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生学死灰复燃

29 十 2019

十九世纪80 年代,达尔文的表弟弗朗西斯·高尔顿爵士(Sir Francis Galton) 把一个新的词汇引入了世界,开启了一个新的探索领域,那就是“ 人种改良学或优生学”(Eugenics)。1

其理念是:为改良人类,在生育方面,对那些被视为“ 健康” 的人群予以鼓励,对那些被视为“ 不健康” 的人群予以抑制或禁止。达尔文由衷认可并写道:“……如果精英人士避免婚事,而粗鄙之辈却结婚生子,那么社会中的劣等公民将可能取代优等公民。”2

这种“ 优等婴孩” 的理念曾被当时的政客当作一个伟大的构想,他们通过法律条文对那些被视为不健康的人群进行强制绝育或隔离。就这样,在20 世纪早期,优生学在英国、欧洲多数国家和美国风行起来,60,000 多名公民被强制绝育,3 直到二战后,希特勒的优等民族观被证实正是利用了这个理念。纳粹对400,000 多名身心残障人士施行了强制性绝育,又进一步对近300,000 名公民实施安乐死,最后对数百万犹太人和“ 不健康” 的非雅利安人实施种族灭绝。

因此,二战后,人们一直避讳“ 优生学” 这个词,然而这个概念仍然在活跃着。2016 年4 月,英国周刊《旁观者》刊登了一篇文章,题为:“ 优生学死灰复燃:研究人员不喜欢这个词,但他们还是实践了这个理念,而英国走在前头。”4作者弗雷泽· 尼尔森(Fraser Nelson) 在这篇文章中指出,今天在英国,利用试管受精技术,“ 花12,000 英镑,你就能选择植入哪个胚胎。花400 英镑,你就能买到精子分选服务,提高生男孩(或女孩)的几率……体外受精技术的发展意味着,几个胚胎受精并被筛查疾病后,优胜的那个将会被植入到子宫。”

批准使用人类胚胎

2016 年1 月,生物医药研究中心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在伦敦成立,开启一项称为CRISPR-Cas9的基因编辑技术的研究。凯西·尼娅坎(Kathy Niakan)博士为首的一个研究团队获英国人类受精和胚胎学管理部批准,使用人类胚胎进行基因编辑。7该局批准这个项目可以通过生物剪切和粘贴的方式删除DNA 的特定片段并植入新的遗传序列,以此重新书写遗传密码。

这本身不是道德问题,因为这项技术可以被合理地利用,同时不违背圣经的道德观,比如把突变的基因修复到之前的健康状态。这就像唇裂修复一样,能暂时减轻人类所受的咒诅—— 就像耶稣给人治病时所发生的那样。然而,“ 尼娅坎博士的团队使用的是捐赠的胚胎,这些胚胎是体外受精疗法后剩下的,它们不能在14 天后使用,并禁止植入女性体内。”7,8 

问题

支持者巧辩说:“ 没有死亡,没有绝育,没有流产,受孕是在科学指导下进行的。”4

错!男性生殖细胞和女性生殖细胞成功结合时就产生了一个新生的个体。它会立即开始分裂、生长,直到一个婴儿出生。因此从受孕那一刻开始,胚胎就是一个生命,无论是从理性的、科学的或圣经的角度来看,这都是一个人,一个基因信息独一无二的、未出生的人。因此,和14 周的婴儿或90 多岁的病人一样,胚胎不能在培养皿上存活了14 天之后就被冲进下水道。

在上帝眼中,未出生的婴儿已经是独特的个体,如大卫在《诗篇》139 篇所证实的那样。他写到上帝如何在母腹中造他的肢体时说(16节):“ 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

这种基因改造引发的社会问题还包括,父母可能想要更高、更聪明、更优等的“ 人为设计” 的婴儿。但如果富人能以这个方式定制超级婴儿,那么这必然会加大贫富之间的“ 机会差距”

批评者进一步警告说,这种对基因序列的操纵可能会导致预想之外的后果,这些后果在婴儿出生后才会显露出来。而且从长远来看,这种操纵对后代产生的影响也完全是未知的。

 弗雷泽·尼尔森对当前的局势作了一个很好的总结:“ 在英国人把优生学的概念引入世界的130 年后,我们再次处于这项科学的风尖浪口。无论好坏,优生学死灰复燃了。”4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Galton, F., Inquiries into Human Facultyand Its Development, Macmillan and Co.,London, 1883, p. 17.

[2] Darwin online, Descent of Man, and selection in relation to sex,2nd Edn, p. 618, 1882.

[3] Black, E., War Against the Weak: Eugenics and America’s Campaign to Create a Master Race, Palgrave Macmillan, New York, 2004. See also review, Sarfati, J.,America’s evolutionists: Hitler’s inspiration?Creation 27(2):49, 2005; creation.com/weak.

[4] Nelson, F., The return of eugenics, The Spectator; 2 April 2016.

[5] Gallagher, J., Scientists get ‘gene-editing’ go-ahead, bbc.com/news; 1 February 2016.

[6] Cheng, M., Britain approves controversial gene-editing technique.geneticsandsociety.org; 1 February 2016.

[7] Bangay, T., Gene editing:can the law keep up? ibanet.org 15 December 2016.

[8] 参见 Surrogate mothering and IVF: are they biblical? creation.com/ivf. Also relevant,given that a baby has been born with DNA from three people, is creation.com/threeparent-embry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