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中的有毒植物足以置进化论于死地

12 十一 2018

作者:菲利普·贝尔(Philip Bell) & 大卫·卡其普尔(David Catchpoole ) 

 

两支在琥珀中保存得出奇完整的花朵给专家们带来了不少惊喜。1 这颗琥珀发现于多明尼加共和国的琥珀矿,进化论者将它的年龄定为一千五百万到四千五百万年。三十多年来从事琥珀昆虫研究的昆虫学家,美国俄勒冈州州立大学的乔治·波伊纳尔(George Poinar)教授指出,这朵花应该属于马钱属(Strychnos)。根据创造论者卡尔·林奈(Carl Linnaeus)1753年的分类学,这一属的矮树丛和树木含有制作老鼠药时经常使用的剧毒生物碱——马钱子碱(又称士的宁)。

“这两朵花儿看上去好像刚刚从树上掉落,”波伊纳尔教授说。2 他将高清照片发给了马钱属专家,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植物学教授雷纳·司杜伟(Lena Struwe)。经过与博物馆中两百多个已知品种进行对比,她将这一植物定为一个新的物种,Strychnos electri(希腊文中的琥珀是ἤλεκτρον, ēlektron)他们联合撰写的文章刊发在近期的《自然:植物》杂志上。3

司杜伟教授认为它们“对我们理解加勒比地区和南北美洲热带地区的植物进化具有重要意义。”然而,将这列为一个新的物种的理据并不充分,仅仅是花瓣上毛刺的具体位置和外观,其理由明显是夸大了点儿。按照圣经的观点,这一属的诸多种类都应该是同一株受造植物的后代。上帝在设计生物时赋予了它们产生多样性的潜能,不过这是限定在一定的范围内的。马钱属的多样性并没有体现一个品种到另一个品种的进化,相反,刚好符合创造生物学(译注:圣经中描述的“各从其类”)。

除此以外,被大家忽视的一个问题是,这些花若真经过了所谓的(至少)一千五百万年,怎么可能被如此完好地保存下来!它们好像刚从树上掉落一样,不仅可以清晰辨识并归入马钱属,甚至就连微小的花瓣上的细节也依然清晰可见,能用显微镜观察并进行“种”层面的比较。

我们若仔细想一想,这颗琥珀化石(如图)以及很多科学文献中的类似琥珀如何被出奇完整地保存下来,其衍生的含义将会对进化论的时间框架和琥珀化石形成过程漫长一说形成致命的一击。

举例来说,人们在一个定为3.2亿年前的琥珀中发现了只有在有花植物(被子植物)中才有的分子结构。但是按进化论的时间框架,它们应该是在两亿年之后才出现的!4 琥珀中的生物明显展示了“进化静态” 5——这些琥珀中的生物和它们今天的后代一模一样。

与此同时,琥珀矿的庞大规模和其中繁多的生物种类都指向了一个琥珀的成因,这绝对不是能用进化论者编造的成因解释得通的——千百万年前,森林中树上的树脂慢慢流下,凝住生物,形成琥珀。虽然昆虫占据多数,但是人们也在琥珀中发现了蜥蜴6和水生(甚至海洋)生物7,也有哺乳动物的毛发8,最近甚至发现了鸟的翅膀9. 这些都指向灾难性事件,森林遭毁灭的灾难,一批批漂浮的树木在压力之下挤出大量树脂,这很像圣经记载的,发生于4500年前的挪亚洪灾。10

 

大卫·卡其普尔. 农业科学学士,哲学博士

卡其普尔博士是一位植物生理学家和科学教育者,在国际创造事工(澳洲)多年来担任科学家和讲员。同时他也为CMI撰写文章。查看更多卡其普尔博士的资料,可以访问creation.com/catchpoole.

菲利普·比尔,研究生教育学位,特许生物学家,皇家生物协会成员,科学学士

在2001年加入国际创造事工前,比尔先后在癌症研究所和学校教授科学。他目前是国际创造事工(英国/欧洲)的首席执行官。查看更多比尔的资料,可以访问creation.com/pbell.

 


[1] Extinct plant species discovered in amber, bbc.co.uk, 15 February 2016.

[2] Branson, K., Trapped in Amber: Rutgers Botanist Names New Flower Species—Strychnos electri makes its debut after being preserved in fossilized resin for at least 15 million years, news.rutgers.edu, February 2016.

[3] Poinar, G. and Struwe, L., An asteroid flower from neotropical mid-Tertiary amber, Nature Plants 2:16005, February 2016 | doi:10.1038/nplants.2016.5.

[4] Oard, M.J., 320-million-year-old amber has flowering plant chemistry, J. Creation 24(2):16, 2010; creation.com/floral-amber.

[5] Bell, P., Evolutionary stasis: double-speak and propaganda, Creation 28(2):38-40, 2006; creation.com/stasis.

[6] See creation.com/focus-381#lizards.

[7] Oard, M.J., Marine fossils in amber suggest the Flood log-mat model, J. Creation 24(1):9–10, 2010.

[8] See creation.com/amber-hair.

[9] Xing, L. and 12 others, Mummified precocial bird wings in mid-Cretaceous Burmese amber,
     Nature Communications7:12089, 28 June 2016 | doi:10.1038/ncomms12089.

[10] Catchpoole, D., Amber needed water (and lots of it), Creation 31(2):20–22, 2009; creation.com/amber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