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罗格斯)、神导进化论和伯拉纠主义

04 十二 2018
34 次数

作者:Richard Fangrad

  

论历史人物亚当和福音的破坏

世俗哲学家乔治·桑塔亚那(George Santayana)写道:“那些忘记历史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

[1] 所罗门王,史上最智慧的人,说:“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岂有一件事人能指着说这是新的?”(传道书1:9-10)。

教会历史尤其如此。日光之下没有新的异端,对过去2000年里的真理之战不熟悉,就注定要重复当初一直扰乱教会的错误。

今天,我们基督徒发现自己处在教会历史上一个特别的时期。尽管圣经已经伴随我们2000年(并且圣经对于确定上帝创造的方式和时间已提供了充足的信息),并且现在我们已有几十年的研究来支持圣经的内容。今天,我们有幸拥有大量的科学证据,支持圣经记载的创世、全球性洪水以及所有人类都出自亚当和夏娃的事实。尽管如此,一个关于创世记的古老异端正以不断上升的趋势渗透着教会。这就是众所周知的伯拉纠主义之谬。

生命罗格斯(BioLogos)的一个“基本使命”就是推进反圣经思想,这些思想在教会历史上一直是被上帝的教会所谴责的。换句话说,他们的使命是宣扬异端。

 

没有亚当:没有原罪,无需十字架

伯拉纠主义(详见方框内文字)称亚当的罪对人类没有影响,我们也没有从亚当身上继承罪性,所有人生来都能过无罪的生活。这使基督在十字架上成就的救赎变得多余。如果我们不必藉着上帝的工作就能进入天国,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没有罪,那么上帝就没有必要承担我们罪的刑罚(这样做甚至是荒谬的)。事实是,基督在十字架上替我们死。他担当了我们的罪所应受的刑罚,同时将他的公义赋予我们。哥林多后书5:21描述了这种双重转移。无罪的基督为我们付了罪的代价(这样我们就不必付了!),他的公义转移给了我们。在这节经文里,保罗用简单的一句话对福音作了总结。整个福音信息都概括在这句话里,当然,在其余的经文中有详细的阐述。

伯拉纠时代的圣经学者认识到伯拉纠的教导和圣经相矛盾。因此,在包括迦太基议会(412、416、418年)、以弗所议会(431年)和奥兰治议会(529年)在内的许多教会议会上,伯拉纠主义都被定为了异端。在其后的1600年,关于伯拉纠异端的圣经真理得到进一步坚固和提炼。这段为真理而战的丰富历史为今天的我们提供了很大优势。当伯拉纠主义向今天的教会渗透时,我们应该回顾这段历史,铭记过去的错误,避免重蹈覆辙。遗憾的是,伯拉纠主义现在还很活跃。但它已改头换面,其中一个现代版的伯拉纠主义是“神导进化论”。

 

神导进化论:不同的时期,相同的错误

生命罗格斯是“神导进化论”主要倡导者,尽管不是每一个神导进化论者都会认同生命罗格斯的所有观点。根据生命罗格斯的教导,人类并非都由亚当夏娃而来,“人类是生活在大约15万年前的一个几千人部族的后代。”[2][3]

这个组织是由自称是基督徒的著名遗传学家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博士创立的,作为著名的遗传学家,他不加批判地接受了千百万年的进化观念。他的组织无视圣经和科学对进化论的反证,认为进化论是正确的,并以攻击亚当真实存在的史实为己任。2010年,生命罗格斯主席达雷尔·福尔克(Darrel Falk)写道:“他们提出的标准论点是亚当和夏娃是真实的历史人物,他们相信地球是年轻的,是上帝在不到一万年以前的六日内创造的。生命罗格斯的目的在很大程度上是将这一观点从教会排除。我们的一个基本任务就是证明这个论点是站不住脚的。[4]

如果伯拉纠的观点——亚当的罪没有转移到所有人身上——是错误的,那么假定亚当从未存在,这个错误又是何等大呢?因此,生命罗格斯 的一个“基本任务”就是宣扬那些在教会历史上被教会谴责的反圣经思想。或者,换句话说,他们的使命是宣扬异端邪说。[5]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福尔克上面的文章所属的主题标签是“基督教合一”。根据圣经,教会的合一是通过信徒在圣经真理上合一实现的。保罗写道:“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弗4:11-12)神赐给我们各样恩赐也是为了“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诡计和欺骗的法术,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就随从各样的异端。”(弗4:14)违背圣经真理的教导永远都不会实现这种合一。

“进化式创造”存在许多问题。在生命罗格斯宣扬的许多严重错误中,最大的错误就是他们否定一个肉身亚当实际存在,否定所有人都出自亚当,并且否定亚当将罪传给了人类。因为这个错误矛头直指了福音的核心:我们需要“末后的亚当”救我们逃避神对首先的亚当犯罪的愤怒。因此神导进化论的错误和伯拉纠主义的错误如出一辙。

 

无视历史的教训

历史教训是:如果伯拉纠对于亚当的罪没有转移到所有人身上的观点是错误的,那么假定亚当从未存在,这个错误又是何等大呢?神导进化论者的错误其实比伯拉纠更糟!

生命罗格斯似乎忘了,或者他们故意忽略,关于原罪教义重要性的争论早在第5世纪就出现过,并且那时根据圣经已经得出了确凿的定论。既然争论已经解决,我们今天怎么还会执意考究亚当在历史上不存在的问题?亚当在历史上和血脉上是所有人的祖先;所有人都从他那里继承了罪性。Santayana的警告在这里非常适用。

 

草率否决1600年的真理

一些神导进化论者惊天骇然的无知在于提出“没有亚当”的概念,这就像一个孩子拿着他父亲的枪玩耍。他们用这个概念故弄玄虚,似乎不知道这会崩掉他们的脑袋,确实干掉了人类的始祖,继而原罪的教义。[6] 在回答“原罪如何与进化史相调和?”的问题时,生命罗格斯草率地说:“进化论没有对我们当前的罪恶状态构成问题。但进化论确实会涉及罪始于何时并如何开始的问题,以及这个堕落的状态如何传给了所有人。进化论和考古学可以为这些问题提供一些见解,但还不足以给出答案。这些都是神学问题,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教会已经考虑了许多可能的答案。[7] 那些“许多可能的答案”是什么并不明确,但这种教导所不容的是贯穿教会历史的观点。

如果亚当一次的过犯没有导致众人都被定罪,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相信耶稣基督一次的义行使众人都被称义(罗马书5:18)?

这和教会对伽利略所犯的错误不同,也和渗透进教会的圣经以外的思想和传统不同。这是一个基本的福音真理。

在至今的整个教会历史中,大多数神学家(包括几个和生命罗格斯有联系的神学家)都会即刻认识到,假定亚当不是历史人物将造成一大堆的教义问题。《今日基督教》在2011年的一篇文章[8](并非没有青睐神导进化论)提醒了许多人注意这个问题,这篇文章阐述的观点比今天的一些作家更谨慎。[9]

神导进化论者的一个前提条件似乎是贬低圣经,尤其是贬低创世记。你无法在高举圣经的同时把千百万年的进化塞入创世记。

 

科学支持圣经——所有人都出自亚当

其他科学家也发现柯林斯博士(Dr Collins)的结论存在问题。遗传学家卡特博士(Dr Robert Carter)已经指出柯林斯博士的错误所在。此外,现代遗传学有力地支持所有人都出自一男一女的观点,甚至支持大洪水时的人口瓶颈问题。

这应该能说明一些问题:如果其他遗传学家能看到科学数据与上帝的话语相符,为什么柯林斯博士看不到?这还强调了起源辩论的基本方面:操作性科学和历史科学的区分。科学事实是通过观察今天的创造而不是昨天的创造获得的。我们不能回到昨天。起源辩论不是圣经和科学的辩论;而是圣经历史和圣经以外的历史之间的辩论。相信进化论的重要科学家所犯的错误不在科学,而在历史。柯林斯博士、生命罗格斯和其他进化论者对今天的发现进行解释,使之符合进化历史——他们凭信心接受的历史。其他遗传学家不仅可以很容易地解释新的发现,使之符合圣经历史(显然,这也是凭信心接受的),而且他们的解释往往更合理。

科学和圣经是相容的,但不是生命罗格斯所设想的那样。

 

如何谬误驳倒?当不断教导真理

让我们记住历史的教训,这样就不会重蹈覆辙。生命罗格斯 对于亚当和原罪的观点是错误的,作为一个组织,他们想要把圣经和教会历来对亚当的看法“边缘化”。[10] 一些信徒可能认为我们现在只要无视生命罗格斯就好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生命罗格斯正在进入教会和基督教学校,引诱门徒跟从他们(使徒行传20:29-30)。真理要如何发扬?我们来看看真理在过去是如何发扬的。

尽管表明底线很重要,但教会议会从来没能够消除异端的教导。在某些情况下(比如阿里乌派的争议),在教会召开反驳议会后,虚假的教导反倒吸引了大批追随者。为真理而战的英雄们通过大量的演讲和写作获得成功。他们坚贞不渝反驳谬误,并有远见地表明圣经的真理,上帝使用他们维护了真理,建造祂的教会。即便如此,异端从来没有真正消亡。异端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不得人心,但随后它会改头换面,以不同的方式出现,迷惑并误导下一代的信徒。

旧的虚假教导如此有效,撒但不需要设计新的。因此,驳斥今天的谎言所需要的可能和过去一样——对真理不间断的忠心教导。国际创造事工(CMI)只能尽部分的力量。正如一位支持者说的那样:“你们不断制造子弹,我们将不断开火。”这将需要世界各地爱真理之基督徒共同努力、鼓足勇气、怀着谦卑的心,准确而恒久地反驳谬误。

我们希望你们中的一些人能与我们合作,共同反驳谬误。请使用CMI的资源。最好从你自己的家开始。先把真理教给自己,再教导你的孩子。可以先从浏览本文的链接开始,或浏览我们的“创世问答”的网页。你可以在教会教导吗?在你教会的青年小组教导《创世问答手册》如何?这里有一个免费的学习指南。看一些我们的视频,讨论一番。不太自信自己能教?可以请一个讲员到你的教会分享。我们会帮助你。

 

伯拉纠主义

奥古斯丁写过一句流行于基督教界的著名祷文:“主啊,赐予你所命令的,命令你所愿的。[11] 伯拉纠强烈反对这句祷文,这才引发了伯拉纠主义的争论。

汤姆·阿四寇(Tom Ascol)博士解释了奥古斯丁的祈祷。“他求恩典,然后承认:‘便请将所命的赐与我,并依照你的所愿而命令我。’主命令我们敬拜,他就赐我们敬拜的能力。主命令我们祷告,他就赐我们祷告的能力。主命令我们传道,他就赐我们传道的能力。每一个真正的基督徒都会承认这两个请求是正确的。因为我们祷告就是在求上帝为我们做自己不能做的事。[12]

然而,伯拉纠坚称上帝不会命令人去做人无法做到的事。他推断上帝的命令意味着人的能力。

他最喜欢的一句话是:“如果我应该做,那么我就能够做。”因此他教导说,没有人从亚当那里继承了罪性,也没有人“生在罪里”。婴儿生来就是“空白的账本”,因此完全可以顺服上帝,讨祂喜悦。他在原罪上的基本教义上是错的,以致他相信人可以过无罪的生活。他说:“人若愿意,就可以不犯罪,遵守上帝的诫命。[13]

作为一个道德家,伯拉纠认为,如果基督徒被告知上帝宽恕所有的罪,那么他们就会无节制地犯罪。他看到教会中的道德弱点便指责奥古斯丁关于恩典的教导。伯拉纠主义强调,如果人生来就是罪人(如果罪是我们继承的),那么上帝让人为自己的罪负责是不公平的。这就是为什么他推断人的意志一定是完全自由的——既不倾向善也不倾向恶,否则我们的选择就不自由了。如果我们的选择不自由,上帝就不能让我们为所做的负责。那么,我们怎么会为自己生来的样子负有责任呢?

伯拉纠主义不可避免地导致了纯粹“靠行为得救”的形式。这是因为人的意志越被放大,人的行为就越被放大。如果人的堕落被否定,那么上帝的恩典也就没有必要了。如果我们没有绝望地被罪束缚,我们就不需要上帝的恩典了,只需要意志的力量来做出正确的决定就好了。伯拉纠主义否定了本乎恩因着信的救恩。

请注意,伯拉纠主义是基于非圣经的推理。回到圣经,单单一节经文就可以把它推翻:“如此说来,因一次的过犯,众人都被定罪;照样,因一次的义行,众人也就被称义得生命了。”(罗马书5:18)

奥古斯丁从圣经推断,亚当在犯罪之前处于一种能犯罪,也能不犯罪的状态,但他的罪使他和他的后代无法不犯罪。在死后,这位被赎的圣徒将得荣耀,进入亚当没有享受到的状态,即不犯罪的能力。

斯蒂文·劳森写道:“这是奥古斯丁与伯拉纠争论的核心。奥古斯丁教导说,人在亚当堕落后失去了顺从上帝的能力。因为原罪,人类不能履行上帝的要求。伯拉纠根据人的推理而非上帝的启示得出责任必然要求能力的结论。他不顾圣经的教导,坚称堕落的人天生有能力遵守上帝的律法。伯拉纠教导的主要方面是抬高人的责任,弱化上帝的主权。[14]

这一争论的重大意义引起了教会历史学家的重视。阿道夫·冯·哈纳克(Adolf von Harnack)指出:“争议中的双方把原则表达得如此清晰而抽象,在教会历史上,或许从来没有哪一场危机具有同等的重要性。”只有在尼西亚会议之前的阿里乌斯争议可以与之比较。[15]

沃菲尔德(B.B. Warfield)认为这是为基督教的根基而斗争。[16]

斯蒂文·劳森写道:“这场争论是教会神学的分水岭,一边是以上帝为中心寻求真理,一边是以人为中心。[17]

驳倒伯拉纠主义的功劳很大程度上要归于奥古斯丁。然而,在奥古斯丁之后,伯拉纠主义继续影响着教会,甚至在14世纪早期,因着威廉·奥康姆(William of Ockham)在牛津大学有影响力的演讲,伯拉纠主义有东山再起的苗头。像以前一样,上帝兴起学者和教师抵抗谬误,教导真理。布雷德沃丁(Thomas Bradwardine)就曾为真理发声,反驳奥康姆在牛津的伯拉纠主义论说。 

 

原文见:https://creation.com/biologos-pelagian-heresy

 

  

 参考文献与注释

[1] George Santayana, The Life of Reason, Volume 1, 1905 Return to text.

[2] Were Adam and Eve historical figures?BioLogos website, biologos.org/questions/evolution-and-the-fall, accessed Feb 3, 2014. Return to text.

[3] 早在2006年,柯林斯博士也在他的畅销书《上帝的语言:一位科学家构筑的宗教与科学之间的桥梁》也写了类似内容 “大概在10万年前,生理上的现代人由原始祖先中出现——这远远早于创世记的时间框架——而且出现的现代人不是只有两个,而是大概有一万个。”

[4] Darrel Falk, On Living in the MiddleBioLogos Forum, June 24, 2010, biologos.org/blog/on-living-in-the-middle, accessed Feb 5, 2014. Return to text.

[5] “异端”是指在上帝、基督的属性和救恩问题上有严重错误的教导。除此以外的其它争议不能算为异端,如婴儿洗、教会被提的顺序、崇拜应该是周日还是周六、教会内是否使用乐器、崇拜风格、着衣规矩等。  

[6] Edwin Walhout’s article ‘Tomorrow’s Theology’, in The Banner, 3 May 2013, is an example of the kind of casualness (not to mention arrogance) that is common among many theistic evolutionists currently weighing in of the topic of the historicity of Adam. See thebanner.org/features/2013/05/tomorrow-s-theology, accessed 3 Feb 2014. Return to text.

[7] 取自BioLogos 网站的“Common Questions” 部分, biologos.org/questions/original-sin, accessed 12 Feb 2014. Return to text. 

[8] Richard N. Ostling, The Search for the Historical Adam, Christianity Today, Jun 2011, Vol. 55, No. 6, Pg 23. Online at 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1/june/historicaladam.html. Return to text.

[9] Ref. 9 See especially the last part of the article under the heading, “If Paul is Wrong on History”. Return to text.

[10] 注释4

[11] 这段文字取自奥古斯丁的《忏悔录》二十九章,写于397年。

[12] Interview video clip in Amazing Grace: The History & Theology of Calvinism by Reel to Real Ministries, Inc./The Apologetics Group, 2009. Return to text.

[13] Pelagius, cited in Augustine, The Proceedings of Pelagius, 54, in Nicene and post-Nicene Fathers, First Series, Vol V, ed. Philip Schaff, 207. Return to text.

[14] Steven J. Lawson, Pillars of Grace-A Long Line of Godly Men, Vol 2 AD 100–1564, Reformation Trust, 2011, pp. 224. Return to text.

[15] Adolf von Harnack, History of Dogma Vol V. Return to text.

[16] B.B. Warfield, ‘Introductory Essay’ in The Nicene and Post Nicene Fathers: Series 1, Volume 5, Saint Augustine: Anti-Pelagian Writings,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78. Return to text.

[17] Ref 14, pp. 223. Return to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