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之日还是创造之日?

05 十一 2018
83 次数

——为什么这个问题非常重要?

作者:Charles V. Taylor     

 

除了“一日千年论”和“间隔论”之外,还有一些人认为,《创世记》第一章中的六日是上帝将创造向人类启示的“日”。

以上三种理论都认为历史上存在几十亿年进化过程。一日千年论与《创世记》第一章有一定的对应性,但是忽略了其中的时间框架(见问答:创世记——渐进创造 Genesis—Progressive Creationism)。“间隔论”接受时间框架,但是在《创世记》1:1前后插入了进化和宇宙的再创造。(见答问:创世记——间隔论)。这个“六日启示理论”接受时间框架,但是将时间框架套用在上帝对摩西的讲述上,因此允许进化过程存在,并认为进化与《创世记》的记述无关。


 

我之所以提到另外两个理论是要让我们注意到,一来,三种理论都是在进化论渐进主义普及后出现的;二来,与一日千年论和间隔论相较,“启示论”更接近于后者,而且也是三种理论中出现最晚的。

与间隔论类似,启示论认可希伯来文学术界的统一认识,认可希伯来文中的yom在上下文中只可能指普通的一天——参见问答:《创世记》——创世之日。如果那里要传达的意思是漫长岁月,完全可以使用另一种表述(而且每一日的后面也不会有“有早上,有晚上”)——参见What did God intend us to understand from the words He used?(神想让我们从祂使用的文字中明白什么?)

“启示论”最著名的倡导者就是空军准将(兼亚述学者)怀斯曼(P.J. Wiseman),如其于著作《在六日之内启示的创造》1 一书所述。伯纳德·拉姆(Bernhuaard Ramm)也说他认可的理论有以下三种:“描绘之日论”、温和一致论和渐进进化论,并将三者统一称为“形象化的启示”2 这与怀斯曼的理论近似,但是他所坚持的渐进创造论,似乎不过是在进化历程的几个点上保留一些创造行为。

拉姆将这种形象化的取向追溯至库尔茨(J.H. Kurtz)1857年发表的著作3。库尔茨称之为异象论,尽管怀斯曼对此不以为然4。这样,即使“六日启示论”的倡导者内部也存在异议,但是普遍的观念都是将六日从创造发生的时间转变为讲述创造事件的时间。

有没有圣经根据表明在那六日,上帝仅仅是启示而非创造?对经文自然的阅读无疑会排除这一结论。

尽管如此,我们必须看看怀斯曼的说辞,他认为这里的希伯来文”asah(制造)”的意思是‘告诉’(尽管拉姆否认这一点5)。怀斯曼试图用这种解释来解读《创世记》2:2-3和《出埃及记》20:1。他将《创世记》2:2-3中的希伯来文的mela'khto“他的工作”解释为“他的事情”,称这可以指讲述创造的故事,而不是创造工作本身。6 这个翻译很牵强。况且,在《格塞纽斯希伯来文词典》中,“asah” 没有“说明”的意思7

怀斯曼可能是不熟悉钦王版英文(或被称作早期现代英语)中的习语。如他所称,“asah”在某些地方确实被翻译为“show(说明)”。但是值得留意的是:一来这个词被翻译为“make(造/做)”有653次,而翻译为“shew(说明)”仅有43次;二来,所有翻译为“说明”的例子都是与抽象名词一起出现的古代英语,用其他语言会被译为“造”或“做”。

下表是对钦王版圣经中与“shew”一同出现的名词的总结。

在钦王版圣经中与 ‘shew’一同出现的词

出现次数

仁慈

22

怜悯

10

良善、能力、记号

各2次

信实、慈爱、拯救、惊恐、征兆、奇迹

各1次

这些词汇中最不抽象的名词是记号、征兆、奇迹。但是这些在其他地方都译为“行神迹”等。

明确地说,“asah”虽然有“产生”的意思,却没有“启示”的意思。当与实义名词如“天”、“地”、“人”等搭配时,可以肯定它是指创造,而不是述说或任何“讲述”类的动词。8

怀斯曼理论的语言学基础完全站不住脚,也没有任何有名望的学者支持这个观点。也许怀斯曼受到了将《创世记》视为史诗的观点的影响。若真如此,希伯来文学者金斯伯格(C.D.Ginsberg) 的言辞值得我们注意:“这一章中没有任何希伯来诗歌的特征。”9 黛赖弗(S.R.Driver)写道:“这段叙述没有任何部分表明是关于异象的启示……它意在描述史实而非表象。”10

更详细的分析,参见 《创世记》应该按字面意思解读吗?(Should Genesis Be Taken Literally?

用怀斯曼的言辞结束本文,或许最为妥当:“虽然这些章节的作者无疑认为上帝对人类最伟大的、最具说服力的启示就是通过救主耶稣基督所传达的,他也意识到了哲学家和我们当今高校中善于思辨的学生不仅会回到基督,更会倾向于直接回归到圣经的第一页,以为他们的思想和信仰夯实基础。”11

对新约中关于基督出生、死亡和复活的神迹,怀斯曼尊重了经文文本的记述,但对《创世记》第一章,他明显忽视了这一需要。怀斯曼对《创世记》史实的否认其实削弱了耶稣基督受难和复活的根据。(林前15:21-22)。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P.J. Wiseman, Creation Revealed in Six Days, Marshall, Morgan & Scott, London, 1948, p. 144. Return to text.

2.      B. Ramm, The Christian View of Science and Scripture, Paternoster Press, London, 1955, pp. 149–152. Return to text.

3.      J.H. Kurtz, Bible and Astronomy, 3rd German edition, 1857. Return to text.

4.      Ref. 1, pp. 27-28. Return to text.

5.      Ref. 2, p. 153, citing F.F. Bruce’s review of Wiseman in The Evangelical Quarterly, 20:302, October, 1948. Return to text.

6.      Ref. 1, p. 123. Return to text.

7.      See Gesenius, Hebrew and English Lexicon, 'asah. Return to text.

8.    《创世记》记载中的天是指天空、空间、外太空甚至整个宇宙,不是指上帝的居所(这也不是抽象的名词!) Return to text.

9.      C.D. Ginsberg, a Christian Jew, lived from 1831 to 1914. He is quoted in Wiseman, Ref. 1, p. 28. Return to text.

10.      SR Driver, Genesis, Vol. 1, 1893, p. 23. Return to text.

11.      注释1, p. 9. Return to text.

 

 原文见:国际创造论事工 www.creati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