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有内在矛盾?

12 十一 2018
105 次数

作者:唐·巴顿(Don Batten

 

 在创造亚当之后,创造夏娃之前,创世记2章19节记有“耶和华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样走兽和空中各样飞鸟”。表面看来,这似乎在说陆栖动物和飞鸟的创造在时间上处于亚当和夏娃之间。第一章记述了亚当和夏娃都是在动物、飞鸟之后被创造的(创世记1:23-25)。但是犹太学者显然并不认为这里存在任何冲突。为什么呢?因为在希伯来文中,一个动词的准确时态是由上下文决定的。从第一章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动物和鸟都是在亚当之前被创造,所以犹太学者已经明白了在“耶和华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样走兽和空中各样飞鸟”这句话中的“造”(创世记2:19)是曾经创造,或者已经创造。如果我们按照以下方式翻译19节(就如一个普遍使用的英文译本1),“耶和华神已经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样走兽和空中各样飞鸟”,这样与创世记第一章的冲突就完全不存在了。

 

 引起这一问题的另一个原因是将创世记第一章和第二章视为对同一事件的两份记载。很明显第二章不是对创世记的“另一版本的”记述,因为第二章没有提到天地、大气、海洋、陆地、太阳、星星、月亮、海洋生物等的创造。第二章仅仅提到了与亚当夏娃的创造直接相关的,与他们在上帝专门预备的伊甸园中的生活直接相关的东西。第一章可以理解为上帝视角的创造,是一幅大图画,是对整个事件的概括。第二章更多是从人的视角出发,观察了对人更为重要的部分。

创世记2章4节说,“创造天地的来历(译注:“来历”的希伯来词为toledoth,既世代、后代),在耶和华神造天地的日子,乃是这样”。这标志着与第一章的分界线。这种措辞第二次出现是在创世记5章1节,那里说到“亚当的后代(toledoth)记在下面。当神造人的日子,是照着自己的样式造的”。

“来历”和“后代”均译自希伯来文toledoth,意思是“起源”或“起源的记录”。这个词指出某段文字是一段记载或记录。这个词明显也出现在创世记中对每一位族长的记录的末尾,表明这段文字是为谁而写,或由谁而写。在创世记中,这样的切分出现了十次。

每一段记述的载体最初可能是一块石版或泥版。在记述天地起源的文字中,没有标出任何人(创世记1:1-2:4)因为这里讲的是整个宇宙,而不是某人(这里也没有出现亚当和夏娃的名字)。只有上帝知道创造的事件,所以上帝需要将这个过程启示给人,有可能是给亚当,由他记录。摩西作为创世记的“作者”,对某些部分做了汇编,在圣灵的默示下进行注释。Toledoth标出摩西使用的史料来源。只有明白这点才能明白创世记的史实性,及其作为目击见证的历史地位,这与很多圣经书院现今依然教导的“底本假说(JEDP)”恰恰相反。[编者注:对这个错误的、敌基督教理论的反驳,请参见:创世记真由摩西所写?(Did Moses really write Genesis?).]

创世记第一第二章并非相互冲突的创世记载。

从创世记2章4节和5章1节中toledoth文字的差别可以确认第一章是一个概括,记录了“天地”(2:4)的起源——而第二章是关于亚当和夏娃的,详细地记录了亚当、夏娃的创造(5:1-2)。2章4节的措辞也说明侧重点的变化:经文的第一部分强调‘天地’而经文后半部分的则是“地和天”(译注:在中文译本中没有体现词序的变化)。学者认为经文头半部分很可能是出现在一块关于宇宙起源的泥版或是石版的末尾,经文的后半段则是下一块专门记录亚当夏娃的泥版(创世记2:4b-5:1a)的开头。

让我们将这个理解用在另一个有异议的部分:有些人认为创世记2章5节中的草木菜蔬和第9节中的树是一个问题。我们已经明白创世记第二章着重记录与亚当夏娃相关的事情,而不是整个创造。要明白创世记第二章中的草木菜蔬是指“野地上”的(对比创世记1:12),它们需要人的照料(2:5耕地)。这些明显是指培养的植物,而不是普遍意义上的植物。同样,树(2:9)也仅仅是种在园子里的树。

创世记的写作与许多历史记载相似,首先是一段对事件的概括或总结,以此引出最重要的事件,接下来是详细叙述,详述的开头又对相关事件加以复述并添加一些细节。创世记第一章的“整体图像”明显着重于事件的顺序,这些事件都是按照时间顺序记录的,按照第一日、第二日、有早上,有晚上等。创世记第二章的侧重点则不在于时间顺序。因为是复述,所以事件不一定按照时间顺序,叙述顺序会为了突出重点而有所调整。比如说,动物是19节中提及的,在创造亚当之后,因为亚当是在被创造后才被领到动物面前,并不是说动物的创造是在亚当之后。

因此,创世记的第一和第二章不是对创世的两份自相矛盾的记载。第一章是整体概述,第二章是对亚当和夏娃及第六个创造日的详细记述。然而,对这段经文的权威解释应该属于主耶稣基督。在马太福音19章4-5节,关于婚姻的论题,主说道:“耶稣回答说:那起初造人的,是造男造女,并且说:‘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经你们没有念过吗?”

请注意,在这同一句话中,耶稣指着创世记第一章(27后:“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 和创世记第二章(24: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他将两章的内容如此结合使用,明显没有将这两章当成独立的、自相矛盾的记录。

 

 

 



[1] NIV版本。

[2] Charles Taylor, Who wrote Genesis? Are the toledoths colophons? Journal of Creation 8(2):204–211, 1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