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大洪水是平静的吗?

23 十 2019

摘自《创世记的解释》:从神学,历史和科学角度解读创世记1-11。2015 1

 

为回应达尔文的导师查理斯· 莱尔(Charles Lyell)的均变论,苏格兰牧师兼动物学家约翰· 弗莱明(John Fleming,1785-1857 年)提出了一个新颖的想法—— 创世记大洪水真实发生过且淹没了全地,但没有留下痕迹,因为洪水是平静的。相信长时论的现代创造论者诺曼· 盖斯勒(生于1932 年)也认同这个观点。2 弗莱明写道:

摩西的简单叙述让我相信:水势的涨落是缓慢的;发起这场洪灾的创造主使用了多种方式让每一对陆地动物得以存留;洪水的来势也并不凶猛,既没有掀翻土地和其上的植被,也没有使土地不利于葡萄树的培植。有了这样的确信后,我预计不会看到这场洪灾在大自然中留下的痕迹。看到现在的地表上没有这场洪水的痕迹,我感到我越发敬重启示的权威性了。”3

神学问题

使徒彼得承认全球性洪水是一个历史事件,而且他进一步警告那些“ 好讥诮的人” 他们“ 故意忘记…… 当时的世界被水淹没就消灭了。”(彼得后书3:3-6)

这说明这场大洪水必定留下了一些无可争议的证据。否则,为什么那些好讥诮的人因为“ 故意忘记”而被定罪?如果一场平静洪水没有留下痕迹,他们肯定会以此作为无视这场洪灾的借口。

从科学层面上讲,平静洪水的观点跟平静的爆炸一样荒唐。一立方米的水重达一吨。《创造》杂志的文章反复说明洪水吞没大地时形成的大量的沉积物,以及洪水退去时给大地造成了极大的侵蚀和破坏。4

事实上,要让创世记洪水平静地发生需要一个伟大的奇迹,圣经对此也没有丝毫提及。相反,圣经表明上帝在这场大洪水中使用了很多自然方法。比如,上帝命令挪亚建造方舟,而不是使他们浮在空中,或者重新创造动物。对于洪水本身,上帝提到已经存在的水源。我们也看到,上帝使用自然方法让洪水消退,而挪亚也用自然方法来决定什么时候能安全地离开方舟。

地球被完全淹没?

上文足以表明洪水在上涨期和消退期都不可能是平静的。但是当洪水完全覆盖大地时,会不会存在一个平静期呢?

绝对不可能!单单是地球自转就会在被洪水淹没的大洲上产生大范围的洋流循环,称为涡旋。潮汐作用也会产生水流。

计算结果表明,这些涡旋的流动速度达到40-80 米/ 秒(90-180英里/ 小时),影响的区域直径超过2500 公里。5 由于水流速度超过30 米/ 秒,在相对较浅的区域会出现一种破坏力极大的气穴现象。6这种情况下会形成微小的水泡,正如在轮船和鱼雷螺旋桨所产生的现象一般。这些水泡会以超音速爆炸,产生的温度高达15,000 开(大约15,000 摄氏度,约合华氏27,000 度),这比太阳表面的温度还要高2.5 倍。7,8

今天,在格兰峡谷水坝危险的高水位证实了气穴现象的破坏力。从泄洪通道一次猛烈排洪后,气穴现象冲掉了“ 混凝土块和部分钢筋,最令人不安的是,还磨掉了看上去像是砂岩的几块东西,而且它们位于河床上方”。9,10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加利福尼亚州,暴雨引发奥罗维尔湖泛滥。奥罗维尔大坝的泄洪道被侵蚀得非常严重,混凝土和坚硬岩石都被破坏掉了。11 如我们所料,当谈及地球被洪水覆盖所产生的涡旋时,研究人员表示:

这种洋流结合气穴现象,会侵蚀大量岩石,同时也会把所产生的沉积物运走,并在短时间内散布到大片区域。这不仅可以满足圣经中描述的有限的洪水时间,同时从一般意义上解释了众多古生代和中生代沉积构造的大陆尺度,也为在这些岩层中留下的巨大水能的痕迹提供了成因。”5

挪亚和方舟是安全的

尽管大洪水对地球造成了巨大的破坏,但是方舟的设计保护了里面的人和动物。深水区不会出现毁灭性的高速涡旋。总的来说,洪水很深——如果把地球所有的山脉推平,海洋底部抬升,使地表变得完全平整,那么覆盖整个地表的洪水仍深达3 公里。所以方舟很可能浮在深水区,避开了涡旋和海啸的破坏。今天海啸在深海的速度一般可以达到大约700 公里/ 小时,但它的来去很难被船只察觉。当海啸接近浅海时,其速度就减缓下来,水越涨越高,涌上海岸。12

“安全因素” 可能也是创世记洪水叙述的核心思想的一个层面。“ 神记念挪亚”(创世记8:1)。这并不意味着神可能之前忘记了,现在又想起来了。相反,上帝“ 记念” 挪亚是一个希伯来成语,意思是上帝再次为他行事。阿诺德· 富鲁治腾鲍姆(Arnold Fruchtenbaum)是一位相信弥赛亚的犹太评论家,从圣经找出了其他一些例子:

“在创世记19:29,上帝记念亚伯拉罕,挽救了罗得;在出埃及记2:24,上帝记念他与以色列先祖的圣约,拯救了以色列;在耶利米书2:2,上帝记念以色列,复兴了以色列;在耶利米书31:20,上帝记念以法莲,向他施慈爱;在路加福音1:54-55,上帝记念以色列,把弥赛亚赐给他们。另外,在创世记中,这里的意思上帝记念一道圣约;尽管此时这约还没有立定。(在创世记第六章上帝说过祂与挪亚立约。)而且,在创世记7:12,上帝记念大雨只会持续40 天(7:4)。所有这些用法都符合‘ 记念’ 这个词的含义。”13

所以对全球大洪水的传统理解更符合圣经的教导,更有科学道理。把非圣经的东西添加进来以迎合均变论是不必要的,也是不科学的。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参见 creation.com/s/10-2-606.

[2] Johnson, J.J.S., Biblical devastation in the wake of a ‘tranquil flood’, Acts & Facts 40(9): 8–10, 2011; icr.org.

[3] Fleming, John, The Geological Deluge,as Interpreted by Baron Cuvier and Professor Buckland, Inconsistent with the Testimony of Moses and the Phenomen of Nature, Edinburgh Philosophical Journal 14(28):205–239, April 1826; quote pp. 213–214.

[4] 概括可见 Walker, T., A biblical geologic model, 3rd ICC, pp. 581–592, 1994; biblicalgeology.net.

[5] Barnette, D.W. and Baumgardner, J.R.,Patterns of ocean circulation over the continents during Noah’s Flood, 3rd ICC, pp.77–86, 1994.

[6] Holroyd, E.W., Cavitation processes during catastrophic floods, 2nd ICC 2:101–113, 1991.

[7] Flannigan, D.J., and Suslick, K.S.,Plasma formation and temperature measurement during single-bubble cavitation, Nature 434(7029):52–55, 3 March 2005.

[8] Lohse, D., Cavitation hots up, Nature 434(7029):33–34, 2005.

[9] Hannon, S., The 1983 Flood at Glen Canyon,Glen Canyon Institute, glencanyon.org, accessed 17 October 2007.

[10] Catchpoole, D., Beware the bubble’s burst:Increased knowledge about cavitation highlights the destructive power of fastflowing water, Creation 31(2):50–51, 2009; creation.com/bubble.

[11] Walker, T., Massive erosion on California’s Oroville Dam: Spillway canyon demonstrates power of flowing water,creation.com/oroville, 23 March 2017.

[12] Tsunami Facts and Information, Australian Bureau of Meteorology, bom.gov.au/tsunami/info, accessed 1 July 2016.

[13] Fruchtenbaum, A.G., The Book of Genesis, p.175, 2009; emphasis in origi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