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袋类和胎盘类

16 一 2020

澳洲野狗丁格犬(Canis lupusdingo) 被一些人归到澳洲野犬的亚种,狼种1,很多人认为其阴险狡猾,无忠诚可言。

 

说它攻击羊群2、偷窃、甚至“谋杀”,必有其因,2012年一位英国游客就曾在澳洲的一处沙滩遭丁格犬袭击。

3、4、5丁格犬被冠上的罪名还有一项,但是真是假值得查验。据说丁格犬的竞争(争夺食物、栖息地等)造成了塔斯马尼亚狼在澳洲大陆上绝迹。塔斯马尼亚狼是一种有袋类食肉动物,又称袋狼或塔斯马尼亚虎(得名于它的斑纹)。6

狗、狼、丁格犬是胎盘类哺乳动物,而有袋类动物(如袋鼠、考拉和负鼠)用袋囊7 来装幼崽。袋狼的学名是袋狼科(Thylacinuscynocephalus), 意即“ 头似狗的有袋动物。

根据传统的进化论观点,有袋类动物比“高级” 的胎盘类哺乳动物“原始”。时任悉尼塔隆加动物园(Taronga Park Zoo)园长的阿尔伯特·勒·索尔福的(Albert LeSouef)在1923年写道:

当这个纲(有袋类)的动物突然发现自己和像狐狸、猫和兔子这样高级的动物竞争时——它们的进化程度比有袋类动物高得多,有袋类动物就会不可避免地在入侵者面前屈服。8

丁格犬可能是被人(可能是土著人乘独木舟)带到澳洲的第一种胎盘类哺乳动物,人们一般认为丁格犬取代了澳洲大陆上的某些有袋类动物。毕竟丁格犬未能抵达塔斯马尼亚,一个和大陆相隔巴斯海峡的澳洲南部岛州。第一批欧洲殖民者发现,袋狼在丁格犬出现之前分布广泛而且数量众多。殖民者害怕它们会威胁羊群,就决意铲除这个威胁,9其效果很明显—— 尽管有一些惹人眼球的目击报道,10但据说袋狼已经灭绝。人们知道的最后一匹袋狼在1936 年死在了囚笼中。

但胎盘类的狼真的能竞争得过“ 原始的”有袋类吗?从袋狼的描述和其他证据来看,一个不同的观点浮出水面。在塔斯马尼亚定居的欧洲人注意到袋狼对狗十分凶残,能很快把狗杀死。前文提到的索尔福在与人合著的书中写道:

袋狼和狗能战得不相上下,休·S·麦凯(Hugh S. Mackay)这样描述:‘有次牛头梗(bull-terrier)袭击一匹袋狼并把它逼到岩石堆的角落让它走投无路。袋狼背靠岩壁,来回扫视着两侧的同时,对牛头梗虎视眈眈,不断从两侧迂回要伺机进攻。最后牛头梗逼近过来,而袋狼如狐狸般骤然亮出尖牙撕咬过去,只见牛头梗的头骨上赫然缺了一块,扑倒于地,脑浆外溢,瞬间毙命。11

然而索尔福似乎没有得出这个明显的结论:袋狼在和野狗的抢食大战中很可能会胜出!他还记录了袋狼能成功捕杀其常吃的猎物—— 活的袋鼠、小袋鼠、袋狸、袋熊,还观察到它对腐肉基本没兴趣——“ 死去的诱饵很难让它上钩,它很少回头进食死尸。”12然而丁格犬常常以腐肉为辅食,而且往往把它的猎物吃得很干净,看起来袋狼猎捕鲜肉要轻松得多!另一位评论家无奈地发现:“ 没有证据显示1803 年后塔斯马尼亚的野狗和袋狼相比有什么竞争优势,野狗唯一厉害之处就在于将杀害羊群的罪责阴险又残忍地嫁祸于袋狼。”13

你不禁会想进化论者是否真的停下思考过,根据他们的说法得出的那一整套解释——袋狼用了四百万年才适应了澳洲的环境,而胎盘类的丁格犬,这种低等猎食动物却莫名其妙地用了不到3,000年的时间(地质/进化史的一瞬间)就超越了它?

人们不但怪罪丁格犬导致袋狼的灭绝,还认为其导致了澳洲大陆上另一种有袋类食肉动物——袋獾的灭绝。但“胎盘类胜过有袋类”的理论在这里似乎有缺陷,因为虽然20 世纪塔斯马尼亚的袋獾同野狗存在竞争,但到20世纪90年代它们的数量却比欧洲人来到之前要多。14所以这些有袋类在和胎盘类共存的情况下数目增多并不困难。

很多人惊讶地发现,有袋类动物无论现在还是以前都不仅仅生活在澳洲大陆这个被认为是“ 进化的避风港” 之地,在这里完全不存在和胎盘类哺乳动物的竞争问题。像美国负鼠这样的有袋类15 和苏拉威西岛的袋貂熊16 就是有袋类和胎盘能共存的鲜活的证据。此外,几年前被引进到英国的一些澳洲红颈小袋鼠的后代仍在英国乡村时有出现,只是猎捕和路毙导致它们数量减少。17

对创造论者来说,洪水后的迁移模式可以解释动物(和人类)的分散,18但进化论者很难解释为什么很多事物出现在所在的地方——如美国负鼠。有袋类和胎盘类能愉快地共存在创造论者看来并不奇怪。

那么为何袋狼会从澳洲大陆上消失呢?没有目击根据,我们很难确定原因。但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把当今很多物种的灭绝归因到人的影响上。这当然和上帝最初赋予人的身份一致,即《创世记》1:28 描述的人对动物的“ 治理”,并且一切受造物现在都“ 被败坏所辖制”(《罗马书》8:19-22)。这一切都发生在不久前(洪水后)的几千年而不是千百万年之中。

由此看来,袋狼从大陆消失的根本原因和它从塔斯马尼亚消失的原因一样——即人类所致。人热切地想推出一个进化论的故事架构,却反而怪罪丁格犬,至少在这个例子中,它似乎是无辜的,这真是讽刺。

 

 

趋同——进化论的一个方便的“免责条款"

胎盘类和有袋类的繁殖方式在一些方面非常不同,但在其他方面却惊人地相似。如果它们有共同的设计者,便不足为奇。但根据进化论体系,它们的相似性不可能从共同的祖先那里继承而来,所以进化论者必须诉诸于“趋同进化”,即反复进化出同样的特征。

这个观点要求在过去千百万年中多次出现“幸运”的偶然突变,但这个观点依然不断地被进化论者引用,以“解决”不能用“共同祖先”理论解释的各种相似特征,正文中讨论到的胎盘类和有袋类狼科的那些相似性便是其中一例。1

 1. Batten, D., Are look-alikes related? Creation 19(2):39–41,1997; creation.com/lookalikes; also Menton, D., If we resemble apes, does that mean we evolved from apes?,creation.com/apes, 25 August 2000.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Catchpoole, D., The Australian dingo—a wolf in dog’s clothing,Creation 27(2):10–15, 2005; creation.com/dingo.

[2] The dogs that ate a sheep industry, ABC Radio National: Background Briefing, broadcast 19 May 2013, abc.net.au.

[3] australiantimes.co.uk, 19 December 2012.

[4] Nine-year-old boy killed by dingoes on holiday island beach,dailymail.co.uk, 1 May 2001.

[5] ‘The dingo’s got my baby!’ (interview with Lindy Chamberlain-Creighton), Creation 35(4):21–23, 2013; creation.com/lindy.

[6] Evans, O., The Thylacine, australianmuseum.net.au, 30 October 2015.

[7] Catchpoole, D., Practical pouches, Creation 30(2):35, 2008;creation.com/practical-pouches.

[8] Did the dingo do it—unfairly judged?, convictcreations.com/animals/dingo.htm, acc. 3 February 2016.

[9] 1830至1909年间,每匹袋狼的头皮都可以换取奖赏。到了1909年,袋狼数量稀少,全世界的动物园都想把它收入园中。Tasmanian tiger,dpipwe.tas.gov.au, 20 November 2014.

[10] Doolan, R., Tale behind the Tasmanian tiger, Creation 17(3):20–21,1995; creation.com/tasmanian-tiger.

[11] Owen, D., Thylacine—the tragic tale of the Tasmanian tiger, pp.121–122, Allen & Unwin, Crows Nest, NSW, Australia, 2003.

[12] Owen, ref. 11, p. 121.

[13] Owen, ref. 11, p. 29.

[14] 然而,从那时起一种致命的面部肿瘤疾病的扩散极大地影响到了袋獾的数量。参考:Tasmanian Devil—Sarcophilus harrisii, parks.tas.gov.au, 6 November 2014, also Eggleton, M., Tasmanian devil, Creation 37(2):34–37, 2015.

[15] Weinberger, L., The Opossum’s tale, Creation 31(4):28–31, 2009;creation.com/opossums.

[16] Weston, P. and Wieland, C., The Sulawesi Bear Cuscus, Creation 24(3):28–30, 2002; creation.com/cuscus.

[17] Tozer, J., Return of the wallabies: Pictures prove that Aussie marsupials are still hopping around Peak District after fears they had died out, dailymail.co.uk, 10 July 2009.

[18] 植物的分布也可以这样解释。参考: Statham, D., No evidence of evolution and ‘deep time’, Creation 35(4):40–41, 2013, creation.com/biogeography-against-evol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