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人’的说法原来如此

25 十 2017
802 次数

作者:卡尔·维兰德(Carl Wieland)   

 

摘自本文作者所著《人类一家人:圣经、科学、种族和文化》(http://creation.com/onehumanfamily.us的第七章:“变换不定的‘人类进化’故事”,

很多人宣称——虽然有时彼此矛盾——即所谓的猿人,存在所谓证明“人类进化”的化石生物。这些“原始人类”被当成我们的祖先,就是我们和所谓猿与人的共同祖先之间的过渡物种。1 每次新发现被鼓噪出来,很多人就会想就算谁都无法否认我们从类猿的祖先进化而来,毕竟,每次新发现不就是进化链条中更多的一环吗?

然而“大画面”完全不同,而且对圣经创造论者来说是个鼓舞。目前就几十年来看,除去少数的例外,2一种不变的图案已经浮出水面了。似乎每次发现都会让这个点状图案呈现出更高的像素,这也许会使画面会更醒目,但画面本身不换改变,这个画面的总轮廓早已清晰可见。所有的发现或多或少都会归入仅有的三大组其中的一组。而这三组中的两组,穴居人和直立人,比较相近,两者显然都是亚当的后裔。3

其实其他所有人,包括著名的露西,属于剩下的那一组,这一组最让进化论着兴奋不已。但它最后被证明是属于已经灭绝的非人类的灵长类的组别,从解剖上看其并非猿和人的中间形态。

几乎可以确定:未来的发现也会归入那些组中的一组。所以在这里快速浏览一下可以让我们预备好能更快明白下个所谓的人类祖先也可能会归入这个大画面,从而符合圣经的历史。


 

1.穴居人

艺术家对直立人的印象往往被描述成原始的低人类一等的“猿人”,但他们是人类(他们甚至应该分享我们人类的名号)的证据越来越多,所以艺术家在此就逐渐把他们的形象修改,让其明显更接近于人形。

这些人比生活在现代的人有更强健的骨骼以及更大的脑壳,他们身体的各个方面都符合大洪水或巴别塔后的亚当的后裔。

著名的“露西”化石的发现者唐纳德·约翰逊(Dnonald Johanson)和达尔文的拥护者、朋友、皇家学会会员托马斯·赫胥黎(Thomas Huxley)在合著中这样写道:

从搜集到的现代人类头骨中赫胥黎能找到一个通过带有特征的系列,这个特征通过‘无法察觉的渐变’可以使普通的现代人的头骨变成穴居人的头骨。换句话讲,如果要定性,他和当今的现代人类没什么两样。4

赫胥黎不认为穴居人进化成现代人类,而认为他们完全就是人类。标准的进化论观点认为他们不是现代人的直接祖先,而是一个分支。如果把穴居人就当做一个人类大家庭(众多不同头骨类型中的一个),那么赫胥黎的那些头骨就完全讲得通。一下表格列出了穴居人是真正的人类的一些特征。


  

更多的近亲

我们可以把丹尼索瓦人(Denisovans)归到这一组,他们是在西伯利亚的一个指骨和西班牙的第二个骨头的DNA中被“发现”的。6他们被当做穴居人的姊妹组,貌似也和现代人杂交过,尤其是美拉尼西亚人。直布罗陀博物馆的进化论者克里夫·芬雷森(Clive Finlayson)教授说科学界将必须认可:像穴居人一样,丹尼索瓦人就像我们一样是智人。6

 


穴居人的DNA

(穴居人)的DNA序列表明标明其与现代人类有过有过杂交,尤其是东欧和欧亚人。

穴居人的DNA序列明显标明其与现代人类有过杂交,尤其是东欧和欧亚人。所以穴居人不可能是隔绝的种族,尽管进化论者宣称他们在500,000年前就脱离了人类血统。这个证据简直是渐进论年老地球创造论观点的迎头痛击。即使对亚当的血统再绝妙的篡改,也无法把时间拉长至几十万年。所以,因为这样的创造论者采纳了世俗的测年法作为他们的起点,他们就必须把穴居人当做亚当之前的没有灵魂的非人类看待,尽管所有考古学的证据都标明他们是人类(方框中)。然而,DNA现在让他们的说法完全搁浅:能一起繁育后代表明他们一定是和我们一样的受造物


 

2.直立人

前俄罗斯拳击手尼古拉·瓦鲁耶夫(Nikolai Valuev)多次获得冠军。他身高2米1,重145公斤,是史上最高最重的拳击冠军。他健硕的体格告诉我们:根据DNA证据,体现在健硕、彪悍的穴居人身上的一些人类基因的变异在东欧民族当中仍尤为明显。

这一组包括爪哇人、北京人和图尔卡纳男孩。依我们之见,我们可以引入一些样品,这些样本的族类名称各不同,但却相当接近,比如东非直立人7

最近对格鲁吉亚(俄罗斯的近邻)的德马尼西地区的单一直立族群的五具头骨的分析表明:他们变异的总量出现在了分属于三个不同人类种族的非洲化石中,这些种族是:直立人、能人、卢多尔夫智人。8芬雷森认为这些化石以及那些穴居-现代人类时代的化石一种地理分布广泛、多形态的单一物种的一部分。他甚至提出:就像穴居人一样,直立人有可能与“现代人”杂交。9换句话讲,所有都是人类。

除了脑的大小外,直立人的样本在颅骨特征上和穴居人极其相似。有人说它们自脖子以下的身体就如同今天的奥林匹克力量型选手。他们的脑的平均尺寸比今天的人类小,10,但仍在大多现代人类样本的范围内。11穴居人与人类有相似性的那些特征中,虽说不是全部,但也有很多特征可以看出和直立人有关联。一些创造论者有正当理由地认为它们就是穴居人的一种变异人种。甚至很多进化论者把前两个范畴合二为一,即古人类。人类,没错,但带有一些差异性的骨骼特征,其中明显的一个就是壮实的头骨。12

印尼的佛洛里斯岛上的古人类证据表明(这令进化论者惊讶):直立的人类一定掌握过复杂的航海技能。13他们能到达那些必须漂洋过海才能进入的岛屿上狩猎。美国乔治亚大学的研究指出他们的“阿舍利”手斧是一个极其精密的狩猎投掷武器。14简而言之,古人类的这两个分支就是巴别后时代的亚当和诺亚的后裔。

壮实的头骨是现代“纤细”的骨骼之前的进化阶段”——这种普遍的看法随着在澳洲发现纤细的骨骼比壮实的骨骼的年代更久而被推翻。15然而,不断有人提出粗壮的骨骼与大洪水时代早期有关联,这让创造论者认为:这种粗壮的特征似乎在基因上与寿命——现在据说也由基因决定的——有关,这寿命记录的可是大洪水前的各个族长。

还有人指出直立人的脑的尺寸较小和环境因素有关,如缺碘的土质。那么有趣的关键点是他们全部人类特征不应再被质疑——这与未来的人类的发现也脱不了关系。

其实,一些进化论古人类学者,如密歇根大学的米尔福特·沃尔波夫(Milford Wolpoff)一直宣称无论穴居人或直立人都不应被和我们区别看待。他们应该都被重新命名叫做智人,就像我们一样——其次再用他们自己的名字,或壮实或纤细,或现代古代

之前提到过的进化论者芬雷森教授就最近的化石和基因证据也说过“我们必须彻彻底底摒弃现代人比古代人优越的这种观念。‘古代’和‘现代’失去了意义,现代人类取代所有其它旁支的概念也失去了意义”16这位教授明显无意支持创世纪的历史,但他事实上是这样做的。

下一组,也就是最后一组,我们会看到,肯定不是人类。虽然就算我们今天看到它们也可能会称它们是“猿”,但它们的解剖体和现代猿及现代人类两者都有根本的不同,而且我们会清晰的看到,它们压根儿不是两者的过渡类型。 


 

3.南方古猿

南方古猿骨骼重塑。一位顶尖的进化论解剖家推断:这些独特的灭绝的灵长类从解剖角度整体来看和猿与人的差异要比猿和人两者间的差异要大——而且绝对不属于猿和人的‘过渡类型’

这包括了几乎所有其余那些所谓的近期的猿人样本,其中包括南方古猿(南方古猿种)——如著名的露西(南方古猿阿尔法种)、汤恩头骨、‘普莱斯先生和夫人’(都是南方古猿非洲种)、胡桃夹人(南方古猿/鲍氏种(之前的东非鲍氏种))和其它种。

这还包括地猿。17这其中或多或少也包括了能人。人们普遍承认这是一个‘虚类’,一些以此命名的骨骼残片应被重新归入直立人,其它残片应被归为南方古猿或地猿。

很多宣称是人类祖先的南方古猿不合适做人类祖先,原因就在于此:

1.  正如教科书的描述,它们的肢骨非常适合于树上的生活,而不是开阔的热带草原。弯曲的手骨和脚骨再加上长臂等特征表明了这一点。18

2.  对头骨化石的轴向断层造像扫描19(能显示平衡器官的位置情况)证明它们不像人类那样习惯直立行走。20露西的近亲也被发现有一个靠指关节行走的动物才有的腕关节扣锁机制。21直立行走的说法主要基于著名的拉多里脚印”——火山灰中的一组双足脚印。然而,正如芝加哥大学的拉塞尔·塔特尔(Russell Tuttle)博士指出:这些脚印和习惯赤脚行走的现代人类无法区别。22它们被归入露西及其近亲的唯一原因是对火山灰的年代测定。这些脚印有‘3百万年以上,而人类那么早应该还不存在。所以根据进化论常有的循环思维方式,这些脚印必须是人类的祖先所留下的——那么这就表明人类的祖先是直立行走。好好想想吧。

重要的是,这些被造物,总的来说,在解剖学上不是人和猿的过渡阶段。


   3
.重要的是,这些被造物,总的来说,在解剖学上不是人和猿的过渡阶段。这个结论基于对它们骨骼上多个对应器官的一项详细客观的数字化分析,分析的团队由著名进化解剖学家查尔斯·Charles Oxnard)带领,他在体质人类学方面获得达尔文终身成就奖。三组生物——现代猿、现代人、南方古猿——的全部对应器官将在被称为3D 形态测定空间内被绘图。他们有明显的进化论意图:人类应在这个空间的一个位置上聚成一团,猿应在另一个位置,而南方古猿应在两者之间的某个位置。奥克斯纳德团队发现的情况却完全不同:灭绝的灵长类一组的结构和人与猿间的差别要比人和猿两者间的差别大。25它们直立行走,但有着独特的翻滚运动模式。重要的是,奥克斯纳德不认为它们是人类的祖先。


 

如果还有更多的南方古猿——怎么办?

近十年以来,有人一次又一次鼓噪发现了南方古猿的变种,称其是所谓支持人类进化的最新重大发现,但任何发现都无法改变大画面。未来就算有南方古猿或古人类的新变种被发现,这个“大画面”看似也不可能改变。原因很明确:人类从类猿的生物进化的观点纯粹是个错误。

 

证明穴居人是人类的事实

沙尼达尔1号化石的头部重塑,一位穴居人(约翰·古尔奇)(John Gurche).
  • 石制工具。
  • 专用于皮革加工的骨制工具。1
  • 对火的可控的使用(包括烘烧在缺氧状态下桦树皮以制造特别的树脂用来给木杆装柄再装到石制工具上)。2
  • 完美平衡、制作精良的木制狩猎标枪
  • 珠宝。3
  • 人体装饰和化妆品的证据。4
  • 厨具和食物中草药的使用。
  • 用饰品陪葬。
  • 乐器(甚至有五音阶)。5
  • 具象思维。6
  • 高科技“超强力胶水”。7
  • 地下1.5千里处建有一栋阳光无法到达的复杂建筑——这表明在这样的深度下技术和专业技能可以提供稳定的明火作为光源。找个时间试试!
  • 从对残疾人的关怀中体现出同情的能力。有些人的骨骼证明其虽因受伤导致严重和终身伤残,但伤后仍能存活很多年。
  • 证据表明他们建造居所用的木头用兽皮拖运。他们似乎是狩猎额牧民,所以很可能会返回山洞举行某些仪式或埋葬死者,正如亚伯拉罕的时代(创世几23章9节)。他们确实久居山洞,最近有证据表明这些山洞也被划分为不同的区域。8
  • 最近对舌骨(与喉有关)的详尽分析表明他们能说话,9最近的基因证据也证明如此。10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Soressi, M. et al., 在欧洲穴居人首次制造第一批专业化骨质工具.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10(35):14186–14190, 27 August 2013 | doi:10.1073/pnas.1302730110. 另参考 Neandertal leatherworking discoveryCreation 36(1):9, 2014.
  2. 穴居人擅长用火: study, physorg.com, 14 March 2011.
  3. 最近对一个地点重新测定的年代不支持了它的证据,重新测定表明这些饰品是后人放进去的。但作为穴居人文物权威的法国波尔多大学的Francesco D’Errico质疑这个年代测定和残留物,他坚信那些证据能证明这些珠宝来自其他穴居人生活区。
  4. Zilhão, J. et al., Symbolic use of marine shells and mineral pigments by Iberian Neandertals, PNAS 107(3):1023–1028, 2010 | doi:10.1073/pnas.0914088107. 另请见 Carter, R.W., The Painted Neandertal: Ancient cosmetics are upsetting evolutionary stories, creation.com/the-painted-neandertal, 20 May 2010.
  5. 请见 whyfiles.org/114music/4.html.
  6. Zilhão, J. et al., Analysis of Aurignacian interstratifications at the Châtelperronian-type site and implications for the behavioral modernity of Neandertals, PNAS 103(33):12643–12648, 2006 | 10.1073/pnas.0605128103. 另请见 Sarfati, J., Neandertals were fully human in thinking: Symbolic items show human cognition and symbolic thinking, creation.com/nean-thought, 30 August 2006.
  7. Viegas, J., Neanderthals made high-tech superglue, Discovery News, 16 January 2002; Neanderthals ‘used glue to make tools’, news.bbc.co.uk, 19 January 2002.
  8. Riel-Salvatore, J., and 3 others, A spatial analysis of the LateMousterian Levels of Riparo Bombrini (Balzi Rossi, Italy), Canadian Journal of Archaeology 37:70–92 (2013).
  9. D’anastasio, R. et al., Micro-biomechanics of the Kebara 2 hyoid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speech in Neanderthals, PLoSOne 8(12):e82261, 2013 | doi:10.1371/journal.pone.0082261.
  10. Borger, P. and Truman, R., The FOXP2 gene supports Neandertals being fully humanJ. Creation 22(2):13–14, 2008; creation.com/foxp2.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严格来讲,原始人类也被用来指代那些据说被称为旁支的一个群组,而不指人类的直接始祖,当用于润色进化故事时,这个词就会因其重要性更加被人引用。

2.     比如所谓的霍比特人和颅骨1470,在One Human Family这本书中也都被做讨论过,他们在相思相方面也没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

3.     这忽略了克鲁马努人穴居人,他们以卓越的艺术出名——因为所有的专家现在一致认为他们从解剖学上看属现代人。

4.     Johanson, D. and Shreeve, J., Lucy’s Child, William Morrow and Company, New York, p. 49, 1989.

5.     Reich, D. et al., Genetic history of an archaic hominin group from Denisova Cave in Siberia, Nature 468:1053–1060, 2010 | doi:10.1038/nature09710. 另请见 creation.com/denisovan.

6.     bbc.co.ukBBC一篇新闻广播报道 31 December 2010.

7.     进化论者中的分解派通常把图尔卡纳男孩归为东非直立人,而聚合派把他归为东非直立猿人。

8.     Lordkipanidze, D. et al., A complete skull from Dmanisi, Georgia, and the evolutionary biology of Early Homo, Science 342(6156):326 – 331, 18 October 2013 | doi: 10.1126/science.1238484.

9.     Finlayson, C., Viewpoint: Human evolution, from tree to braid, bbc.co.uk, 31 December 2013. 这也是进化论古人类学家Milford Wolpoff 的从化石证据得出的观点。

10.  Woodmorappe, J., How different is the cranial vault thickness of Homo erectus from modern man? J. Creation 14(1):10–13, 2000; creation.com/cranium.

11.  少数几个样品的脑容量非常小,这让一些人提出其中可能有病理学原因。

12.  一些现代人身强体壮远超其他人。

13.  Thwaites, T., Ancient mariners: Early humans much smarter than we expected, New Scientist 157(2125):6, 1998, 文章基于Morwood, M.J. et al., Fission-track ages of stone tools and fossils on the East Indonesian island of Flores, Nature 392(6672):173–176, 1998. 另见 creation.com/homo-erectus-misunderstandings.

14.  O’Brien, E.M., What Was the Acheulean Hand Ax? Natural History 93(7): 20–23, July 1984; Lubenow, M., Axing evolutionary ideas—stone dead! Creation 16(3):28–30, 1994, creation.com/axing.

15.  更多细节和文件在One Human Family第七章。

16.  Finlayson, 参考 9, 2013.

17.  一些进化论者说不值得给它开辟一个单独的属,它确实属南方古猿;更加有理由在这里把它划为相同的组别。

18.  Stern, J., and Susman, R., The locomotor anatomy of Australopithecus afarensis, Am. J. of Phys. Anthropology 60(3):279–317, 1983.

19.  电脑断层摄影——用普通X光来观测3D样本的切面的一种方法

20.  Spoor, F., Wood, B. and Zonneveld, F., Implications of early hominid morphology for evolution of human bipedal locomotion, Nature 369(6482):645–648, 1994.

21.  Richmond, B.G. and Strait, D.S., Evidence that humans evolved from a knuckle-walking ancestor, Nature 404:382–385, 23 March, 2000.

22.  Tuttle, R., The pattern of little feet, Am. J. of Phys. Anthropology 78(2):316, 1989. Also Tuttle, R., The pitted pattern of Laetoli feet, Natural History, March 1990, pp. 60–65.

23.  Oxnard, C.E., The place of the australopithecines in human evolution: grounds for doubt? Nature 258:389–395, 4 December, 1975.

 

 

 原文见:国际创造论事工 www.creati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