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9 2月 2021 03:35

圣经创造论的重要

原文章名:The importance of biblical creation   本文摘自《创造》杂志中文版第40卷第2期

——采访神学院教授理克·格里菲斯

理克·格里菲斯(Rick Griffith)博士(学士、道学硕士、博士)拥有商业、市场营销、教牧事工和圣经解释方面的资质。他现为新加坡神学院教牧神学博士学位负责人兼圣经研究学院副教授,并在亚洲其他12个国家多所神学院担任名誉教授。他肩负许多教牧职责、担任宣教机构领袖,负责圣经学习资源翻译事工,有丰富的基督徒学校建校经验,并在他参与建立的新加坡十字路国际教会(Crossroad International Church)担任传道。格里菲斯博士也搭建了一个网站,为全球的圣经学员和教师提供免费演示材料(PPT),该网站特别强调圣经创造论,已有44种语言的圣经资料。1

格里菲斯博士出生在东京,因为父母当时在美国海军服役。他于1991年成为新加坡神学院教授,专门对亚洲牧师进行圣经培训。他也是国际创造事工的新加坡大会讲员,时常教授圣经创造论。他告诉我:

不管我与人谈论什么重要的话题,哪怕只谈一小会儿,都不可避免地会说到起源的问题。我们仅仅是随机事件的产物,抑或是被设计的结果?我教授的所有课程中,不论是旧约还是新约,神学或是实践事工,创造论都是根基。上帝本来可以用任何形式开篇,然而祂以创造开启了圣经的第一节。创世记1-3章回答了人生中最基本的4个问题:(1)身份:我是谁?(2)起源:我从哪里来?(3)问题:世界是如何变得一团糟的?(4)归宿:人将来要走向何方?这些是我在教学和讲道中经常提及的,即便我讲的不是起源问题。

我问格里菲斯博士:“何不仅仅教导智能设计?”

如果仅仅是“智慧设计”,事实上会给上帝抹黑,世界是上帝创造的,却有那么多疾病、畸形、地震等问题。“智慧设计”本身不会告诉我们什么是罪,以及罪才是破坏上帝完美创造的问题所在,所以我们需要创世记2-3章记述的整个真相。我经常在讲道、教导和辅导中引述创世记2-3章的内容。


秩序与设计

作为一个非常有秩序的人,理克博士不认同这个有秩序的世界是自然而然形成的说法,他说道:

理克和蒙古乌兰巴托联合圣经神学院院长
理克和蒙古乌兰巴托联合圣经神学院院长Amartuvshin Lkhagvatseren 合影

我们看到任何类似生命体的有序性2,何时不是因为有人首先设计,又将受控的能量导入,使之形成的呢?我们从未见过一堆杂乱无序的物体能自发组合成任何东西。进化论者只能假定,在我们观察到的所有事物中,生命体的秩序(及其常具有的美感)是个特例,因为他们认为生命究其根源是从无数个随机事件中产生的。3(编注:即生命体的秩序随机产生是一个不遵守自然规律的事件。)

这种有序的复杂性,不论是在宏观或是微观的层面上,都是显而易见的。太阳系及其可预见的行星轨道的设计如此精妙。而在微观层面,一个细胞的设计也让人叹为观止。科学家已经证明“简单细胞”是不存在的,因为细胞本身复杂无比。若说没有一位创造者,我们还能如何解释这一切?保罗说耶稣就是那位创造者(歌罗西书1:15-17)。

“那您的大学岁月怎么样?”我问道。

我在大学里的学习只会让我肯定一件事,那就是这个高度系统化的世界背后必须有一位设计者。我的心理学教授告诉我世事无绝对(他们非常肯定他们是正确的!)。他们讥讽我在基督里的信仰。我当时只着手于眼前的学习,但神也给了我一颗怜悯他们的心,也给了我机会,使我可以给出合理的回答。


“重新解释”经文的压力

我们谈到为何要将创世记当作直白、真实的历史来看。他告诉我,几年前他给新加坡神学院的同事们发过一篇文章。

文章内容表明我是一位圣经“年轻地球”创造论者。一位教授随即邀请我到咖啡馆谈话,说:“我这么做是关心你。你分享的那篇文章意味着你认为创世记第一章写的是按字面意义理解的‘日’,我不愿意让你在同事面前难堪。”我问道:“为什么不能把创世记载的日子当作平常的日子?除了一天即为24小时,难道经文中有指出其他的理解方式吗?”他说:“在
那章内容里面没有说,但科学告诉我们世界已经存在了亿万年之久……。”

我接着回答说:“如果我必须在圣经和不断变更的科学观点之间做出选择,我会选择圣经。因为神的话没有改变,而且是目击证人(即上帝自己)写出来的。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死亡。如果创世记1章中的每一日指的是很长的时间,你认为死亡是出现于亚当之前呢?还是动物和人类繁衍了几千年都没有死呢?”

“我从未想过死亡在人类堕落前的问题,”他承认道。我说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因为圣经(例如罗马书5:12)提到死是从亚当的罪来的。

理克在新加坡神学院授课
理克在新加坡神学院授课

在当了26年的神学院教授之后,我曾经认为其他像我这样的教牧培训者在任何反神的学术观点上都会持守上帝的话。然而,我很遗憾地看到圣经教授盲目接受世俗化的起源历史(定年),丝毫不考虑科学家的观点是否得到了充分的证明。

理克博士说,他在教学中经常问学生有多少曾经受过进化论的教育。

通常只有几个人会举手。他问道:“那你们其余接受的都是创造论教育?”答案是可预见的(至少在这个地区)。他们说,“不是。学校创造论和进化论都不教。我们的老师都回避起源的话题。”

“你们当中有多少人受过的教育告诉你们,世界已存在亿万年?”几乎所有的人都举了手。事实上,今天多数基督徒相信亚当之前有死亡,但他们从未想过这和福音书是相冲突的。

理克博士深信,起源的问题是导致多数年轻人长大后就离弃信仰的主要原因。

在年轻人的头脑里,科学家比上帝知道得更多。这确实是一个“谁是权威”的问题。


热门话题直击福音根基

我们还谈到理克博士的“另一个头衔”,就是牧师。他说道:

理克给一个印度曼尼普尔的讲道班授课
理克给一个印度曼尼普尔的讲道班授课

我的多数牧师同行知道创造的话题存在诸多争议,所以他们避而不谈,就像他们对待其他有争议的事情一样,如女人在教会的角色,属灵恩赐等。我发现,热门的话题反而是人们思考最多的,我就更喜欢讲这些话题。虽然有人很可能说我“制造分裂”或“观点狭隘”;我的会友常常跟我说,他们从来没有听过圣经是如何回答这些问题的。我时常教导创世记第一章;我开办创世记的系列讲座时,听众往往是第一次听到圣经关于地球年龄和恐龙等等的教导。我作为牧师的职责是信实地传讲圣经所说的,而不是时下流行的观点。结果是我的教会会友人数不多,但都是有深度的信徒;不像大教会那样总是最大化地求同存异。

理克博士相信起源是创造最重要的部分,我们在其间找到人生目的和意义(我们不是无数突变产生的毫无意义的结果),我们是按着上帝的形象被造的(并非从所谓的从猿人被造)。他还说:

我们的身份和言行举止与创世记1章息息相关,所以我认为“创造”是圣经中最基要的教义。如果我们的根基错了,其上的一切都会倒塌。如果我们不能相信圣经的第一章,如何相信其后的任何一章?耶稣和亚当两个概念同时存亡。倘若真如某些福音学者宣讲的那样,不存在真实的亚当,我们如何相信有真实的耶稣?祂为什么一定要去死?罗马书5:15(下)说的好:若因一人的过犯,众人都死了,何况 神的恩典,与那因耶稣基督一人恩典中的赏赐,岂不更加倍地临到众人吗?福音的根源在创世记。若毁掉对创世记的信心,福音的基础也不复存在了。

最后,我问理克博士还有什么要和我们的读者分享的,他说:

在作基督徒的早几年,我时常阅读《创造》杂志。它帮助我在神的话语上进深,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根基,让我最终看到成为一名圣经学者的价值。我鼓励读者,不要把“创造”当作一个次要的事情,它影响着我们的身份和生活。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BibleStudyDownloads.org.

2. 即特定的复杂性,例如晶体中反复(周期性)的简单规律;参见creation.com/crystals.

3. 常常有人反驳自然选择使得进化过程“并不随机”。但是达尔文的传承者不断提醒我们,这则过程完全没有导向性,供自然选择作用的原始材料都是由随机的遗传复制错误——突变组成的。   

阅读 383 次数

© 2021 www.chuangzaol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