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01 2月 2024 00:28

迦南人的夏琐城:圣经是对的! 精选

本文摘自《创造》杂志中文版第42卷第3期

欢迎扫码关注公众号!
欢迎扫码关注公众号!

——圣经中保存着关于古代城市鲜为人知的历史

夏琐是一座位于以色列北部的古城,在圣经旧约的多个历史时期中都有提到它(又作Chatsôr)。第一次提及这座古城是在约书亚记,约书亚带领以色列人攻占了夏琐,焚烧了这座城,杀死了夏琐王(约书亚记11:10-11)。而到了底波拉和巴拉的时期,迦南人应该是已经重新控制了夏琐城,因为以色列人再次打败并杀死了夏琐王(士师记4:2 和4:24)。但遗憾的是,许多现代学者坚持认为圣经对这些时期的记载是不可信的。虽然圣经受到这些批评,但夏琐城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证,表明圣经作者所记载的历史极为准确。

夏琐的位置
夏琐的位置


关于征服迦南的争议

约书亚记和士师记中的内证表明,其中的历史是作者在事情发生不久记录下来的。

约书亚记和士师记中的内证表明,其中的历史是作者在事情发生不久记录下来的。1 例如,约书亚记6:25 说喇合是耶利哥城的女子,曾帮助以色列的探子,她在作者写下这段历史的时候,仍住在以色列中。根据圣经所记载的年代,攻打耶利哥城大约发生在公元前1400 年。2由于喇合不太可能在耶利哥城倒塌一个世纪之后还活着,这表明约书亚记很可能是在公元前1300 年之前写的。3 同样,士师记也是在其所记载的事件发生之后不久写成的,在大卫王占领耶路撒冷之前。这是因为士师记成书的时候,耶布斯人仍居住在耶路撒冷(士师记1:21),但是到了大卫的年代,他们就被赶出了(撒母耳记下5 章)。

世俗的学者不接受圣经的证据。他们断言说,约书亚记和士师记是在所记载的事件发生几个世纪后才写成的。例如,纳达夫·纳阿曼(Nadav Na’aman)是特拉维夫大学已退休的犹太历史系主任,他否认约书亚记中征服迦南地的记载,认为那只是“虚构的文学作品”。他坚称:“征服迦南地故事的创作时间肯定是在公元前七世纪之后。”4


夏琐城的突出地位

夏琐城的遗址
夏琐城的遗址,上城区位于中心,下城区延伸至右上角区域。

事实与这样的论调相反,有可靠证据表明约书亚记和士师记的作者非常了解他们书写的这段历史。他们知道夏琐城是当时迦南地最重要的城市。在约书亚北伐的战役中,他带领以色列人击败了由诸王组成的联盟,“这些王和他们的众军都出来,人数多如海边的沙,并有许多马匹、车辆。”(约书亚记11:4)圣经说,这个联盟是由夏琐王耶宾所建立的,然后补充说:“素来夏琐在这诸国中是为首的。”(约书亚记11:10,强调部分为本文作者标注)。 

后来,根据士师记,有另一位耶宾王(“耶宾”可能是当地王的尊称,就像埃及的“法老”一样)统治着夏琐,他不仅是夏琐王,而且还被称为“在夏琐作王的迦南王耶宾”(士师记4:2、4:23-24,强调部分为本文作者标注)。圣经重复记载夏琐在迦南地处于首要的地位。

Photo: Rama,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2.0 FRAmarna-letter-364
364号阿玛纳信件:亚斯他录的统治者抱怨夏琐王占了他的三个城。

按主的美意,圣经作者所记载的这些历史已得到考古发现的准确印证。已经发现的几方面证据都证实了夏琐王在迦南的重要性。


寄给法老的信

首先,考古学家在埃及的阿玛纳市(Amarna)发现了第18代王朝的几任法老(包括:阿蒙霍特普三世、埃赫那吞、图坦卡蒙)与当时迦南统治者之间来往的“阿玛纳(Amarna)书信”。大多数人都同意,古埃及的历史纪年应该压缩。然而,如果埃及新王国时期(也就是较近)的传统纪年是正确的——就连许多修正主义学者都认同这点,5、6 那么这些“阿玛纳书信”前后只有不到30年的时间,而且这30年正值圣经士师记的早期历史阶段。那时以色列人在迦南地仍然要不断争夺领土(士师记1-2 章)。7 很多迦南城的王在阿玛纳书信中被称为“市长”,但唯一被称为“国王”的人就是夏琐王。他在227 号书信中自称为“国王”,而来自于敌对的推罗王的148号书信中也称夏琐王是“国王”。8以色列的将军兼考古学家伊加尔·亚丁(Yigael Yadin)在1955年至1969年在夏琐主持了多次考古挖掘,他写道:“毫无疑问,这表明夏琐王的统治范围不仅限于夏琐一个城。”9

其次,364号阿玛纳书信还有更多的支持证据,其中记录了亚斯他录的统治者的怨言,他埋怨夏琐王占了他的三个城。根据这些书信和其他记录,学者坚信在青铜时代晚期,“夏琐王可能控制了约旦河流域的北部、加利利北部、东南部的部分地区以及戈兰高地的西部。”10

阿马尔纳的位置
阿马尔纳的位置


夏琐大城的规模缩小了

另外夏琐的考古发掘表明,在以色列人从迦南人手中夺取夏琐城后,这个城的规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青铜时代晚期,夏琐被迦南人统治时,它是迦南地中最大的城市。考古学家在上城中发现了巨大的公共设施建筑,包括一座宏伟的神庙。阿姆农·本·托(Amnon Ben-Tor)自1990 年以来一直担任夏琐城的发掘主任,他称这座神庙的“辉煌和宏伟、以及在其中所发现的财宝和各种物品……都是令人印象深刻的。”11此外,仅仅夏琐城的上城区面积已经达到约12公顷,而位于北部的下城区所覆盖的面积更为巨大,约为70公顷!

马里王国的位置
马里王国的位置
Photo: Mboesch,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4.0Tel-hazor-国家公园-礼仪宫
铜器时代晚期的迦南神庙遗迹,公元前13世纪被烧毁,可能是被以色列人烧毁的。

然而,到了铁器时代,以色列人占领了夏琐,摧毁了这座城,并定居在这里,但他们并没有重建下城区。在整个以色列的历史中,以色列人只居住在上城区,而下城区的大部分地区则处于荒废的状态。虽然夏琐城处于重要的战略位置,但以色列人统治下的夏琐城无论规模还是影响力都大大降低了。阿姆农说:“由于下城区被废弃了,所以夏琐城的面积减少了,城内的人口也减少到以前的十分之一,不再是一个王国的首都……”。12这些发现都精确地印证了圣经的记载。正如圣经作者所记的那样,只有在迦南人统治夏琐时,这座城才享有首要地位。


对外贸易

照片:基顿哈雷晚青铜-II-迦南陶器
从夏琐城出土的铜器时代晚期的迦南陶器。

从已出土的文献资料和其他发现中,我们还知道,夏琐城在其鼎盛时期(从公元前1700年到公元前13世纪中叶)13曾与叙利亚(特别是马里市)和埃及等其他王国进行贸易活动。在马里和夏琐中出土的泥板记录了在这两个城市之间贸易的商品——而且包括大量的奢侈品。事实上,在马里出土的约25000 多份文献中,夏琐是唯一被提及的以色列城市。14

此外,在夏琐城还发现了18座埃及皇家雕像的碎片。阿姆农推测说这些是埃及法老赠送的礼物,表明夏琐当时是一个显赫城市。这些雕像出土时已经破碎,而且有被故意损坏的迹象。这极有可能是被以色列人打碎的,因为他们与迦南人激烈争战后摧毁了夏琐城。15 以色列人也按照神的命令打碎了城内的迦南偶像。


结论

显然,旧约的作者强调夏琐在迦南时代的重要性是完全正确的。但如果这段记载是在夏琐城的规模和重要性下降了几百年之后才被虚构的故事,作者就不太可能知道夏琐曾经的宏大规模和重要性。旧约的作者记载准确的历史,因为正如旧约所说,作者记录的时候那些事件才发生不久。夏琐城的记载再次证实了圣经所记载的是准确的历史,因为其来源于目击者的见证。 

  

【扩展阅读】

● 巴别塔的语言

● 岩层记录与挪亚洪水相吻合

● 耶利哥的城墙——考古确认:它们确实倒塌了

● 地狱溪的发现支持圣经

● 人类最早的城市之一——吾珥竟有高超的科技!

● 被天火毁灭的所多玛只是一个传说吗?

● 从挪亚方舟透视“史前人类”的伟大工程

● 死海古卷的碳14定年结果再次证明圣经是真实可靠

● 耶利哥城崩塌是神迹吗?本文给你证据

● 创世记大洪水是平静的吗?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当然,在作者记录那些事件之后,还可能会进行后续的文字修改,例如增加一些编者的评论。

2. Wood, B.G.,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13th century Exodus–conquest theory, JETS 48(3):475–489,2005.

3. 有关写作日期的详细信息,请参见:Keil,C.F. and Delitzsch, F., Biblical Commentary on the Old Testament, Joshua,Introduction, 1857–1878, sacred-texts.com.

4. Na’aman, N., Canaan in the Second Millenium bce, Collected Essays, vol. 2, p. 378,Eisenbrauns, Winona Lake, IN, 2005.

5. Bates, G., Egyptian chronology and the Bible—framing the issues, creation.com/egypt-chronology, 2 Sep 2014.

6. Wood, B.G., David Rohl’s revised Egyptian chronology: a view from Palestine,Bible and Spade, Summer 2001.

7. 阿玛纳书信写于士师记的早期的相关证据,请参阅Waterhouse, S.D., Who are the Habiru of the Amarna Letters? J. Adventist Theological Society 12(1):31–42,2001..

8. Ben-Tor, A., Hazor: Canaanite Metropolis,Israelite City, p. 189, Israel Exploration Society and Biblical Archaeology Society,Jerusalem, Israel, 2016.

9. Yadin, Y., Hazor: The Head of all Those Kingdom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London, p. 8, 1972, quoted in Petrovich,D., The dating of Hazor’s destruction in Joshua 11 via biblical, archaeological, and epigraphical evidence, JETS 51(3):489–512,2008.

10. Goren, Y., Finkelstein, I., and Na’aman,N., Inscribed in Clay—Provenance Study of the Amarna Tablets and Other Ancient Near Eastern Texts, p. 226, Tel Aviv: Sonia and Marco Nadler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Tel Aviv University, 2004.

11. Ben-Tor, A., 上述参考文献8,104页。

12. Ben-Tor, A., 上述参考文献8,143页。

13. Ben-Tor, A., 上述参考文献8,65和117页。

14. Ben-Tor, A., 上述参考文献8,189页。

15. 许多考古学家认为公元前13世纪的夏琐城是由约书亚带领的以色列人毁灭的。然而,对雕像碎片的定年结果表明它们属于士师的时期,也许是在巴拉和底波拉作士师的时候(士师记第4章)。夏琐城前一次毁灭的时期更早,那次毁灭可能与约书亚有关,参见:Petrovich, D., The dating of Hazor’s
destruction in Joshua 11 via biblical,archaeological, and epigraphical evidence,JETS 51(3):489–512, 2008.

    

本文原英文链接见:https://creation.com/trilobite-conga-line.

 
阅读 270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