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间隔论的伎俩

03 十二 2018
33 次数

作者:唐·巴滕(Don Batten)

  

有些人绞尽脑汁,萌生出各种“奇思妙想”,试图在《圣经》中插入一段子虚乌有、持续数十亿年之久的“时沟”。1这一假说发端于19世纪早期,当时一股反圣经的思潮在高等学府占得一席之地。2 在那之前,没人相信这段漫长时间的存在。

1840年以前,几乎所有人都视创世记为真实的历史纪录,3人们普遍认为上帝在6000年前创造了世界,死亡在亚当和夏娃犯罪之后出现,之后又有大洪水爆发。这都是毋庸置疑的。而一些现代作家宣称,“年轻地球创造论”是20世纪由美国人开创的,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事实上,这一观点在19世纪之前一直占主流。

最近出现一批以戈尔曼·格雷(Gorman Gray)为代表的人,他们鼓吹“软”间隔论,试图在《圣经》中插入一段数十亿年之久的时间,5并称创世记1:1-2描述了光体、星系以及地球上物质的创造,而3-31节描述的是数十亿年后地球的形成和填充过程。

格雷说:“在创世第一日之前,地球处于完全黑暗状态……经过一段漫长无比的时间,上帝才将这笼罩地球的黑暗驱除”。6 格雷还认为,第3节中,第一日创造地和填充地是在预先存在的物质上进行的,而后才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创造期。

与之相反,1814年前后出现的“经典”间隔论在创世记第一章的第一节和第二节之间插入了一段时间间隔。他们杜撰了一场子虚乌有的“路西弗(Lucifer)的洪水”,并声称这场洪水形成的化石要早于第2节开始的创造周。按照他们的理论,地球是在被路西弗的洪水毁灭之后,由上帝重建的——这就构成了一些人所说的“毁灭—重建”假说。

这种古老间隔论认为化石形成于创造周之前。因为化石的存在说明了世上曾经发生过大规模的死亡和苦难,所以这也与上帝完成创造大工后对受造物说的 “甚好”(创世记1:31)相违背。耶稣肉体死而复活依赖于亚当犯罪之后入侵“甚好”世界的肉体死亡和朽坏,这发生在亚当犯罪之后,而非之前,把死亡放在亚当之前的说法侵蚀了福音的根基。(罗马书5:12–19; 8:19–23, 哥林多前书15:21-22)

与“毁灭—重建”假说一样,“软”间隔论认为,创世的6天时间是创造周当中普通的6天,创世记》第5章和 第11章中的家谱记录不允许在创造周之后插入“深时(亿万年)”。然而软间隔论认为,创造周之前并没有发生大洪水,所以在其理论中,当上帝宣告所造的一切都“甚好”时,也不存在化石(象征着死亡和苦难),而且人堕落之前也没有死亡(这是对福音的侵蚀)。大部分人还认为挪亚时代的洪水是全球性的,在亚当犯罪之后才形成化石。7 这都没错。

  

为何一定要找到所谓的时沟?

这些人为何非要在《圣经》当中插入几十亿年的时间呢?推销戈尔曼·格雷所著书籍的网上评论写道,“来自遥远星系的光、同位素年代的测定以及其它谜团得以解开。”遥远的星光和同位素年代测定都关乎几十亿年的漫长时光,格雷认为“软”间隔论能为这几十亿年的时间提供合理的解释。然而《圣经》当中丝毫没有提及这段漫长时光的存在——这全都出自世俗的历史科学的论调——即“科学”能够通晓真实的历史;这种科学建立在哲学和推测、而非实验的基础之上(你能对历史做什么实验呢?)。

……然而《圣经》当中丝毫没有提及这段漫长时光的存在……

所以,这些观点都是来自《圣经》之外,而非《圣经》之中。把观点读入圣经的做法是“私意解经”(eisegesis),正确的释经(exegesis)是从圣经中读出上帝要教导我们的原意。

希伯来的学者当中,无论是保守派还是其他学派,都认识到创世记1:1(起初,上帝创造天地。”)意味着上帝创造宇宙或一切。希伯来语没有“宇宙”或是“全部万物”这样的词,为指代此意,使用了一切的极限——“天”(远处)和地(近处)来指代事物的全部。学者们将这种叙述方法称为“虚指”(merism)。例如“上下求索”是指到处寻找,而不仅仅是上和下。

 

创世的6日

既然创世记1:1说,上帝创造了万物,我们就可以将此视为对整个创造过程的概述,而在这一章其余部分则加以详细描述。换句话说,创世记1:1描述的创世并非发生在远古,而是发生在6天之内。

解经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以经(不是任何教会或者“科学”)解经。《圣经》中至少有五处圣经证据强化了《创世记》第1章中不存在任何时间间隔的观点:10

1. 描述完创造世界的六天后,创世记2:1记载:“天地万物都造齐了”。这句话毫无疑问地证明,为期6天的创造过程就是指创造天和地的过程。这无疑印证了创世记1:1对创造过程的概括。也就是说,一切事物(宇宙)都是在6天之内被创造出来的,所以不论是用“软”间隔论还是用“经典”的间隔论,都不可能创造出所谓几十亿年的“间隔”。

2. 创世记2:4记载:“创造天地的来历(希伯来原文:toledoth),在耶和华神造天地的日子,乃是这样。”。这里重申,6天的创造过程就是指创造“天和地”的过程。

3. 出埃及记31:17记载:“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软”间隔论者认为,上帝在创造天和地之后,又经过了无比漫长的一段时间才有了6天创造,然而《圣经》这里说上帝在6天之内创造了天和地。

4. 创世记第1章记载,上帝在创造周的第4天创造了太阳、月亮和星星(1:14-19)。格雷等间隔论者故意绕开这条明晰的记载,声称太阳、月亮和星星是在第4天显现的。(但是当时地球上有谁呢?这又是显现给谁看的呢?)

格雷说:“第4天,上帝驱散混沌洪荒的云雾,大气变得清朗而明净。……太阳、月亮和星星并不是被创造的,只是上帝通过驱散云雾,使它们得以作为四季更替的表征罢了。”为了佐证这一观点,格雷声称上帝用来表达“创造”的希伯来语单词(asah)可以表示任何行为,包括“揭示”某物。

然而,地上的走兽是被“创造”(asah,第25节)出来的,天空也是被“创造”(第6-8节)出来的,没有人将其解释为“出现”,或是被“揭示”,好像是在更早之前创造出来的一样。不仅如此,希伯来语中表示“出现“的词是ra’ah,出现在创世记1:9,上帝说:“使干地(从水里)露出来(ra’ah)”。如果上帝是使太阳、月亮和星星出现的话,那么祂完全可以让记录自己圣言的人使用这个词。但是祂并没有。

创世记1:26中,上帝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在第27节中又有:“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这充分说明了在创世记第1章中,“做”和“创造”是可以互换使用的。而且asah(“做”)从来没有“使出现”这一用来表示揭示隐藏事物的意思。12

5. 在马太福音19:4和马可福音10:6中,耶稣将创造人列为起初的事情。如果在几千年前的创造周之前还有数十亿年的时间,那么亚当和夏娃就是在最后被创造出来的,而不是一开始。所有“传统”间隔论都经不起这一点的考验。

显然,“软”间隔论试图在《圣经》中插入一段“时沟”,但却无法借助《圣经》予以证明。

更为荒谬的是,虽然间隔论者总是强调创世记第1章中包含了一段时间间隔,但是“摧毁-重建”论者认为这一间隔位于第1和第2节之间,而“软”间隔论者却认为这一间隔位于第2和第3节之间。甚至还有人提出是位于第5和第6节之间。这一混乱的状态说明时间间隔只存在于那些间隔论者的脑子里,而在创世记中根本没有什么时间间隔。

格雷的说法同样有悖于《圣经》简明易懂的原则——普通的基督教徒就能理解《圣经》的旨意。网上推销戈尔曼·格雷其人所著名的书时写道:“在这篇论文虽然充满争议,但是见解深刻,其中独特的解读方法使这个问题得见分晓。”似乎几千年来,人们都不了解创世记的真实含义。甚至如路得(Luther)、加尔文(Calvin)、约翰•吉尔(John Gill)以及马太·亨利(Matthew Henry)等《圣经》学者都对此一无所知。而如今,格雷先生终于向我们揭示了由他开创的解读《创世记》的正确方法(他是这种学说唯一的代表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软”间隔论能够解决任何问题吗?

和“传统”间隔论一样,“软”间隔论同样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地质学家们给含有化石的岩石定年的方法正是间隔论所要调和的。13 因此,如果人们相信测定的岩石年代,那么在逻辑上也应该相信,这个年代等于岩石中化石的年代。因而化石也有千百万年之久,比亚当和夏娃存在的年代还要久远,那么在原罪之前就存在死亡和败坏。

而且,如果我们接受这种“测定年代的方式”,那么遍布全球的沉积岩则是几百万年前形成的,而不是在挪亚时期大洪水爆发时形成的。这样一来,全球大量关于大洪水的证据都会失效——这样便顺理成章地推导出一次平静的洪水,或是一场虚构的洪水,亦或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洪水。真相大白,真理崩塌——这又是一道滑向不信圣经的深渊的险坡。

任何形式的妥协,包括向“软”间隔论的妥协在内,都将陷入混沌。所以还是让我们相信上帝告诉我们的那些简洁明了的真理吧。

 

 

 

 

 参考文献与注释

[1] 见Batten, D. et al., The Creation Answers Book Creation Publishers, Queensland, Australia, chapters 2 and 3, 2006.转至该文。参见《创世答问》第二、三章。

[2] 这种思潮建立在均变论学说的基础上,即只有我们当下看到的过程才可能在过去存在过,并且过去的过程运行速度也和现在相同。这一假说认为创世和大洪水并非真实存在(见《彼得后书》(2Peter)第3章第3-7节)转至该文。

[3] 例如:约翰一世(John Chrysostom,公元334-407年),叙利亚的以法莲(Ephraim the Syrian 公元306-372年),大巴西流(Basil the Great,公元329–379年),加尔文(Calvin,公元1509–1564年),马太·亨利(Matthew Henry,公元1662–1714年)和约翰•吉尔(John Gill,公元1697–1771年)。奥古斯汀(Augustine 公元354–430年)认为创世的6天只是一种比喻,在《上帝之城》(The City of God)中,他将其比作短暂的一瞬。然而,奥古斯丁也对间隔论的信奉者予以抨击。转至该文。

[4] 例如,《民数记》(Numbers),R.L,《创造论者》(The Creationists),加利福尼亚大学出版社,1993年。《民数记》全然不顾1840年之前的教会历史,鼓吹《创世记》第1章第11节是历史的记录的观点是20世纪才产生的。转至该文。

[5] Gorman Gray,The Age of the Universe: What Are the Biblical Limits? Morningstar Publications, Washougal, Washington, 1997.转至该文。

[6] A biblical solution to starlight and other problems, hal-pc.org, 22 January 2004.转至该文。

[7] 对于“传统”间隔论者,《圣经》中反复提到的大洪水的证据变成了证明路西法大洪水的证据,这在《圣经》中是完全不存在的。亚瑟·康斯坦斯(Arthur Custance)之类的间隔论者据此推导出一场发生在当地的大洪水,而这场洪水居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转至该文。

[8] Ham, K., Eisegesis—a Genesis virusCreation 24(3):16–19, 2002.转至该文。

[9] 例如,凯尔(Keil),德利奇(Delitzsch),约翰·斯金纳(John Skinner),E.J.扬(E.J. Young),格哈德·冯·拉德(Gerhard von Rad),R.K.哈里森(R.K.Harrison),布鲁斯·K·戈尔奇(Bruce K Waltke),克劳斯·韦斯特曼(Claus Westermann),戈登·J·韦纳姆(Gordon J. Wenham),艾伦·P·罗斯(Allen P. Ross),内厄姆·M·萨尔那(Nahum M. Sarna),约翰·D·科瑞德(John D. Currid),保罗·K· 朱厄特(Paul K. Jewett)和道格拉斯·F·凯利(Douglas F. Kelly)。转至该文。

[10] 该文灵感部分源自Camp, A.L., A view of creation,53 pp. (368 K), apologeticspress.org, 15 December 2003.转至该文。

[11] 《出埃及记》第20章第11节增加了“海和其中的万物”,但是天堂、地球、大海不过是“整个宇宙”的另一种说法而已。见David Toshio Tsumura, on Shamayim in 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Old Testament Theology and Exegesis CD-ROM, Willem A. Van Gemeren (Ed.), Zondervan, Grand Rapids, Michigan, 1998.转至该文。

[12] 在格塞纽(Gesenius)所著的希伯来文字典中,并没有将asah解释为“显示”(show)或“揭示”(reveal)。见 Taylor, C.,Days of Revelation or Creation? 转至该文。

[13] 放射性测定年代法被用于测定火成岩(如岩浆岩),而后被用于测定含有化石的沉积岩。见 Walker, T.The way it really isCreation 24(4):20–23, 2002.转至该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