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山岭进攻--重夺圣经权威的高地

09 12月 2015
683 次数

 

卡文.史密斯(Calvin Smith)著

上不去的山岭


191749日,加拿大部队在雨雪交加的日子里继续行军,准备与德军决一死战——史称维米岭关键战役。维米岭是德军在法国北部的主要战线,因此,盟军当天的胜利成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

维米岭有近十公里长,最高点达一百一十米,不仅俯瞰整个多莱平原(Douai Plain)(让德军可以毫无阻碍地看到敌方的进攻),同时也是德军大片领土的天然屏障,将敌军的枪炮挡在外面,。德军在维米岭山坡前的几百米空地部署了 大炮、机关枪巢和铁丝电网。关卡重重,看似毫无进攻之路。19141916年之间,在维米岭上牺牲的十五万英法士兵更证明了这个山岗是进攻的死穴。当时 的德军在路德维希··法肯豪森(Ludwig von Falkenhausen)军官的主领下分成了三个保卫部队。

庆幸的是,一支带领主要由加拿大士兵组成的部队的司令官[英国陆军中将 朱利安比恩爵士(Sir Julian Byng)和加拿大少将亚瑟.科里(Arthur Currie]决定摒弃以往惯用「用尸体为机关枪铺路」的进攻战略,转而策划了几项新的实施战略,挑战这难于登天的任务——攻取维米岭。虽然这项行动以 上万士兵伤亡为代价(牺牲人数达3598),但是通过一套空前的战略,如徐进弹幕射击、机枪间接射击、排枪射击等,加上通讯的改善,同时又获得了敌方最新 情报,加拿大部队很快便赢得战役。4000名德军被俘获。四名加拿大士兵因奋勇被授予维多利亚十字勋章。

攻取维米岭战役对战胜德 军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维米岭战役属于英军更大行动的一部分。如果这一高地掌控在敌军手中,英军的行动则无法展开,无数的人将会丧命(后来德国再也没有进 攻山岭)。由此可以吸取一个教训:占领高地者必胜!那么这与创造论事工在圣经权威和无神论自然主义(atheistic naturalism),以及万物起源等领域的立场有什么关系呢?

守住战线

这是一场关于圣经权威(biblical authority)的战役。这场战役中,(出乎有些人的意料)地球年龄(the age of the earth)正是兵家必争之地。很多基督徒在捍卫圣经真理,面对质疑人士的言论时,都会从生物进化论(biological evolution)或道德及社会问题(moral and social issues)上入手。但是,他们不愿意进入这一战火更加密集、激烈的战场。

为什么地球的年龄具有如此重大的意义?圣经权威性与圣经的可信度直接相关,而这最终取决于经文是否直接表述圣经原义?圣经的教导与千百一年的观点频频相对,一再指向年轻地球的时间框架,因此任何持有长时框架(年老地球论)的基督徒都是默认圣经的意思不一定是经文直接表述的意思(这是明显在圣经的权威性上有所妥协)。他们也必定会削弱耶稣基督的权威性,因为耶稣明确地教导「从起初的时候」就有亚当和夏娃马可福音10:6-9),而没有说他们在世界已经成型的千百万年之后才出现。

我们看看进化论者、反创造论者、自由神学家迈克.罗伯特牧师(Vicar Cockerham [圣公会],英国)用什么策略消除人们对圣经经文直白意思的信靠:


「我主要的目标是证明地球古老的年龄,或者说石头的悠久历史,原因很简单,如果地球真的已经存在了五万年之久,圣经直译主义(Bible Literalism)就不攻自破了。如果我能说服一个人认为地球至少存在了一百万年,那么我认为这场战役的胜利就已经属于我们了。」

地球年龄问题主要关切圣经的可信度,因此向「年老地球论」妥协会极大地影响福音信息,阻碍福音传扬。比如说,如果因为要尊崇「科学」而认为《创世记》不可信,不能按照字面意思解释,那么又有什么理由相信童贞女怀孕生子,相信死人复活,毕竟现代科学否定了这类事件的可能性。所有的妥协立场都在圣经的解释上让步于「科学」,也就是赋予科学比圣经更高的权威,或者说,他们错误地让科学主宰圣经,而不是服务于圣经。这样的基督徒身处一道又滑又陡的斜坡上,他们可以把对待圣经创世记的妥协性态度,即不按字面意义解释的做法,运用到任何一处经文上,尤其是他们不愿认同的经文,而往往不愿认同圣经都是因为受到了来自世俗社会的压力。

无论如何,相信地球已经存在千百万年不仅会从低估圣经的权威性这一方面影响基督徒,同时,这个观点也正是为无神论者提供枪弹的源头。

 

弹药工厂

因为所有的无神论者都称上帝不存在,所以他们必须认为自己是进化而来的(自我创造)。进化论又不能短时间内产生,因此他们只能根据推理,认为世界的历史长达千百万年。想一想,如果不相信世界有千百万年的历史,会有多少逻辑清晰的人相信进化论呢?零……

深时(deep time)是无神论者「高岗上的生死决战」,一旦深时的观点建立了,它似乎就成了人们脑海中一道具有魔力的创造力。创造论者会提出「统计学的不可能性(statistical improbabilities)」和「自然中的设计(design in nature)」,但是往往都被人们思想中不可动摇的「千百万年」的信念屏蔽。

「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就几乎肯定会发生,至少会发生一次……。时间其实是整个阴谋的主角……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不可能」可以成为可能,可能变成很可能,很可能变成肯定。我们只需要等待,时间足以施行神迹。」

自然主义者会用的进化论论点(宇宙学、地质学、化学、生物学和人类进化假说)都建立在坚固的「深时」教条的营垒上,需用「深时」阐释。这座营垒已经建了一百五十多年。正如乔治奥威尔所说:

 「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

世俗教育(Secular education)和媒体强势地控制着现在(viciously control the present),广泛散播地球历史的信息。他们向一代又一代的学生灌输「深时是事实」(而不是对事实的一种无神论解读)。数以百万计的成长于基督徒家庭的年轻人不再认同圣经的权威性。坚定的基督徒,如果相信深时论,当狡猾的质疑认识指出他们的信仰中的不一致性时,他们对圣经的捍卫就会被动摇。无神论者领军人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说道他对妥协性教会的轻视:

「在我看来,只认同圣经故事的某一部分而不认同另一部分是很奇怪的。毕竟,关于重要的道德问题,我们是按照什么标准摘取圣经内容呢?如果我们可以在圣经中挑选对与错的标准,还有什么必要参考圣经吗?」

 

为圣经而战

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像国际创造事工这一类的事工为何对地球年龄如此较真,他们没有明白这正是为圣经权威而战的战场。一些次要战役,很多基督徒或许时不时可以这儿赢一场,那儿赢一场。但却因「千百万年」的高地让进化论者和无神论者可以长久持续猛烈攻击,则会很快输掉主要战役。

正如在维米岭的盟军的率领一样。很多基督徒都需要放弃曾经失败过时的,仅仅讲述「天上的事」的策略。转而需要提供扎实的圣经教导,让信徒可以好好装备,可以为「地上的事」辩护(对比约翰福音3:12)。世界正在用「地上的事」攻击我们在前线为基督奋战的精兵(尤其是年轻的)。我们和维米岭一样,要重夺这个战场看似难于登天,但是像国际创造事工这类事工可以提供执行任务的工具和策略。正如我们之前说过的,我可以制造这场属灵争战的武器(思想武器)但是我们需要你来进攻

 

转自国际创造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