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豚—给其他动物当座椅的啮齿动物

05 九 2019

这是一种对很多动物,不仅是它的天敌,都很有吸引力的动物。不管是它栖身水中,还是在陆上吃草,或四处闲逛,这些动物们都想坐在它的背上,依偎在它身旁,或呆在它身边。

这是什么动物呢?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啮齿动物—— 水豚,它的体重可达66 公斤(145 磅)。1

欧洲人起初把它描述为一种生活在水中的野猪,因为它擅游泳,形似野猪,所以它的学名又叫做Hydrochoerushydrochaeris。它的俗名capybara 源自南美曾经通用的图皮语ka`apiuara(食草者)。2

水豚和天竺鼠(通常称为豚鼠的家养动物)都被归为南美豪猪类(Caviomorpha)。南美豪猪类属于豪猪亚目两个大类中的一类,而豪猪亚目这个种群,包括豪猪,有着突出的头骨特征。所有的南美豪猪类动物都生活在美洲大陆,大部分在南美洲。3 水豚头大,鼻吻厚重,腿短,毛发粗糙,可呈红褐色、黄棕色或深棕色。1水豚属于社群性动物,它们互相梳理毛发来控制寄生虫的侵害。它们的群体包含十几个成员,大部分是雌性和幼崽,由一个主导的雄性带领。它们喜欢在水边消磨早上的时光,在一天最热的时候休息,在黄昏和夜晚觅食。

消化方式

像啮齿动物家族中的兔子和野兔一样,水豚有意进食特别的粪粒来帮助它们消化植物,5,6 这个过程是它们“ 咀嚼反刍食物” 的方式(refection)。这些粪粒的成分来自它们的盲肠。在哺乳动物中,盲肠是一个囊状结构,位于小肠的末端,大肠的起始。在水豚体内,盲肠像一个大发酵室,储存和搅拌植物纤维,同时掺入细菌、酶和气体来促进消化。

但兔子不像牛一类的反刍动物那样反刍食物,而水豚虽然没有称为瘤胃的胃室有时却会反刍。一只水豚每天进食约3 公斤(6.5 磅)新鲜粮草;根据季节的不同主要有青草、芦苇和水葫芦。水豚还吃各种作物,尤其喜爱稻米和甘蔗。

水边的生活

水豚是游泳健将,这要得力于它们的半蹼,半蹼在沼泽地也很适用。它们生活在水边,可潜水达5 分钟。1 当其他水豚发出特殊警报声提示危险时,它们会迅速地躲到水中,只露出鼻孔和眼睛。它们还通过各种不同的声音来沟通,包括咆哮、嘶声、哨声等等。

繁殖

水豚在水中交配,通常每年产仔一次,一窝4 到5 仔,每仔重1.5 公斤(3.3 磅)。幼崽吮乳大约16 周,生来有牙齿,出生几天后即可吃草。水豚的寿命通常为7 到10 年,圈养可达15 年。4

关于水豚的五个快讯

1. 主导雄性的鼻子上方有一个巨大的臭腺(morillo),它可以分泌液体来标示领地,表明统治地位。

2. 幼崽很容易成为水蟒、凯门鳄和美洲豹的猎物。

3. 水豚的体长可达120厘米(4英尺),肩高60厘米(2英尺)。

4. 水豚因具有商业价值而被人饲养,它们的肉可食用,皮可制成上等的皮革。

5. 水豚的牙齿随着年龄不断生长并改变形状(见“水豚进化”一栏)。

飞鸟客

有几种鸟类就像其他动物一样聚集在水豚身旁、背部。水豚被称为“ 自然沙发” 或“ 动物的靠枕”。8

在水豚觅食时,不同的小鸟会把它们当作栖木,在它们的头部附近走动捕食(比如昆虫)。这些鸟也以水豚身上的寄生虫为食,比如跳蚤和虱子。水豚甚至会躺下来,露出侧腹和肚皮给小鸟“ 清洁”。人们还看过一只水豚把鼻孔“ 凑到”一只小鸟面前让它除掉里面的壁虱。9

水豚进化?

      关于水豚进化的看法通常建立在从水豚的归类所得出的结论上。但鲜有证据支持水豚起源于截然不同的动物的说法。如果所有的生物都有共同的祖先,就必然出现身体形式的巨大转变,而化石记录中向来找不到这类证据,这次也毫不例外。

      进化论者认为水豚和豚鼠、岩豚鼠、刺鼠和南美栗鼠具有亲缘关系。这些动物曾有共同的祖先的理论并非没有道理,它们可能都代表同一种被造的类别。挪亚洪水以后,方舟所停靠的山区为异地物种的迅速形成提供了地理隔离条件。也就是说,大多数动物在被造时被赋予了遗传变异的潜能,由于自然选择的作用淘汰掉了那些不适应环境的基因,它们会迅速适应不同的、变化的环境。这种地理隔离将意味着不同的群体间不会发生交配,因此出现了独特的品种甚至物种。例如,使脚趾分化的基因由于信息缺失而不能完全发挥作用,从而产生蹼足,这对经常游泳的动物来说将是一个选择优势。

      化石记录了几种灭绝的水豚(体型也较大)。这些水豚很可能也属于同一个类别。随着我们知道的越多,这些水豚的“ 标签” 也在减少就不足为怪。在一个例子中,根据牙齿的不同(被认为是大多数哺乳动物“ 进化” 的“ 记录”),曾被视为四属里七种灭绝物种的水豚化石,现在被认为只是单一化石物种里不同年龄的个体而已。1

1. Vucetich, M.G., Deschamps, C.M., Olivares, A.I.and Dozo, M.T., Capybaras, size, shape, and time:A model kit, Acta Palaeontologica Polonica 50(2):259–272, 2005.

吸引力何来?

像这样互利的喂食关系在鸟类和哺乳动物之间并不希奇。10 但无论是在野外还是在圈养环境中,很多动物和水豚也如此亲近,我们不是很清楚这是为什么。例如,在动物园共养区,蜘蛛猴会骑在水豚的背上为它梳理毛发。这些动物通常生活在丛林里,和水豚并不生活在同一个自然栖息地。我们在网上搜索也会看到很多其他动物,比如猫、猴子,或鸭子也像蜘蛛猴一样伏在水豚的背上。

回溯伊甸园

这样的共生关系似乎和达尔文最先提出、至今仍受大部分进化论者追捧的适者生存法则相悖,今天达尔文的大部分信徒也在拥护这个法则。相比之下,圣经谈到一个曾经完美的世界,所有的动物都曾自然而和平地共生共存,但罪败坏了这一切。很多不同动物依偎在温和的水豚旁的情景使我们想到,亚当和夏娃犯罪后死才侵入世界,猎杀的行为才普遍起来。我们由此想到《以赛亚书》11:6-9 所描述的人类和动物将来再次和谐共存的画面:“ 豺狼必与绵羊羔同居,豹子与山羊羔同卧,少壮狮子与牛犊并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牵引它们。在我圣山的遍处,这一切都不伤人,不害物。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Hydrochoerus hydrochaeris,Capybara biology, eol.org,accessed July 2016.

[2] Capybara. Biology, Use andConservation of an ExceptionalNeotropical Species, Eds:Moreira, J.R., Ferraz,K.M.P.M.B., Herrera, E.A.,Macdonald, D.W., Springer-Verlag,New York, 2013. Also Ferreira,A.B. H., Novo Dicionário da LínguaPortuguesa,2nd edn, Riode Janeiro:Nova Fronteira, p. 344, 1986.

[3] Herrera, E.A. et al., Capybara social structure and dispersal patterns: variations on a theme, J. Mammalogy, 2011 | doi:http://dx.doi.org/10.1644/09-MAMM-S-420.1. Also McKenna, M. C., and Bell, S.K.,Classification of mammals above the species level,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NY, 1997. See also ref. 2.

[4] Capybara, Hydrochoerus hydrochaeris, library.sandiegozoo.org, accessed July 2016.

[5] do Valle Borges, L., and Colares I.G., Feeding habits of capybaras (Hydrochoerushydrochaeris, Linnaeus 1766), in the Ecological Reserve of Taim (ESEC-Taim)–south of Brazil, Braz. arch. biol. technol. 50(3):409–416, May 2007 | doi:10.1590/S1516-89132007000300007.

[6] See Sarfati, J., Do rabbits chew their cud? The Bible beats the skeptics (again) …,Creation 20(4):56, 1998; creation.com/rabbit.

[7] Felix, G.A. et al., Feeding behavior and crop damage caused by capybaras(Hydrochoerus hydrochaeris) in an agricultural landscape, Braz. J. Biol. 74(4):779–786, November 2014 | doi:10.1590/1519-6984.02113.

[8] Schultz, C., Capybaras are basically nature’s chairs, smithsonianmag.com,accessed July 2016.

[9] Tomazzoni, A. et al., Feeding associations between capybaras Hydrochoerus hydrochaeris (Linnaeus) (Mammalia, Hydrochaeridae) and birds in the Lami Biological Reserve, Porto Alegre, Rio Grande do Sul, Brazil, Revista Brasileira de Zoologia 22(3):712–716, September 2005.

[10] Rodrigues, F.H. and Monteiro-Filho, E.L.A., Commensalistic relation between pampas deer, Ozotocerus bezoarticus (Mammalia: Cervidae) andrheas, Rhea americana (Aves: Rheidae), Brenesia 45-46:187–188, 1996.

[11] Parsons, C., Cheeky monkeys hitch a ride on giant rodent, uk.news.yahoo.com, accessed July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