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学者:《创世记》教导的是一个较短的时间跨度

23 八 2019

乔纳森·萨法提 对话旧约教授贾维斯·理查德·弗里曼:

贾维斯· 弗里曼(Travis Freeman)在格雷斯维尔的佛罗里达浸会学院(Baptist College of Florida) 任旧约教授。他在沃希塔浸会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并在西南浸会神学院获得博士学位。他作为年轻地球论者已有二十多年,是福音神学协会创造论团契(Evangelical Theological Society Creation Fellowship)的一员。他和道恩结婚五十多年,育有一子一女,一个孙子和一个孙女。


前不久在格雷斯维尔的佛罗里达浸会学院的一次大会上,我结识了弗里曼博士,但我已熟知他对圣经《创世记》中简明时间线的有力辩护。1他的博士论文就是以此为题:《〈创世记〉5章和11章的连续性问题》(The Genesis 5 and11 fluidity question)。

《创世记》有时间间隔吗?

一些人称《创世记》5 章和11 章的家谱存在间隔。弗里曼博士指出时间间隔不可能存在,因为:经文给出了从亚当到挪亚的各代出生时间之间的年数,把这些数字加起来,我们就可以计算出从亚当到挪亚经历了多少年。如果亚当的后代之间有缺失,那么这些数字就没有记载的必要,甚至引人误解。除非《创世记》的作者想要把亚当的后代按时间顺序连续地串在一起,否则我们无法想象他为什么要记录这些数字。

“ 这种类型的家谱似乎是为纪年的目的而设计的,且从不包含时间间隔,至少还没有人证明间隔的存在。事实上,这一类的圣经家谱没有时间间隔。因此,根据《创世记》5 章和11 章的记载,我们可以计算出从创世到亚伯拉罕出生经历了近2008年,而亚伯拉罕出生的年份在主前1996 年左右,由此得出创世的时间为主前4004 年左右。”

弗里曼博士还指出这种理解并不新奇。相反,“ 从主前第1 世纪到19 世纪,无论是犹太教还是基督教,几乎所有圣经学者都明白《创世记》5 章和11 章阐明的是一段连续的古代史。所以,我们应该摈弃年代间隔的观点,除非我们可以证明这些学者的错误。”

为什么从19 世纪起这个清楚的认识受到质疑了呢?弗里曼博士提醒我们,在19 世纪后,哈顿(Hutton)和莱尔(Lyell)的均变说否定史上曾发生的挪亚洪水,明确意在“ 将科学从摩西五经中解放出来”,2年老地球论才开始在“ 科学界” 流行起来。人们之所以相信年老地球论,几乎都是因为这样外来的观点被强加在经文上,而非源自经文本身。

但其他的家谱,比如《马太福音》1 章的耶稣家谱,难道没有间隔吗?弗里曼博士指出这是一个不同类型的家谱,其一主要的区别就是,“《马太福音》1 章没有记载各代之间的年数。出于简洁和对称的考虑,这种类型的家谱常常会省略掉一些家谱中的名字而出现隔代”

创造论教义

弗里曼博士最受欢迎的一个课程是他的“ 创造论教义”,他将之总结为三点:

1. 在主前4004 年左右上帝用六天,每天为24 小时,创造了成熟形态的万物。

2. 上帝创造一切活物,各从其类,并设定它们只能在各自的类别中繁衍后代,并能够适应各自的环境。

3. 在主前2348 年左右,上帝以一场灾难性的洪水毁灭了大地。这场洪水持续约一年的时间,淹没了全地,破坏并重组了地壳,留下不计其数的化石,大量的煤矿和油田,使地球的环境永久地改变了。

因为弗里曼博士所任教的学校持守圣经是全备无误的,我提出了这些教义如何在圣经中得到支持的问题。他解释说,《创世记》1 章宣告上帝在六日(days)创造万物。在旧约中,当希伯来语“ 日” 这个词被数字或短语“ 有晚上,有早晨” 修饰时,它总是指一个太阳日,并非一段不明确的时间。

另外,根据同一章节的描述,亚当、夏娃、果树和所有其他活物在被造时都是成型的,并且他(它)们将各从其类繁殖后代。也就是说,上帝创造的一类生物不会进化成另一类、最后进化成一群类人的动物。

弗里曼还强调,根据创世记7章和8章的描述,挪亚时代的洪水是持续一年之久的、全球性的、毁灭性的大洪水。除了那些在方舟上的动物以外,其他陆地上的所有脊椎动物都死了。这就是地球上大部分沉积岩层和化石的成因。

万古千年有什么问题?

弗里曼博士证实《创世记》1–11 章所记载的是真确的历史,原因包括以下几点:
1. 《创世记》1 章反复使用连词( 希伯来语为vav 或waw) 来连接句子。这样的用法是古代近东史记的特色。
2. 关于在挪亚时代的洪水期间发生的事件,《创世记》7–8 章对时间顺序的提及不少于12 处。历史学家通常将这种对时间顺序的提及视为史实的证据,而不是神话或传说。
3. 圣经其他书卷的作者把《创世记》1-11 章的事件作为史实来参考。《路加福音》甚至记载从亚当到亚伯拉罕的族长们就像大卫和所罗门一样是耶稣肉身的先祖,这正是引用了《创世记》5 章和11章的内容。
4. 《创世记》前11章和旧约其他普遍被视为史实的部分,包括《创世记》12-50 章,采用的是相同的写作风格。

教会中很多人认为相信亿万年的进化没有问题。弗里曼博士指出了问题的严重性。对基督徒来说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当然是,“ 耶稣说上帝是在起初,而不是大爆炸后的数十亿年才创造了亚当和夏娃( 可10:5–9),这和进化论和亿万年的时间跨度相违背。”

他进一步指出,对《创世记》的直接解读告诉我们,上帝创造的人类、动物、树木等等都是成熟的形式,创造只发生在几千年以前。弗里曼博士解释说,真正的考古学揭示人类文明或历史文献存在的时间不超过几千年,和年老地球论是相对立的。地质学也和年老地球论相对立,因为生物必须被迅速掩埋才能形成化石,所以岩层一定是在灾难中沉积的。另外,岩层间的时间间隔一定很短,因为岩层接触面是平的,而且基本上没有受到侵蚀。岩层的其他特征,诸如脚印,也一定是在极短的时间保留下来的。

创造论对基督徒为什么重要?

教会中很多人把创造论视为次要问题,弗里曼博士自然是不认同的。他解释了为什么创造论是根基性的,“ 关于生命的一些基本问题,上帝在每个人心里都放下了对答案的渴求。比如,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为什么在这里?我要去哪里?以及我该如何生活? 圣经创造论回答了这些问题,从而帮助我们明白我们需要顺服创造主,包括信从福音。创造论还帮助我们相信圣经的无误,因为我看到圣经的开篇几章与历史和科学是统一的。”

确实,这对贾维斯个人来说非常重要。年轻时他是一个不可知论者,“ 我当时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特别是我该如何生活。我对生命的意义很困惑,甚至怀疑生命是否有意义,这种困惑体现在我的行为上。”直到他32 岁时,一位牧师向他传福音。像很多人一样,贾维斯反对说“ 圣经和其中的福音不可能是真实的,因为人类是经过数十亿年的盲目进化而来的。” 很多所谓的传道人会试着改变话题,所幸的是,这位牧师不是这样,他很有学识。

“ 在上帝的安排里,这位牧师刚好也是附近一所大学的生物老师。他告诉我进化论称不上是个好的理论,更没有被证明。他的一番话激励我踏上了真理的寻求之旅。不久我读到了几本书,包括约翰· 惠特科姆(JohnWhitcomb)和亨利· 莫里斯(Henry Morris) 所著的《创世记洪水》(The Genesis Flood)。这本书指出了进化论的破绽,证明圣经和经验科学其实是一致的。我明白了《创世记》的创世记述是准确的以后,我就本能地意识到圣经的其他部分也一定是真实的。于是,我认罪悔改,信从了耶稣基督的福音。现在我的生命有了意义和方向,还有极大的喜乐!”

我们知道许多人因对圣经的妥协而信心触礁,如同‘ 破船’。多亏创造论的一贯教导,让那些像弗里曼博士这样的人信心得以坚立。我们相信他令人鼓舞的见证会帮助更多人。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1] Freeman, T., The Genesis 5 and 11 fluidity question, J. Creation19(2):83–90, 2005, creation.com/fluidity.

    [2] Catchpoole, D and Walker, T., Charles Lyell’s hidden agenda—tofree science “from Moses”, creation.com/lyell, 19 August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