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叛教者之死

29 十一 2018
47 次数

作者:卡尔·威兰(Carl Wieland

  

加拿大福音传道者查尔斯·坦普尔顿(Charles Templeton)1的布道会一晚的会众高达3万人。在他的全盛时期,他比当时的同工葛培理(Billy Graham)更出名。成千上万的人说他们通过坦普尔顿的布道在基督里找到了救赎。

后来事情发生了转变。坦普尔顿对《创世记》的历史一直存有怀疑,《创世记》的历史是整个福音架构的基础,但它似乎与“科学事实”相矛盾。从逻辑上说,“数百万年”意味着化石的掩埋发生在人类出现之前,也就是在罪进入世界之前。但化石表明的是死亡、流血和疾病。那么这整个概念——人类的堕落破坏了一个曾经完美的世界,要藉着“最后的亚当”耶稣基督来得到救赎(林前15:46)——将是没有意义的。似乎没有人能够解答坦普尔顿随之而来的问题:挪亚如何能把所有那些动物都安置到方舟上?水从哪里来?还有更多的问题在CMI的文献中已有解答,比如《创世答问》(The Creation Answers Book)。

他的同工葛培理的反应暗示,坦普尔顿担心此类事情是“不属灵的”。我们的一篇文章2重点描述了他如何悲剧性地走上彻底弃绝信仰之路,并最终写出了《诀别上帝:我弃绝基督信仰的理由》这本书。

我们的文章发表一段时间后,查尔斯·坦普尔顿在经受阿尔茨海默病痛后去世了。一位加拿大的福音广播员以他的同胞“从恩典中坠落”的为例为基督徒总结了一个教训。他暗示说,首先坦普尔顿问这些问题就是不对的。试图用常识和理性来处理信仰问题是错误的;这是“肉体”(他给聪明人的标签)与“灵”的交战。

这种对圣经与科学问题混乱的、且毫无圣经支持的回应在今天许多保守的基督教圈子里仍占主导地位。可悲的是,这让世人更加讥讽基督教和现实处在两个不同的领域。基督信仰被认为只在“你的头脑中”,是可能“对你有效”的情感支柱,但和确凿的事实没有任何关系。

然而,使徒保罗知道他的信心是建立在真确的现实之上的。主耶稣死在十字架上,又复活了,这在历史上(和生物学上)都是真实的。在他复活后,他还和那些见过他、摸过他,与他交谈的人分享食物。保罗说,如果“末后的亚当”在历史上和生物学上都是错误的,这可不是一个枝节问题;基督徒将是一群可怜的、相信谎言的人,他们所信的便是徒然(哥林多前书15:17)。

我认为,讽刺的是,保罗可能会站在坦普尔顿的一边——他在一点上同意这个叛教者。他会责骂广播员(甚至葛培理)不关心《圣经》是否与事实相矛盾。主耶稣自己也是如此,他教导最大的诫命就是尽心……爱神(《马太福音》22:37)!3

假如他关于首先的亚当的所述并不属实(他出于尘土、堕入罪中,破坏了整个受造界和他堕落之前的没有死亡的生物系统),我们就是可怜的、相信虚假道理的信徒,因为福音的盼望正是建立在其真实的历史背景之上的。

但是保罗会接着说圣经的历史是真实的。创造、堕落和洪水皆有生物学和地质学的证据。首先的亚当在时空中和历史中堕落,就像末后的亚当在时空中和历史中复活一样。

所以,如果戴上正确的“眼镜”来探究过去,以正确的哲学原理(预设)作为出发点,我们就会看到证据与圣经历史完全一致,特别是从大的方面来看。基于圣经的信仰不是忽视事实的借口;它为理解和解读事实提供了正确的基础,毕竟事实不会为他们自己说话。

若是查尔斯普尔顿周围的人没有用听起来属灵的陈词滥调来搪塞他的话,而是直接面对他提出的实质问题;如果他们能告诉他,困扰他的“事实”有多少是基于否认圣经历史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所谓信心的解释,而真正的科学并不与圣经历史相冲突;那么情况会是多么不同啊!

 

 

 

 

 参考文献与注释

[1] 这位坦普顿不是给神导进化论坦普顿基金会提供资金的家产过亿的全球金融家约翰·马克思·坦普顿(John Marks Templeton)。

[2] Ham, K. and Byers, S., Slippery slide to unbelief, Creation 22(3):8–13, 2000. Return to text.

[3] 参见Sarfati, J., Loving God with all your mind: logic and creation, CEN Tech. Journal [now Journal of Creation] 12(2):142–151, 1998. Return to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