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05 1月 2021 02:20

艾玛·沃尔弗顿惨遭禁闭的一生

原文章名:Life imprisonment for ‘feeble-mindedness’?   本文摘自《创造》杂志中文版第40卷第1期

这一学说认为,就像农民控制牲畜受孕来提升牲畜质量一样,促进“优秀”人群生孩子,抑制“不良”人群的孩子出生,同样可以提高人种质量。

 艾玛·沃尔弗顿惨遭禁闭的一生

1世纪早期流传着许多倡导优生学(EUGENICS又译为人种改良学)的“道德故事”。优生学运动由查尔斯•达尔文的表弟弗朗西斯•高尔顿(FRANCIS GALTON)开创,完全以进化论中“适者生存”的理念为基础。1

优生学是西方世界的科学共识,被该领域所有杰出的研究人员所接受,并得到美国最高法院的批准

 

艾玛(Emma)15岁
艾玛15岁

一个最为著名的倡导优生的例子就是 “ 黛博拉 • 卡利卡克 ”(“Deborah Kallikak”,化名)的故事。

“ 卡利卡克 ” 家族的祖先代号叫 “ 马 丁 • 卡利卡克 ”(“Martin Kallikak”),他与一名 “ 智力低下 ”的酒吧女服务员发生了性关系,生下了男孩小马丁(Martin Jr)。之后,马丁娶了一名 “ 门当户对的清教徒女子 ”,他们的后代人才辈出。

但不幸的是,小马丁嗜酒成性、不学无术,他的众多孩子也都心智不健全、道德低下。据说,黛博拉就是小马丁的直系后代,而且她经检测被确认 “ 智力低下 ”,因此被关在一家收容所里以防止做出什么不端行为。2

VineYard培训中心
葡萄园训练馆

“ 黛博拉 • 卡利卡克 ” 是艾玛 •沃尔弗顿(Emma Wolverton)的化名。真正的问题在于,这个说法从头至尾都是错的。家族关系一开始就弄错了。“ 马丁 ” 和 “ 小马丁 ” 是远房亲戚,并非父子,他俩都是名门望族之后。3

之前对艾玛 “ 智力低下 ” 的检测结果站不住脚,因为艾玛在进收容所之前根本没有受过教育,但检测并没有考虑这点。之后人们对她的各种评价也故意淡化了她在学习技能方面所取得的成就。事实上,拜访收容所的人经常对艾玛 “ 智力低下 ” 却能有如此优异的表现而感到惊讶。然而不幸的是,没有人对她是否真的智力低下提出过质疑。

艾玛在培训学校
艾玛在培训学校

艾玛 8 岁那年进入了位于新泽西州的瓦恩兰培训学校(Vineland Training School),之后被转到了一街之隔的女子学院。她从没有机会过上属于自己的生活 —— 艾玛直至晚年才获得自由,而那时的她早已疾病缠身,无福消受这份迟到的自由。艾玛 • 沃尔弗顿于 1978 年去世,享年 89 岁,成为残忍伪科学的受害者。4 

 

以史为鉴

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艾玛 •沃尔弗顿的故事直到今天依然重要。这是一个悲惨的故事,但她已经去世近 40 年了。优生学在当今已经臭名昭著(译注:至少在西方如此),原因是纳粹曾经以优生学的名义,对犹太人和其他 “ 少数 ” 民族实施种族灭绝,这一理论为大肆屠杀身心缺陷者提供了理论支持,以防止他们传播 “ 劣等的基因 ”。

艾玛操作缝纫机
艾玛操作缝纫机

但在当黛博拉进入瓦恩兰培训学校的年代,优生学得到了当时西方科学界的普遍认同,该领域所有知名学者以及美国最高法院(巴克诉贝尔案,1927 年)都赞成这种做法。

对那些 “ 智力缺陷 ” 者进行终身监禁,并对更为广大的群体实施永久性绝育,似乎是不言自明、顺理成章的。5 每每想起他们仅仅因为贫穷、未接受教育或是其它不利条件,便惨遭如此暴行的迫害,我们不禁为之骇然。被当年用于迫害他们并以此得以推进的学说,却成了当今最为著名的一批科学家赖以功成名就的理论。

基督教的世界观是唯一一种不分人类和人类的价值而维持其生命价值的世界观。

 

然而,人们很容易忽视一个现象,科学家今天依然在发布裁决生死的言论。一些 “ 伦理学家 ” 认为,比起出生之后的残疾,在子宫里结束一个婴儿的生命更为人道。还有,比起 “ 迫使 ” 一个不幸的人过着 “ 不值得过 ” 的生活,帮助他们实施自杀则更为可取。理查德 • 道金斯(Richard Dawkins)等名家学者认为,比较 “ 人道 ” 的做法是,父母应该打掉患有唐氏综合征的婴儿,然后“ 再生一个 ”。6 彼得 • 辛格(Peter Singer,普林斯顿大学生物伦理学教授)甚至无耻地声称,有些动物比人类新生婴儿更具道德价值。7

世界上有一种世界观,不分才智高下、能力大小,维护每一个人价值,这就是基督教的世界观。因为《圣经》告诉我们,所有人都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创造的,虽然这形象因人犯罪而受损,但依然赋予人人与生俱来的价值。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参见 Grigg, R., ‘Hooray for eugenics!’, Creation 30(3):50–52, 2008; creation.com/eugenics-church.

2. 黛博拉的故事最初记载于 Goddard, H., The Kallikak Family, New York, Macmillan and Company, 1912.

3. Smith, J.D. and Wehmeyer, M.L., Good Blood, Bad Blood: Science, Nature, and the Myth of the Kallikaks, pp. 200–201, Washington, D.C., AAIDD, 2012.

4. 艾玛的故事详载于Smith and Wehmeyer, ref. 3, and Smith and Wehmeyer, Who Was Deborah Kallikak? Intellectual and Developmental Disabilities 50(2):169–178 | doi:10.1352/1934-9556-50.2.169, April 2012.

5. Sarfati, J., America’s evolutionists: Hitler’s inspiration? Creation 27(2):49, 2005; creation.com/weak.

6. Cosner, L., Richard Dawkins: Dolphins worth more than babies with Down syndrome? creation.com/dawkins-ds-abortion, 24 August 2014.

7. Cosner, L., Blurring the line between abortion and infanticide? creation.com/infanticide, 2 July 2008.

    

本文原英文链接见:https://creation.com/wolverton-kallikak.

 
阅读 185 次数

© 2021 www.chuangzaol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