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仁爱的神会容许死亡和痛苦

21 六 2018
389 次数

“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 --罗马书 8:22

“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 。”--罗马书1:20

死亡和痛苦到处都是!

20019月恐怖分子炸毁纽约世贸中心大楼,杀害了三千多人。许多人质问为什么一位仁爱的神会容许这样的恶行发生。当然,这还远远算不上是最骇人听闻的大屠杀。以进化论为根基的纳粹政权[1]曾屠杀了数以百万计的犹太及其他民族。

近些年也发生了很多由自然之恶(即非人为的)造成的苦难。例如,2004年发生在印尼以西的一场9.3级大地震,引发了极具破坏性的海啸,使得14个国家的23万多人丧生。[2]

历史上还有过更严重的自然灾害。例如,十四世纪的黑死病(淋巴腺鼠疫)使欧洲减少了七千五百万至两亿的人口;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爆发了灾难性的西班牙流感,使至少五千万人死亡。

还有一种类型的自然之恶就是身体上的残疾,例如从小就丧失了听觉和视力的海伦·凯勒。

我们每个人都承受着疾病、意外事故、直至最终死亡的痛苦。这些不可避免地会引发一个同样的疑问:既然有这么多死亡和痛苦,怎么可能有一位仁爱的神在掌管宇宙呢?苦难的普遍性可能是无神论者用来攻击圣经最有效的武器,也是他们否认圣经主张的一个常见托词。所以,对这个问题的解答至关重要。[3]

 

许多人因苦难而拒绝神!

令人惋惜的是,大多数人,甚至很多基督徒,都无法回答这个死亡和苦难的问题。他们相信世界已经存在了几百万年甚至几十亿年之久,因此很难解释他们看见的这些苦难的目的。

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因为他女儿的死而背弃了基督信仰。安妮的惨死击垮了达尔文残存的关于宇宙中有道德和公正的信念。后来他说,正是这段时间为他的基督教信仰敲响了最后的丧钟。近期的一本达尔文传记记载道:“……查尔斯从此就站在不信者的立场上了。[4]

达尔文所撰写的《物种起源》实质上是一部无神的苦难和死亡史。达尔文写道,现代世界起源于自然界的战争、饥饿和死亡[5]。达尔文认为死亡是进化中的世界里一个永恒的部分。[6]

理查德·道金斯(1941– ), 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无神论推动者之一,常常把动物所遭受的痛苦作为驳斥神存在的理由[7]。有达尔文的牛头犬之称的不可知论者赫胥黎指出,如果我们的耳朵足够敏锐,可以听见地球上所有人和动物痛苦的哭喊,我们会被这不停歇的尖叫声震聋。[8]

谭波顿(Charles Templeton)曾是一位著名的布道家。他在1996年出版的《告别神》[9],[10]一书中说到,他背弃基督教的部分原因就是他所看到的苦难。在他笔下,一个残忍却又无法逃避的现实就是所有生命都建立在死亡上。每个肉食动物必须猎杀和吞吃另一个动物, 除此之外别无选择。[11]提到动物有着专为咬碎脊骨、撕断肌肉而设计的牙齿,适用于抓夺和撕裂的利爪,导致瘫痪的毒液,吸血的嘴,挤压窒息的盘旋,他说,正如丹尼森 Tennyson)所生动地描述的,自然界爪赤牙红,而生命就是一场血腥的狂欢。[12]最后,他得出结论:一位仁爱又全能的神怎能制造这样的恐怖……[13]

如果我们对圣经记载的历史有恰当的理解,就能够回答谭波顿的这些问题。

 

死亡泛谈

在老人的葬礼上,死者的家属常常安慰自己说:他这辈子过得不错,现在该是走的时候了。但是究竟为什么该是走的时候呢?如果有身体健康、长生不老的机会,他难道不应该理所当然地活着吗? 小孩子的死看起来似乎格外不对,但是如果我们要求神阻止一些死亡,比如说,所有儿童的死亡,那么应该把界线划在哪里呢?为什么是5岁,而不是21岁,或是75岁呢?

其实,细想之下,所有的人类暴行和自然灾害都仅仅是加速了那不可避免之事件的发生。比起无数已经死去的人,这些悲剧不过是沧海一粟。除非奇迹发生,如今地球上的七十亿人都会死去。那么,难道我们应该要求神仅仅去阻止过早的死亡,而不阻止正常的死亡吗?

 

无神论者真的有理吗?

如果一位无神论者要抱怨基督教的神是邪恶的,那么他就必须提出一个判断善恶的标准,并以它来审判上帝。如果我们不过是进化了的池塘浮渣(这是任何在逻辑上前后一致的无神论者都必须相信的),我们到哪里去找判断对错的客观标准呢?道金斯曾说,我们所观察到的宇宙……没有设计,没有目的,没有善也没有恶,只有盲目和毫无怜悯的冷漠。[14]

在这个体系之内,我们的是非观念只不过是大脑内化学反应的产物,而这些化学反应碰巧为我们所谓的类人猿祖先带来了生存优势。那么为什么纽约的那场造成数千人死亡的恐怖袭击比一只青蛙杀死数千只苍蝇要更糟糕呢?

但是基督徒相信有一套超越人类的客观伦理标准,因为它是由一位客观的、超然的道德立法者——我们的创造主制定出来的。无神论者用客观的恶作为反对上帝的论据,却在无意中承认了他正要批驳的观点。[15]

 

无神论点综述

无神论者的常规逻辑推理是经不起推敲的。该论点可以追溯到希腊无神论哲学家伊壁鸠鲁(公元前341–270),其观点曾被早期基督教护教者拉克坦修斯(公元后240–320[16]提及,后来被苏格兰启蒙运动怀疑论者大卫·休谟引用。我们可以把这种论点汇总如下:

  1. 如果神存在,那么祂一定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并且道德完美。
  2. 如果神无所不能,那么祂一定有能力消灭所有的恶。
  3.  如果神无所不知,那么祂一定知晓恶的存在。
  4. 如果神道德完美,那么祂一定有愿望消灭所有恶。
  5. 恶是存在的。
  6. 如果恶存在并且神也存在,那么要么神不具备消灭所有恶的能力,要么祂不知道恶的存在,要么祂没有愿望消灭所有的恶。
  7. 所以结论是,神不存在。

第一条前提描述了圣经启示的犹太教和基督教的神的属性。第二到第四条前提似乎也合理地描述了有着这样属性的犹太教和基督教的神会怎样行事,第五条则是无可置疑的。于是无神论者得出结论说,神不可能有圣经所揭示的属性(第六条),所以这样一位神并不存在(第七条)。

一些回应的人试图通过否认神的全能(例如提出开放有神论过程神学)来在第一条上让步。但这样的神绝非圣经中的真神。

 

驳斥无神论点

很久以前,基督教哲学家就已提出第四条前提应该扩展为:

4’)如果神道德完美,那么祂一定希望消灭所有恶——除非祂有一个允许恶存在的充分理由。

这样,就与第五条不矛盾了。没有无神论者能够证明:不可能有充分的理由允许恶存在。所以这条用来驳斥神存在的论点就不攻自破了。

神允许恶存在于现今世界的一个理由是对人类犯罪的公正审判(更多参见第9页)。

护教者也早就指出了上述论证之所以不成立的另外一个原因。只有对第四条前提进行如下解读时,它才与恶现在的存在不相容:

4″)如果神道德完美,那么祂一定有愿望立即消灭所有的恶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在下文中我们会证明,如果神要立即除掉所有的恶,祂就必须毁灭我们所有人。有了这样的认知,我们可以把第五条修改为:

5′) 恶现今存在,但有一天会被消灭(正如圣经所说)。换言之,神只是尚未除掉恶。

以上这些足以证明无神论者缺乏一个合乎逻辑的论证来否定神的存在。但是我们仍然需要解释恶的来源,为什么神要容许它存在,祂现在如何对付恶,以及祂已经做了什么。

 

恶自哪里来?

起初神创造了一个完美的世界,他看他所创造的一切都甚好(参看创世记131)。那时没有实际的恶。事实上,虽然恶是真实的,就其本身而言并非一件事物。相反的,正如奥古斯丁指出的,恶是缺乏某种应有的良善。道德上的恶,例如谋杀,是对好的人类生命的剥夺;通奸是对好的婚姻的剥夺。良善是基本的,就其本身而言是可以存在的;恶就其本身而言无法独立存在,它永远只能寄生在良善上面。

这也同样适用于身体残疾之恶。例如,伤口不能脱离身体而独立存在;伤口这个概念得以存在的先决条件是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的概念。人的失明是恶,因为人类本来应该能看见(牡蛎本来就没有视觉,所以瞎眼对于牡蛎就不算恶)。因此,既然恶不是一个独立存在的事物,神也就没有创造恶。[17]

当时动物世界里也没有恶。特别是人和动物原本都只以植物为食,不吃其它动物(创世纪1 29-30)。在这个甚好的世界里,没有强暴和痛苦。以赛亚书116-9节和6525节所描绘的未来景象让人想起神所造的伊甸乐园[18],[19]。这几段著名的章节写到狮子和牛犊、狼和羊,以及不伤人的蛇。这两段经文的结尾都指出那是一个比现在更理想的世界:这一切都不伤人,不害物……”这意味着在那个甚好的受造界里,没有对动物的伤害和杀戮。

 

逆向选择的能力

神创造了亚当、夏娃,还有天使,并赐予他们逆向选择的能力,也就是说他们有能力去做与他们本性相悖的决定。甚至连神都没有这样的能力,因为他不能犯罪而违背自己圣洁的本性(哈巴谷书113,约翰一书15

逆向选择的能力本身是善的,不带有实际的恶,然而它意味着有恶的可能性。显然,神看到它可以成就更大的善,即被造物能够自由地、发自内心地爱神。事实上,真正的爱必须是自由的——我可以设定我的电脑在屏幕上显示"我爱你",但那并非真正的爱。

但是,亚当对这个善的误用(创世纪第3章),而非这个善本身,导致了实际的恶降临在他身上,并且由于亚当承担着管理其它被造物的职责,恶也临到了其它被造之物身上。

 

亚当的犯罪及其结果

在六日的创造之后不久[20],夏娃被蛇引诱蒙骗,吃了禁果,接着又把禁果递给亚当。亚当虽然没有被蛇欺骗,却仍然吃了禁果(提摩太前书213-14)。

因着他的罪,亚当和他的后裔从此便有了罪性(罗马书512及之后的章节)。

这种恶的可能性(而非实际的恶),也体现在分别善恶树上。在原初的创造中,神了解恶好像肿瘤学家了解癌症一样——并不是出于亲身经历,而是知识上(对神来说是预知)的了解。然而,当亚当和夏娃犯罪之后,他们对于恶的了解就好像癌症患者对于癌症的了解一样,是从不幸的亲身经历来的。

在永世里(见第22页),被救赎的人类将不再拥有犯罪的可能性。从这个意义上讲,新天新地将会比伊甸园更加美好。

 

以自由意志为辩解?

亚当和夏娃的罪使他们丧失了被造时所拥有的真正的自由。现在他们的后裔生活在罪的捆绑中,只有得救的人在永世里才会完全脱离这捆绑,重获真正的自由。

但是,人类的确有自主的意志,这样的意志可以导致很多恶行,包括9-11恐怖袭击。如果神要制止这类邪恶,他必须拿走这样的意志。但是如果这样的话,神到底要拿走多少自主意志呢?无神论者对这样的解决方案真会满意吗?按逻辑,这意味着每当他产生一个无神的念头时,神就有权让他头痛欲裂。

那自然之恶呢?

人的伦理选择并不能解释这个困扰着达尔文、谭波顿和道金斯的狗咬狗的世界。要得到正确的解答,我们需要了解圣经记载的历史:亚当犯罪之后发生了什么。

死亡和苦难是对罪的惩罚

神创造了亚当,只给了他一条禁令,警告他违反禁令的后果是死(创世纪217)。神要履行诺言,必须用死来惩罚亚当的罪(创世纪319)。这首先表明死亡是外来的,而不是一开始就存在于神的创造里。新约中死亡被称作尽末了所毁灭的仇敌(哥林多前书1526)以及罪的工价(罗马书623)。可见,圣经自始至终都将死亡与罪联系在一起。

实际上,神直接造成了世上的第一次死亡——为了给亚当和夏娃做遮体的衣服,他杀死了一只动物(创世纪321)。神审判这个世界的一个结果就是让我们尝到了与神隔绝而活的滋味——一个不断朽坏的世界,一个遍布了死亡和痛苦的世界。

当亚当悖逆了神的时候,他实际上表达了一个意愿,就是要一个无神的人生。既然神是赐生命的,死亡便理所当然地成为选择无神之人生的刑罚。并且,因为神是圣洁和公义的,悖逆必须遭到惩处。

而且,由于人类统治着所有受造物(创世纪126-28),这意味着,在亚当犯罪之后,所有受他统治的被造物也一同被诅咒了[21][22]。所以,亚当和夏娃的堕落波及了全宇宙,影响到所有被造的万物。如同罗马书822所说,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因为神叫受造之物服在虚空之下(第20节)[23]。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整个生物界都在大战之中

在神以死亡惩罚罪的同时,祂也收回了一部份托住万有的大能。(如果神收回祂所有托住万有的大能(歌罗西116-17),受造之物就不复存在了)。因为罪,所有事物都在败坏。圣经时不时让我们窥见一个完全被神托住的世界:例如,尽管以色列人在旷野中漂流四十年之久,他们所穿的鞋却没有像其他受造之物那样日趋破败(希伯来书110-11)。另外一次,在但以理书第三章中,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宇宙的造物主,保守了在火窑之中的那三个人的身体和衣服。这个世界遍布死亡、痛苦和疾病,乃是因为神部分收回了托住万有的大能,这是祂对罪的审判,让我们尝到了我们想要的无神人生的滋味。

 

正确的回答

对谭波顿所抱怨的自然之恶和自然界中的暴力,著名的基督教护教家盖思乐(1932-)用这个框架给出了唯一正确的回应:

神并没有创造动物来作乐园里的食物,在那时动物也没有相互猎食。先知以赛亚预言有一天神将会造新天新地,在那里豺狼必与羊羔同食;狮子必吃草与牛一样。也就是说,那时将不会再有现在这样遍地的残杀。

简言之,神最初创造的一切都是好的。是亚当和夏娃的堕落改变了一切。事实上,当人类对神说你走开的时候,祂的确在一定程度上这样做了。罗马书第八章讲到,被造的万物,包括植物、人类、动物,所有一切,都受到了影响。基因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例如在人类堕落之后(原文如此,但事实上应该是洪水之后,参见创世纪11章)[24],[25],人的寿命迅速缩短。神最初的创造并非如此,只是因为罪,才成了现在的样子。最终,一切都会得到恢复[26]

这是个很好的概括。(参[27]对食草动物如何变为了食肉动物以及有益的微生物如何变得有害提供了一些可能的解释。)

 

为什么亿万年的说法会削弱这个教导?

盖思乐相信地球有数十亿年的历史,然而他的答案只能在符合圣经的(年轻的地球)框架下成立。亿万年的历史不是出自圣经,而是出自所谓的岩层形成时间。但这在科学上有严重缺陷,在其它文章里已经有驳斥[28]。数十亿年的历史给盖思乐的解释所带来的最大问题是,这些岩石层包含化石,而化石是死亡生物的遗骸!这数十亿年历史的教条竟然把大部分的死亡放在了亚当犯罪之前,破坏了圣经教导的罪与死的因果关系。

 

人类的死亡

就算不考虑堕落之前动物死亡的问题,也很难否认圣经确实教导人类的死亡是在亚当犯罪之后才出现的:

  • 罗马书512–16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只是过犯不如恩赐。若因一人的过犯,众人都死了,何况神的恩典与那因耶稣基督一人恩典中的赏赐,岂不更加倍地临到众人吗?因一人犯罪就定罪,也不如恩赐。原来审判是由一人而定罪,恩赐乃是由许多过犯而称义。
  • 哥林多前书1521–22,45–47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经上也是这样记着说,首先的人亚当成了有灵的活人,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但属灵的不在先,属血气的在先,以后才有属灵的。头一个人是出于地,乃属土;第二个人是出于天。

这几段经文都教导人类的死亡是从首先的人、亚当的悖逆而来的。不仅如此,这些经文还将这死亡与第二个人末后的亚当耶稣的顺服与复活联系起来。[29][30]

可是,盖思乐所默认的年代测算法把人类化石的形成定在了亚当之前。例如,放射性定年法将两块残缺的智人头骨定年为十九万五千年前[31]

然而,圣经却教导所有的人都是从亚当而来。在圣经年代表的限制之下,亚当的起源不可能追溯到那么久远以前[32],[33]。更为糟糕的是,有很多化石已证实是人食人的受害者[34],而且远远早过亚当可能出现的年代。所以说,单单人类化石的年龄,如果根据预先假定久远年代的定年方法,就与圣经的阐述不相符。盖思乐前面的答案与他所接受的数十亿年是完全不相容的。我们希望单单这些人类化石就能打开盖思乐的眼睛,看见这些久远年代定年法的谬误,和圣经的时间表不可动摇的真理性。

 

动物的死亡

盖思乐正确地指出动物的肉食习性和它们的苦难都出现在亚当堕落之后。但是在动物死亡上的问题比人类的死亡更严重。例如,化石记录中有一块约火鸡大小的秀颌龙化石,它的肚子里还装着一只蜥蜴[35];有一块著名的化石是一只迅猛龙跟一只原角龙在生死搏斗,还有一块霸王龙粪便化石含有很高比例的(30%-50%)骨头残渣[36]。此外,在化石记录中还发现了肿瘤[37]

盖思乐的说法要成立,唯一的办法是接受圣经所记载的约6000年历史。圣经历史对于化石应该形成于亚当堕落之后也提供了一个合乎逻辑的解释——大多数化石形成于诺亚时期全球范围的大洪水(创世纪6-9章),而人类化石大多形成于巴别塔事件之后(创世纪11章)[38]

 

未来的复兴

与认为死亡和苦难持续了亿万年的观点相比,圣经的历史观对于未来有一种奇妙的理解。这个世界有一天将会被恢复(使徒行传321)到一个没有死亡和强暴的状态。这是亿万年历史论的又一个问题:如果地球的历史真的有那么久,充满了那么多的死亡和苦难,那么——世界要恢复到什么状态?难道要再来数亿年的死亡、苦难和疾病吗?[39],[40]

显然不是的。这未来的状态反映的是一度失落了的乐园,而非一个虚构的从未存在过的地方。

 

那些无缘无故地受苦的例子又是怎么回事?

圣经教导我们,苦难是包括了罪的全景图里的一部份,但苦难的个案并不一定与个人特定的罪有关。约伯,这个当时世界上最正直的人,遭受了极大的苦难。约伯记的读者可以看到天堂里发生的幕后情景,这是约伯所不知道的。神容许约伯遭受苦难是有原因的,但他并没有告诉约伯这些原因,并且神要求约伯不要去质问他的创造主所作的决定。

当耶稣和他的门徒经过一个瞎眼的人,他的门徒问他,这人生来瞎眼是因为他自己犯了罪,还是他父母犯了罪?耶稣回答说,都不是。这人生来瞎眼是神要在他身上彰显祂的大能(耶稣当下医治了他,约翰福音91– 7)。

并且,即使一个人没有得到医治,也不意味着他一定就犯了什么特别严重的罪或是缺乏信心。保罗作证说,他三次向神祷告求神从他身上挪去某种身体的残疾。神回答他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许多残疾的基督徒都可以作证,神是如何医治伤痛和苦闷,帮助他们度过艰难。他们彰显了神的大能,不是通过身体得医治,而是他们见证了神的恩典。

在路加福音134中耶稣所讲的一段话就适用于当代911这样的悲剧事件。论到为什么一些人在当时一栋楼倒塌中遇难的时候,耶稣说:从前西罗亚楼倒塌了,压死十八个人,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吗?我告诉你们:不是的!所以我们生活中的苦难并非都与我们个人的罪有关。

然而,请注意耶稣接着说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没有一个人真正是无罪的[41]。我们都是罪人,因为罪的缘故,我们必须受死。

财主和拉撒路的故事是理解苦难的关键。圣经对于苦难这个问题从不避讳。神过去的审判包括各种想象得到的苦难,并且祂一再强调祂对于我们的生命拥有绝对的掌控和主权。然而在基督一段著名的教导里,神的儿子给出了理解这个世界明显不公正的关键(路加福音1619–31)。

有一个不义的财主,生活奢华;而一个对神忠实的乞丐,名叫拉撒路,浑身生疮,坐在财主门口,吃财主桌子上掉下来的零碎充饥。但这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还会有一个永恒的世界,在那里神要纠正所有的冤屈。复活的盼望是理解苦难的关键。[42]

 

圣经教导苦难的缘由

使徒保罗找到了夸口我的软弱的理由。保罗所受的苦难包括酷刑、鞭打、监牢、用石头砸、沉船、抢劫、病残、疲劳、饥渴、受冻,并最终被处决。他的书信告诉我们,基督的复活是他理解所受的苦难的关键。若没有基督的复活,我们所传的便是枉然,你们所信的也是枉然,...我们就算比众人更可怜。(哥林多前书151419

保罗的书信充满了神儿女受苦的实际缘由,即使他们没有做错任何的事情。在此我们把这些原因归纳为五点:

  1.  苦难可以成全我们,或者说让我们越来越有基督的样式。约伯曾宣告说:祂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约伯记2310)。神甚至使用人子生命中的苦难,使他成为完全成熟的人——“他虽然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希伯来书5 8–9)。
  2.  苦难使我们更好地认识基督。基督是一个多受痛苦的人,祂在十架上亲身担当了这个世界的忧伤和痛苦。当我们经受痛苦的时候,我们就能更深刻地认识受苦的救主那超凡的荣耀,以及祂为我们所成就的奇妙大工。
  3. 苦难使我们更好地服侍别人。圣经告诉我们基督所受的苦难使祂能帮助别人(希伯来书218)。同理,当我们从赐一切安慰的神那里获得安慰,我们就能安慰别人(哥林多后书134)。
  4. 苦难预备我们承受天上更大的荣耀。使徒保罗说,尽管他遭遇很多的苦难,却始终不丧胆,因为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哥林多后书417)。苦难是我们要进入将来荣耀的必经之门,虽然我们现在对这荣耀知之甚少。

 

神对死亡与苦难是否袖手旁观?

很多人指控神对世上的苦难袖手旁观。但神已经完成了你所期望的一位慈爱的神应当做的一切,而且还要多得多!

神的儿子道成肉身来到世上,替人的缘故承担了苦难和可怕的死亡[43]。亚当的罪使人类陷入可怕的困境。尽管我们的身体会死亡,但我们是照神的形像造的,拥有一个不随肉体死亡而终结的非物质部分(马太福音1028,腓立比书12123,启示录6911)。我们的有意识的本体会永远存活。除非神介入,亚当的罪意味着我们将永远承受苦难和与神隔绝。

唯一能使我们重新回到神面前的方法,是为罪付上赎价。利未记1711帮助我们理解这件事如何得以成就。这段经文说,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血代表生命。新约解释说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希伯来书922)。因为我们是血肉之驱,要为罪付赎价就必须要流血。

在伊甸园里,神杀了一只动物给亚当和夏娃做衣裳,这是一副遮蔽他们的罪的图画。因着他们的罪,血祭成了必要。以色列人一次次地用动物献祭。然而,动物身上流的并不是亚当的血,动物的血虽然可暂时遮盖我们的罪,却不能除去我们的罪(希伯来书72799,25)。

神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差遣他的儿子,三位一体神的第二位格,主耶稣基督,降世成为人——一个完美的人——成为罪的赎价。造我们的神走进历史中(约翰福音11–4),成为亚当肉身的后裔,末后的亚当(哥林多前书1545),由童女所生(以赛亚书714,马太福音123,路加福音134;加拉太书44)。因为耶稣肉身的母亲是受圣灵感孕(路加福音135),所以尽管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希伯来书415),但他是一个没有罪的完全人,因此他可以为我们的罪在十字架上流血。

正如人类的第一个代表——亚当——将罪和死带进这个世界,人类如今有了一个新的代表——“末后的亚当”——他为罪付了赎价。没有一个罪人可以赎别人的罪,只有这末后的亚当(耶稣基督)可以,因他是完全人。神道成肉身担当了这世界的罪和愁苦。

神的儿子从死里复活,赐永生给所有信他的人(约翰福音316)。耶稣基督遭受了苦难与死亡之后从死里复活,显出他有至高的能力——胜过死亡的能力。他能将永恒的生命赐给每一位凭信心接受他的人(约翰福音112,以弗所书28–9)。圣经教导我们,凡相信主耶稣基督,且相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又接受他为生命的救主的人,将永远与神同在(哥林多前书151–4)。

神的儿子体恤我们的愁苦。基督所经历的苦难与死亡意味着神能够亲自体恤我们的痛苦,因为他也经历了。他的门徒有一位大祭司,即耶稣,他能够体恤我们的软弱……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希伯来书415–16)。

 

苦难和死亡还要延续多久?

我们需要了解神的时间观。神住在永恒中,祂正在爱中预备祂的子民,好让他们永远与祂同在。正如使徒保罗所说,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马书818)。与永恒的荣耀相比,现今的苦难实在是微不足道。

神为我们预备了永恒的家,在那里不再有死亡和痛苦。那些接受基督为救主的人有一个美好的盼望——他们将与主共度永恒,在那里不再有死亡。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示录 214)。并且,这个永恒的世界里还会有生命树,就如伊甸园一样,而再也没有诅咒。

实际上,死亡正是通向这美好地方,即天堂的道路。如果我们永远活着,我们便没有机会摆脱我们带有罪性的身体。但神要我们得着一个新的身体,与祂永远同住。事实上,圣经说在耶和华眼中看圣民之死,极为宝贵(诗篇11615)。信靠基督的罪人,将要来到他们的创造主面前(腓立比书12123),进到那公义的所在。也有一个永远与神隔离的地方。圣经警告说,拒绝基督的人会尝到第二次的死亡,即与神永远的隔离(启示录218)。

我们大多数人都听说过地狱,一个充满烈火、折磨和永远的羞辱的地方。耶稣基督提到地狱的次数比提到天堂的次数更多。他讲得很清楚,恶人所受的刑罚乃是永恒的(希腊文作aionios),义人蒙福也是如此(马太福音2546)。神并不乐见恶人的死亡。你对他们说: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我断不喜悦恶人死亡,惟喜悦恶人转离所行的道而活。以色列家啊,你们转回,转回吧!离开恶道,何必死亡呢?”(以西结书3311)。神绝没有在人所受的折磨和灾难中获得任何乐趣。他是慈爱、怜悯的神——是我们自己的过犯,使人类处在现今这苦难和死亡的状况中。可怕的苦难应该提醒我们,这些灾难的终极原因是罪,即我们对神的悖逆。

基督徒应该向那些在苦难中,需要安慰及力量的人伸出友爱与安慰的手臂。他们可以在那位慈爱的造物主的膀臂中找到力量。神恨恶死亡——这个有一天将被扔到火湖里的仇敌(启示录2014)。我们有两种选择:信靠基督,脱离我们的罪,永远与神同在;或者紧抓住我们的罪不放,那么神也会任凭我们,让我们与他永远隔离。在最后的审判之日,耶稣会对作恶的人说,离开我去吧……”(马太福音723,路加福音1327)。当我们了解圣经所讲的死亡的来由及耶稣基督的福音之后,就能够明白为什么现今的世界是这个样子,以及为什么在不幸和死亡之中可以有一位慈爱的神。

你接受哪一种对死亡的看法呢?你是把神看成制造了亿万年死亡、疾病和痛苦的恶魔呢,还是把死亡归咎于我们的罪,承认造我们的神是一位曾为耶路撒冷城哀哭、曾在墓旁为他的朋友拉撒路哀哭,也为我们所有的人哀哭的满有慈爱和怜悯的救主呢?

 



[1] See documentation in Sarfati, J., The Darwin–Hitlerconnection, creation.com/hitler-darwin, 19 November 2008.

[2] Walker, T., Tsunami tragedy, Creation28(1):12–17, 2005, creation.com/tsunami-tragedy.

[3] 这种面对邪恶时为神的良善所做的辩解被称为神义论,是从希腊文衍生出来的: θεός (theos)=神,δίκη (dikē) = 公义, 公正。

[4] Desmond A. and Moore, J., Darwin: The Life of a Tormented Evolutionist, W.W. Norton & Company, New York, p. 387, 1991.

[5] Darwin, C., On the Origin of Specie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p. 490, 1964 (1859).

[6] Sarfati, J., Refuting Evolution 2,ch. 2, Creation Book Publishers, 2002/2011.

[7] See e.g. Dawkins, R., The Greatest Show on Earth, pp. 390–391, Free Press, 2009.

[8] Letter to John Skelton, 4 June 1886, aleph0.clarku.edu/ huxley/letters/86.html.

[9] Templeton, C., Farewell to God, McClelland & Stewart Inc., Toronto, Canada, 1996.

[10] See Wieland, C., Death of an apostate, Creation 25(1):6, 2002.

[11] Templeton, C., Ref. 9, p. 198.

[12] Templeton, C., Ref. 9, pp. 198–199.

[13] Templeton, C., Ref. 9, p. 201.

[14] Dawkins, R., River out of Eden,Weidenfeld& Nicholson, London, p. 133, 1995.

[15] 注意我们的论点并非是无神论者不能行,而是说如果我们只是重新被排列组合了的池塘残渣,他们所行的善就没有客观的依据。

[16] Lactantius, On the Anger of God, chapters 4 and 13, Ante-Nicene Fathers7, newadvent.org/fathers/0703.htm.

[17] 一些人声称以赛亚书457KJV版本)教导我们神的确创造了恶。但在这里,希伯来文ra要表达的意思并非与道德的良善对比,而是与平安对比。所以NIV版本所译的我造兴旺,也降灾祸NASB版本所译的我施平安,也降灾祸更加准确。但是在分别善恶树这节经文中,ra良善对比,所以在这里它指的是道德的恶。

[18] Alec Motyer, Principal of Trinity College, Bristol, UK, argues this in his commentary, The Prophecy of Isaiah,IVP, Leicester, p. 124, 1993.

[19] Gurney, R.J.M., The carnivorous nature and suffering of animals, J. Creation 18(3):70–75, 2004; creation.com/carniv.

[20] For the time frame, see Sarfati, J., Why Bible history matters, Creation 33(4):18–21, 2011; Refuting Compromise, p. 295, 2011.

[21] 人类堕落的神学意义及其影响在《反驳妥协》Refuting Compromise一书第六章(参见推荐阅读)中有更详尽的探讨。

[22] See also The Fall: a cosmic catastrophe: Hugh Ross’s blunders on plant death in the Bible, J. Creation 19(3):60–64, 2005; creation.com/plant_death.

[23] 要更深入的了解罗马书第八章所教导的人类堕落的影响,请参阅H.B.SmithCosmic and universal death from Adam’s Fall: An exegesis of Romans 8:19–23a, J. Creation 21(1):75–85, 2007; creation.com/romans8.

[24] Wieland, C., Living for 900 years, Creation 20(4):10–13, 1998; creation.com/900.

[25] The Greatest Hoax on Earth? pp. 56–59 (see recommended reading).

[26] 引用在史伯特的《为何说不——基督信仰再思》一书,176-177页中。

[27] The Creation Answers Book, ch. 6, and The Greatest Hoax on Earth? ch. 16 (see recommended reading). See also the articles under creation.com/carnivory.

[28] The Greatest Hoax on Earth? Chapters 11–12 (see recommended reading).

[29] Cosner, L., Romans 5:12–21: Paul’s view of literal Adam, J. Creation 22(2):105–107, 2008; creation.com/romans5.

[30] Cosner, L., Christ as the last Adam: Paul’s use of the Creation narrative in 1 Corinthians 15, J. Creation 23(3):70–75, 2009; creation.com/Christ-Adam.

[31] McDougall, I., Brown, F.H. and Fleagle, J.G., Stratigraphic placement and age of modern humans from Kibish, Ethiopia, Nature 433(7027):733–736, 17 February 2005.

[32] Sarfati, J., Biblical chronogenealogies, J. Creation 17(3):14–18, 2003, creation.com/chronogenealogy.

[33] Freeman, T., The Genesis 5 and 11 fluidity question, J. Creation 19(2):83–90, 2005; creation.com/fluidity.

[34] Lubenow, M., Pre-Adamites, sin, death and the human fossils, J. Creation 12(2):222–232, 1998; creation.com/preadamites.

[35] Ostrom, J.H., The osteology of Compsognathuslongipes, Zitteliana 4:73–118, 1978.

[36] Chin, K. et al., A king-sized theropod coprolite, Nature 393(6686):680–682, 18 June 1998.

[37] Scientists find first dinosaur brain tumor, Yahoo News, 28 October 2003; see also creation.com/dinotumour.

[38] See Refuting Compromise, chapters 8 and 9 (see recommended reading).

[39] Grigg, R., The Future: Some issues for ‘long-age’ Christians, Creation 25(4):50–51, 2003; creation. com/future.

[40] Verderame, J., Theistic evolution: future shock? Creation 20(3):18, 1998; creation.com/future2.

[41] 在定义某些概念的时候,例如谋杀是刻意夺取一个无辜人的性命无辜一词与其拉丁文词源innocens相关。innocens = 非伤害性的, 也就是没有犯死罪的。

[42] 要了解更多关于基督复活的证据及意义,请参阅L.CosnerThe Resurrection of Jesuscreation.com/resurrection; 以及在creation.com/res网站的其他文章; 以及推荐阅读中的Christianity for Skeptics

[43] See Sarfati, J., The Incarnation: Why did God become Man? creation.com/incarnation, 23 December 2010.

 

原文见:国际创造论事工 www.creati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