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伉俪

09 一 2020

持创造论的一对科学家夫妇

——约耳·泰 采访满志军和周晓勤

 

他们不仅有极高的学术资质,还在各自所属的世界顶尖级研究机构带领其他科研团队。这些机构隶属美国印第安纳州一些知名制药和医疗器械公司。

满志军和周晓勤都是相信圣经的基督徒,他们自2014年就开始热心传福音、植堂,尤其是针对华裔留学生和科研青年。尽管生活忙碌,但他们还是成功地教养了三个目前都在读大学的孩子。

满志军和周晓勤都在中国长大,后来去了美国攻读硕士。他们虽然在公立教育体系中被灌输了进化论,但现在却是坚定的圣经创造论者。

质疑进化论

满志军说:“我在读研时开始质疑进化论。尤其让我疑惑不解的是不存在毫无异议的过渡化石这一问题。

他在攻读硕士学位时学过进化生物学。他说这让他受益,因为:“这打开了我的眼界,我发现,先前在中国读书时 接受的进化论并不是事实。现在,我认为从科学的角度讲,进化论是未经证实的假说。

满志军在 1991 年信主以后攻读了生物化学博士学位。回想起他学到的生命三大砖块(DNA、蛋白质和多糖)时,他说:

我意识到,这些高分子(由很多较小的相同结构 单元组成的分子)不可能是同时进化产生,又聚合成 能自我复制的有机体。为此我阅读了很多关于生化进化论的书籍,还参加了很多创造论研讨会。

他看到DNA、蛋白质和多糖背后的设计就顺理成章地相信了创造论。

同样,周晓勤从小也从未接触过其他可能,只接受过进化论的教导,并一直以来相信进化论,尽管她从来不觉得进化论有多高的可信度。她说道:“如果愿意持开放的态度,真理必会昭彰。

周晓勤获得博士学位后从事了二十多年的分析化学师工作,现在是首席科学家。她的工作涉及到药品质量验收标准的建立,各类测试方法的探索和验证, 以及分析仪器的校准和合格认证。这包括对同位素测定方法的分析。

科学还是伪科学?

周晓勤的专业背景让她立即觉察到伪科学的立论 和漏洞百出的推导。她越多地思考起源的问题就越认识到,由于进化论者和创造论者以不同的假设为出发点,他们对于相同的科学数据往往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她说:

明白这一点坚定了我对上帝的话语的信心。虽然我早年受到的是将进化论当作真理一般的灌输,但因 着上帝的怜悯和恩典,我接触到了创造论的教导,我觉得创造论更有道理。

周晓勤现在接触到的很多知识分子都有着与她相同的经历,她走过这条路,明白他们的异议,也知道怎么回应。无论是在学术方面,还是目前的研究工作上,她都公开自己的基督教信仰。 而且感恩的是,和很多同行不同,她没有遭到任何较大的逼迫。她试图发掘那些持异议之人的预设。

我在传福音时,总是指出:我们对生命起源的看法不同是因为我们所立足的世界观不同。

满志军强调说:

对学生来说,重要的是不要把科学和进化混为一谈。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自然主义者)都用科学来探索并理解宇宙,所以科学是中立的。然而他们对科学数据的解释常常会大相径庭,因为他们所立足的假设不同。

在现在的事工中,他们通常会解释他们是如何开始质疑进化论的,尽管二十多年来他们一直被灌输唯物论。信主之后,他们发现生物化学、基因学和分子生物学更有意义了。

为了能更好地渗透圣经世界观,现在满志军和周晓勤把创造论融入到了门徒培训中,这必然包括有关创造、堕落和救赎的教导。如果创造论没有圣经的基础,这些其他的核心教导也不会有任何意义。

他们坚持在教会对慕道友和新人讲解《创世记》。 为此,他们往往先花两小时来讲世界观和进化论的相关问题,然后才开始探究圣经。

对满志军和周晓勤来说,唯独圣经是教会和基督教事工的根基。耶稣基督是房角石,圣经是祂的见证。正如周晓勤所说:

如果人无法相信圣经前三章所讲的创造和堕落, 还怎么相信圣经的其余章节呢?

作为科学家,他们看到了宇宙的设计和意义。设计的例子就在我们身边——活细胞、宇宙和DNA代码都有设计的痕迹。他们相信这些证据更能支持圣经的创造论。

他们还认为,在社会、道德和世界观问题上,比如利他主义、意义和道德方面,基于进化论的解释是不恰当的,而且不攻自破。如果坚持以唯物论为基础的价值观(如纳粹主义),自然而然的后果便是史上最血腥的一个时代——20世纪。

结语

周晓勤极其认同满志军所说的:

只有先把《创世记》当作平白的记述来解释,我们的信心才能建立在以福音为核心的坚固根基上。”我们发现CMI的出版物对我们教导《创世记》很有帮助, 为此我们非常感恩。”

 

 

更多信息见: creation.com/joel-t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