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谁在推行“伪劣科学”?

01 9月 2017

作者:约拿单·萨法提(Jonathan Sarfati)博士,CMI澳大利亚支部[现美国支部]  

 

回应

优质科教、劣质科教:在美国教导进化论

【编按:根据内文,对“good”与“bad”作相应的翻译处理。】 
劳伦斯·S·勒纳(Lawrence Lerner)

托马斯·B·福特汉姆基金会(Thomas B. Fordham Foundation) 

目录

 

·           引言

·           定义

·           创造论者到底教导什么?

·           进化论对科学究竟有多重要?

·           进化论背后的信仰体系

·           自然主义、万物起源和应用科学

·           进化论科学的危害

·           勒纳的错谬科学

·           进化论与道德

·           在堪萨斯州到底发生了什么?

·           评注勒纳的“注释文献”

·           总结

 

2000年9月26日


 

引言       劳伦斯·勒纳是位怀疑论者,凝聚体物理学(condensed matter physics,又名:凝聚态物理学、高分子物理学)的退休教授。最近,他出具的一份有关美国各州科学教育的报告抢得了新闻头条,因其中有他对全美50个州的课程情况评分。一般人会认为,要评定科教质量的优劣,就当评估物理、化学和实验生物学等真正科学的重要原理在多大程度上,有效地被学生吸收理解。然而,勒纳对科学教育的评分纯粹是基于各州的课程在多大程度上拥护生物进化论。

有十个州拿下“A”级, 这十个州(在勒纳看来)“十分或极为拥护进化论”;而越不把进化论奉为教条来学的州,得分就越低:例如堪萨斯州因涉嫌移除了所有关于生物进化的引述而落得 “F-”的评分。接下来我们会来看,勒纳的报告究竟有何其多修辞词藻、逻辑思维的谬误,又是何其少地涉及真正的科学,那些助人登月、治愈疾病的真正科学。


 

偷换概念

写文章至关重要的一点应当是用词准确精密、前后一致。没有做到这一点,任何讨论都是毫无意义的,因此处理好定义用词,是做好其它一切的前提。而这恰恰是勒纳论文中的一大败笔——他从未定义过进化,也没有前后一致地使用该术语。

粒子随着时间的推移变成为人,根本不需要一位智慧设计者——这是勒纳和其他唯物主义者在真正推广的观点,也是创造论者所反对的观点。这种广义进化论GTE)被进化论者科库特(Kerkut)定义为一种认为世界上所有生命形态都是由源自无机态的单一原始物质所自发性地发展出来的理论。1

然而,进化论宣扬者大多数都犯有混淆词义的欺骗行为:他们在论证半途中偷换某个词的意义,以迎合进化论。他们常用的策略就是直接摆出各种随时间推移而演变的例子,并称之为“进化”,借此暗示广义进化论(GTE)已经证实,甚至是极为重要的,从而试图驳倒创造论。例如,勒纳写道:

“我们所说的进化是什么意思?它在科学各界中处于什么位置?宇宙在每一个时间和空间的刻度上都是动态的。几乎所有的科学都在研究不同系统的进化——系统大至宇宙本身,小至中微子(neutrino);系统的时间刻度长以亿万年,短以原秒(attosecconds,即10-18,或1/1000飞秒)来计定。

  “因此,进化是一个贯穿整个科学界的必不可少的概念,尤其是生物进化,在美国教育界已占据独特的地位。”

除此以外,勒纳论文中的概念应该都是让学生知道的。然而,文中许多所谓的概念,其实只不过是举了一些随时间变化的例子,对此创造论者并不会质疑。但是,全文通篇的暗示就是没有广义进化论(GTE),我们将不可能理解:

·     所有生物都在繁殖。

·     子代与亲代相似却不相同。

·     后代在自身繁殖之前必须成长(或变化,例如变态发育)

·     个体或物种与它们的环境匹配。(例如陆栖、水栖、空中)。

·     自然选择决定生物群体的生存率差别。

但其实,要了解这些概念并不需要依赖于广义进化论(GTE)。


 

进化论的真正问题是什么?

反对广义进化论(GTE)的主要科学论据并不在于随时间发生的变化,也不是关于变化的程度(所以我们并不鼓励微观进化宏观进化这两个术语的使用)。关键的问题是所必需的变化究竟是什么。要让微生物变成人,这种改变必须新增基因信息内容,即从“最简单的”自我复制有机体内的50多万个DNA“字母,增加到人体细胞的三十亿个字母。但勒纳的报告(或他的其它文字)中没有提供任何新增功能性新基因信息的例子。若有人宣称仅凭变化的存在就证明了基因信息增加的变化能出现,就像是说,商家销售商品就一定会赚钱。信息的来源对于广义进化论而言是个大难题——请参阅甲虫出洋相,真的有神吗?你会如何回答?信息:现代科学设计下的论证

我们必须揭露进化论者含糊其词的真相。一旦其玩诱饵调包的手法被揭露,广义进化论(GTE)的大部分科学实例便会土崩瓦解。


 

创造论者究竟教导什么?

  勒纳声称:

“大多数创造论者承认微观进化存在的可能,但否认这个过程可以产生物种的多样性,更别提更加广泛的生物谱类。”

但国际创造论事工(CMI)并不否认物种形成。事实上,这是创造论生物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参见问答:物种形成)。创造论者从圣经出发,相信上帝创造了不同种类的生物,它们的繁殖是各从其类创世记1:11,12,21,24,25)。因此,圣经中的各“类”物种最初应当是一个个互相间截然不同的生物物种,即,这些生物种类之内能够异种交配产生可育后代,但不能和另一个不同的生物种类进行交配产生可育后代。但同时,创造论者指出,圣经中所说的种类是比今天所说的的概念要大得多的。这是因为每个原初种类都是带着大量的信息被造的。原初生物的体内的基因信息多样性足够使它们的后代适应各种各样的环境。

突变(复制错误)会造成信息丢失,例如,在识别印记标志的蛋白质中,跳过基因、自然选择和遗传漂变有时能导致因失去不同的基因信息而产生的不同的小种群。这些信息丢失使得不同品种杂交的后代(杂种)可能不育或无法生存。歌声或颜色的改变可能会导致鸟儿也认不出伴侣,使它们不再杂交。无论通过哪种方式,一个新物种就此形成了。因此,每个最初被造的种类可能是好几个当今物种的祖先。2

但是我们要再次强调,物种形成和真正的进化(GTE)没有关系,因为物种形成涉及分类基因信息的丢失,而非新的信息。

勒纳嘲笑圣经中种类的主张,声称:

“然而在创造论文献中,‘种类’的广度从种跨越到门,包括介于其中的所有类别。”

但是,这番话是谬误的。创造论者指出,只要两种生物可以杂交并真正受精,则两者就属同一种类。3此外,如果这两种生物可以与相同的第三种生物杂交,它们便全都是同一种类的成员。45有关种类广度的任何问题其实都是由于人为分类系统的不一致性所造成的,而不是种类这个术语有错。即,不同、不同甚至在更高级的分类上不同的生物,都有可能产生可育的后代。这意味着,它们其实是同一物种中的不同变种,也就是多型polytypic多种类型)的物种。有很多实例收录于引文3和文章《狮虎兽和鲸豚?下一个是什么?》中,包括鲸豚可凯马鲁,一只由两个所谓的不同诞生的一只有生育能力的杂交个体。

有些无神论怀疑论者要求创造论者列出每一个原初种类。当然,要开始做这件事,就必须对所有有性繁殖的生物进行杂交实验,这显然是不切实际的。加之进化论者自己也未曾列出所有的生物种类。相反,他们列的清单只是将生物归入武断的人为的分类当中来作为“种类”。并且怀疑论者这种对每一个种类进行一一详表的要求忽略了一个事实:外延定义denotative即详尽的列表)不是唯一的一种定义方式。杂交标准就是一个更加合理的操作型定义,原则上它可以使研究人员列出所有种类

勒纳还像妥协的护教学者休·罗斯那样嘲讽说:

“为了避免挪亚方舟过度拥挤,一些创造论者坚持使用圣经上的术语‘种类’而非用‘种’(物种),以此作为进化论的障阻。”

如前所述,创造论用 种类的概念,与试图把动物装上方舟无关,而是基于可靠的圣经解释,以及杂交的概念。其实,反过来亦是如此——怀疑论者讨厌创世论对种类的分析,一方面是因为它消除了针对挪亚方舟的怀疑论攻击(试图在方舟里塞满数百万的物种,其中包括许多无需方舟也能存活的海洋动物、无脊椎动物和植物)。参见《如何把全部的动物装上诺亚方舟?》有些像休·罗斯这样的自称基督徒的护教学者鹦鹉学舌般地重复无神论者针对全球大洪水和方舟的攻击,并诉诸早已被推翻的物种固定性的概念,以保持他对年老地球论的妥协。这实属悲哀。参见《揭露 休·罗斯 所著:创世记疑问》


 

进化论对于科学实际上有多重要?

勒纳称,进化论在生命科学中占据了中心位置,并起到统一作用。其标题甚至暗示非生命科学亦受到进化论影响。然而,如前所述,由于他还没有严谨地定义进化,所以这种断言是靠不住的。确实,万物发生变化是重要(且十分明显的)。但如果没人相信广义进化论(GTE),真科学会受什么损失呢?我真的有必要相信,微生物变成了老鼠、木兰花和甚至可以进行振动光谱和超导研究的人类?我强烈建议勒纳在他的专业凝聚体物理学(即非气态的物质——固体和液体的研究)领域内,说出一项是和笃信“在没有任何智能指引的情况下粒子可以变成人类”的说法有关系的发现——哪怕只有一丁点关系。也请参阅进化论对于医学进步真的必不可缺吗?

 

创造论者对科学的贡献

勒纳断言:

“……创造论者对生物学或其他任何历史科学的进步毫无贡献。”

这显然是一个虚假的断言,而不仅仅是一个主张或解释。在生物学中,许许多多关键领域(以及现代科学的其他主要分支)是被创造论者发现的!例如,路易·巴斯德发现许多疾病是由病菌引起的,并说明了生命只能由生命产生;孟德尔发现了遗传;卡罗勒斯·林奈开发了现代分类系统。即使在今天,许多科学家,包括生物学家,都对自己所在的领域有着极大的贡献,尽管他们相信圣经中的创造而不相信广义进化论(GTE)。参见《创造论者简记》

另外,哥白尼、开普勒、伽利略和牛顿也都是年轻地球创造论者。勒纳对他们的天文学贡献赞赏有加,但却并没有告知读者上述信息!

从基督徒到无神论者,许多宗教信仰不同的历史学家都指出:现代科学的基础在于宇宙是由理性的造物主所创造的前设。如果宇宙是由一位有序的创造者所造,现今的有序宇宙则完全合乎情理。但是,如果无神论或多神论是真实的,那么我们没有办法从这些信仰体系中推断出宇宙是(或者应该是)有序的。 创世记1:28许可我们研究上帝的创造,不像泛灵论或泛神论教导说世界万物本身是有神性的。而且,由于神是至高无上的,他可以​​随他所愿地自由地进行创造。所以,在圣经中没有提及的领域,研究他如何创造的唯一方法是进行实验,而非像古希腊人一样依赖于人造的哲学。

需要注意的是,创造论者认为自然法则描述着上帝用有规律可循并且可重复的方式来维护他的创造(歌罗西书1:15–17),而神迹是上帝因为特殊的理由而用特殊的方式来维护他的创造。由于创世完成于第六日结束时(创世记2:1–3), 依从《圣经》的创造论者认为除了《圣经》里面上帝提到使用神迹的地方,上帝大多是时候通过自然法则工作的。而且,由于自然法则是描述性的,它们并不能限定何事不能发生,所以自然法则不排除奇迹。科学规律不能引发或禁止任何事情,就如地图的轮廓并不引发海岸线的形成。

参见创造论科学家:介绍和免责声明


 

进化论背后的信仰体系

不像进化论者所声称的那样,只有创造论者的数据解读受信仰体系的影响,相反,双方都受信仰体系的主观影响。尽管勒纳的报告试图掩饰进化论的反宗教性,但我们必须认识到,进化论的思想领袖们一直激烈地反对圣经中所启示的基督上帝的概念。参见《进化论者名人录》《反创造论组织有多么宗教中立?》斯蒂芬··古尔德和其他进化论名人早已表明:达尔文推广进化论的目的是要找到一个超自然设计师的替代品——参见《达尔文真正的消息:您错过了吗?》理查德道金斯十分赞赏进化论观点。他声称:在达尔文之前,人要成为一名能满足理性的无神论者是不可能的,而现在他说他就是(非常理性满足的无神论者)。6这句引自哈佛大学无神论进化遗传学家理查德·列万廷的话揭露了他对唯物主义的先验献身,不管事实是否支持!堪萨斯州立大学的免疫学家斯科特·托德断言:

即使所有的数据都指向一位智能设计者,这样的假设都会被科学排除的,因为这是不符合自然主义唯物论的21

也就是说,别管事实了——大自然就是世上存在的全部了。大自然才是王道!因此,反对创造论不需要以事实为依据,但依据这一事实,即创造论者拒绝服从唯物主义者制定的利己的游戏规则。这与大多数人所认同的、两次诺贝尔奖得主鲍林所说的科学是对真理的探索恰恰相反。

那么,勒纳等人是如何试图绕开进化论其实在推动人文主义宗教”这一指控呢?毕竟,许多著名的进化论者签署了《人道主义宣言II》(1973),它的前两个信条分别是:

1. 宗教人文主义者认为宇宙是自我存在的,而不是被创造的。

2. 人文主义认为,人是自然的一部分,是由一个连续过程产生的。

目前的版本,2000年人道主义宣言》,是由著名的进化宣传员理查德·道金斯、爱德华·威尔逊、理查德·利基、莫林·麦苏马拉和丹尼尔·丹尼特签署的。答案就在下一节。

 

宗教与科学处理完全不同的领域?

勒纳本人是湾区怀疑论者BAS)中的一员,并且像所有的怀疑论团体一样,BAS本质上是无神论和反基督教的。但是,湾区怀疑论者作出如下声明以淡化这一点:

“我们绝对不是一个宗教或反宗教群体。我们尊重他人的宗教和非宗教的信仰,并认识到灵性是基于信仰且是不可验的。”8

无神论马克思主义者、进化论者史蒂芬·杰伊·古尔德称:宗教和科​​学是非重叠性权威NOMA)。也就是说,科学处理现实世界的事实,而宗教负责伦理、价值观、道德和人类的意义。他将其观点阐述在此书中:《历代基石:科学与宗教如何满足生活》(Rocks of Ages: Science and Religion in the Fullness of Life)(巴兰坦,纽约州,1999)。

然而,这种说法是基于哲学上谬误的事实与价值差别而且其实是一种反基督教说法。例如,基督的复活是基督教信仰(哥林多前书1512-19)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又是一个历史问题。基督的复活提出了墓穴在第三天将是空的这样一个可检验的声明,又冲击了科学,因为这表示上帝的能力高于所谓尸体必腐烂的自然法则。但古尔德否定约翰描绘的耶稣复活后对疑惑的多马显现这个历史性叙述,认为这只不过是寓言故事《历代基石》14页。)——基督徒必须意识认识到,这不仅是非重叠性权威在理论层面反对反基督教本质的观点,也是在实际行动上的如出一辙。

这种非重叠性权威的差异教唆人们去相信宗教只是在人的脑海里,这似乎比一个声称基督教是虚假的公开声明更能麻痹基督徒的意识。所以,这种教唆才更加危险。

基督徒不应该上这个当。基督是宇宙的主,《圣经》在其涉及的万事上都是准确的,不只是信仰和道德,也包括历史、科学和地理。所以基督徒不应该放手把真实世界中任何部分的解释权交给唯物派的人,尤其是当无神论者都乐意通过推广进化论,让进化论信仰影响自己对科学的认识。9

这不仅适用于科学,也适用于大众的生活。一些自称基督徒的人说他们不会让自己的信仰影响到公共政策,例如我个人反对堕胎,但我不会把我的信仰强加到有选择权的孕妇身上,而腹中的婴儿无权选择。然而,无神论者都非常乐意让自己的信仰影响公共政策,并将他们的观点强加于人——我们很少听到:我个人赞成堕胎,但我不会把我的观点强加到腹中的无辜婴儿身上。(对于相关 你不能/不应该把道德立法谬论的驳斥,请参阅《消除宪法第一修正案的错误观念:把道德分离法律的虚伪、徒然、愚昧》]

 

中立的神话

   没有人真的是中立的。耶稣说:不站在我这一边的就是反对我的,不跟我一起收聚的,就是分散的。马太福音12:30)。因此,这同样也适用于公立学校的进化论教学上。教导上帝与生命的形成无关,就等同于主动声明反对上帝和圣经的教导,特别是与教导敬畏耶和华是智慧(或知识)的开端(箴言1:79:10)的经文相悖。

 

引用那些相信上帝使用进化的人的言论

勒纳等人认识到公开的无神论会令许多美国人反感,所以他们小心地推广神导进化论者的书籍。然而,这让人想起培养有用的白痴的战术,这些轻信的人无法意识到他们正在破坏自己的根基。他引用的约翰·霍特和肯尼斯·米勒的语句中所展现的一点都不像《圣经》中神所揭示的自己的样子。这恰恰表明,每当《圣经》和进化论混在一起,《圣经》总是被歪曲的一方。参阅《怀疑论者和他们的盟友“教会徒”

要知道为什么进化(数十亿年)与《圣经》中的上帝所做不符,请参阅《问答:创世记》


 

自然主义、万物起源和应用型科学

勒纳及其同僚声称科学家必须实践自然主义方法论,即自然原因是唯一被允许存在的原因;而上帝,即使他存在,他做的事也无法被研究调查(违背罗马书1:18-23)。他们声称这并不一定意味着自然主义本体论(该主义指自然是确实存在的一切,而神不存在。)但是,反过来说肯定是有效的。这就是许多无神论者推崇这种主张的原因——无神论者必须相信自然即是全部。

他们用来推行自然主义方法论的恐吓策略逻辑是:

“若有人想采用一个超自然的解决方案,就根本无法解决科学问题,因为超自然的答案有阻于科学调查的进一步可能。正如我们已经指出的,声称天使推动行星运动的人根本不会在开普勒定律的基础上做出丰富探究成果。”

这句话没有提到常规(应用型)科学、起源(历史性)科学的区别。常规(应用型)科学只负责研究当前可重复观察的过程;起源科学帮助我们对曾经起源时的事情进行有根据猜测。

应用型科学在理解世界的方面确实是非常成功的。它也带来了生活质量的改善,比如把人类送上月球和医治疾病。正如前文所解释的,因为神的创造竣工于第六日,圣经创造论者会尝试为应用型科学的各个方面寻找自然法则,但并不会借用神迹解释现在自然界中的重复事件。因此,在应用型科学所涉及的领域里,创造论者实际上并不否认勒纳的说法,尽管后者尽了最大的努力来讥讽我们的立场。我曾写过一封信给一位相信原子必须借由神迹的手段固定在一起的询问者:

“‘自然规律能帮助我们预测未来的事件。至于原子的情况,电子停留在其轨道上的原因就是正电荷和原子核的大质量。这使得我们能够预测一个特定的电子被特定原子牵住的强度,也使得化学研究成为可能。虽然这肯定是歌罗西书1:17的一个例子,但仅仅说上帝牵住电子并不能帮助我们作出预测。

而在我加入国际创造论事工前,还是大学助教的时候,我批改一个关于红外光谱线频率的问题。学生作答说上帝使其如此,没有讨论原子质量和引力常数,我判了该题答错。

因此,勒纳说创造论者是在阻碍实际的应用型科学研究是不对的,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都不成立。

相反,进化论是对不可观测也不可重复的过去的猜测。因此,这应是起源科学所讨论的范围。起源科学使用因果关系的原则(一切有开始有一个原因11)和类比(例如,我们观察到,目前产生复杂的编码信息是需要智能的,所以我们可以合理地假设在过去也是如此),而非观测。而且因为在物质界找不到生命的智能设计者,那么提出一个非物质的生命设计者便合乎情理。创造论者只在起源科学方面援引神迹,如前所述,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在应用型科学方面援引神迹。

想要看透愚蠢的断言,非常重要一点是区分好应用型科学和起源科学,例如莱维特所说的(勒纳引用):

“……进化论已被彻底确证,就像??哥白尼、伽利略、开普勒和牛顿对太阳系的描述被确证一样。”

虽然我们可以观测到行星的运动,但没有人曾经观察到一种生物以信息增加的方式变成另一种生物。

进一步地解释:支配计算机运行的法则并不是最初制造计算机的法则。勒纳的反创造论宣传就像是说,如果我们承认一台计算机有一位智能设计者,那么我们可能就无法从电子经过半导体运动的自然规律上分析计算机的运作,反而可能会觉得有一些智能生物在推动电子。同样地,相信遗传密码最初是被设计的,并不会妨碍我们相信它的运作全部依据涉及DNARNA、蛋白质等等的化学法则。反之,编码机制确实是根据可重现的化学法则来工作,但这个事实并不能证明化学的法则足以从原始海洋开始建立如此恢弘的体系。有关生命从非生命起源的难度,更多信息请参阅《问答:生命的起源》


 

进化论如何危害科学 

我们有确凿的证据说明进化论的教条式信仰会危害科学,但勒纳轻描淡写甚至忽略了这一点。

讲授已被证伪的进化论证据是可以的吗?!

许多的教科书用那些已被证伪的主张来误导学生。例如,许多书教导说胚胎的发育与它的进化史相似。这也被称为胚胎再演或个体发育重演种类进化史。此说是基于19世纪的原纳粹达尔文主义恩斯特·海克尔伪造的胚胎图画——参见《恩斯特·海克尔:进化论的传教士、欺骗的使徒》。有些教科书不那么离谱,但还是教导胚胎相似性是进化的证据,所使用的照片也是基于海克尔所伪造的其它图画——参见《胚胎骗局重现》。另一个最受欢迎进化论证据就是不同掩饰色的桦尺蠖停在树干上的照片,但是这些蛾从来没有真正在那里休息过,这些照片也是伪造的——参见《再见,桦尺蠖》蛾档案》

此次生物学家乔纳森·威尔斯博士(Dr. Jonathan Wells)也就生物学教科书问题进行了一项与勒纳不同的分析,并写入他的新书《进化论的像》中(参见报告全文)。他给许多课本的评分都为不及格,而其依据更为合理:它们使用这些不足信例子,并没有说出真相!威尔斯博士和杰伊·理查兹在其著作《对勒纳的文章的批评》,公正地指出:

勒纳的报告未能指出在科学证据方面,学生们正在被系统性地误导。这样一来,它所鼓励的恰恰是其自以为批评的那种伪科学。

勒纳的报告仅仅有助于那种费恩(Finn)所批评的洗脑式宣传。勒纳想要学生学习达尔文主义进化论——而学生并没有被告知,许多教科书上的进化论证据是伪造的。勒纳希望学生被教授一些伪装成好科学的虚假科学,而不是给他们准确的信息并鼓励他们独立思考。

显然那些被勒纳批判为对生物进化论草率处理的教学体系,并不会包含这些谬误百出的论据!这并不奇怪,如前所述,进化论实际上对唯物主义进行的伪科学辩护,不管是否有证据支持!

 

退化的器官

曾经,一度流行过进化论被人体内超过180个无用退化器官所证实的说法。然而,这种关于某器官无用的进化论假设,阻碍了探寻其功能的研究。现在,这个180的名单已经缩小到0——参见《在人体中存在任何退化的器官吗?》《智齿(第三磨牙)是人类进化的痕迹?》《你的阑尾……它的存在是有原因的》《人类的阑尾》《马有无用的身体部位?没门!

这种说法的另一个版本是声称有垃圾DNA的存在。这又再次阻拦对其可能功能的研究,这方面有许多的证据存在(见《DNA:奇妙的信息或多数的混乱?》)。注:创造论者不否认在其他物种中存在一些确实退化了的器官,但这是退化的结果,即信息的丢失,是和有益进化所需的变化型完全相反的变化——《洞穴盲鱼长新眼睛?》

 

皮尔当人

它被长期吹捧为进化的缺失环节与进化的证明,但在1953年,即其被发现了大约40年后,它被曝光为骗局。皮尔当人是由一个人的头骨和红猩猩的下颌构成的,但勒纳发扬了惯常的历史修正主义:

“骗局不是由创造论者,而是由那些从不把头骨问题和其他更广泛的证据牵扯到一块的人类学家们揭露的”。

首先,我们看到他们用惯常的扣帽子手法将创造论者与某些类型的科学家进行对比。然而,有成千上万的创造论者是合格的执业科学家,包括人类学家,这在前文都有提及。第二,这是一个烟幕弹。谁揭露的并不重要,因为至少直到1930年皮尔当人都被狂热推广,直到许久以后才被曝光是骗局!第三,这个骗局甚至并不那么完善——骨头上曾有明显的填充痕迹,其中几块用铁和铬化合物有意染色、做旧。从创造论的框架出发的科学工作者必会怀疑这有些不对劲,并立即曝光骗局,而不是40年后!

疑似在南极的陨石中找到的来自火星的生命也带来了与此相似的潮流。在世界各地都有媒体宣称这是事实,并预告建立在圣经上的基督教必然终结。在澳大利亚,前年度人文主义者、澳大利亚怀疑论者的领军人物为这个发现幸灾乐祸,并以此在《怀疑论者》杂志和世俗媒体上抨击创造论者。然而,创造论者从一开始就表现出真正的怀疑(参见《火星上的生命?从虚构分离事实》)。创造论者对已经远远超出证据范围的反圣经论断的怀疑,已经被证明是正确的。(参见《生命来自于火星的决定性证据?》),而那些自称为怀疑论者的人再次证明自己轻信到可以不加批判地接受任何他们能用它来​​攻击圣经的信息。

最近,国家地理协会鼓吹一个名为辽宁古盗鸟(Archaeoraptor liaoningensis)的化石以证明我们现在可以自信地说,鸟类就是兽脚类恐龙,就像说人类是哺乳动物一样。然而,这竟然是一只皮尔当鸟,一只由似鸟动物的头、身体与另一只恐龙尾巴的结合——参见《辽宁古盗鸟——虚假的“有羽”化石》《新种四翼覆羽的恐龙?》《关于恐龙到鸟类的进化的又一篇文字》

 

教条主义

如果各州都把进化论当作事实讲授,勒纳就会表扬它们;如果有些在进化论上有教学问题,勒纳就贬低它们。可以看出,他对教材上已被证实是虚假的进化论证据没有意见。但这又如何能帮助实现福特汉姆基金会所声称的目的——教会学生如何思考呢?这也与勒纳以下说法前后不一。

“对科学家来说,真相从来都不是决定性的。它始终是试验性的,总是基于有限的可用信息,也是能依据新的信息作出修改的,这其中没有可预先限定的限度。”

举个例子来说,学习化学时,一个重要的方面是原子论。首先,我们要学习汤普森的梅子布丁模型,其次是卢瑟福的太阳系模型和玻尔的量子轨道模型——还要学习所有这些模型的问题。然后,老师教授我们原子轨道;它解决了所有的问题,也是参照实验数据进行改进了的。

进化论者斯科特·托德认为,进化论按此同样的方式讲授会更好:

此外,我们必须质疑对观测现象的解释,并讨论该模型的弱点。诚实的科学家比保守防御型科学家会更具启发性,后者傲慢地嘲笑大众、害怕对宏观进化论问题的讨论会削弱它的普遍接受度。而且在另一方面,自由辩论更能鼓励好奇者去寻求解决办法。12

40年前,科克特(Kerkut)是鼓励学生尝试拿出反进化论科学论据的另一位进化论者。学生做不到时,他便感到很失望,因为他说:要真正理解一个论证,你就得能指出有利于论证的观点,但也要能指出最有力的反对观点。13,他甚至把一名鹦鹉学舌般重复当前进化论大主教的意见的学生说成是“行为就像他所鄙夷的某些信教的学生”。13他明确鼓励科学异端的研究,14认为学生被受诱骗也比在某种精神束缚中长大的的危险要好。(原书注14

相比之下,勒纳和其他反创造论者认为,进化论应免除采用健全正常的教学方法。看来他并不具有和托德与科克特同样的信心,并不认为进化论强大到足以承受指出其问题的学说(在此我同意勒纳的观点!)。如果学生提问质疑,那么他们实际上可能对其中潜在的唯物主义哲学产生怀疑,并且将无法成为理性上满足的无神论者。相反,勒纳喜欢学生学习已被证伪的进化论的证据,这样他们就有可能不惜一切代价地坚持信念。


 

勒纳的伪科学

作为一份想叹惋低质量科学的报告,勒纳的报告本身就塞满了错误的科学。而这问题不仅仅只在于用唯物主义角度解释数据,而实际上更多的是呈现错误的数据并忽略其它数据。

 

加拉帕戈斯地雀

勒纳称:

“……加拉帕戈斯地雀的原处族群辐射延伸成4个属、13个不同的种,这从定义上说是宏观进化的一个例子。”

从谁的定义上说呢?如前所述,创造论者并不否认物种形成,因为该过程中依然没有新的信息形成。事实上,物种若如他们所声称的一样,形成如此之快,我们也很高兴,因为这就推翻了动物从方舟下船后产生变异时间不足的观点——参见《达尔文的地雀:支持洪水后快速适应的证据》《加拉帕戈斯群岛的鸟类》。然而,把这些地雀当做证据的另一个问题是:他们的变异似乎是周期性的——虽然干旱导致喙大小略有增加,但再次降雨时这种变化就被逆转了。所以它看起来更像生来固有的对各种气候条件的适应性,而和广义进化论没有任何关系——参见《乔纳森·威尔斯的讨论》

 

马类

勒纳称:

“……在众多的序列中,形态的进化是非常明显的。马的进化就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

不过,这个马的系列不过是基于岩獾构建的,其余也仅仅包括不同品种的马,在大小、脚趾数等许多方面与今天存活的马鲜有不同。看到马非进化

 

眼睛的进化

首先,勒纳称眼睛是进化的产物:

“……一只眼睛不必像人的眼睛那样复杂就能为其主人发挥作用。大多数动物的皮肤对红外线(热)辐射是敏感的。现在考虑有如此一只动物:它的皮肤有一个或多个可见光敏感点——对于波长的响应有一个细微的转变。这样的动物无法看到图像,但可以把光和暗区分开,也很可能察觉掠食者的影子并逃生。它的后代中可能有个体在其某个凹陷处内拥有类似光敏感的部位,这个凹陷处将有助于集中光线和提高灵敏度。如果这凹陷处碰巧包含作为透镜的水,它的效果会更好。皮下神经也可能进化出来,使这部位的效果更好,更敏感的色素同样(有可能进化产生)。依此类推。”

然而,这只是空挥手,没有实验证据——注意这些用词:很可能察觉可能拥有碰巧包含可能进化。而且这中间有数个缺陷:

·     他声称,对于波长的响应的一个细微变化就能将红外敏感部位变成可见光敏感部位,这对于一名凝聚态物理学家,是不可原谅的错漏,因为生物对于两种波长的响应是完全不同的。红外线能引起分子振动性的量子态跃迁,也就是它叫热辐射的原因。可见光仅能引起电子的量子态跃迁。

·     他对于光敏感部位凹陷处、皮下神经等描述听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从生物化学的角度看十分复杂。参见《站在不可能大山的脚下?眼睛的进化,对道金斯关于眼睛进化复杂论述的详细反驳案例研究》

在此之后,勒纳称:

“脊椎动物的眼睛可能是被一位智能设计者设计的吗?如果是这样,这位设计者很可能在工程学院因不及格而退学。举个例子,为什么一位设计师要把视网膜的传出神经放在感光细胞的前面,在这里遮盖一些入射光呢?也许哺乳动物是他的第一次尝试;这位设计师在章鱼的眼睛上就对了,它的神经合理地位于感光细胞的后面。”

这说法只不过是从无神论者理查德·道金斯和肯尼思·米勒那模仿而来,米勒是一位长期与人文主义领袖联手攻击圣经创造论的现代主义罗马天主教徒(他未能充分解释为什么缺陷的设计上帝使用进化上帝直接设计的驳斥程度不同)。这也并非一个真正支持进化论本身的论述,因为它们没有明示眼部结构是用怎样的一步一步的方式进化出来的——它纯粹是针对设计者的攻击。如此种种批判,然而勒纳还称自己不想“攻击宗教”!达尔文也经常使用这种手法。讽刺的是,这样的论证暗示性地认同了创造论者所声明的“创造和进化是仅有的两种可能性”——大部分进化论者在利于他们的时机都会轻描淡写地驳回这一说法。

但是,如果反创造论者在下此结论之前,有好好了解一下眼睛,或者就只是直接指出眼睛因此不良设计没有正常运行的例子,也都好啊。事实上,任何工程师只要能做出和眼睛哪怕只有一点点相似的设计,都可以拿诺贝尔奖了!如果勒纳或他的顾问不同意,那就请他们设计一个带有脊椎动物眼睛所有用途的更好的眼睛出来(色觉、分辨率、能处理光线强度、夜视以及昼视)!这还必须在胚胎发育的约束下进行。

视网膜可以检测光中的单个光子,要在继续增加灵敏度已经是不可能了!更重要的是,视网膜有个从100亿(1010)1动态范围;也就是说,在100亿个光子的强度下,它依然能良好运作。现代摄影胶卷仅有从10001的动态范围。我在最先进的超灵敏光电倍增管方面有相当丰富的经验,我知道即使是最专业的设备也远远无法接近眼睛的动态范围。我的博士论文和在非主内期刊发表的论文主要涉及一种被称为拉曼光谱的技术,它能在稍微有别于激光辐射的一个频率上,去分析极弱的散射。拉曼光谱学家所面对的设备危险主要在于入射频率的扫描——在相同频率的瑞利散射虽然微弱,但会熔断光电倍增管(较新的版本具有自动关闭器)。我设法安全扫描瑞利线(为了校准),仅用过滤器,以10–7–10–8的倍数减弱那些进入光电倍增管的光线强度。但是,这种不得不采取极端安全措施的情形,让我羡慕和敬佩眼睛如此出色的设计,竟能应付甚至更广范围的强度。

视网膜的另一个惊人的设计特点是信息被发送到大脑之前所进行的信号处理。例如,一个被称为边缘提取的过程增强我们对对象的边缘的认识。生理学和生物医学工程副教授约翰·史蒂文斯博士指出,要花最短一百年的克雷(超级计算机)时间来模拟在你的眼睛里每秒发生很多次的过程。《字节Byte19854月)视网膜的模拟计算所需要的能量比数字超级计算机少得多,简洁优雅。再一次,眼睛在另一领域超越了任何人类技术。

一位非常懂得眼睛设计的人,眼科医生乔治·马歇尔博士(Dr. George Marshall)说:

那些认为眼睛接反了的主张,源于缺乏眼功能和解剖学的知识。

他解释说,神经不能绕走在眼睛后面,因为那里的空间是保留给脉络膜的,它把血液丰富的养分源源不断地供给到新陈代谢活跃的视网膜色素上皮(RPE)。这对于光感受器的再生和多余热量的吸收都是必需的。因此,神经有必要走在视网膜前面。这不阻碍视觉,因为神经实质上是透明的,它们的尺寸小,并且还具有与周围玻璃体几乎相同的折射率。事实上,限制眼睛分辨率的是光波在瞳孔的衍射(正比于波长、反比于瞳孔的大小),所以,这种所谓的对视网膜的改进与原来根本没有差别。

要注意的是,勒纳和他的顾问将(实质上透明的)神经放到感光体背后的优良设计必须满足以下任意一点:

·     脉络膜在视网膜的前方——因为血红细胞的存在,脉络膜是不透明的,所以这种设计就跟大出血的眼睛一样无用!

·     光感受器与视网膜色素上皮或脉络膜都不相接触——但这样一来,我们在照相时被闪光灯闪到之后,要隔好几个月才可以开车。

至于他们声称章鱼的眼睛设计在某种程度上是正确的,这似乎又说明了勒纳和他的顾问从来没有费心研究过这种眼球。事实上,章鱼的视觉不如人类的视觉,而且章鱼的眼结构与人类的完全不同、简单得多。它更像是一个单晶状体的复眼

另请参见眼科专家彼得·格尼的对于此问题的具体回答:《倒置的视网膜真的是“缺陷设计”吗?》


 

进化论与道德

勒纳称:

“他们(创造论者)认为,如果人类“仅仅是动物”,他们将会“像动物一样行动”(且不论这是什么意思)。教授进化论导致了如此广泛多样的社会现象:无神论、纳粹主义、通货膨胀、同性恋、妇女解放运动、性教育、青少年性行为、堕胎、色情作品、家庭破裂、校园枪击事件、犯罪、酗酒、吸毒……等等,不一而足。
“[尾注]奇怪的是,相信这种解释的大部分人也坚定地支持原罪的教义,这种教义认为人类有一种在动物界中独一无二的作恶倾向。他们也相信困扰众生的疾病,包括死亡本身,是人类犯罪的直接后果”。

确实,创造论者把自然罪恶,包括死亡,归因于亚当的罪。这是根据创世记3:19罗马书8:20-22。但《圣经》教导说,人类要对自己的罪恶行为负责,而(不服从造物主)才是第一段提到的所有罪恶的根源。

如果上帝创造了我们,那么我们就属于他,也有权为我们制定规则——也因为他创造了我们,他知道什么最适合我们。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向他负责,我们因违反了他无限的圣洁而配的担当无限的惩罚。我们的出路只有一条,就是相信耶稣基督,一位完全的神和完全的人,承担了我们应受的刑罚。

但是,如果我们不是被创造的,那么规则仅仅是从文化衍生的约定俗成,或由生存价值演变出来的法则,没有决定对错的客观依据。最终,除了自己,我们不必对任何人负责。举个例子,人道主义宣言II (1973)指出道德是自主的情境的……”(原文中着重强调)。

不过,进化论对于那些想要避免向自己的创造主负责的人是一种伪理性的合理化,如此他们就可以各随己意过自己的生活。并不只是创造论者这么想——详见《道德的衰落与进化的信仰》和在文章底部的超链接。事实上,这就是丹尼尔·丹尼特的书《达尔文的危险思想》的整体基础(见本书综述)。很多进化论拥护者,甚至是那些声称他们不反对上帝的人都推崇这本公开反对基督信仰的书。

纳粹主义是基于进化论的政府体制,这是一个事实(见《问答:纳粹主义》),流产和安乐死也得到了反基督教的进化论者的推广15(参见《问答:人类生活—堕胎和安乐死》)。堕胎可以据此合理化:如果你能摆脱多余的猫,那么为什么不能摆脱多余的小孩呢?而且流产权的支持者借由这些伪造的海克尔胚胎图,声称:人类胚胎仍在鱼的阶段中。在哥伦拜恩中学枪杀自己同学的孩子们穿着印有自然选择T恤(见《如何在公立学校系统下制造一枚炸弹》和进一步的回应和解释《炸弹制造对圣经基础》),而且他们似乎是针对基督徒的——这是一个被人文主义主导媒体隐藏了的秘密。

如果人类真的只是基因重新排列过的绿藻——适者生存的结果——那么我们是依据什么说哥伦拜恩的杀人者犯罪了呢?这就是一种从科学推导道德准则的逻辑谬误(称为自然主义谬误)。道德教会我们作为人应该做什么,而科学充其量只能说明人类实际上在做什么。科学可以表明,如果20公斤的重物从100米高度坠落到某人的头上,可能会杀了他;道德是由我们的创造主决定的,他宣告谋杀(故意杀害无辜的人)是不对的

值得注意的是,《圣经》上有教导真正的妇女解放,因为男人和女人都是按照神的形象创造的(创世记1:26-27)。无论对于女性或者胎儿来说,让女性拥有杀害她腹中胎儿的权利很难说是解放。然而,进化论并未给妇女待遇的改善给予道德基础——因为它根本就不为道德提供基础!事实上,达尔文和现代进化论的创始人一贯教导,他们所宣称的女性生理和心理上的劣势是自然选择和性选择进化的有​​力证明;这似乎成为了一个被充分保守的秘密。这种教导不能被简单地斥为他们的文化偏见产物——-他们特地试图证明女性劣等,以支持进化论。16


 

在堪萨斯州到底发生了什么?

勒纳指责堪萨斯州删除了对生物进化的所有引述。这种指责也经常在媒体上被多次重复。但勒纳和记者要么是懒得看堪萨斯州的新教学标准,要么是准备用直接的谎言来推进他们的事业。

事实上,新标准对进化论内容的论述多达旧标准的五倍。学生们必须了解达尔文的自然选择理论,和许多其他的勒纳认为重要的概念。但真正激怒批评者的是新标准没有越过证据,拒绝声明基因突变加上自然选择就可以解释地球上的所有生命,而没有智能设计者。这表明,比起真正的科学,批评者们更关心的是唯物主义的灌输。

 

注解勒纳的注解书目

尽管勒纳说他的研究并不意图反上帝,他仍然推荐理查德·道金斯的书《盲眼钟表匠》17此书的要点已经在其副标题中解释清楚了——通过寻找生命智能设计者的替代品来证明无神论。勒纳还推荐亚瑟·斯特拉勒的书《科学和地球历史:进化论/创造论的争议》(人文主义出版商 Prometheus Books,水牛城,纽约州,1987年发行)。

创造论书籍的代表是莫理斯、亨利M.和小约翰惠特科姆的《创世记洪水:圣经记载及其科学内涵》。在当时 (1961)这是一本非常杰出的书,也确实是现代创造论运动的主要催化剂。其中的大多数圣经分析还没有被取代,甚至其中的很多科学论述也仍有效,虽然也有一些已过时的部分。

令人惊讶的是,勒纳还推荐国家科学院的指南书《进化论与自然科学的教学》。虽然我的书《驳斥进化论》(右)已经说明国家科学院指南书的动机是反基督教,并且书中包含许多事实和逻辑上的错误。

勒纳还推荐彭诺克·罗伯特T《巴别塔:反对新创造论的证据》(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剑桥,麻省,1999年)作为对创造论和智能设计的优秀反证。无神论者尤金妮亚·斯科特所谓的国家科学教育中心(一个由人文主义者建立和运营的仅推广进化论和攻击创造论的组织)的领导人在《科学美国人》19998月)中也把这本书捧到天上——参见针对斯科特书评的一篇创造论者的回应《创造论期刊》14(2), 2000刊载了一篇艾伦·斯蒂尔针对彭诺克的书的详细反驳,驳斥了一系列勒纳也同样犯过的错误——可能这本书就是勒纳的错误的主要来源。在同一期《期刊》,艾伦·斯蒂尔阐明了语言是如何随着时间发展的,并且指出《语言的发展一点也不像生物的进化》——这篇文章动摇了彭诺克的最重要的案例,也证实了他对这个主题无比的无知。


总结

   勒纳的科学教育报告实际上是在倡导塘泥变出动物园,最后变成你的进化论教育。因为这对于无神论是必不可少的,即便要使用已被证伪的证据,也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地教导进化论。勒纳的报告还显露出对进化一词意义的蓄意混淆,并且曲解创造论的教导。而他仍未能证明进化论对于科学是必不可少的,他也拒绝承认现代科学的创造论基础以及创造论者对科学的持续贡献。


 

 

参考文献

1.Kerkut, G.A., Implications of Evolution, Pergamon, Oxford, UK, p. 157, 1960. He continued: ‘the evidence which supports this is not sufficiently strong to allow us to consider it as anything more than a working hypothesis.’

2.Wieland, C., Variation, information and the created kind, Journal of Creation, 5(1):42–47, 1991.

3.Marsh, F.L., Variation and Fixity in Nature, Pacific Press, Mountain View, CA, USA, p. 37, 1976. 

4.Scherer, S., Basic Types of Life, p. 197; ch. 8 of Dembski, Wm. A., Mere Creation: Science, faith and intelligent design, Downers Grove, IL, 1998.

5.这个含义单向的——能够杂交是同一种类的证据,但是不等同于不能杂交就说明它们不属于同一种类(不能杂交有可能是由退化性突变造成的)。

6.Dawkins, R., The Blind Watchmaker: Why the evidence of evolution reveals a universe without design, W.W. Norton, NY, 1986, p. 6. 

7.Todd, S.C., correspondence to Nature 401(6752):423, 30 Sept. 1999. 

8.(2010年9月)

9.Johnson, P.E., The Wedge of Truth: Splitting the Foundations of Naturalism, InterVarsity Press, Illinois, 2000; review by Truman R., CEN Technical Journal 14(3), 2000, in press. 

10.Thaxton, C.B., Bradley, W.L. and Olsen, R.L., The Mystery of Life’s Origin, pp. 200–217, Philosophical Library Inc., New York, 1984. 

11.Sarfati, J.D., If God created the universe, then who created God? Journal of Creation 12(1)20–22, 1998. 

12.Todd, Ref. 7. 

13.Kerkut, Ref. 1, pp. 3–5.

14.Kerkut, Ref. 1, p. 175. 

15.举例来说,人道主义宣言二(1973)声明:“生育计划、堕胎和离婚都应得到认可。” 这项宣言的签署人中有计划育儿机构(Planned Parenthood)的Alan Guttmacher,国家女性组织的Betty Friedan——这两个都是堕胎的主要机构,以及在加拿大推行堕胎的主要人士Henry Morgentaler。堕胎药RU-486的发明人Etienne Baulieu签署了人道主义宣言2000版。这个药被称为除人剂。在新西兰我居住最长的地方,推动堕胎合法化的主要领导人——堕胎师Woolnough,也是新西兰人道主义协会的成员。Peter Singer用无神论攻击生命圣神的伦理,这则伦理不仅针对胎儿,也包括新生儿和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年人。

16.Bergman,J.,ThehistoryoftheteachingofhumanfemaleinferiorityinDarwinism,JournalofCreation14(1):117–126,2000.

17.Dawkins,Ref.6.

 

 

原文见:国际创造论事工 www.creati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