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创造需要耗费数十亿年吗?

26 十 2017
702 次数

——为什么这个问题非常重要?

作者:利达·高士拿(Lita Cosner)  加里·贝茨Gary Bates)     

 

通常,人们会用下面几句话向圣经创造论者提出质疑:“我相信神的创造,我也不会去相信进化论,神本来可以用数十亿年来完成创造,那么何必计较地球的年龄呢?”某些人甚至声称强调“字面上的六日,六千年之前”这样的字眼会使人们远离信仰,所以“为什么要拘泥于这个问题?为什么要如此强调一个跟得救无关的话题呢?”

我们所认同的这个观点或许会让人有点惊讶。时间尺度本身及其包含的内容并不重要。那为什么国际创造事工(CMI)还是强调要这个问题呢?这是因为它会引出“圣经中的启示真的像它字面上说的那样吗?”这个话题。继而会引向经文可信度这个核心问题。如此看来,若与时长论妥协则会严重损害整个福音信息,给许多人造成信仰危机,在福音布道上的问题也会接踵而来。


 

时长论的暗示

在圣经任何地方都找不到地球年龄有数十亿年的说法,这一概念并非源自经文。

首先,我们需要明白年老地球论是来自何方。其实在圣经任何地方都找不到地球年龄有数十亿年的说法,这一概念并非源自经文。在1830年,一位叫做查尔斯·莱尔(Charles Lyell)的苏格兰律师发表了他的一本书《地质学原理》。书中他说他其中一个目标就是要“把(地质)科学从摩西那里解放出来”。另一位叫做詹姆斯·赫顿(James Hutton)的地质学家赞同均变论对世界地质结构的解释,而莱尔正是以赫顿的观点为基础来建立自己的理论。他认为全球数千英尺的沉积层(因水或者其他流动液体带来的沉积)是由于漫长渐进,历经数十亿年的地质作用所致,而并非是诺亚洪水造成的。他还认为我们必须要把今天所观察到的地质过程用来解释地球过往的地质演化史。因此,如果我们现在观察到河流的沉积速率为每年1毫米(百分之四英寸),那么像厚度达1000米的砂岩沉积层就要经历一百万年才能形成。这种“现在是了解过去的关键”的假说(以及其它由此衍生出来的学说)正是现代地质学的一块基石,同时该假说也拒绝承认圣经所讲述的全球洪水灾难。于是远在放射性测年法问世前,甚至是在人们发现放射现象之前,数百万年的时间尺度就已经被应用到地质柱状剖面的各个岩层中。

但是这里会出现一个神学问题。那些岩层里面不仅仅是只有石头和小碎石。它们还包含了化石。而这些化石则是死亡的铁证,而且不只是反映死亡,还有杀戮,疾病和苦难。化石中的生物遗骸上还出现齿痕,甚至还保存了动物被捕杀吞食的情景。这些就是死亡,灾难,感染,一般伤痛和骨折等的证据。而从圣经,我们知道这些都是在人堕落之后才开始发生的。然而基于圣经中详细的系谱记载,亚当不可能生活在均变论所宣称的,已经存在死亡和苦难的几百万年以前。时长论暗指在亚当堕落之前,神就命定了死亡,但是圣经非常清楚地说明是因亚当犯罪的缘故才把死亡带入这个世界(罗马书5:12)。


 

一个年老地球上的上帝

在亚当堕落前受造之物就伏在死亡的辖制下这个观点,就神的性情而言,存在一个明显的暗示。如果人们认为神会采用进化的方式来创造万物,那会出现同样的问题。进化是一个随机浪费的过程,它要求数百万“不合适”生物被淘汰掉。无数中间物种相继出现,但它们在这场生物“大跃进”中惨遭抛弃。在某一刻,这位所谓“良善”的神用类似数彩票的方式命定了其他生物的死亡,然后才最终进化出现人类,之后神看着这个有着他的形象的人站立在含有无数死亡生物遗骸岩层的顶部,然后宣称他整个创造,包括其中全部死亡和痛苦的证据,是“甚好”的(创世纪1:31)。所以我们看到,无论人们是否相信进化论,时长论跟圣经的观点并不吻合。

总的来说,地球的年龄源自岩层,其中包括了大量化石,这也说明了在亚当堕落之前,就已经存在死亡,苦难和疾病了。而圣经清楚说明,在亚当犯罪之前还没有死亡(罗马书5:12)。


 

一个年老地球的福音

某些所谓的“专家”通过主张亚当的堕落只造成人类的死亡和疾病,来回避“神所造的一切都是好的”这个问题。但这并不真实。其中,罗马书8:19-22清楚教导我们由于亚当的堕落而带来死亡和痛苦的咒诅是影响一切受造之物,比如整个物质宇宙。

即使我们先放下这个争议不谈,因为我们发现人类遗骸若被认定是几百万年前,那这里还存在另一个问题。神大概在6000年前把亚当放置在伊甸园,所以这些人类遗骸的年龄要远远早于圣经里亚当的年龄。许多妥协的观点把这些遗骸看作是一些在亚当之前,没有灵魂的非人类生物。然而,这些遗骸的骨骼却是在人类遗传变异的正常范围内。比如尼安德塔人,他们留下了艺术,文化,甚至是宗教的印记。而最近,真实的尼安德塔人DNA序列表明我们很多人携带着尼安德塔人的基因,也就是说我们跟尼安德塔人是同源的。把他们称为非人类动物看起来完全是人为对时长论信仰体系的补救措施。

同时,罗马书5:12告诉我们“正好象罪借着一个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所以死就临到所有人,因为所有人都犯了罪。”在经文中我们找不到任何提示说堕落只把死亡带到人类。把罗马书5曲解为死亡只限于人类也就意味着亚当的罪只造成部分受造之物的堕落。但是罗马书8:19-20告诉我们万物都在罪的重担下痛苦呻吟,伏在虚空之中。而创世纪3:17-19告诉我们全地都被咒诅,生出荆棘和蒺藜。如果只是部分堕落,那为什么神不去部分恢复,而是要毁灭一切所造之物再去重新创造呢?如果其余的受造之物还是甚好的话,为什么不去单单恢复人类呢?


 

死亡是最后的仇敌

福音的一个中心内容是死是最后被胜过的仇敌(哥林多前书15:26)。死亡因着罪而进入了这个完美的世界,而即使只要还有一个信徒仍在坟墓,那耶稣胜过死还不能完全显明,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难道我们希望一些被圣经作者视为仇敌,却还被神使用或者监看达数百万年之久的东西,还能称之为甚好吗?

福音中一个主要内容就是我们有复活的盼望,和万物都恢复到其初始完美的状态。圣经清楚说明将来的新天新地是一个没有杀戮,没有死亡,没有痛苦和罪恶的地方(以赛亚书65:17-25,启示录21:1-5)。如果这样一个完美的状态从来没有出现过,那又怎么能称之为恢复呢?

一位相信进化论的英国牧师就人类堕落前的死亡对基督教神学的意义给出了一个很好的总结:

……化石是人类进化前的数十亿年间,生物繁衍和死亡后留下的遗骸。死亡与生命本身一样古老,也只是转瞬即逝。神会用死亡来作为罪的惩罚吗?化石记录证实了某些形式的罪一直存在。从大尺度而言,它体现在自然灾害。……而就个体而言,各种痛苦,疾病和寄生虫等就是其明证。我们看到生物在垂死,关节炎,肿瘤中受苦,或者直接被别的生物捕食。从古到今,生与死,善与恶总是存在的,根本不会有任何中断。死亡从来不会消失,罪恶也不会改变宇宙的本质。上帝就是把这个世界创造成这个样子的……进化论是实现生物变化和多样性的工具。人们尝试告诉我们:亚当在犯罪前与神有一个完美的关系,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悔改并接受耶稣,这样才能把与神的关系恢复到最初状态。但是这样完美的最初状态从未存在。也不存在这样一个完美的世界。无论是物质界抑或是灵界,这都是一种错觉。很不幸这个观念仍旧是大部分福音布道的中心内容。

圣经清楚说明将来的新天新地是一个没有杀戮,没有死亡,没有痛苦和罪恶的地方。如果这样一个完美的状态从来没有出现过,那又怎么能称之为恢复呢?

至此可以看到,如果我们允许一个数十亿年的观点,无论“进化”与否,后果都一样,就是信仰的滑坡,因为把死亡和苦难置于堕落之前。其逻辑结论是:邪恶存在于堕落前(按照他的观点,并不存在堕落,从何处堕落?)。又排除了重新回归到完美的状态的希望,因为本来就无处可归,福音就在这样的过程中被摧毁。

事实上,每个基督教领袖和神学家在因选择相信年老地球论而不是圣经中的时间尺度时而要他们拿出理据时,都不得不承认创世记。也就是说,无论以希伯来语还是英文译本来阅读领受创世记的字面意思时,其教导的都是一个以六个普通地球日完成的创世。


所以,若非因死亡、痛苦、罪恶、与神分离,耶稣从何处拯救我们?我们如何来理解希伯来书9:22的经文“按着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洁净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呢?如果死亡和流血事件真的是在亚当前亿万年就有的“自然”过程的话,那么基督的死就显得微不足道,也无法为我们的罪作抵偿。而如果没有复活和新天地,我们的指望又是什么?

如果死亡是自然过程,为什么我们要为此悲哀呢?为什么我们不接受死亡作为“正常”生活的一部分呢?这种观点剥夺了福音的大能和耶稣牺牲的意义。随从这种思想的自然结果已导致许多人完全离弃基督信仰。


  

对教会的影响

进化论的广泛传播给年轻人带来可怕的后果,使他们陆陆续续离开教会。而留在教会,却接受了年老地球论的基督徒在护卫信仰时遇到更大的困难,而且这还影响了教会的增长。信仰其中一块主要的绊脚石就是:“为什么一个良善的神允许世上有死亡和痛苦?”这个问题。这些基督徒不能从人犯罪的角度,来为死亡和痛苦的根源给出有力足够的解释。

相反,那些赞同以圣经角度讲述世界历史的基督徒,在向不懂圣经的人介绍上帝时,就有一个合乎逻辑的基础。这恰好是使徒保罗向外邦人传道的方法(使徒行传14:15-17,17:23-31)。在路司得,保罗也是用创造作为一个关键的重要因素,把神与像保罗自己和巴拿巴斯这些卑微的人区别开来。而在雅典他又把当时的斯多葛学派和其他哲学家“带回创世纪”,以此为他们认识真神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盼望他们离弃无用的偶像并悔改。

如果以领受圣经字面意思而建立起来的信仰能提升一个人解释福音的能力,而妥协则会造成破坏性的影响,那为什么还有人会妥协呢?事实上,每个基督教领袖和神学家在因选择相信年老地球论而不是圣经中的时间尺度时而要他们拿出理据时,都不得不承认创世记。也就是说,无论以希伯来语还是英文译本来阅读领受创世记的字面意思时,其教导的都是一个以六个普通地球日完成的创世。这点在出埃及记20:11的经文中得到有力支持,也就是摩西十诫的一部分,表明创世记中的六日要以普通地球日长度去理解,其中根本容纳不了数百万年的时间跨度。但很不幸,他们接受了科学已经“证明”有几百万年的说法,实际上完全不是这回事。


  

前后矛盾的基督教义?

尽管相信年老地球论的人还可以成为基督徒,但是这也意味着这个人要不没有想清楚事情的后果,要不就是圣经在这个人的信仰中并不是最终权威。如果创世记不是一个真实的历史,那在经文中真理又是从哪里开始呢?今天科学证实人不可能从死里复活。那如果我们也让科学告诉我们耶稣没有从死里复活(这点跟那些妥协的人的世界观是一致的),那么正如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5:14中写道,我们所传的就是枉然,你们的信也是枉然。将我们的信心放在人所构建的哲学观中使人想起耶稣在马太福音7:26所描述的那个人,耶稣说:凡听见我这些话却不遵行的,就像愚蠢的人,把自己的房子盖在沙土上。相反,在第24-25节经文,耶稣又说:凡听见我这些话又遵行的,就像聪明的人,把自己的房子盖在盘石上。雨淋,水冲,风吹,摇撼那房子,房子却不倒塌,因为建基在盘石上。

因为耶稣清楚相信,创世记是一个字面上的真实历史,所以我们也应该这样做。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Charles Lyell, personal letter to George Poulett Scrope, 14 June 1830; 见 creation.com/Lyell.

2.      有趣的是,化石记录中有荆棘。传统的化石记录解释(否认全球性大洪水),将它们置于人类前数亿年。见W.N. Stewart and G.W. Rothwell,Paleobotany and the Evolution of Plants (Cambridge, U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3), p. 172–176.

3.      Tom Ambrose, ‘Just a pile of old bones’, The Church of England Newspaper, A Current Affairs section, 21 October 1994.

 

 原文见:国际创造论事工 www.creati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