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02 12月 2020 06:27

你知道几千年前的那场全球大洪水吗?

2020年 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

全球的新冠疫情还在肆虐。不料进入六月,我国南方普降暴雨,降雨范围广、雨量大、多地降雨量破历史纪录。一场又一场的暴雨引发了持续的汛情,很多地方已经被洪水围城。
暴雨汛情
这年的汛情,远比往年来得更猛烈和严重。

暴雨汛情

局部地区的洪水在世界各地几乎每年都会发生,但圣经记载了在几千年前发生了一场淹没全球的大洪水——挪亚洪水。很多人认为全球性的洪水并没有发生过,挪亚洪水只是一个传说或神话。那么,在基督徒口中言之凿凿的挪亚洪水是否真的发生过,它在地层留下可供我们观察研究的证据吗?

 

挪亚洪水留下大量深厚的沉积岩层

其实,挪亚洪水在全球留下的痕迹还真的不少。下面试举几例:

首先,地质学家都发现,全球75%的大陆被厚厚的沉积岩所覆盖。参看下图:

沉积岩覆盖面
沉积岩覆盖面

沉积岩的平均厚度达到1.5千米!如何才能形成这种厚度的沉积岩层呢?只有一场覆盖全球的大洪水才能形成这种厚度的岩层。我们不妨去各地看看这种沉积岩。

我们先到美国大峡谷,它是一个举世闻名的自然奇观,位于美国亚利桑那州境内的科罗拉多高原上,由于科罗拉多河穿流其中,故也叫做科罗拉多大峡谷,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为受保护的天然遗产之一。

科罗拉多大峡谷
科罗拉多大峡谷

是什么样的洪水才能形成这个总面积达2724平方千米,平均厚度超过1500米的大峡谷呢?除非过去发生过一场掩盖全球的大洪水,才能形成这种厚度和范围的沉积岩!

这种景观是美国独有的吗?并不是。

这是澳大利亚蓝色山脉(又称三姊妹山),它位于悉尼以西约65千米处,是澳大利亚东南部的新南威尔士州一处旅游胜地。

蓝色山脉
蓝色山脉

从图上我们看到,近处的山体都是由厚厚的沉积岩组成,远处的山脉也非常平整,完全指向一场大洪水快速沉积所留下的痕迹。

中国境内有这样的景观吗?有,在湖南张家界也有类似的沉积岩。

张家界武陵源
张家界武陵源

同样,我们看到近一千米厚的沉积岩,分布在面积达369平方千米的地区。

其实世界各地类似的沉积岩还有很多。

海上沉积岩——定海神针

海上沉积岩——定海神针

通过上面的例子,我们看到地球表面存在大量的和广阔的沉积岩层,岩层之间没有漫长时间带来侵蚀、土壤和植物根系等痕迹,表明这些岩层都是在短时间内快速沉积形成的!

唯有一场全球大洪水才能形成这样的沉积岩。当时,灭世洪水把沙石泥土和其它物质在短时间内冲上陆地,一层接一层地沉积下来,最初柔软疏松的沙土在几千年后变成了坚硬的岩层。

 

挪亚洪水留下许多形态各异的化石墓群

其实,不仅是上面我们看到的沉积岩,而且岩层里面大量的生物化石也在向我们诉说着过去那场惊世洪水。从地质学家在世界各地挖掘出来的化石墓群就可见一斑。

化石墓群

化石墓群

大量动植物遗骸化石凌乱堆积在一起。最令人称奇的下面这类型的化石,哺乳动物和鱼类化石竟然混在一起。

哺乳动物与鱼类混杂的化石

哺乳动物与鱼类混杂的化石

我们知道,哺乳动物和鱼类的生活栖息地是没有交集的。如果它们自然死亡,其化石是不可能堆在一起的。除非有一场大洪水,把大量动植物,包括栖息地完全不同的动物冲走,然后在某个地方沉积下来混在一起,最后变成化石,才会出现上图的情形。

其实,在已经出土的化石中比例最大的是贝类这样的海洋动物化石。

贝类化石聚集群
贝类化石聚集群

你是否好奇,原来在海洋生活的贝类,其化石怎么会大量出现在陆地的岩层中呢?难道它们长腿了,自己逃出海洋,然后客死异乡吗?当然不是。贝类化石大规模聚集性地出现在陆地岩层,说明过去一定发生一场特大的全球性洪水。当时剧烈的地质运动掀起巨量海水,将海中大量的贝类等海洋动物冲到陆地,之后它们连同沙土一起沉积下来,最终变成坚硬的沉积层和化石群。

可能有人会说,动物死亡后,它的遗骸很容易形成化石吧。在他们脑海中化石形成是这样子的(动物遗骸逐渐被沉积物掩盖,并缓慢石化):

化石的错误形成过程

                                             化石的错误形成过程

但是真实情况是:动物在水里死亡后会浮起来,腐烂,被其他鱼类吃掉,不可能形成化石。 

化石的真实形成过程

                                             化石的真实形成过程

事实上要形成化石,动植物必须快速被掩埋,才能不被其它动物发现并吃掉,深埋的环境也可以隔绝氧气,让动植物减缓腐烂的速度,并加快矿物质进入动植物遗骸的速度,只有这样才可能形成化石。挪亚洪水期间正好提供这样的条件。

鱼形成化石

                                                 鱼形成化石

 

所有证据都指向全球洪灾论,否定年老地球论

有人可能会问,一般的洪水和海啸能形成这样的沉积层吗?奈乐博士曾经给出过这样的评论:

“对全球河流长达五十多年的监测显示,其产生的沉积物不足以形成我们所看到的巨大区域性化石岩床。现今有诸多期刊文章探讨大洪水所能带来的泥沙淤积量。他们所报道的沉积物只有几厘米厚,且只能覆盖了当地区域。但是哪怕要得到一个小型动物化石,都需要有足以覆盖大面积区域,且厚达数米的沉积物。”1 (若要详细了解奈乐博士的评论,请参阅文末的链接)

也就是说,一般的洪水和海啸是根本不可能形成像美国大峡谷那种深厚的沉积层。

一般洪水与海啸后只留下非常浅薄的沉积物
一般洪水与海啸后只留下非常浅薄的沉积物

从全球广泛分布的、厚厚的沉积岩,以及岩层中大量的动植物化石(包括陆地哺乳动物与鱼类混合在一起的化石和海洋贝类化石群)都说明在过去地球上曾经发生过一场全球性的大洪水,也正是这场圣经中清清楚楚记载下来的灾难,才塑造出今天地球陆地表面大部分的地貌和化石分布的情况,同时也印证了圣经的记载与真实的地球历史是吻合的。更重要的是,地球表面绝大部分的沉积层和化石都是在挪亚洪水那一年快速形成的,并非亿万年缓慢沉积的结果,那进化论所必需的“漫长的进化时间”就根本不存在了! 

挪亚洪水的最佳证据视频: 

 

【扩展阅读】

追洪人

大洪水的最佳证据

山谷和峡谷在挪亚洪水期间的形成

大陆边缘于洪水后期迅速形成

讲座:全球大洪水、地质学和地球的年龄

● 讲座:挪亚大洪水

 


阅读 1206 次数

© 2021 www.chuangzaol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