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论:一种古老的异教思想

28 十一 2018

作者:保罗·杰姆斯-格里菲斯(Paul James-Griffiths

 

图片来自Wikipedia.com 阿那克西曼德(Anaximander,约公元前610-公元前546)认为人是从鱼进化而来的。希腊和罗马这样的异教社会普遍存在这类的进化论思想。

我在大学里研读古代历史的时候,接触到异教关于起源的观点,正是这个研究让我开始质疑进化论和所谓的宇宙漫长历史。直到后来,也就是多年的科学探索之后,我才最终脱离那种妄图融合自然主义和基督教圣经观点的自由式解释。

希腊人

阅读那些活在公元前600年至公元前100年左右的希腊哲学家的作品时,我惊讶地发现远在达尔文和现代假设出现之前,就有的原始的进化论和长时论。阿那克西曼德(约公元前610年-546年)的残篇说“人类最初和另一种动物相似,它的名字是鱼。1”德谟克利特(Democritus约公元前460年-公元前370年)说原始人开始说话时发音“模糊不清”,“难以理解”,但“吐字逐渐变得清晰”。2伊比鸠鲁(Epicurus,公元前341年-公元前270年)认为不需要上帝或其他神,因为宇宙是由原子的随机运动而诞生的。3这些人之后的罗马自然主义者老普林尼(Pliny the Elder,公元23-79)认为,“……我们是偶然产生的,万物都源自偶然,她欲证明神的存在不确定。”4

关于宇宙漫长的历史,柏拉图(Plato)和很多希腊哲学家抱有这样的观点:目前的宇宙产生于千百万年前。拉克坦修(Lactantius)在公元四世纪的著作中提到:“柏拉图和很多其他哲学家因为对万物的起源和创世之初的情况一无所知,所以就说这个美丽世界的构造完成之后已经过了千百个岁月。5(这里的一个“岁月”是1,000年。)

埃及人、巴比伦人和印度人

希腊人从巴比伦人、埃及人和印度人那里引进了其中一些思想,而这些人的哲学思想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前。例如印度教有一个观点认为婆罗门(宇宙)就像种子一样自发地进化出来,在大约43亿年前膨胀并孕育出了万物。6这些印度人认为永恒的宇宙不断在重生、幻灭和休眠之间轮回,这被称为“劫”,就像震荡宇宙大爆炸理论一样。我们还在印度作品《薄伽梵歌》(Bhagavad Gita)中读到克利须那神(Krishana)说,“我是万物进化的源头。”7

关于宇宙漫长的历史,柏拉图和很多希腊哲学家持有的观点是:目前的宇宙产生于千百万年前。

一些巴比伦人称他们保存的载有天文铭文的泥版有730000年的历史,其他人如贝洛苏斯(Berosus)称他们的铭文有190000年之久。4埃及人称他们研究天文学的时间长达100000年之久。8

早期教会领袖们就地球年龄或人类文明存在的时间就常常和异教徒们辩论不休。他们一致认为神在他们写书之前的不到6,000年前了创造地球后。9比如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奥古斯丁(Augustine,公元354-公元430)在他的名作《上帝之城》(City of God)里以“论世界有数万年历史的谬误”为题的整章中提到:“那些人说起自然和人类起源问题时不知所云,那么我们也就无需理会…。他们也是被那些造假手段高明,宣称世界历史有数万年的文字记录所蒙骗,而我们根据圣言记录得知,人类历史尚未过6000年。10

安提阿教会的西奥菲勒斯(Theophilus,公元115-公元181)发给异教地方官奥托吕科斯(Autolycus)的护教文中说起异教的年老论问题,提到柏拉图所说大洪水与他那个时代之间有2亿年的时间间隔;还发护教文给阿波罗尼(Apollonius)说埃及人认为自创造以来至少过了155,625年。11古代异教徒可能是通过占星术来计算出了他们的久远时间,因为他们认为占星术是真正的科学。尤利西斯·阿非利加努斯(Julius Africanus。公元200-公元245)写道:“埃及人凭着吹嘘他们对自己古文物的解读,再加他们的占星师对周期和无数岁月的解释,确实为数万年时间提供了证据。

现代异教徒?

现在的科学家用复杂得多的“测年”法,如放射测年技术,来“证明”长久时间。但就像《创造》杂志常常指出的那样,这些不是用来测量时间的方法,而是对诸如放射性衰变的物体的测量的解释,而这些解释基于错误的假设之上。13

最近,随着人们意识到自发的进化发生的几率几乎不可能,科学家一直在构思“新”理论来解释地球上的生命如何诞生。已故的DNA结构的发现者之一弗兰西斯·克里克(还有詹姆斯·沃森(James Watson)和莫里斯·威尔金斯(Maurice Wilkins)),相信地球上的生命来自外星人而不是神。14异教之神以复仇来反击!

最近,人们对“多元宇宙”和“平行宇宙”理论有很多推测,如麦克斯·泰格马克(Max Tegmark)最近在《科学美国人》上发表的一篇文章。15,16这种幻想很有用,因为现在任何事随时都可能发生,这正如《矩阵》这部科幻电影中的情形!但自古以来就存在这种观点。奥古斯丁在公元430年之前就控诉过这种观念,他说:“还有一些人,它们虽然不认为这个世界是永恒的,要不就认为这不是唯一的世界,而是有很多世界;或者认为世界确实只有一个,但会毁灭,然后相隔固定时间后又会再次诞生,就这样无限循环下去。”17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所罗门王,传道书1:9-11

所罗门3000年前写道:“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岂有一件事人能指着说这是新的?哪只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已过的世代无人纪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纪念。”(传道书1:9-11)

我们应注意仅在基督复活150年之后,西奥菲勒斯对奥托吕科斯说过的一番话:“我的目的不是为了就一个无足轻重的话题而提出,而是要引出创世以来经过的年数问题,并且谴责这些作者的徒劳和肆意解说,因为大洪水至今没有两亿年的时间,像不柏拉图断言的那样经过了那么多年,也没有我上文提到的埃及人阿波罗给出的124,500年之久。世界并非不是被创造的,万物也不像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和其他人所臆想的那样是自发产生的,而是的的确确被创造出来的,而且是在那位创造万物之神的眷顾之下运行的。整个时间和经历的年数已经向那些愿意顺服真理的人摆明。11

自创世至大洪水是2242年…自创世共经过56989年零几个月几天的时间。18,19

 

参考文献与注释  


[1] Barnes, J., Early Greek Philosophy , Penguin Books, London, England, p. 72, 1987. Return to text.

[2] Cartledge, P., Democritus, Phoenix, London, England, pp. 20–21, 1998. Return to text.

[3 The Epicurus Reader: Selected Writings and Testimonia, 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Brad Inwood and L.P. Gerson, introduction by D.S. Hutchinson, Hackett Publishing Company, 1994. Return to text.

[4 Pliny the Elder, Natural history, translated with an introduction and notes by John F. Healy, Penguin Books, London, England, p. 13, 1991. Return to text.

[5] Lactantius, The Divine Institutes 7:14, Of the first and last times of the world, <www.ccel.org/ccel/schaff/anf07.iii.ii.vii.xiv.html>. Return to text.

[6] From The Mundaka Upanishad, Understanding Hinduism, pp. 5–9, <www.hinduism.org.za/creation.htm>. Return to text.

[7] The Bhagavad Gita, translation and introduction by Eknath Easwaran, Penguin, Arkana, p. 142, 1985. Return to text.

[8] Augustine of Hippo, City of God 18:40, About the most mendacious vanity of the Egyptians, in which they ascribe to their science an antiquity of a hundred thousand years, AD>410, <www.ccel.org/ccel/schaff/npnf102.iv.XVIII.40.html>. Return to text.

[9] 这些数据基于旧约圣经希腊文七十士译本(约公元前250),而我们的英文圣经译本的主要来源则是标准希伯来经文(马索拉经文)。在 ‘Some remarks preliminary to a Biblical chronology’, Journal of Creation 12(1):98–106, 1998中彼得·威廉姆斯(Pete Williams)指出为何马索拉经文可能更接近希伯经文原文。 <creation.com/chronology>. Return to text.

[10] Augustine, ref. 8, 12:10, <www.ccel.org/ccel/schaff/npnf102.iv.XII.10.html>. Return to text.

[11] Theophilus, To Autolycus 3:26, Contrast between Hebrew and Greek Writings, AD 181, <www.ccel.org/ccel/schaff/anf02.iv.ii.iii.xxvi.html>. Return to text.

[12] The Extant Fragments of the Five Books of the Chronography of Julius Africanus 3(1), On the mythical chronology of the Egyptians and Chaldeans, <www.ccel.org/ccel/schaff/anf06.v.v.i.html>. Return to text.

[13] Walker, T., The way it really is: little-known facts about radiometric dating, Creation 24(4):20–23, 2002; Radiometric Dating Q&A<creation.com/dating>. Return to text.

[14] Bates, G., Designed by aliens? Discoverers of DNA’s structure attack ChristianityCreation 25(4):54–55, 2003; <creation.com/aliens>. Return to text.

[15] Tegmark, M., Parallel Universes, Scientific American 288(5):31–41, May 2003. Return to text.

[16] 但这是一种不科学的特殊辩护。See Sarfati, J., Multiverses: Parallel Universes, in: Refuting Compromise, pp. 187–189, Master Books, Arkansas, USA, 2004. Return to text.

[17] 那些人认为世界确实不会永存,但认为要么有无数个世界,要么同一个世界不断分解为其组成元素,在固定周期结束时又获得新生,<www.ccel.org/ccel/schaff/npnf102.iv.XII.11.html>. Return to text.

[18] Theophilus, ref. 11, 3:28, Leading chronological epochs, <www.ccel.org/ccel/schaff/npnf102.iv.XII.11.html>. Return to text.<www.ccel.org/ccel/schaff/anf02.iv.ii.iii.xxviii.html>. Return to text.

[19] 宇宙的精确年龄无法确定,但圣经告诉我们大约不到7000年。——参考 Freeman, T.R., The Genesis 5 and 11 fluidity questionJournal of Creation 19(2):83–90, 2005; Sarfati, J., Biblical chronogenealogiesJournal of Creation 17(3):14–18,2003. Return to text.

 

 

原文见:国际创造论事工https://creation.com/evolution-ancient-pagan-id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