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文和上帝的论战

15 十 2018

作者:罗素·格里格(Russel Grigg)  

 

达尔文是如何弃绝基督信仰的

查尔斯·达尔文成长过程中接受的是当时“智能设计”的思想。“智能设计”是威廉·佩利(William Paley)著名的论述,即手表的设计说明一定有一位聪明的制表师,所以宇宙的设计说明一定有一位聪明的创造者。1 关于这一点,达尔文写道:“我想从来没有一本书像佩利的《自然神学》2(Natural Theology)那样让我钦佩了,我几乎烂熟于胸了。”3
然而,达尔文余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试图解释自然界的设计,而且不需要任何目的和一个智能的指引。他把自己标榜为不可知论者,在1876年他67时所写的自传中,4他表明了他的“宗教信仰”。

 

   1. 达尔文否认《创世记》的记载是真实的历史

达尔文断言,不同的物种起源于极端缓慢的进化过程。但他知道,根据《创世记》的教导,上帝分别借着不同的、即刻的命令创造了植物、动物和人类。两种前提不可能都正确。所以不是他的理论错了,就是《创世记》错了。谁错了呢?他写道:
“到现在(1839年1月在他29岁之时),我逐渐意识到,《旧约》就像印度人的圣书或野蛮人4的宗教一样不可信,因为其中记载的世界史显然是虚假的,包括巴别塔,作为记号的彩虹等等,而且把上帝描述成一个有报复心的暴君。”

评论:达尔文接受了错误的世界观。“显然虚假的世界史”不是《创世记》所记载的,而是他的理论和长时论所要求的。

2. 达尔文否认基督信仰中的神迹

关于“支持基督信仰的神迹”,他写道:

“我们对自然界不变的规律知道的越多,就越难以相信神迹——当时的人无知轻信到一个地步几乎让人难以理解——我们无法证明福音书写于事件发生之时——四卷福音书在很多重要的细节上都有分歧。在我看来,这些细节之重要以至无法被视为目击者常规的错误。想到这些……我渐渐怀疑基督信仰是上帝的启示。”
评论:基督信仰实在是相信神迹的信仰。从《创世记》1章记载的上帝的创造,到《出埃及记》中上帝以神迹拯救以色列脱离埃及,以及福音书中基督施行的很多神迹,和《使徒行传》中门徒所行的神迹,我们看到一位做工的上帝,他的伟大超乎我们的想象。他通过口中的话(《创世记》1章)命立万有,当然他也可以行使自己的意志来合理地改变他的创造。
达尔文的论述在哲学逻辑上是说不通的。因为他知道自然律是不变的,所以他认为所有神迹记载都是虚假的。然而,他只有预先知道所有神迹记载都是虚假的,才能知道自然律是不变的。所以他的论述是在转圈子:他籍着驳回来源而否决了神迹;但他驳回来源因为它包含神迹。
他假定耶稣同时代的人相信神迹是出于无知。但约瑟(太1:19)和玛利亚(路1:34)非常清楚怀孕是怎么回事——需要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结合,尽管他们不知道关于精子和卵子的某些细节。他们质疑童女怀孕的宣告,因为他们确实知道生命的事实,并非无知。

另外,神迹不是打破自然规律,而是附加其上,如此看待神迹才是合理的。所以要反驳神迹,达尔文需要证明:自然界就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在这些正常的规律以外没有一位可以托住的上帝(歌罗西书1:15)。5

3. 达尔文痛恨关于末日审判的圣经教义
   他写道:

“我实在难以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希望基督信仰是真实的。如果基督信仰是真实的,那么圣经平白的文字似乎在说那些不信的人,包括我的父亲、兄弟和我所有的挚友都将受到永远的刑罚。这是个该死的教义。”4

反对无限圣洁的神是极其严重的罪。

评论:如果达尔文像读佩利的著作那样认真读过圣经,他就会知道圣经所说的:“主……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后3:9)事实上,天父差派主耶稣基督为罪而死(约1:29),使人可以脱离永远的刑罚。
另外,达尔文没有说明上帝刑罚的何以不公正,只是凭借出于“愤怒”的谬论。然而,得罪无限圣洁的神是极其严重的。上帝全然的公义要求有限的罪人必须承受无限的刑罚,或者一位无限的赎罪者必须代替我们承受刑罚。这已为神子耶稣所成就,他担当了全人类的罪。(赛53:6)6

4. 达尔文认为自然选择让设计变得多余

他写道:“我先前以为,佩利提出的自然设计论是毋庸置疑的,现在自然选择的规律被发现后,情况就不是这样了。比如,我们不能再认为一个双贝壳漂亮的开合是一位智慧的存在创造的,正如门的折页是人所造的一样……自然界中的一切都是不变定律的产物。”4,7

评论:查尔斯,你错了。自然选择是淘汰群体中“不适应”的个体。这可以揭开先前未显明的基因组合,这些基因组合自创世以来就一直存在,并且没有改变过。但自然选择只能作用在已存在的基因信息上,不能产生任何新的基因。这和设计没有关系。顺便说一句,自然选择不是你发现的,是爱德华·布莱斯,一位创造论者,观察到的,他在1835至1837年间对其作了论述。8

5. 达尔文认为自然选择,而非对上帝的信仰,才能解释世界上的幸福和苦难

他写道:

“如果这个结论是真实的(世界上的幸福多于苦难),这将和我们期望的自然选择带来的影响相吻合。如果一个物种的所有个体惯于受苦到一个极端的程度,它们就会忽视种族的繁衍……”他补充说很多有知觉的动物“有时承受很多痛苦。这和自然选择的观点十分相容,自然选择的作为并不完美……”他接着说:“一位可以创造宇宙的上帝如此有能力、满有知识,他之于我们有限的心灵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但我们很难理解他的慈悲不是有限的,因为数百万的低级动物在近乎无穷的时间里受苦有什么益处呢?”4

评论:1851年查尔斯十岁的女儿安妮去世,这摧毁了查尔斯对一个道德的、公正的世界的信心,敲响了他对基督信仰的丧钟,因此达尔文对于受苦的观点是极其个人化的。9但是查尔斯,苦难和死亡正是你的进化论不可或缺的部分。
上帝原本创造的是一个没有暴力、痛苦或死亡的完美世界(创1:29-31)。这个无罪的世界因着第一个人的悖逆而被玷污——亚当的不顺服将死带入了世界(创2:17,参3:19)。现在,因着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牺牲,我们和上帝的关系得以恢复,并享受与上帝之间的和平。
达尔文的这个可悲结果说明在数百万年的概念上妥协的危险。在教会中,达尔文的主要反对者所持的观点很像今天渐进的创造论者,他们相信物种是上帝在数百万年的时间里创造的。但这个观点就意味着上帝创造了一种杀死安妮致命细菌。这和死是“最后的仇敌”(林前15:26),是“罪的工价”(罗6:23)的圣经教导相抵触。这种教导暗示上帝创造的细菌是有益的,只在人类堕落后才变得致命。10

6. 达尔文否认他人内心的确信是证明上帝存在的证据

他写道:

“毫无疑问,印度教徒、穆斯林教徒和其他宗教徒可能以同样的方式力争独一神或诸神的存在,或在佛教徒看来没有神。也有很多毫无真知的野蛮部落相信所谓的神;他们相信的其实是灵或鬼,正如泰勒(Tyler)和赫伯特·斯宾塞(Herbert Spencer)已经证明,11这些的信仰的产生是可以解释得通的。”
评论:相信圣经的基督徒内心真的确信他们和上帝之间的关系。关于自己的罪,他们在上帝那里有罪得赦免的平安,这并非是一种消极地在精神上删除罪的概念。因为基督信仰的核心是,基督的死和复活已经偿付了罪的刑罚,因此上帝可以公正地赦免罪(约一1:9),使那些借着耶稣基督来到他面前的人心里有平安。印度教、伊斯兰教和泛灵论都没有提供这样的确据,因为其他的宗教信仰对于罪的问题都没有一个恰当的答案。

如果没有耶稣从死里复活这个无可辩驳的历史证据的支持,早期的基督徒绝不会有这样内心的确信。如果没有这一证据,至少有17个文化因素会把基督信仰扼杀在第一世纪。12

7. 达尔文否认“自然景观”(如巴西森林)是上帝的证据

评论:在圣经中,大卫看到把他引向上帝的自然证据(诗19:1)。25岁左右的达尔文在巴西的丛林里也曾发出感叹,但他后来以他的进化论熄灭了所有这些情感。作为基督徒,我们要知道我们的感觉会随着情绪、食欲、健康状况而起伏,但我们的基督信仰取决于上帝在《圣经》中所说的话,而不是我们的感觉。

8. 达尔文否认人类的推理能力

达尔文承认“第一推动力(上帝)”比随机的概念更令人印象深刻,但他却接着说:

“正如我完全相信的,人类是由最低级的动物发展而来的。那么人类的心智何以得出如此伟大的结论呢?4

评论:我们现在知道宇宙偶然发生的几率为零,蛋白质随机组合形成生命的几率也为零。为了废除上帝作为第一推动力的证据,达尔文所能做的就是借助他自己的理论。事实上,人类的心智之所以能够思想这些事情是因为人类不是进化的动物,而是按照上帝的形像所造的(创1:26;雅3:9)。

我们在反驳怀疑论时要记住——根据他们自己的进化论猜想,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他们的怀疑论是对的呢?自然选择只在生存价值方面讲得通,而在逻辑或真理的层面却不然。C. S. 路易斯很早就指出了这一点。

9. 达尔文认为对上帝的信仰是人们对孩童“不断教诲”的结果

他写道:

“要他们抛弃对上帝的信仰就像要一只猴子摆脱对蛇本能的恐惧和憎恶一样困难。”4
评论:上帝照着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类。因此我们并不奇怪孩童很容易相信上帝。这甚至包括那些没有受到教诲的孩童,如在大部分成人不认为上帝是创造者的日本。13我们也不奇怪很多人后来成为了无神论者,因为他们接受了公立学校和媒体的教导——人类不过是从池塘渣滓进化而来的。

达尔文无视上帝在他的话语里和自然中提供的证据。

达尔文的理论属于基因谬误——通过追溯一个观点的源头来推翻这个观点。比如,凯库勒(Kekulé)因为梦到一只首尾相扣的蛇而想出了苯分子的环形结构,但化学家无需担心蛇类学的正确与否来分析苯!人们可以因为错误的理由而相信正确的事。

结语:我们的信心是建立于上帝的话语上,没有一个人能够证明上帝是否存在(希11:6),因为这样人就将高于上帝了。但基督信仰并非不是理性的,而且有逻辑和推理的支持(罗1:18-20,彼前3:15)。达尔文犯了逻辑错误,他和上帝的论战以失败告终,因为他无视上帝在他的话语里和在自然中所提供的证据。

 

 


[1]  西塞罗(c. 106–43 BC)是首次提出了这个观点,他写道:“当你看到一个日晷或者一个滴漏,你会推断它是通过艺术而非机率来报时;这个世界包含各样的艺术品、缔造这些艺术品的工匠及其世间万物,但这一切却是没有目的和理由,这种说法又怎么能够前后一致的呢?”  (Cicero, De Natura Deorum, ii. 34, Loeb Classical Library, Harvard, p.207, 1951.) Return to text.

[2] 1828年到1831年期间,达尔文在剑桥念书,22岁获得学士学位,佩利的作品属于必修课程。Return to text.

[3] Life and Letters of Charles Darwin, C. Darwin to John Lubbock, 15 November, 1859, D. Appleton and Co., New York, Vol. 2, p. 15, 1911. Return to text.

[4] 达尔文的自传(补充原来缺失的内容,他孙女诺拉·芭洛在附录和旁注中作了增补), Collins, London, ‘Religious Belief’, pp. 85–96, 1958. Return to text. 

[5] 如果要了解更多神迹,请参阅 Sarfati, J., Miracles and science, 1 September 2006. On the reliability of the Gospels, see CMI’s Bible Q&A. Return to text. 

[6] See also Good news. Return to text.

[7] 达尔文在他《动物和植物在家养下的变异》一书中添加了注释,认为如果分布在悬崖底部石料的形状(建筑工使用的那种)是由于石头类型、裂纹、风力和地震所致,而不是神的预定,那么神把动植物中无数的变异都一一专门命定这种说法又怎么站得住脚呢?参看www.fullbooks.com/The­Variation­of­Animals­and­Plants­underx29808.html, 21 August 2007. Return to text.

[8] 达尔文之前已经有数位科学家就自然选择这个话题撰文,爱德华·布莱斯是其中一位。参看 Grigg, R., Darwin’s illegitimate brainchild, Creation 26(2):39–41, 2004. Return to text.

[9] Desmond, A. and Moore, J., Darwin, Penguin Books, London, p. 387, 1992. Return to text.

[10] 参看 Batten, D., Ed., Catchpoole, D., Sarfati, J. and Wieland, C., The Creation Answers Book, ch. 6, ‘How did bad things come about?’ Creation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 Queensland, Australia, 2007. Return to text.

[11] 人们敬拜以鬼魂现身的祖先,害怕死人会超越活人的控制,赫伯特·斯宾塞相信宗教起源于此。 Return to text.

[12] Holding, J.P., The Impossible Faith, www.tektonics.org/lp/nowayjose.html, Xulon Press, Florida, USA, 2007. Return to text.

[13] 参看 Children believe in God, Creation 22(2):7, 2000. Return to text.

 

原文见:国际创造论事工 https://creation.com/need-creation-apologe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