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3 5月 2022 04:44

兜转一圈,平安归来

本文摘自《创造》杂志中文版第40卷第4期     原文章名:Creation astronomy from a rocket scientist

——采访德国天体物理学家、神学家、哲学家和穆斯林宣教事工的组织者“司提反”(化名)

这可能是我们发表过的最不寻常的采访文章,采访对象的名字和照片不便透露。

这是因为住在德国南部的“司提反”一直在开展一个卓有成效的福音宣教事工,该事工面向大约20个国家的穆斯林,通过网络和面对面方式运作。

根据伊斯兰教法,伊斯兰信徒改信耶稣基督会受到死刑的惩罚。因此,能有效帮助人改宗的机构负责人及他们的家人面临着很大风险。与司提反接触后,他的担心是福音工作的有效性会受影响,包括影响到他前往穆斯林世界的行程。但令人好奇的是,一个拥有科学博士头衔的德裔,为何会在穆斯林地区用阿拉伯语传福音呢?

问题的答案与国际创造事工当初如何得知司提反的事工有关。创造杂志创始人卡尔·威廉(Carl Wieland)的父亲和姐夫都是十九世纪中期定居在当时被称为巴勒斯坦(Palestine)1地区的德裔人群的后代。十九世纪中期,德国路德宗正经历巨大的变化,一个自称圣殿者(Templers)2 的千禧年教派移民到圣地,在那里建立起后来变得繁荣的殖民地。司提反的母亲出生在海法,现在属以色列。

我从未尝试过将进化与创造融为一体。在我的生活中,更多的是两个不同的领域。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团体在神学上变得极端自由,尽管其中一个小派别(最终回归路德宗)紧紧持守圣经。它的信众被其他人称为“教会人”(churchies)3。司提反的母亲就是这个忠心小群的一员。

1948年以色列建国后,大部分德裔或因为德国灾难性的纳粹事件不再被欢迎,从而移民到其他国家,主要是澳大利亚(很多德裔早在二战期间就被英国人驱逐出境了)。但司提反的母亲搬到了德国,在那里嫁给了一个年轻的传道人。二战后不久司提反四岁时,他的父母作为传教士被派往黎巴嫩,“是被一个由巴勒斯坦第一代德国移民在圣经记载的迦密山附近设立的宣教机构差派的,主要向当地的阿拉伯人宣教。该机构的事工曾因战时传教士被驱逐而暂时中断。”

在黎巴嫩长大意味着和他的母亲一样,司提反从小就能流利地用阿拉伯语说话交流和写作。他的父亲在接受伊斯兰/阿拉伯文化等装备的同时也掌握了这种语言。


学术广度

与司提反交流过就知道他在学识上可不是轻量级人物。他拥有神学、哲学和科学方面的资历,能用四种语言(德语、英语、阿拉伯语和法语)教学。作为大量神学研习的一部分,司提反可以用古典(圣经)希伯来文、古典希腊文和拉丁文阅读并写作。他还“尝试掌握阿卡德语、中古埃及语、亚拉姆语、叙利亚语、俄语、乌尔都语和印尼语的基础知识”。


科学与天体物理

Arabic
阿拉伯语 创世纪1:27。“司提反”(需要保持匿名)使用并著有大量阿拉伯语的福音文本。 

十几岁的时候司提反成为了一名基督徒。同一年,据他说,“我爱上了星星,并决定成为一名天文学家”。他最终获得了天体物理学博士学位,博士论文的主题是星星的演化(“恒星的演化”),他说,“实际上是星星的衰亡”。

那时他在汉堡附近的一个天文台里有一间办公室,在墙上他贴了一幅行星状星云图,上面写着:“所积蓄的一切智慧知识,都在基督里面藏着”(歌罗西书2:3)。他的博士论文导师从共产主义东德逃出,司提反说,“他没有把它取下来,因为在那边,唯有教会允许有不同于占统治地位的政治教条以外的思想。”

“当我表示相信上帝是宇宙创造者的时候,我的同事都会笑着摇摇头,”他接着说:“我最终从天体物理学转向神学的决定完全得不到理解。”但是尽管他坚信上帝创造万物,他还是会和圣经创造论者争论,认为他“不能否认进化是科学”。但是他说,“我从来没有试图调和进化和创造,在我的生活中只是又多了两个不可调和的相互分离的领域。”


神学与哲学

在司提反的人生旅程中,他对深度认知的渴望是显而易见的。25岁左右的时候,他已经意识到科学甚至数学固有的哲学局限性,如哥代尔的不完备定理(Gödel’s Incom-pleteness Theorems)从形式上表明没有一个至少复杂如算术的公理系统能证明它自己的相容性。

除了各种学位课程,他还花了8年的时间研究哲学,8年的时间研究宗教,特别是拉比犹太教和伊斯兰教,还有最近开始研究的佛教”。他知道世俗智慧与《圣经》之间有很多明显的冲突,但是他也感到个人主义(把属灵生活局限在个人与上帝的关系上的企图)不是答案。相反,他选择迎头克服这些问题。

斯蒂芬(Stephan)发现了CMI的网站creation.com,这对于他用“科学事实”调解他对基督和福音的信仰大有帮助。

获得教育学硕士学位4 后,司提反在德国的图宾根学习新教神学,并在那里被授予了神学硕士学位。随后他撰写了一篇特许任教资格论文(habilitation),之后他在瑞士一所主要的大学教授系统神学(见“在神导进化论的心脏地带”)。

在20世纪80年代,司提反甚至做了一些关于进化论和圣经的演讲。“我当时还不知道进化论是谎言,所以试图探索进化论给基督教信仰带来的挑战的神学含义。关于罪的教义是我不愿放弃的一点。我认为我们的罪性是将基督教与进化论隔开的根源,这对我来说构成了整个辩论的背景。”司提反花了数年的时间,真诚地寻求在哲学上修补他所谓的“神学与物理学(包括量子世界)间的裂口”。他的特许任教资格论文就是旨在“借助怀特海(Alfred North Whitehead)的哲学,在魏茨泽克(Carl Friedrich von Weizsacker)的物理学和卡尔·巴特(Karl Barth)的神学之间修补裂口。”

然而,他说,他发现如果不把圣经中的神降格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5(这是我在对祂的信仰上不愿妥协的),他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所以到了中年,我放弃了这个项目,并决定投入宣教事工。我也有意识地选择不再从事所有的学术活动,单单专注于圣经和它的教导。”


不再相信进化

直到最近从阅读一本创造科学书籍开始,他说:“我也对进化论的科学可行性失去了信任。”不久之后,司提反发现了国际创造事工的网站(www.creation.com)。这个网站对他起了非常大的帮助,让他将自己对基督和福音的信仰与“科学事实”协调起来。(后来,通过另一名巴勒斯坦裔德国人的家系,他了解到一位国际创造事工的开创者与他有相似的人生背景,前文提过。因此就与国际创造事工进行联系,并最终有了本文。)


为创造论站出来——反抗

听到司提反在德语圈正投身于创造论与进化论之战,我们很受鼓舞。他说,“我发现进化论的信条在科学上站不住脚的,但一些亲爱的基督徒对此表现出惊人的蔑视。在德国,福音的主要障碍是媒体和中小学、大学课程上全面和持续的轰炸:进化论是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司提反的主要兴趣仍然是伊斯兰地区,那里福音的主要障碍是古兰经断然否认基督的神性、祂在十字架上的死、从死里复活。在他的著作中,一个经常被提起的重大障碍是“(在殖民时期)‘基督教国家’引起的战争,这些战争现在被视为针对穆斯林人民和国家而发起的。”

在神导进化论的心脏地带

在瑞士教授神学的时候,司提反“是大学里一个由物理学家和神学家组成的跨学科研究小组的成员,该研究小组旨在探索这两个学科之间的联系。”他也是欧洲科学和神学研究协会(ESSSAT)的秘书,组织以科学和神学为主题的国际会议。他说,“我经常与伊恩·巴伯(Ian Barbour)、罗伯特·约翰·拉塞尔(Robert John Russell)、约翰·波金霍恩(John Polkinghorne)和亚瑟·皮科克(Arthur Peacocke)这样的人士接触。他们都自称是基督徒,但都是坚定的进化论者。

在这些圈子里,我从未见到一丝对圣经创造论的信仰。因此,我总是觉得自己与他们格格不入,因为我有一颗传道的心,也正在帮助父亲向穆斯林宣教。”他参与组织的许多会议每次都有大约120名与会者(大多数是教授),他说,“我从未遇到一个人拥护圣经创造观——回首一望,深感遗憾。”

他的妻子在宣教事工的管理上给了他极大的帮助,他的两个成年(信主的)孩子中的一位是物理学家,他说:“我发现进化论能被科学地反驳这让我感到十分激动”。

司提反还提到,尽管古兰经对创造论的教导与圣经非常不同6,在穆斯林世界进化论不太会构成福音的障碍。目前司提反正在研究超过900处明确讲到创造的古兰经引文,显明这些引文是如何直接与“圣经对以色列的神创造天地的见证”相矛盾。相反在非常世俗化的进化论欧洲,他说:“福音的主要障碍是我所说的启蒙运动后的人文主义,就是明确地或含蓄地不信这样一位上帝(世界的起源不需要上帝)。或许更危险的是,将圣经所启示的上帝局限在人类情感和思维的领域,这是目前有神进化论圈子的趋势。”

聆听司提反的故事令人十分鼓舞。在某种意义上,他是带着对世俗智慧所能提供的一切的深刻理解,绕了一个大圈,最终单单站立在圣经之上。同时,他明白在各种情况下抵抗对圣经权威的攻击是多么重要(彼得前书3:15)。我们祝他和他的重要宣教事工都能顺利。   

  

【扩展阅读】

● 火星上有生命吗? ——让事实从小说中摆脱出来

● 孤独大脑的宇宙

● 特拉比斯特一号的七颗行星——没有一个适于居住!

● 宇宙的故事

● 神在其它星球上创造了生命吗?否则为何宇宙如此之大?

● 外星人发来信号了吗?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当时是奥斯曼帝国的一部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它成为英国的托管地。

2. 与圣殿骑士团(Knights Templar)没有任何联系,这个团体被称为:die Tempelgesellschaft (圣殿社)。

3. 字面上是die Kirchler。两个团体间个人层面的关系仍然很好。

4. 所提到的学位是指德国的同等学位。

5. 学术上称为‘泛神论’,例如亚瑟·皮科克(Arthur Peacocke)的观点;creation.com/templeton.

6. Catchpoole, D., The Koran vs Genesis, Creation 24(2):46–51, 2002; creation.com/koran.

阅读 367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