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创造论及其重要性 -- 对一位提问者的回信

05 8月 2016
517 次数

唐纳德·奇蒂克

问题:

先不考虑具体的观点,我时常听到以各种形式表述的一种流行说法: “《创世记》要告诉我们的从来不是‘创造过程’,而是‘创造主体’(神)和‘创造对象’(万物)。愿神,我们伟大的创造者,永远被称颂……”。

我笃信六日创造、年轻地球论是圣经真理,但请详细告知,为何您觉得这是很重要的圣经真理?我想您会认同有些圣经真理比其它的更为重要。例如,我认为圣经支持浸水礼,然而如果我教会中有一个朋友受了点水礼,我不会告诉他,“那个不算。圣经从没提到过点水。除非受浸,你不算真正受洗……”。因为在我看来,受洗方式是相对而言不太重要的真理。

然而像救恩之类的教义,就是很重要的真理。所以我的问题是,为什么科学创造论是重要真理,它又有多重要呢?

许多我认识的人会把“创造还是进化”的问题归为像“浸水还是点水”这类不重要问题。他们会说将神尊为万物的创造者是重要的,而强调某种创造方式是不重要甚至无益处的。

这里(弥赛亚学院)的教员虽然是科学家,但会认为创造还是进化是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不仅如此,他们很可能会因圣经创造论者在一个不重要的问题上造成基督徒间的分裂而视他们为害群之马。

那么倡导创造论呢?这不会在神的家里引起分裂和不合一吗?比起教导救恩的核心信仰,这不就是在浪费时间吗?假如创造论不是重要真理,那真就如此了。

也正是这个原因,理清六日创造、年轻地球论为什么是基要的真理对我来说至关紧要。

我的两个室友都是渐进创造论者。我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但因我表明六日创造论而在我们之间造成了一点分歧和紧张。我是否应该只跟他们谈论我们共同的心愿,如认识神、追求祂的旨意、更加亲近祂?其中一位渐进创造论者室友(他是我在校园里最好的朋友)和一个持六日创造论的女孩(她参加某些肯·汉姆Ken Ham的聚会)订婚了。一天我们在一起时我表明了这个观点,提到我不会追求或者考虑与一个与我持不同创造论立场的人结婚(鉴于我认为这些真理很重要而且是基础)。这在他们之间造成了一点紧张。

尽管如此,我估计这个分歧对他们来说并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克里斯汀虽然持六日创造立场,但她并没把它看作基础的、重要的、在日常生活中意义重大的事。

您告诉过我们,帮助人们反思自己为什么相信所信的,比试着用证据说服他们更为首要。可以请您再次解释这一点吗?有些信徒自认为已经在竭力服侍神,荣耀他们的创造者和救主,却轻视创造的“细节”,又该如何解释呢?

我有一位教授朋友发表了一篇引人入胜的论文,基本陈述如下:“我们应看到圣经与科学所揭示的真理是相互关联的。若没关联,我们面临两种选择:不是科学有偏颇,需要重新诠释,就是我们错误地诠释了圣经”。我认为我们的教员偏向进化论的科学,相应地,不得不重新诠释圣经,视《创世记》为寓言文体,不能按字面含义理解。他们认为,我按照字面含义理解并因此接受了字面描述的创造论科学是在曲解《创世记》。

我曾和霍华德·杰·万提尔(Howard Jay VanTill)博士共进晚餐。他的言论(和人生)的主要内容和目的就是让基督徒弄明白他们不需要反对进化论。他上来会说,有史以来基督徒和世俗世界的普遍看法一直是:你必须反对进化论才能作基督徒。万提尔博士确信,作为基督徒我们不能再让自然论将进化论的真理据为己有。基督徒必须声明这个真理,上帝用祂伟大的能力和智慧创造了具有惊人潜力的“初始物”,进化为我们今天看到的一切(包括人类自身)。他用进化荣耀上帝,实在是可怕的!

我计划今年秋季读研究生,而且很快就要申请了。我正在找导师。最近我在想,在不妥协自己立场的同时要跟着一位相信进化论的研究员做研究和发论文可能会很难。您处理过或者考虑过这些问题吗?

我认为有一点重要且根本的差别可以帮助渐进创造论者反思他们的立场,即堕落之前的死亡问题。您可以写给我或告诉我在哪里能得到这一具体问题的相关信息吗?

渐进创造论者弱化堕落的重要性,因为他们“需要”死亡发生于堕落之前。他们强调这个事实,即植物和植物细胞会死亡,而圣经没有告诉我们堕落前动物不会死。我感觉在神的眼里动物和植物的死亡之间有一个明显的区别。是这样吗?

圣经也告诉我们,堕落时发生了生理变化 (例如女人会有生产之痛)。这个变化包括动物产生了肉食生活的特征,对吗?然而有些动物具有完全适于吃肉的生理结构,看起来它们在堕落前好像不存在或很不同。这是怎么发生的?

奇蒂克博士的回答

要完整地回答你的问题,估计需要一本书。我还是尝试在此概略地回答你。

你问我为什么创造比受洗方式的问题(如所说的)更加重要。很明显,两者都重要,因为在神话语里的一切都是重要的。所有在圣经中写下的都是出自神的旨意。提摩太后书 3:16-17说,“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然而正如你提到的,可能真的存在真理的分级。例如在几何学里,我们有定理,它就比由其衍生的推论更加重要,所以创造与受洗方式可能属于这类情况。可以说创造是一个基本定理。

为概述我对此情况的评估,我将首先考虑这个问题,什么是圣经创造论。然后考虑它为什么重要。从根本上说,这是不同宗教世界观之间的冲突。按字面解读的创造论与菲利普·约翰逊(Phillip Johnson)所定义的“有神自然论”(神导进化论、渐进创造论等)是相互冲突的。概括来说这就是为什么此问题很重要。现在让我试着具体地论述。

什么是圣经创造论?

圣经创造论是超自然的。说白了就是神迹。创造是来自创造者的直接行为,不是一个自然过程。“起初,神创造天地。” (创世记 1:1)。创造发生在起初,并在起初结束且完成了。创造不是发生在宇宙历史中的一段所谓的漫长进化过程中。创造来自创造者的话语。创造者说有就有。在《创世记》第1章我们读到一系列的含有“神说”的语句。我们也读到《诗篇》33:6,9,“诸天藉耶和华的命而造,万象藉他口中的气而成。……因为他说有,就有;命立,就立。”

圣经创造论也是“从无到有”的创造。开始什么也没有,然后有了东西。没有时间的要求。创造者不需要物质、能量或其他任何东西。祂是在先的,其他所有的都是由祂而出的。实际上创造一词的基本意义就表明了从无到有。有些别的宗教也有创造和创造者的概念,但所有情况下其创造者都比圣经里的低等。别的创造者不得不使用已经存在的材料,某种程度上他们只是简单地重新组装。

摩门教是个例子。在圣经中且仅在这里我们才有从无到有地创造的高等概念。记载从无到有创造的经文是《诗篇》19章,《箴言》8章,《歌罗西书》1:16-17(因为万有都是靠他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藉着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而立。)和《希伯来书》11:3(我们因着信就知道诸世界是藉着神的话造成的。这样,所看见的,并不是从显然之物造出来的。)因此圣经创造是超自然的。

为什么圣经创造论重要呢?

按字面理解的圣经创造论确认了神是谁。我们今天的文化打乱了“神”这个字的含义。当今文化下,神可以是一套道德标准、一种理念、宇宙自身、一个人(如雪莉·玛克莱恩,Shirley MacLaine)、甚至每个人。

我在大学和高中校园里办讲座时,很少用“神”这个词,因为这个词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意义。我用“创造者”取而代之。通常人们明白这个词和它所代表的概念。

圣经里的第一节表明了神是谁。他是创造者,不是一个理念,不是一个道德标准,等等;祂是创造者。所有的经文都支持这一点。圣经以此种方式起头,并持续至《诗篇》(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 诗篇 19:1),使徒书信(歌罗西书1:16-17),和圣经最后一卷书(我们的主,我们的 神,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因为你创造了万物,并且万物是因着你的旨意被创造而有的。启示录4:11)。因此按字面理解的创造的概念确认了创造者的定义。

第二点,创造定义了何为人。人不止是一具躯体,一堆由自然过程形成的化学物质。是的,人确实有躯体,但他也有魂和灵(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行的一切昆虫。”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创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创世记 1:26-27)。人是按照创造者的人格化形象造的。

这是我们赞美、敬拜创造者的缘由(普天下当向耶和华欢呼!你们当乐意事奉耶和华,当来向他歌唱!你们当晓得耶和华是神!我们是他造的,也是属他的;我们是他的民,也是他草场上的羊。当称谢进入他的门;当赞美进入他的院。当感谢他,称颂他的名! 诗篇100)。

第三点,创造是福音的基础。人被创造的时候是完美的,但《创世记》第3章记载了人堕落的事件。人被引诱用自我的标准取代了创造者的绝对真理。在堕落之前,创造者的话都是对真理的检验和标准。创造者说,“不要吃这个果子。”

所有的思想都要和创造者所说的进行比较。任何不一致的观点当然就是错的,因为创造者不撒谎。在堕落时人被引诱离开了创造者的真理标准,并用人自己的标准取而代之。

结果是,死亡进入了世界。死亡是不正常的。人被创造不是为了死。我们有哭丧的权利。(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 罗马书 5:12)

人犯罪时死亡进入了世界。实际上,人犯罪影响了整个创造(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 罗马书 8:22)。

因此人需要一位救主,而其第一个应许和预言在《创世记》3:15,经文称他为“女人的后裔”。

这节经文就像红灯一样显眼。在其余所有经文中,甚至在我们如今的文化里,孩子都是跟父亲的姓。但这里是“女人的后裔”;一个孩子,一个处女所生的神的儿子,“女人的后裔”,会出生作我们的救主。人被创造后堕落了,因此需要一位救主。

而人堕落不仅是道德上堕落,不仅是灵性上堕落,不仅是情感上堕落,而且也是理智上的堕落。

人彻底地堕落了。人不再与创造者有属灵上的合一,而是在灵性上死了,通常对属灵的事物不感兴趣。人不再有与神同在的兴奋和平安,而是在情感上远离神,且对神怀恨。人不再自然而然地想去做正确的事,而是通常倾向去做错误的事;我们在道德上堕落了。我们不得不努力学好。我们不需要教一个婴儿学坏,而是需要教他学好。坏是天生的。

但我们也在理智上堕落了。我们如今的本性倾向是使用我们自己的观念,即悖逆的、堕落的人的观念,来代替使用创造者的话语作为我们对真理的检验标准。人彻底堕落了。

由于人是彻底堕落,救恩也是为了彻底地拯救人。人必须在灵性上回转(对神这位创造者敏感,警觉,且有反应);人必须在情感上回转(恢复与创造者同在的平安);并要有悔改(道德上的改变);但人也需要在理智上回转。他必须回归到以创造者的话语作为对真理的检验标准。(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 罗马书 12:2)

回转涉及心智的更新。对我们而言,就是我们开始拥有一个新的世界观,创造者给我们的绝对真理的世界观。堕落就是拒绝以创造者的话语作为真理的检验标准。回转包含拒绝以人的观念作为真理检验标准,回归创造者的话语。我们的前提是,现在圣经成为了我们的真理标准。

回转可能包含属灵、情感、道德和理智上的同时回转。经常如此,但许多时候也不是。我是灵性、情感和道德回转之后才在理智上回转的。解决这些问题花了很久的时间。因此我必须诚恳对待仍旧在这些问题上挣扎的人。

总结一下,我们有两套方法论。回转之前,我们的真理检验标准是人的观念,经常是“世俗科学即真理标准”。如果圣经与世俗科学说的不一致,那么在理智回转之前人们采用的方法就是“重新诠释圣经”。

例如,持有此方法的人可能会说,《创世记》开篇的记述只是神话或富有诗意的比喻。回转以后,神圣的经文就是我们的真理标准了。如果人的观念(世俗科学)与圣经所言不一致,就重新诠释“科学”。

这两套方法论是互相冲突的。它们是两种对立的世界观,两种对比鲜明的方法。就像大卫·挪尔贝尔(David Noebel)在他优秀的作品中所指出的,“当要表述基督徒世界观时,我们就应该平白地解读圣经,也被称为字面诠释。这样很难看出新旧约作者有其他什么意思。修辞学,有;象征论,有;类比法,有;但总体上讲,圣经作者们写得简单明了,直述其意。当一个作者说,‘起初,神创造天地。’,我们明白他所说的是有一个神,有一个创造的开端,从而有了天和地,并且是神创造了天地。当一个作者说,‘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我们明白他所说的是有一个神,神是爱,并且把祂的儿子赐给那些信靠祂的人,让他们不会灭亡,反而得到永恒的生命。理解圣经的基本信息不需要博士学位或高智商。神的特殊启示是对每一个人开放的。”

在和人们的交谈中,我发现那些拒绝按字面诠释《创世记》前几章的人之所以那么做,是因为他们坚信“科学”与之冲突,而“科学”就是绝对真理。因为怕与科学冲突而拒绝按字面意义理解创造,这种主张是出自哲学上的混乱或无知,或两者皆有。这种思维方式是把哲学伪装成了“科学”。

如狂热的进化论者乔治·瓦尔德(George Wald)博士所言:“...一个世纪之前许多科学家视自发起源说(无生源说)为一个‘哲学必然’。这个‘必然’不再被欣赏了,这是我们这个时代哲学缺乏的症状。大多数现代生物学家满意地审评了自发起源假说的垮台,又不想接受特殊创造信仰,结果就是无路可走。”

如果能够更加开放地讨论这两种观点背后的哲学基础,许多有关创造和进化的困惑将会被扫清。幸运的是,形势正在好转。

从最近的科学文献和写给科学出版物编辑部的信件中看,有迹象显示,创造-进化论战的哲学根本正在被认清。例如,在一篇贬低创造论地位的文章成为某科学杂志的社论后,接下来的社论做了如下评论:

“科学家总是带着成见进行研究并带着同样的成见诠释研究结果。科学界实在不存在真正的客观。创造论者和进化论者可以在数据、可观测的现象上达成一致(无论是关乎一个地质构造里放射性同位素的比值,还是活着的动物或化石的骨质结构),然后他们将根据各自的预设前提来诠释数据(‘神创造’或‘偶然发生’)。两者都使用同样的数据,却得出迥然不同的结论。”(唐纳德 F·卡尔布莱斯,“创造论的挑战:另一种观点”,American Laboratory杂志,1980年11月10日。)

我们必须祷告,让人们能更加清楚地看到被预设影响的那部分。如果在开篇我们就否定《创世记》的神迹,那么有什么理由接受复活的神迹呢?毫无疑问复活是基督教信仰的一个关键真理。

注意,该问题只关乎哲学或世界观,而与事实无关。菲利普·约翰逊(Phillip Johnson)写到:“讽刺的是,当我对达尔文主义与科学自然论的评论在世俗学术辩论中得到了点支持的时候,却意外地在基督教学术界遇到了来自有神进化论者的抵抗。许多基督教大学和神学院的教授是狂热的达尔文主义捍卫者,这看起来不可思议,但却是真的……有神进化论者的理解上最大的失败,是没有意识到这个冲突并不在于‘事实证据’,而是在思维方式上。...他们推导出的具体答案也许能与有神论调和,也许也不能,但其思维方式根本是无神论的。把那些答案作为确凿的真相来接受,当然就等于接受了推导出那些答案的思维方式。这就是我为何认为对妥协者定位的恰当描述不是‘有神进化论’,而是‘有神自然论’。不论用什么名称,它都是个悲惨的错误。”(菲利普·约翰逊,“在达尔文庙里大吼异端”,Christianity Today,1994年10月24日,第26页) 菲利普·约翰逊完全正确。如果你去查阅并读完这篇文章,相信你会受益匪浅。

再次引用约翰逊:

“我决定开始使用‘有神自然论’来替代‘有神进化论’,因为这更加精确。很多人自称是‘有神进化论者’,使用这个描述是因为这让他们能在教会界和科学界都合乎规范。然而,他们无法把他们的有神论明确为神引导并提供信息的渐进过程,那不是主流科学教导的,而只能让有神论去附和自然主义的进化论,更重要的是去附和科学界所采用的自然主义思维方式。我在《天平上的理性》(Reason in the Balance)第五章举了几个例子(InterVarsity Press, Downers Grove IL, 1995)。我认为‘有神自然论’才是精准的词。这让人十分反感,反感的原因正是在我看来它比较恰当的原因:它让人注意到其固有的不一致性,即试图让有意义的有神论顺从自然主义世界观。”

我希望你能谅解我给出这么长的答案。你的问题真的非常重要。我认为值得及时回答你的基本问题,为什么字面上的创造是重要的。

愿主赐予你祂的智慧,继续寻求祂的真理。

你在基督里的弟兄,

唐纳德 E·奇蒂克(Donald E. Chitti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