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5 11月 2021 04:14

红地毯:澳洲红狐案例有助于理解创世记大洪水后的生物迁徙

本文摘自《创造》杂志中文版第40卷第3期

红狐(Vulpes Vulpes)长着两只大耳朵和毛茸茸的尾巴,是狐狸中最常见的、分布最广的一种。

它也是全球分布最广的犬类动物,栖息地横跨北半球,也遍布澳大利亚。它的适应能力非常强,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它都能轻松适应,繁衍后代。

在1845-1871年间,欧洲人为了狩猎娱乐,把红狐引入了澳洲的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有趣的是,红狐接下来对澳洲的迅速“殖民”和欧洲兔子的引入并扩散密切相关1,两种外来物种的入侵几乎发生在同一时期,兔子被称为“灰地毯”。2

这是因为兔子是狐狸最喜欢的一种猎物。虽然狐狸是杂食动物,除了吃活的猎物和腐肉以外,还吃草、水果和浆果,但是澳洲丰富的野兔子可以占到狐狸饮食的三分之一。

 

澳大利亚的赤狐提供了一个有据可查的例子,显示了动物在地理上的传播速度。

一个很好的研究案例

澳洲红狐提供了一个绝佳研究案例,说明动物的地理分布速度有多快。其实,在不到100年的时间,它已经覆盖了澳大利亚76%的地区,接近580万平方公里(220平方英里),它们至今仍然在这片土地繁衍生息。只有澳大利亚北部的热带地区没有红狐,因为它们难以适应那里的气候。据估计,澳大利亚目前有700~4000万只红狐狸。1、3

红狐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占领这么大的地理范围,实在难以置信。它的繁殖能力在动物界并不突出。雌性一般在出生9个月后达到性成熟,每年只繁殖1次,一窝最多生11只幼崽,但平均每次只有4~5只。这个数量比起欧洲兔子要少得多,欧洲兔子和红狐一样,在澳大利亚也被宣布为有害的入侵物种(见方框)。雌兔长到三到四个月龄就能生崽,一些地区的兔子,每胎能生到7只,一年能生7次!4


迁徙是怎么发生的

因此,在引进狐狸的最初100年内,狐狸种群至少在悉尼和珀斯之间传播了4,000公里(2,500英里)。

当然,第一批被带入澳洲的狐狸并没有穿越整个澳大利亚,这也不是一只狐狸能做到的,而是经过许多代不断繁殖、逐渐扩散的结果。创世记大洪水之后,动物下了方舟,也是以同样的方式扩散开来(创世记第8章)。源自“犬类”的狐狸一直在北半球繁衍生息。5

但是狐狸是怎么跨洋过海,从亚洲迁徙到北美洲的呢?动物如何迁徙到世界各地,圣经创造论者提出了几种可能的解释,比如说,乘漂浮的植物(浮垫)6、走陆桥或跟人的船只一起过海。澳洲红狐明显就是通过第三种方式。

对红狐来说,冰河时期的影响最大。冰河时期发生在创世记大洪水之后7,在这一时期,海洋中数百万立方千米的水被运往大陆,形成了覆盖大陆的巨大冰层。这就使一些浅海地区暴露在水面以上,形成陆桥,目前被水淹没的白令海峡就曾是一例陆桥,这也为狐狸进入北美洲提供了一条可能的路线。进化论者也认为红狐是通过这种方式进入北美的,但是他们认为,有许多个冰河时期,狐狸的迁徙发生在其中一个冰河时期,他们否认了证据充足的由全球洪水引起的唯一一个冰河时期。8

Arterra Picture Library / Alamy Stock Photo
澳洲红狐

红狐是在澳大利亚东部被引进的,1911-1912年,它们的身影首次在澳大利亚西部被发现。1934年,红狐的分布已经达到了目前的水平。9因此,在100年里,红狐已在悉尼和珀斯之间传播了至少4000公里(2500英里)。亚拉腊山和白令海峡之间的距离超过12000公里(7500英里)。但据估计,洪水之后的冰河时期至少持续了500年。因此,根据红狐在澳大利亚的表现,它完全可以在冰层融化无法通行之前轻松穿过白令海峡,进入北美洲。


回应对圣经的质疑

质疑圣经的人往往会说,动物下了挪亚方舟之后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遍布全球。然而,红狐的例子说明,动物远距离迁徙、适应新的生态环境并不需要几百、几千万年的时间。每一次的检验都再次说明圣经记载的历史真实可信。

   

入侵物种

红狐狸虽然在很多人看来,红狐是只漂亮的小动物,但它已被列为澳大利亚有史以来最具破坏性的外来物种之一。人们认为它是导致不下20种澳大利亚本地物种灭绝的罪魁祸首。红狐对澳大利亚的农业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它会伤害羊羔和家禽,每年造成数亿美元的损失。精明的狐狸也会超需求捕杀,将食物储藏,在受伤、不能捕猎的时候,也不饿肚子。除了人类以外,它几乎没有其它天敌,人类频繁的捕杀也没有对它们的数量造成长期影响。 

 


 

【扩展阅读】

● 一支羽毛便能驳倒进化?

● 飞行:不可简化的复杂性

● 关于羽毛的异想天开——所谓的“原始羽毛”在仔细研究之下原形毕露

● 鸟类进化论的破灭

● 蜂鸟:受造界的小明星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McLeod, R., Counting the Cost: Impact of Invasive Animals in Australia 2004, p. 19, Cooperative Research Centre for Pest Animal Control, Canberra, 2004.

2. Wieland, C., The grey blanket:What the story of Australia’s amazing rabbit plague teaches us about the Genesis Flood, Creation 25(4):45–47, 2003; creation.com/blanket.

3. 数字源自与奥兰局农业研究所(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第一工业部)的通信。由于荒野人口稀少,因此狐狸密度的估算并不准确,具体总数难以确定。

4. Davies, E., One animal has more babies than any other, bbc.co.uk/earth, 4 March 2016.

5. 许多主要创造论者都认为狐狸(Vulpes属)很可能与狗、狼、郊狼等都属于同一个被造的类——“犬类”。文献中至少有一例狐狸和郊狼的交配。

6. Statham, D., Natural rafts carried animals around the globe. Creation 33(2):54–55, 2011; creation.com/animals-on-rafts.

7. 在以下链接阅览更多关于冰河时期和猛犸象问答:creation.com/ice-age.

8. Aubry, K.B. et al., Phylogeography of the North American red fox: vicariance in Pleistocene forest refugia, Molecular Ecology 18, 2668–2686, 2009 | doi:10.1111/j.1365-294X.2009.04222.x. ‘Vicariance’ means splitting a population into discontinuous groups by a geographical barrier.

9. King, D.R., Smith, L.A., The distribution of the European Red Fox (Vulpes vulpes) in Western Australia, Records of the Western Australian Museum, 12(2):197–205, 1985.

     

本文原英文链接见:https://creation.com/the-red-blanket.

 


阅读 27 次数

© 2021 www.chuangzaol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