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8 6月 2021 05:15

澄江化石群——掷向达尔文主义的机弦甩石 精选

云南省昆明市东南,距离昆明56公里的澄江县帽天山,存在着一个特别的地质层。

在这里发现了震惊全世界的「澄江生物化石群」,帽天山化石带,它呈带状蜿蜒分布,长约20公里,宽约4.5公里,埋藏深度在50米以上。

 

1995年5月25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了一篇报导:《澄江化石生物群研究成果瞩目》,文中指出,「寒武纪生命大爆炸」是全球生命演化史上突发性重大事件,对其进行深入研究,可能动摇传统的进化论。

澄江化石群的年代比1909年在加拿大伯基思页岩中发现的海洋动物化石群更早,可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动物化石。不止种类繁多,而且保存还特别完好。除了动物的肢体、触毛等微细分枝清楚可见之外,软组织的标本如水母类,连口部、肠脏、神经、水管等都保存了下来。这着实让全球各地的古生物学家们连连称奇。

之所以称为“生命大爆炸”,是因为根据几百年来流行的达尔文进化论学说,生物应经过长期而缓慢的演变,累积极微小的变异,再加上自然环境的选择,才能由一个生物“种”逐渐进化成多个,然后产生新的“属”、新的 “科”,最后才出现新的“门”。

然而,澄江化石群所呈现的事实,却与此理论猜想格格不入。

国际学者用最新方法鉴定地质学上寒武纪与“前寒武纪”的界线,并且确认在寒武纪之前,地球上还没有任何复杂的动物出现。但是到了寒武纪的初叶,突然在澄江帽天山的黄色石层中,出现了许多类不同体型的动物化石。从海绵、水母、触手类、虫类、天鹅绒虫、腕足类、各种节肢类,到最高的脊索或半脊索动物(云南虫),另外还包括了很多现今已经灭绝、形状“古怪”的动物,共有35门至38门。这些大量而多种的动物仿佛是在一夜之间突然横空出世,并且找不到任何渐进进化的迹象。

达尔文进化论者非但不能解释这突发性的现象,更不能解释为什么这些不同“动物门”一次同时出现后,又有减无增。我们知道,世界上的物种正在不断减少,甚至绝种,有的只能放在动物园、植物园里保护起来,以免绝种。可见达尔文主义的理论假说与科学事实(证据)恰恰相反。

面对铁证般的加拿大洛矶山、澳大利亚弗林斯德山和中国澄江帽天山,无论进化论者如何绞尽脑汁、费尽心机进行解释(解释永远是解释,证据永远是证据),化石的见证对进化论是一个绝对致命的打击,也将彻底地粉碎出现在许多教科书中之人造的、一厢情愿假想的、地地道道的伪科学作品。

Philip Johnson 说,

“达尔文最畏惧的,不是宗教人士,而是化石专家。”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教授詹腓力(Phillip Johnson)在《审判达尔文》(Darwin on Trial)中做了这样的总结:

“化石向我们展示的都是突然出现的有机体,没有逐步进化的任何迹象……这些有机体一旦出现,基本上就不再变了,哪怕过了几百万年,不管气候环境如何变化。如果达尔文的理论成立,这些条件本应该引起物种的巨大变化。”

但是,很遗憾地,基本上这些发现是科学界尽量避免讨论的题目,尤其在达尔文主义者中间。你唯一可以在顾特(Stephen Jay Gould )一九八九年出版的《奇妙的生命》(Wonderful Life)一书看到。他在书中指出,像「寒武纪大爆炸」这类事情,是古生物地质学家的「专业秘密」,也是「谜中之谜」。科学家们心里有默契不谈此事。

在过去一百年左右,达尔文主义已成为生物学家公认的表率,在西方被视为主流的世界观。任何人反对,都会被群起攻之。就是被顾特(Gould)誉为「十九世纪美国最伟大、最具影响力的生物学家」,哈佛的大学教授 Louis Agrassiz,因为公开批评达尔文的学说,使他「如日中天」的声誉骤降。柏克莱教授 Richard Goldschmidt 也曾说:「我不但被视作疯狂,而且几乎成了罪犯。」

 

达尔文主义的迟暮

真叫人难以置信!科学家本是真理的追求者,难道他们害怕真理?

钱锟博士说:

“其实对许多人来说,达尔文主义已不再是科学探索了。他们已把它当成一个信念,失去了客观性。虽然他们不自觉,也不承认。但这信念已根深蒂固,是他们行事为人及研究的基础。要推翻它将会遇上巨大的阻力。许多科学家穷一生的研究,都是建立在进化论上。他们再看不到别的。当反对的动力从不同领域同时增强时,达尔文主义只有如柏林围墙般倾坍。也许在我们有生之年能看到这一天。”

好消息是,国内已经开始有符合圣经创造论的科学课本中文版  

 

【扩展阅读】

● 寒武纪生物大爆发:化石指向创造,而非进化

● 鲸进化的谎言

● 西伯利亚冰封的幼狮干尸

● 请听化石的证词:进化从来没有发生过

● 神风特工鱼龙(多层化石)——“年老地球”派的一次惨败

 

阅读 3008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