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骗局再次被戳穿

04 11月 2015

 

作者:拉塞尔•格里格       

原文见:http://creation.com/fraud-rediscovered

 

很早以前,人们就已发现,一位富有成效的进化论普及人士伪造了一些图画,但这场骗局惊人的欺诈程度至今才被揭露。

 

大多数人曾经听过这个说法,或被这样教导过:人类的胚胎在子宫发育的头几个月的过程中经历了(或重演)不同的进化阶段,例如像鱼那样有腮,像猴子那样有尾巴等等。
这个理论不仅被人们当成事实,灌输给一代又一代的生物/医学学生,而且多年来也被视为堕胎合理化的理据。支持堕胎的人士声称:被杀的胎儿不过是在鱼的阶段或猴子的阶段,还未成为人。
19
世纪60年代末,恩斯特海克尔(Ernst Haeckel)在德国大力提倡这个被称为胚胎重演论的理论,以支持达尔文的进化论,尽管海克尔手中并没有证实胚胎重演论的依据。1

 

捏造的证据

由于缺乏证据,海克尔着手捏造证据。他刻意欺诈性地修改了由其他科学家绘制的人类和狗的胚胎,以增加不同物种胚胎之间的相似之处,并隐藏其不同之处。我们在最近一期的《创造杂志》报道了这个骗局。2
海克尔的德国同行(尤其是1874年比锡大学的解剖学教授威廉伊斯Wilhelm His)意识到这是一种欺诈行为,并且从海克尔的口中取得了关于该不当行为的口供,海克尔指责胚胎图的绘制人犯了错误,但却没有承认自己正是它的绘制人2
多数有见识的进化论者在过去的70年里已经意识到胚胎重演理论的错误。3
然而,胚胎重演理论仍然作为进化论的证据出现在很多书籍中,特别会被百科全书和进化论推广人使用,如卡尔萨根(Carl Sagan4

 

不过——问题不止这些


当进化论者说胚胎重演论是错误的时候,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承认胚胎比较不能成为支持各物种拥有共同祖先的证据。事实上,他们仍然经常强调胚胎在早期发育阶段中出现的所谓相似性(他们称为胚胎同源性),以此作为进化的证据。他们认定这些相似之处是常识5
多 年来,这种所谓的胚胎相似理论,一直有意无意地植根于海克尔的一组24个胚胎的图画,海克尔首先将这些图画发表于1866年的《普通生物形态学》 (Generalle Morphologie der Organismen),然后在1874年再度发表于流传更广的《人类起源》(Anthropogenie)(见下文)中。这些图画旨在显示鱼、蝾螈、海 龟、鸡、猪、牛、兔和人类胚胎发育的三个阶段。

在这些图画中,各物种的胚胎在发育的各个阶段,尤其是早期的阶段,显示出较大的相似性。自从这些胚胎图出现,人们就假设它们给我们展现了一些接近真相的脊椎动物的胚胎。到现在它们仍然出现在教科书和流行的文献中。6, 7
但事实上,没有人花时间检查这些图画的真实性。直到现在有人去检查的时候,才发现海克尔的欺诈行为是比任何人所想象的更加严重的。这个欺诈不但影响胚胎重演论,而且事实上这些所谓的相似之处,比任何人所想象的要少得多。

 

欺诈图片的核实和暴露


在伦敦圣乔治医院和医学院的讲师、胚胎学家迈克尔理查森(Michael Richardson)在《解剖学和胚胎学》期刊上的一篇文章8中进一步揭露了这个刻意的骗局。近期《科学》杂志9和《新科学家》10期刊都对理查森的文章做了评论。
理查森说,他总觉得海克尔的图画是有问题的,因为这些图画与他[理查森]所了解的鱼类、爬行类、鸟类和哺乳动物胚胎各部的发育速度不相符。” 他找不到任何关于一个物种与其他物种的胚胎比较的实验记录。所以谁也不曾援引任何比较胚胎学数据来支持这一理论8
因此他组织了一个国际研究小组专门对多种脊椎动物胚胎的外部形态进行研究和拍照,研究与海克尔图画在同一个阶段的胚胎。8
研 究小组收集了39种不同的脊椎动物的胚胎,包括澳大利亚的有袋动物、波多黎各的树蛙、法国的蛇以及英国的鳄鱼等动物的胚胎。他们发现,不同物种的胚胎差异 非常大。事实上,这些胚胎的差异是如此地大,海克尔的图画(看起来极为相似的人、兔子、蝾螈、鱼、鸡等胚胎)不可能是按照真正的胚胎样品画出来的。
《泰晤士报》(伦敦)的奈杰尔霍克斯(Nigel Hawkes)采访理查森。11 这篇文章中称海克尔是胚胎骗子,他引用理查森的话:
这 是一个最恶劣的科学欺诈。一个被认为是伟大的科学家却故意误导大众,这是令人感到非常震惊的。这让我很生气他(海克尔)所做的就是,将人类的胚胎的图画 复制,把它当作蝾螈、猪和所有其他动物的胚胎,相同发育阶段的胚胎看起来很相似,但事实上它们并不相似这些胚胎图画都是伪造的。11



按照理查森和他的研究小组的说法,海克尔不仅添加、删除和篡改胚胎的结构,而且:“他还刻意改变了胚胎各部的比例。
他还伪造胚胎某些结构的比例,以夸大物种间的相似之处,即使大小相差10倍,他也画得差不多大;在大多数情况下,海克尔通过故意忽略各物种的名称来进一步淡化差异,似乎一个物种就可以准确地代表整个一群。9
1874
年,恩斯特海克尔的图画被伊斯(His)教授宣称为学术欺诈,这个宣称被列入海克尔的忏悔中,但据理查森称:
1901年,他的图画被一本名为《达尔文和达尔文之后》的书所采用,然后又被广泛复制于英文生物学教科书中,海克尔的忏悔便消失了。” 9, 12
事到如今,图书馆、出版商和卖家是否会赶快召回这些存在错误的书籍呢?是否会改写或者承认那些支持进化论的胚胎相似性,其实主要是基于学术造假呢?

本 文使用的胚胎照片由迈克尔•K•理查森博士慷慨提供。照片最初来自于M.K. Richardson et al.,‘There is no highly conserved embryonic stage in the vertebrates: implications for current theories of evolution and development’, Anatomy and Embryology, 196(2):91–106, 1997, © Springer-Verlag GmbH & Co., Tiergartenstrasse, 69121 Heidelberg, Germany. 经允许在本文使用。

 

引文和注释

1.   海 克尔之先,已经有动物学家注意到了各种胚胎外观形态的相似之处,其中包括J.F. 梅克尔(J.F. Meckel1781–1883), M.H. 拉特克(M.H. Rathke1793 – 1860),和艾蒂安R.A. 塞雷斯(Etienne R.A. Serres1786 – 1868)。塞雷斯提出了高等动物胚胎的发育阶段会经历相似于成年低等动物的形态的理论。创造论者K.贝尔(K. von Baer1792 – 1876)也注意到胚胎相似性,但反对塞雷斯的观点,他也大力反对达尔文主义(《大英百科全书》17891992年)。后来是海克尔朗朗上口的短语 “Ontogeny recapitulates phylogeny”(意味着人类胚胎在子宫里的发育过程,再现了所谓的从原始生物进化成人的步骤),将这个胚胎重演理论普及化了。

2.   R. Grigg, ‘Ernst Haeckel: Evangelist for evolution and apostle of deceit ’, Creation 18(2):33–36, 1996.

3.   如 进化论者斯蒂芬•J•古尔德(Stephen J. Gould)所说:胚胎重演理论和阶梯分类法,今天应该要被摒弃了。” Dr Down’s Syndrome, Natural History, 89:144, April 1980引于Henry Morris, The Long War Against God, Baker Book House, Michigan, p. 139, 1989.

4.   参 见World Book Encylopedia, 6:409–410, 1994; Collier’s Encyclopedia, 1994, 2:138, 1994; Carl Sagan, The Dragons of Eden, Book Club Associates, London, pp. 57–58, 1977.

5.   多 年来创造论者已经指出,动物形态相似并不证明他们拥有共同的祖先,相似的形态同样可以理解为来自于相同的设计、实现工程效率的相同路径等等;参见DNA Similarity of Humans and Chimps—does it prove common ancestry?

6.   参 见Scott Gilbert, Developmental Biology, Sinauer Associates, Massachusetts, fifth ed. pp. 254 and 900, 1997, 文中Gilbert 误将图画指为罗曼斯(Romanes1901所绘制。And George B. Johnson, Biology, Mosby-Year Book, St Louis, p. 396, 1992.

7.   参 见Mahlon Hoagland and Bert Dodson, The Way Life Works, Ebury Press, London, p. 174, 1995, 书中有完整版的海克尔胚胎的全彩图! Richard Leakey, Illustrated Origin of Species, Faber and Faber, London, p. 213, 1986Leakey称海克尔的重演教条有误导性,但是仍在使用海克尔的胚胎图画。

8.   Michael Richardson et al, Anatomy and Embryology, 196(2):91–106, 1997.

9.   Elizabeth Pennisi, Haeckel’s Embryos: Fraud Rediscovered, Science 277(5331):1435, 5 September 1997.

10.  Embryonic fraud lives on, New Scientist 155(2098):23, 6 September 1997.

11.  Nigel Hawkes, The Times (London), p. 14, 11 August 1997.

12.  创 造论者一直都知道海克尔的欺诈骗局,虽然不确定其欺诈的程度。见Ian Taylor, In the Minds of Men, TFE Publishing, Toronto, pp. 185ff., 275ff., 1986; Wilbert H. Rusch Sr, Ontogeny Recapitulates Phylogeny, Creation Research Society, 6(1):27–34, June 1969; Douglas Dewar, Difficulties of the Evolution Theory, Edward Arnold & Co., London, Chapter VI, 1931. Also Assmusth and Hull, Haeckel’s Frauds and Forgeries, Bombay Press, India, 1911.

 


转自国际创造事工CREATION.com,经许可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