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蚀的年龄

09 12月 2015
760 次数

作者 : 塔斯·沃克著

如果我们的大陆真有那么古老,它们早就不存在了。

 
如果我们的大陆真有那么古老,它们早就不存在了。

大陆的年龄不可能有几十亿年,因为,如果真有那么古老,它们早就被全部侵蚀掉了。

在1785年的苏格兰,一位医生出身的物理学家詹姆斯·赫顿[James Hutton]提出地球非常古老的观点。他的名言:“我们看不到起点,也看不到终点”为达尔文的进化论铺平了道路。1 今天大多数地质学家都不暇思索地接受赫顿的观点。进化论者一般认为,大陆形成于至少25亿年前。2 根据已发布的地质年龄,澳大利亚有些地区的形成早于30亿年前,其它地方据说是5-30亿年前形成(见下图)。3人们给其它大陆也套上了类似的历史——大陆基岩的年龄也在几十亿年的范围。

只要进一步研究,我们就会发现这些观点站不住脚。我们发现很多地质作用都说明大陆的年龄没有像进化论者声称的那么古老。4 “侵蚀作用”就是对年老地球说的一个挑战。大陆的年龄不可能有几十亿年,因为,如果真有那么古老,它们早就被全部侵蚀掉了。

测量侵蚀作用

水是侵蚀作用的主要动力,它溶解矿物、松解土壤和岩石,又将它们送入海洋。世界上的江河像一列永不停歇的货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装载着被分解的岩石,一路横跨大洲,将货物运进海洋。风、冰川和沿海一带海浪的侵蚀与之相形见绌。

据发表的澳大利亚构造要素的年龄。大陆的很大一部分都有5亿年以上的历史,而有些则有超过30亿年的历史。传统地质学家对在这‘漫长年月’中侵蚀作用如此微弱感到惊讶。 点击放大

从雨水降下时,水的侵蚀就开始了。水汇聚到流域盆地——这些地方在等高线图上很容易辨识出。通过收集江河口的标本,我们可以测量盆地的排水量和水中沉积物的含量。因为有一些沉积物沿着河床滚动或推移,导致很难算出精确值。这些名副其实的‘推移质’很难观测。有时,为了计算只能硬性加入一个任意裕量。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处理罕见的灾难。虽然灾难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搬运大量沉积物,但是这些沉积物的体积几乎无法计算。推移质和灾难所搬运的沉积物都超出了可精确测量范围。

沉积岩学家们研究了世界上的很多江河,算出了地表正在消失的速度。这些测量结果表明,有一些江河对盆地的侵蚀速率高达每千年 1000毫米(39英寸),而有一些江河的侵蚀速率仅仅是每千年1毫米50.04英寸)。全球大陆高度下降的平均速度为每千年60毫米(2.4英尺),这就等于每年有240亿的沉积物。这是多少肥料呀!

消失的大陆

从人短暂的一生来看,这些侵蚀的速率如蜗行牛步。但是,对于声称大陆的历史有数十亿年的人来说,这些速率却如致命的症结。一块高度达到150公里(93英里)的大陆在25亿年内就会被完全侵蚀掉。如果侵蚀作用持续了几十亿年,地球上早已一片汪洋。

Wikimedia commons/Thomas Schoch

图为澳大利亚的乌卢鲁:证据表明它的年龄远比人们认为的年轻。

很多地质学家都强调了侵蚀速率的问题,因为他们发现如果按照平均侵蚀速率计算,北美洲早就在一千万年以内被夷为平地了。6 这与25亿年的漫长年月相比,简直短得不可思议。更麻烦的是,很多江河对大陆盆地的侵蚀速率要远远超过平均水平(见表一)。即使以最缓慢的侵蚀速率计算,每千年侵蚀1毫米(0.04英寸),那么平均高度为623米(2000英尺)的大陆,也早就被侵蚀地无影无踪了。

这些速率不仅侵蚀掉了“数十亿年大陆”的观点,同时也解构了古老山脉的概念。一般来说,在陡峭的山地和低洼的峡谷中,侵蚀速率要快得多。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墨西哥和喜马拉雅山区,高达每千年1000毫米(39英寸)的侵蚀速率非常常见。7人们观测到的最快的侵蚀速率发生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火山,侵蚀速率高达每千年19000毫米(750英寸)。8一千万年的时间,黄河足以将与珠穆朗玛峰同高的高原冲刷成平地。9那些类似西欧的加里东山系和北美东部的阿帕拉契亚的山脉未被侵蚀掉就更难解释,因为它们不及珠穆朗玛峰高,而人们又认为它们有几亿年的历史。如果侵蚀作用持续了那么久,这些山系都应早不存在了。10

对于年龄古老却很平坦的平原,侵蚀作用就更是一个问题了。这些平原的地质层延展面积很广,侵蚀痕迹却很少,甚至丝毫没有。不仅如此,很多地面都没有显示其上曾经还有其它地层的证据。一个例子就是(南澳大利亚的)袋鼠岛,长约140公里(87英里),宽约60公里(37英里)。人们从化石和放射性测年法得出结果,认为这座岛的表层有至少1.6亿年的历史。但是岛上大部分的地方都非常平坦。11这片地目前的状况,与刚刚隆出水面时的状态相差无几——几乎没有侵蚀的痕迹。地表如何在这么漫长的岁月中保持如此平坦,而没有受1.6亿年的风雨侵蚀呢?

NASA/Goddard Space Flight Center

表1 : 世界上几大江河的侵蚀速率
流域盆地每千年的地表下降程度毫米(英寸).17

渭河 1350 (53)
黄河900 (35)
恒河560 (22)
阿尔卑斯山的莱茵河和罗纳河340 (13)
(美国)圣胡安河340 (13)
伊洛瓦底江280 (11)
底格里斯河260 (10)
伊泽尔河240 (9.4)
台伯河190 (7.5)
印度河180 (7.1)
长江170 (6.7)
波河120 (4.7)
加伦河和科罗拉多河100 (3.9)
亚马逊河71 (2.8)
阿迪杰河65 (2.6)
萨凡纳河33 (1.3)
波拖马可河15 (0.59)
尼罗河13 (0.51)
莱茵河7 (0.28)
康涅狄格河1 (0.04)

 

 

 

 

 

 

 

 

 

寻找出路

如果大陆和山体上的侵蚀速度如此之快,它们为何没有被完全侵蚀掉呢?为何有那么多的地质构造,虽然人们认为它们十分古老,却不见任何侵蚀痕迹?最简单的答案就是,它们没有人们认为的那么古老,它们如圣经所说很“年轻”。然而,这个世界观是进化论地质学家无法接受的,因此他们四处寻找其他的解释途径却一无所获。

举例来说,人们称,这些山体依然存在,没有被侵蚀掉,是因为下面的抬升作用还在持续。12,在25亿年中,这些山体已经被侵蚀并由下方不断隆起的其它山体更替了许多次。虽然在山区的确存在山体隆起的作用,但是隆起作用和侵蚀不可能长时间地持续,如果侵蚀和隆起更替发生了一段时间,所有的沉积层都会被消耗掉。这样一来我们就不会在山区发现之前的沉积层了。但是出乎人的意料的是,山区保留着古代、近代(按进化论者的测量方法计算)各个时期的沉积岩层。因此由抬升作用不断地更替山体的观 点无法解释这个问题。

年老地球论者声称大陆的历史已经超过25亿年,但是按照他们的假设,这些大陆应该在一千万年内被侵蚀掉。

另一种主张认为,问题在于我们现在测量的侵蚀速率异常高。13按照这个观点,在过去人类活动较少的情况下,侵蚀作用很小。人类活动,如开垦耕作等造成了今天观察到的异常迅速的侵蚀作用。然而,对人类活动影响评测发现,侵蚀作用仅仅增加了2到2.5倍。14但是若要以此解释侵蚀问题,侵蚀速率的增加应该是几百倍甚至更大。我们又一次看到一个没有说服力的解释。

人们还会辩解道,过去的气候比现今干燥许多(较少的雨水就意味着较少的侵蚀作用)。15但是这个观点依然与证据不符。从化石记录中的丰富植被显示,古代的气候比现在更加潮湿。

 

大陆是年轻的

两百年前由苏格兰医生赫顿提出的“渐进缓慢”的理论根本毫无依据。年老地球论者声称大陆的年龄超过25亿年,但是按照他们的假设,大陆早就在一千万年被侵蚀掉了。请注意,这里所说的一千万年并不是他们推测的大陆年龄。16这相当于宣告了均变论的彻底破产。相信圣经的地质学家认为山体和大洲的形成都是挪亚洪水造成的结果。洪水事件接近尾端的时候,大陆被提升,退下的水以难以想象的力量雕刻出了后来的地貌。自四千五百年至今,从地质学的角度来说,地球变化并不大。

 山体和洪水

 在洪水结束阶段,隆起的大陆和山体,以及海底盆地的下凹可以解释曾经覆盖整个地面的水(大多来自地下水源——‘大渊的泉源’)为何现在汇聚成海洋。这就是如诗篇104:9所说:“你定了界限,使众水不能越过,它们不再转回遮盖大地。”(新译本)’ (Psalm 104:9).

 如果地球表面没有高低不平的地方,地球上的水可以覆盖整个地表,深达2.7公里(1.7英里)。但是这远远低于珠穆朗玛峰(约8千米[5英里])和喜马拉雅山的其它山峰的高度。

 然而,在大洪水之前的地球上,洪水不需要达到珠穆朗玛峰的高度才可以“天下所有高山都淹没了”(创世记7:19)。现在的喜马拉雅山明显是由在洪水中形成的一层层带有化石的沉积层隆起而成的。这么说,洪水前的“高山”和我们现在看到山不一样,高度可能也就2公里(1.3英里)左右。洪水前的“高山”可能很多都已在这近一年的灾难中被侵蚀掉了。 (Genesis 7:19).

 

参考文献

  1. Hutton, J.,Theory of the Earth with Proof and Illustrations, discussed by Press, F. and Siever, R., In:Earth4th ed., W.H. Freeman and Company, NY, USA, pp. 33, 37, 40, 1986.
  2. Roth, Ariel,Origins: Linking Science and Scripture, Review and Herald Publishing, Hagerstown, 1998. A number of references about the growth and preservation of continental crust are cited.
  3. Parkinson, G., (ed.),Atlas of Australian Resources: Geology and Minerals. Auslig, Canberra, Australia, 1988.
  4. Morris, J.,The Young Earth, Creation-Life Publishers, Colorado Springs, USA, 1994. Explains a number of geologic processes that support the view that the earth is young.
  5. 注释2, p. 264,从多份文献中罗列出侵蚀速率。
  6. 以注释2 p. 271为例,引自数份文献包括Dott & Batten,Evolution of the Earth, McGraw-Hill, NY, USA, p. 155, 1988,
  7. 注释2 p. 266.
  8. Ollier, C.D. and Brown, M.J.F., Erosion of a young volcano in New Guinea,Zeitschrift für Geomorphologie 15:12–28, 1971, 由Roth引用, 注释2, p. 272.
  9. Sparks, B.W., Geographies for advanced study, In:Geomorphology 3rd ed., Beaver, S.H. (ed.), Longman Group, London and New York, p. 510, 1986, 由Roth引用, 注释2, p. 272.
  10. 注释2, p. 264.
  11. 注释2, p. 266.
  12. 以下文为例, Blatt, H., Middleton G. and Murray, R.,Origin of Sedimentary Rocks,2nd ed., Englewood Cliffs, Prentice Hall, p. 18, 1980, 由Roth引用, 注释2, p. 266.
  13. 注释2 p. 266.
  14. Judson, S., Erosion of the land—or what’s happening to our continents?American Scientist 56:356–374, 1968.
  15. 注释2, p. 266.
  16. 这是年龄的上线,实际年龄范围很广,只要小于这个数值都可能,也就是说有可能是圣经上所记的6,000年。
  17. 由Roth, 注释2, p. 264改编.

转自国际创造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