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2 4月 2022 05:45

重新认识鸽子:聪明的鸟儿胜过书呆子狒狒

本文摘自《创造》杂志中文版第40卷第4期     原文章名:Creation astronomy from a rocket scientist

科学家惊讶地发现,从多个方面来看,鸽子的智商堪比灵长类。

国际顶级期刊《美国科学院院报》(PNAS)发表了一篇论文,声称鸽子比人们想象中的要聪明得多1

该文章的作者之一是新西兰奥塔哥大学的麦克·柯蓝珀(M. Colombo)教授,他若有所思地说:“我们可能有必要好好反思是否还能把‘鸟脑瓜’(bird brain,意思是‘傻瓜’)当贬义词用”。2

首先,我们介绍一些背景信息。

该项研究是为了解答进化之谜“人为何能够阅读”而开展的一系列尝试中的最新研究。阅读涉及字形加工的能力,即能够在视觉上构建、记忆并回想字词,比如书空能力。进化论者的问题在于不存在充足的时间让人类大脑进化一个用于流利阅读的专区,即视觉字形处理区:

狒狒不仅是死记硬背的视觉模式

“视觉字形处理区的存在很难解释为何文字的发明出现在仅仅5400 年前左右,且是在人类历史的近代才得到广泛应用。按此,人类的大脑不可能进化出阅读专区。没有进化的时间,我们如何解释视觉字形处理区?”1

为了尝试解释这一问题,进化论者提出了一个观点,即视觉字形处理区一定已在所谓的非人类灵长目动物祖先身上形成,使它们具有视觉字形加工能力,但其目的仅与它们的草原/丛林生活方式相关。换言之,“一种新理论认为,字形加工是神经元回收再加工的产物,其中的视觉电路进化为能对所看见的物体进行编码,现在又增加了对字词进行编码的能力。”1

因此,当研究人员发现,通过向狒狒展示四个字母的字符,可以训练它们将真正的(英文)单词区别开来,这一发现让进化论者激动不已。3、4为了检验动物不是通过单纯的记忆来进行识,研究人员加入了狒狒以前从未见过的新词和非单词字母组合。在进一步的检验过程中,研究人员监测了狒狒在字母被调换时的表现(比如,DONE 变为 DNOE),这些表现被认为是“字形加工的特点”。4 狒狒正确地识别出新的字符串并不是单词,且正确率远不是碰巧能够解释的,这表明,狒狒不只是死记硬背所看见的图形。

狒狒能够识别单词成了一个重大发现,因为“以前认为这是人类独有的能力,据称,视觉字形处理区对于此能力至关重要。”1


关注重点从狒狒转向鸟

前面提到的柯蓝珀教授、他在奥塔哥大学的同事德敏·斯卡夫(Damien Scarf)博士以及他们在德国波鸿鲁尔大学的合作者对狒狒的字形加工能力产生了强烈兴趣,他们想知道,这是不是灵长目动物独有的能力。他们在论文前言中指出,用于解释视觉字形处理区存在的神经元循环假说是基于我们的大脑和视觉系统来构想的。但是,“我们并不清楚灵长目的大脑是不是字形加工能力的前提条件。”1

研究人员设置了触摸屏,以便如果鸽子啄正确的答案,他们就会收到小麦籽粒。

因此,为了深入探索,研究人员着手评估鸽子的字形加工能力,鸽子的大脑结构和视觉系统与人类和狒狒差别很大。

在针对狒狒的实验中,采用的是食物奖励方式,现在,研究人员更改了此方案,改为使用一个触摸屏,以便鸽子在啄出正确答案后得到麦粒。让研究人员非常惊讶的是,鸽子区分单词和非单词的能力竟然与狒狒不相上下。在关键参数方面,狒狒与鸽子的数据集之间不分伯仲。

对此,研究人员是这样描述的:“令人惊奇的是,我们发现,在Grainger等人的实验中,狒狒表现出的所有字形加工特点,鸽子都有。”1

而且,鸽子成绩中的一项指标“实际上比狒狒更接近于有读写能力的人。”1


数字实验得出相同结果

对于德敏·斯卡夫来说,鸽子具有堪比猴子的智商并不新鲜,他早在几年前就发文提到数字方面的现象,即按数字对一组物体进行排列。5、6 斯卡夫在文中写道:“我们的发现与越来越多的证据共同表明,鸽子是具有惊人智力的鸟类之一,过去用‘鸟脑瓜’贬低人的说法显然错了。”7


识别美术作品

“ [鸽子]注意到了两位艺术家[莫奈和毕加索]之间的细微差别,我认为我做不到。”

——奥塔哥大学Damien Scarf博士

随后,斯卡夫博士又观察到鸽子在美术方面同样具有鉴别力,能够识别不同艺术家的绘画作品,比如,区分毕加索和莫奈。只要鸽子熟悉一名艺术家的风格,它们就能够在从未见过的作品中辨别出该艺术家的作品。斯卡夫对此解释说:“它们能够区分毕加索和莫奈的作品,还能够辨别出它们以前从未见过的毕加索和莫奈的作品。这表明,它们能够发现这两位艺术家在风格上的细微差别,这点恐怕我都做不到。” 8(有见识的艺术爱好者可能不同意斯卡夫博士对两者之间区别甚微的看法,但此处我们不作讨论……)

其他研究人员以前也在文章中提到过此类情况,甚至通过进一步观测,发现鸽子可在更大的范围内区分印象派画家与其他流派的作品。9 换言之,鸽子可以归纳“从莫奈到塞尚和雷诺阿(全是印象派画家)的各种画作,或者从毕加索到勃拉克和马蒂斯的画作。”10


时空概念

此外,最近一项研究还表明,鸽子能够掌握空间和时间的抽象概念。11一般认为,人类是通过大脑皮质区域掌握时空概念的。但是,鸟类的大脑并没有皮质,它们的大脑无论是绝对值还是比例上都比人脑小很多,而这正是科学家普遍认为鸟类要比灵长目动物低等的原因之一。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鸽子的大脑能力被严重低估。这将迫使科学界对鸽子的看法产生巨大且广泛的转变。该项时空研究的参与者,爱荷华大学的艾德·魏瑟曼(Edward Wasserman) 说:“这些鸟类的神经系统的能力远高于‘鸟脑瓜’这个贬义称谓表达的含义。事实上,鸟类的认知能力现在看来是更接近于人类和非人类灵长目动物。”12


意料之外——但本不应该

虽然有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鸟类的大脑能力可与灵长目动物相媲美,为何这些研究结果还是会被贴上“出人意外”的标签?2这实际上是受世俗科学界的进化论世界观框架影响,正如参与鸽子识字研究的波鸿鲁尔大学行为神经科学教授奥纳·甘特克(Onur Güntürkün)所说:“鸽子与人类的进化相差3亿年,具有完全不同的脑结构,因此它们拥有字形加工的能力实在令人惊奇。” 1

是的,“令人惊奇”是因为进化框架的假设,进化论认为在各种“智力”指标方面最接近人类的应该是“我们最近的亲戚”——非人类灵长目动物,而不是进化史相隔“3亿年”的鸟类。但是,进化论的
圈子通过迄今为止已达数十年来13 对鸟类智慧的持续观察,证明了这种进化框架是一种谬论。

另外,虽然鸽子和狒狒的识字能力可能令人惊讶,但它们与我们之间仍存在巨大的鸿沟。它们最多能够识别 308 个包含 4 个字母的单词,恐怕无法达到阅读经典名著的水平。1、14


按照上帝的形象造人

动物与人类的心智能力存在巨大差异,这充实了圣经真理的证据,即人不只是另一种动物,而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创造的,是神所造万物的头(创世记1:26-28)。这就完美解释了为何发明了触摸屏和实验工具的是人类,而不是动物,是人类研究动物、撰写论文,而不是动物研究人类。研究论文适合人阅读,而不是鸟或狒狒。因此,鸽子识字的研究论文开篇这句话真是莫大的讽刺:“表面上看,人类大脑似乎是朝着阅读能力进化的”。1

错!人类大脑原本就是这样设计的,比如说,我们可以专心致志地在公开场所和私下阅读圣经(马太福音19:4 ; 21:42 ;提摩太前书4:13 ;启示录1:3),这有助于我们形成正确的思维方式(提摩太后书3:16)。我们以此与斯卡夫博士及其同事的思维方式做个比较,他们通过对鸽子的研究得出飞跃式进化的结果:“鸟类是用于研究语言来源的理想模型。”1研究人员还写道:“鸽子具有归纳能力,是用来研究人类早期阶段学习词汇的理想动物模型。”1

那么,我们就指望通过鸽子来了解人类是如何学习词汇的吗?!考虑到进化理念在许多领域对教育的不幸影响,我们难免会问,年轻一代还会被灌输哪些更古怪的想法?    

  

【扩展阅读】

● ‘猿人’的说法原来如此

● 解剖学教授称:“女猿人”塑像误导公众

● 更多证据表明南猿是一种灭绝的猿

● 幼年版露西

● 露西失宠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Scarf, D., Boy, K., Uber Reinert, A., Devine, J., Güntürkün, O., and Colombo, M., Orthographic processing in pigeons (Columba livia), PNAS 113(40):11272–11276, 2016 | doi:10.1073/pnas.1607870113.

2. Pigeons have quite a way with words: Otago research, otago.ac.nz, 19 September 2016.

3. Grainger, J., Dufau, S., Montant, M., Ziegler, J., and Fagot J., Orthographic processing in baboons (Papio papio),
Science 336(6078):245–248, 2012 | doi:10.1126/science.1218152.

4. Ziegler, J.C. et al., Transposed-letter effects reveal orthographic processing in baboons, Psychol. Sci.

5. Scarf, D., Hayne, H., and Colombo, M., Pigeons on par with primates in numerical competence, Science 334(6063):1664, 23 December 2011 | doi:10.1126/science.1213357.

6. Number-savvy pigeons match monkeys, Creation 34(3):9, 2011; creation.com/number-savvy-pigeons.

7. Pigeons no bird brains when it comes to number sense: Otago research, otago.ac.nz, 23 December 2011.

8. Pigeons smarter than we thought, ABC Science Show, presented by Robyn Williams, broadcast 28 January 2017,
transcript at abc.net.au.

9. Warner, J., Pecking birds can pick a Picasso, newscientist.com, 6 May1995.

10. Watanabe, S., Sakamoto, J., and Wakita, M., Pigeons’ discrimination of paintings by Monet and Picasso, J. Exp. Anal. Behav. 63(2):165–74, 1995 | doi:10.1901/jeab.1995.63-165.

11. De Corte, B., Navarro, V., and Wasserman, E., Non-cortical magnitude coding of space and time by pigeons, Current Biology 27(23):R1264–R1265, 4 December 2017 | doi:dx.doi.org/10.1016/j.cub.2017.10.029.

12. Weisberger, M., Brainy birds: Pigeons can understand distance and time, livescience.com, 4 December 2017.

13. See, e.g., Wieland, C., Bird-brain matches chimps (and neither makes it to grade school), Creation 19(1):47, 1996; creation.com/alex.

14. Taylor, M., Is it pigeon English?, odt.co.nz, 20 September 2016.

     

本文原英文链接见:https://creation.com/pigeon-revision.

阅读 345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