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文公开宣布放弃进化论了吗?

03 十二 2018

作者:罗素·格里格(Russell Grigg

 

达尔文1882年4月19日去世,享年73岁。他离世时竟然是个非信徒,这在一些人来看是件可悲的事。而在达尔文死后的几年间,有传闻说他在临终之时改变信仰、放弃进化论。这些传闻最早出现在1882年5月的一些布道会上。1但最为人熟知的一个传闻要归功于一位名为赫普的女士(Lady Hope)。据她说她于1881年秋在唐豪斯(Town House,达尔文故居)拜访过临终时的达尔文,并且她到访的时候达尔文在读希伯来书,而在她提到创世记中有关创造的记载时,他变得很痛苦;还说他请她第二天再去一趟,让她在避暑别墅花园的聚会上讲讲耶稣基督这个主题,来者包括侍者、佃户和邻居——据他说大约有30人。这个传闻最初出现在美国浸信刊物《守望稽刊》的一篇521字的文章中,3自那之后还重复刊印于许多书籍、杂志和小册子中。

所谓的放弃进化论或改信基督教,要么是过渡解读,要么是自编故事。

所有这些传闻的主要问题是它们都遭到达尔文家人的否认。·达尔文(Francis Darwin达尔文第三个儿子)1887年2月8日在写给赫胥黎(Thomas Huxley)的信中提到,达尔文离世时放弃进化论的报道“不实且无任何根据”4,而后在1917年,弗兰西斯确定地说他“没有任何理由相信他(他父亲)曾放弃过不可知论的观点”。5达尔文的女儿亨利雅塔(Henrieta)或叫利奇菲尔德(Litchfield)1922年2月23日在伦敦的福音周刊《基督徒》(the Christian)第12页中写道,“他离世时我就在他身边,而赫普女士在他病危和其他生病的时候并不在他身边。我相信我的父亲甚至从未见过她,不管怎么说他对我父亲的思想或信仰没有任何影响。他从未放弃过自己的任何科学观点——无论是当时的还是早期的。……整个传闻纯粹是无稽之谈”。6有些人甚至认为不存在赫普女士这个人。

那么我们该如何看待?

达尔文的传记作者詹姆斯·摩尔(James Moore)博士是英国开放大学(The Open University)的科学和技术史讲师,他耗费20年时间研究三块大陆上的数据。他的一本218页的著作就剖析了他称为 “传奇人物”的达尔文。7他说确实有一位赫普女士,生于1842年的她原名叫伊丽莎白·李德(Elizabeth Reid)。她于1877年嫁给了身为鳏夫的退役海军上将詹姆斯·赫普爵士(Admiral Sir James Hope),在19世纪80年代她投身于帐篷布道和对老人和病人的探访事工,1922年在澳洲悉尼逝于癌症,其在澳洲的墓地一直保存至今。

摩尔说赫普女士也许真的在1881年9月28日周三至10月2日周日之间拜访过达尔文,几乎可以肯定弗兰西斯和亨利雅塔当时不在,但他妻子艾玛(Emma达尔文的妻子)却可能在场。9他说赫普女士“善于言辞,能将令人不快的场面和谈话赋予感人的属灵意义”。10他指出她所写的故事中有一些关于时间和地点的真实细节,但也有与事实冲突的地方——达尔文在去世前六个月时并没有卧病在床,避暑别墅很小,根本无法容纳30人。但最重要的一点是,文中没有提到达尔文放弃进化论或信仰基督教,只提到他对于自己年轻时候的这些假说之命运感到担忧,这也是为了那些来参加宗教聚会的人而言的。所谓达尔文放弃进化论或改信基督教是一些人为给传闻装点门面而将传闻过度解读或是他们自己编造出来的谎言。摩尔称这种行径为“神圣的欺世盗名”!

我们应该看到,达尔文的反宗教性质的思想使艾玛在其大部分婚姻时光都痛苦不堪,如果有任何传闻提到过一个真实的对话,那她一定会主动站出来予以证明。但她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参考文献与注释  


[1] James Moore, The Darwin Legend, Baker Books, Grand Rapids, Michigan, 1994, pp. 113–14. Return to text.

[2] 唐豪斯(Down House)仍保留达尔文故居名字的拼写,但为了避免和北爱尔兰的唐郡(County Down)混淆,在19世纪中期遂改为了Downe House。Source: Ref. 1, p. 176. Return to text.

[3 Watchman Examiner, Boston, 19 August 1915, p. 1071. Source: Ref. 1 , pp. 92–93 and 190. Return to text.

[4 Ref. 1, pp. 117, 144. Return to text.

[5] ibid, p. 145. Return to text.

[6] ibid, p. 146. Return to text.

[7] ibid. Return to text.

[8] After the death of Admiral Hope in 1881, Lady Hope married T.A. Denny, a ‘pork philanthropist’, in 1893, but preferred to retain her former name and title (Ref. 1, pp. 85; 89–90). Return to text.

[9] 1881年海军上将赫普去世后,霍普女士在1893年与“猪肉慈善家”丹尼(T.A Denny)再婚,但依然保留她之前的姓氏和头衔。(Ref. 1, pp. 85; 89–90). Return to text.

[10] Ref. 1, p. 167. Return to text.

[11] ibid, p. 94. Return to text.

 

 

原文见:国际创造论事工https://creation.com/did-charles-darwin-rec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