4724–4733, 7 December 2012 |doi:10.1098/rspb.2012.1745.

[4]  Nielsen-Marsh,C., Biomolecules in fossil remains: Multidisciplinary approach to endurance, TheBiochemist 24(3):12–14, June 2002;www.biochemist.org/bio/02403/0012/024030012.pdf.

[5]  Schweitzer,M.H. et al., A role for iron and oxygen chemistry in preserving soft tissues,cells and molecules from deep time,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BiologicalSciences 281(1775):20132741, 27 November 2013 | doi: 10.1098/rspb.2013.2741.

[6] 《求真求证》第15章,地质学:https://www.chuangzaolun.com/images/shuji/How_Do_You_Know/How_Do_You_Know_Chp_15.pdf

      《求真求证》第17章,化石:https://www.chuangzaolun.com/images/shuji/How_Do_You_Know/How_Do_You_Know_Chp_17.pdf

 

 

 

阅读 1856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