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论护教的必要性

26 六 2018
290 次数

作者:科迪·吉塔德(Cody Guitard)  发表于2018年六月19日(格林尼治东十区)

 

从事护教事工时,我组织护教人士和学者做讲座和公开讨论,在这过程中,我常常和牧师打交道。他们对大部分辩护信仰的话题都很热心,但是在开办创造论会议和讲座上却出奇地冷漠。有好几位牧师告诉我,他们觉得创造与进化的问题并不重要。很多这样的带领者都忽视了一个事实:拒绝圣经创造论是当今教会要面对的一个最大的基督教信仰障碍。

新的研究凸显这一问题

2018年一月巴纳研究组(Barna Group)发布研究结果表明,Z代(生于19992015年之间的人)的无神论者是一般人群中的两倍。[1]

研究人员发现,很多青少年以相对主义和(或)不可知论来看待事物,尤其是关于上帝的真理(祂的存在以及如何领受永生等等),除此以外,几乎一半的青少年——以及千禧一代(也就是Y代,19801999年出生的人)都说他们需要事实证据来支持自己的信仰。当问及他们认为自己接受基督教的最大障碍是什么,巴纳发现,非基督徒年轻人,特别是千禧一代,最常见的两个回答是(1)科学驳斥圣经太多的内容(2)(他们)拒绝相信神话故事

因此,很多非基督徒年轻人认为科学证据不支持圣经。其中一个原因是支持进化论的宣传在不断浸染社会。但需要强调的是,大多数人(无论是教导者还是被教导者)都没能分清楚事实及其解释之间区别。

但需要强调的是,大多数人(无论是教导者还是被教导者)都没能分清楚事实及其解释之间区别。

 

事实对比解释

已故的著名古生物学家、进化生物学家、科学史学家史蒂芬··古尔德(Stephen Jay Gould)说得没错:事实无法为自己辩护;要以理论为指导才能解读它们。......(科学不)是机械地收集客观信息并按逻辑规律得出一个必然解释。[2]这不是在支持后现代的观点——真理是相对的,每种解释都同样成立。客观真理确实存在,因此对于每个事实的客观正确的解释也是存在的。问题在于,正确的解释到底是什么。尤其是关于重建地球的生命史这个议题,它的正确解释又是什么呢?

进化论者面对化石记录(可观测的事实),会把它当成是(其实是解释成)始于一个共同祖先、历经亿万年的生命进化史。然而,创造论者对这些事实的解释是:它们大致代表一场由复杂的全球大洪水引发的迅速掩埋而形成的大序列。我们通过检验在该世界观中,可观测事实是否都能得到前后一贯的解释,便能评估该世界观(创造论亦或进化论)是否合理。举个例子,假如有些化石贯穿于所谓千百万年形成的数个岩层中,或是发现了不符合所谓的进化史序列的生物化石,或是在所谓千百万年前就应死亡的生物遗骸中发现了软组织,[3]那么可观测的化石记录就不符合进化论世界观(不过,这些观测却可以与创造论世界观相容)。碰到类似事实与理论冲突的情况时,双方都会建构出一些辅助性的假设来解释这些不一致的地方。例如进化论者可能会假设,脆弱的有机分子以某种方式存留的时间能够比实验室测试结果还多出数百万年。

通过检验各自提出的专设说辞的频率和可信度,我们就能评估这两个互不相容的解释框架。

不过,要是教会内部继续抵触创造论事工,年轻人该怎样了解这些问题?他们该如何得知,虽然,进化论者宣扬事实无可辩驳地证明进化论是对的,并以此观点非法垄断科学界,但实际上,进化论世界观只是对已知事实的一个解释而已,而且还是一个牵强的解释。此外,我们的年轻人又该如何得知,很多具有很高科学素养的人一度接受进化论框架,但现在却坚信目前的科学知识在创世记直白教导的框架中可以得到更加契合的解释?

 

创世记的重要性

但拒绝圣经创造论为何会对基督信仰产生如此危害?首先,创世记逻辑上是所有重要基督教义(包括福音信息本身)的根基。

以耶稣基督的死和复活来说,这是我们信心的根基,是救恩和永生之福音的历史中心。耶稣和使徒都将创世记的记载视为历史事实。但如果创世记是诗体寓言或宗教神话,那么基督的身份及事工就会遭到破坏——祂的事工本是为了扭转亚当夏娃堕落后给世界带来的罪和死亡的影响。

保罗解释说:这正如罪从一个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马书512)其结果是,耶稣为罪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后复活,战胜了死亡,这是扭转亚当所犯错误的开始:因一个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罗马书519;参考21节)。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哥林多前书1521-22)这就是为什么圣经会提到首先的人亚当,耶稣被称为末后的亚当(哥林多前书1545;参考罗马书514)。第二位亚当的历史任务取决于第一位亚当的历史事实。两位亚当对福音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就算非基督徒稍有见识也能意识到这一点。

两位亚当对福音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就算非基督徒稍有见识也能意识到这一点。

进一步来讲,以福音的整个大画面来说,这原本是一个甚好的世界,之后被罪毁坏,通过耶稣在十字架上受死永远恢复原状。这不仅是关乎一个人的救赎。如果化石所代表的不是洪水前的世界葬身洪水泥沙,而是像我们被灌输的那样,代表的是以大尺度的手法记录人类还不存在之前并且还未能违背神之前的漫长岁月所发生的死亡、疾病和苦难甚至癌症,那会怎样?这不仅会让神成为死亡和苦难的制造者,把祂变成一位称饱含死亡和苦难的受造界为甚好的神(创世记131),还意味着,我们的世界并不是一个曾经被堕落和败坏所辖制并在叹息中指望着自由和复原的世界,(罗马书818-23)而是像他们灌输的那样,是一个不断向上向前进化的世界。难怪像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这样的无神论者会说,那些企图把这点和圣经相容基督徒简直神经错乱[4]

还有一点也不奇怪,用创造论传福音保持了非常好的成效记录。创世记记载的创造、堕落、洪水、甚至关于巴别塔人群分散的历史,是回答老少群体信主时遇到的主要科学相关疑难的关键。

 

创造论护教的必要

巴纳调研结果让人回想起CMI为他们在2015年的纪录片《放射尘》(Fallout)组织的美国圣经带(美国东南和中南部)的校园采访。结果不出所料:我们的采访明确显示,年轻时未接触过创造论教导的大多数年轻人,现在接受了进化论,也不再去教会。然而我们访谈中的每个年轻时就知道怎么回答这些问题的同学仍坚信基督教信仰,即便他们在接受高等教育时被灌输过进化论教导。更可喜的是,和我们交谈过的每个确信圣经创造论的同学仍稳定去教会。

虽然只有神才能拯救我们的年轻人,但是我们能在教会和家中教导耶稣基督的圣经福音,同时以有力证据告诉他们为何要相信福音是真实的,以此来清除理性上的障碍并帮他们清楚理解信仰。圣经让我们常作准备回应基督教面对的问题和反对(彼得前书315),攻破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知识障碍(歌林多后书103-5)。答案是有的,今天的答案比以往更多!信徒需要用这些答案装备年轻一代,让他们进入世界——无论是学校、工作场合或任何地方——时都能和使徒保罗异口同声地说: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罗马书116


[1] Barna Group, Atheism Doubles Among Generation Z, barna.com, 24 January 2018.

[2] Gould, S.J., Ever Since Darwin: Reflections on Natural History, W.W. Norton and Co, New York, NY, 1977, p. 161.

[3] Thomas, B., A Review of Original Tissue Fossils and Their Age implications, in (Ed.) Horstemeyer, M., Proceedings of the Seven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reationism, Creation Science Fellowship, Pittsburgh, PA, 2013.

[4] Dawkins, R., The Root of All Evil?, BBC Broadcast on Channel 4, 16 January 2006.

 

原文见:国际创造论事工 https://creation.com/need-creation-apologe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