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7 3月 2020 03:40

当今教会在这场属灵战争中应以张伯伦的错误为鉴

70年前发生了一个史上后果惨重至极的错误,1938年9月30日,英国首相内维尔·张伯伦和德国(以及法国和意大利)总理希特勒于慕尼黑签订条约。

 

这一条约在捷克斯洛伐克不知情的情况下,同意把该国苏台德地区割让给希特勒(该地区大部分人属德意志民族)。张伯伦返回英国后,手挥着条约,向欢呼的人群宣告了一段名言:

亲爱的朋友们,这是历史上英国首相第二次从德国携和平和尊严回归。我相信我们的和平时代来临了。

然而,最终带领自由世界击败希特勒的丘吉尔,在下议院却言辞激烈地批判该条约。在此前的几十年中,他曾说过自由世界应趁希特勒未得势之前就坚决抵抗他。(参考耶稣在路加福音14:31-32所说:强大军力的威胁会让对方及早求和)。《慕尼黑条约》签订后,丘吉尔准确预料到张伯伦对一个残忍的暴君的绥靖政策将酿成灾难,还借用了圣经的比喻:

“我们彻底失败了……你将会看到,纳粹政权会在数年甚至数月内吞没捷克斯洛伐克。我们处在一场空前规模的灾难之中……我们已经不战而败,其后果将影响长远……我们刚跨过了历史上的一个可怕的分水岭,当下整个欧洲的平衡已经解体,目前西方的民主政权正遭到横加指责:‘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了你的亏欠’[1]。不要觉得就到此为止了,这只是他打的第一手如意算盘。这只算是我们抿的一小口苦酒,而我们初尝的这杯苦酒将会年复一年地盛上来,除非我们能迅速振作精神、整军备战,再次起来像以往一样为自由而战。”

丘吉尔意识到,这种绥靖政策只会使希特勒变得更嚣张,张伯伦被他视为一个软弱无力的老人,在他眼中完全就是一个笑话。除此以外,这个条约还把规模巨大的斯柯达兵工厂(Skoda Works)出让给了希特勒,让他如虎添翼,想击败他更是难上加难——他的对手现在要面对一波一波捷克生产的坦克。希特勒后来不久就吞并了捷克斯洛伐克其余的领土。

《慕尼黑条约》签订后不到一年,希特勒入侵波兰,因此在1939年9月3日,张伯伦宣布英国和德国开战。英国差一点就输掉了这场导致全球6000万人丧生、耗资约一万亿美元(按1944年计算)的战争。在《二战》(The Second World War)这部六卷巨著中,丘吉尔写道:

“罗斯福总统有一天对我说他在公开征求意见,应该如何给这场战争命名?我立即回答说应叫‘不必要的战争’。一场发生在上一次战争留下的废墟之上的战争,想要阻止它绝对轻而易举……。我衷心希望:回顾往事能指引我们以后的道路,让新的一代能弥补过去几年犯下的错误,根据人性的尊严和需要,去描绘正在展开的未来画卷。”

教会要吸取什么教训?

有句话说:“对那些不以史为鉴的人,他们会像乔治·桑塔耶拿(George Santayana)所说的那样难免重蹈覆辙。”1 (“不以史为鉴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是桑塔耶拿的名言)但教会中很多人并没有从慕尼黑绥靖条约这个败笔中吸取教训。

现代神导进化论者和年老地球论者在真实的世界史和科学这两个问题上与无神论者基本达成妥协。他们像张伯伦一样天真地以为无神论者会就此止步。但实际上,妥协的教会人士把这么强大的武器拱手让给了无神论者,让他们更加有恃无恐:

  • 现代科学在其他文化中胎死腹中,却在基督教中孕育而出,2但无神论者现在往往用科学(倒不如说以唯物论伪装起来的科学)当作攻击教会的强大武器。
  • 使徒保罗称上帝创造万物的证据如此明显,让不信上帝的人“无可推诿”(罗马书1:18-32)。如果进化论是真的,那么根据权威进化论者史蒂芬·杰·古尔德(Stephen Jay Gould)所说,就不能在生物界看到创造的证据:“除了生物把自己的基因竭力遗传给下一代之外,没有其他什么好讲的。这就是全部事实。”3所以如果进化是真的,就不应该存在创造的证据,只有为了生存的无情竞争。所以如果进化是真的,那么不信的人有什么 “无可推诿”的呢?
  • 使徒彼得说“好讥诮的人”会“故意忘记”世界曾被洪水淹没了(彼得后书3:3-7)。但如果历史有亿万年,那么就没有挪亚洪水,即便有,那场洪水也是无迹可循的(没有留下沉积岩和化石)。所以,如果不存在地质证据,怎么能称好讥诮的人“故意忘记”洪水的事实并以此定他们的罪呢?
  • 19世纪教会很多人完全妥协于赫顿(Hutton)和莱尔(Lyell)的长时论(年老地球论)教条,对坚持圣经的地质学者警告的科学和属灵问题视而不见。4他们接受了地质进化论后就无力抵制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了。5首先,他们拒绝将创世记视为权威。其次,达尔文把缓慢渐进的地质过程和缓慢渐进的生物过程联系起来。最后,没有了创造、人类堕落、挪亚洪水以及(人类和动物在洪后的)分散和迁徙,就没有了真实的历史。妥协的教会所提出的伪劣创造论,达尔文很容易驳倒。这些妥协的创造论中包含了以下内容:神创造了致病细菌和食肉动物(忽略堕落和洪水)6、生物灭绝(洪水)、还有神创造动物时,已经把它们安放在它们目前的地理位置(忽略洪水和洪后分散和迁移)。

无神论者就像希特勒一样,在敌军暴露出这样的怯战行为时他们凭什么要妥协?从现实来看,所有的妥协都是教会人士做出的,无神论者反而没有任何让步。他们既然用基督徒的武器反制基督徒,若能得到对方更多的妥协,他们何乐而不为?

最近不断妥协的一个例子就是加尔文大学(Calvin College)的霍华德·凡·提尔(Howard van Till),他几十年来一直宣称进化论对基督教没有威胁,他的大学也支持他。但退休后他撕下了相信超自然神的虚伪面具,这才暴露出其真面目(再有眼无珠的都也应该早有发觉)。有报道称:“之后的二十年间,正如他的批评者所怀疑的那样,他变成了一个异端。”7所以凡提尔只是一大批叛教者中的一个新成员,而叛教者堕落的起点源于在创世记上的妥协,例如葛培理的福音传道同工查尔斯·丹普顿(Charles Templeton)就是其一。8

教会应如何回应?

今天的教会应吸取丘吉尔的教训,他后来带领自由世界最终打败了希特勒,但战前他在“旷野那些年”(译注:指30年代丘吉尔未能当选首相,没有掌握政治权的岁月)准确地警告世人希特勒的威胁。他指出:

“如果你在不流血就能轻易获胜的情况下不为正义而战,如果你在稳操胜券并且代价极小的情况下不去作战,总有一天你将不得不在优势尽失、九死一生的情况下奋起反抗。可能还有更糟糕的情况出现——哪怕没有胜利的希望,你可能也得战下去,因为沦为奴,毋宁死。”

同样的道理,教会中太多人没能在圣经的直接教导上站稳(而是选择了强解圣经的理论模型9)。现在很多教会需要拿回它的主要武器——“圣灵的宝剑”(以弗所书6:17)。关键在于要训练教会肢体如何使用它以及如何(按照使徒彼得在彼得前书3:15的命令)保卫它,用以攻破各样的计谋和拦阻人认识神的属灵营垒(哥林多后书10:4-5)。10因为世界主要攻击的是圣经的历史,所以这必须是我们使命的重点。马丁·路德(1483——1546)这位宗教改革领袖立场鲜明:对世界所嘲弄的教义避而不谈是基督徒对义务严重的玩忽职守。(参考2009年11月版的附录13)

“如果我以最洪亮的声音和最清晰的解经,勇敢地传讲圣经上所有的真理,却回避当时撒旦和世界都攻击的那一点,我就没有真正地高举基督。战士的忠诚,显明于战场最激烈的地方。若不把守所有的前线而勇往直前,那么他不过是一个羞耻的逃兵。”11

 

2009年11月 附录13

几十年来人们认为这篇著名的“战斗”檄文出自马丁路德,包括弗朗西斯·谢弗(Francis Schaeffer)也这样认为。然而马丁·路德固然有很多类似的言论但这段话其实不是他所说,而是出自19世纪一部关于路德和宗教改革运动的小说。参见:Where the battle rages—a case of misattribution.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参见‘Those who cannot remember the past are condemned to repeat it’( 不以史为鉴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Santayana, G., The Life of Reason, Constable & Co. Ltd., London, p. 82, 1954. 

[2] Stark, R., For the Glory of God: How monotheism led to reformations, science, witch-hunts and the end of slaver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3; see also review by Williams A., The biblical origins of scienceJournal of Creation 18(2):49–52, 2004; <creation.com/stark>. 

[3] Wieland, C., Darwin’s real message: have you missed it? Creation 14(4):16–19, 1992; <creation.com/realmessage>.

[4] Mortenson, T., The Great Turning Point, based on his Ph.D. thesis at Coventry University, <creation.com/turning_point>; Philosophical naturalism and the age of the earth: are they related? The Master’s Seminary Journal (TMSJ) 15(1):71–92, Spring 2004, <creation.com/naturalism-church>.

[5] 参见 Sarfati, J., Refuting Compromise, Creation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 Australia, ch. 8, 2004.

[6] 参见 Sarfati, ref. 5, ch. 6; and Batten, D., et al., The Creation Answers Book, Creation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 Australia, ch. 6, 2007.

[7] Manier, J., The New Theology, Chicago Tribune, 20 January 2008; <www.chicagotribune.com/features/magazine/chi-080120evolution-story,1,1644498.story>.

[8] Wieland, C., Death of an apostateCreation 25(1):6, 2002; <creation.com/apostate>.

[9] Wieland, C., ‘Hanging Loose’: What should we defend? Creation 11(2):4, 1989; <creation.com/hanging_loose>.

[10] 参见 Christian Apologetics Questions and Answers, <creation.com/apologetics>.

[11] Cited in Schaeffer, F.A., The Great Evangelical Disaster, Crossway Books, Illinois, USA, pp. 50–51, 1984.

 

 

 

本文经国际创造事工(Creation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授权转载,原文请参照:https://creation.com/chamberlain-and-the-church

 

 

阅读 1408 次数

© 2020 www.chuangzaol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