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导进化论的危害

08 十一 2018
147 次数

作者:菲利普▪贝尔

 

 多年来,我肩负着传达圣经真理与权威的责任,这一直是我的殊荣。没有什么观点上的冲突,会比与神导进化论者的讨论来的更为强烈,他们坚称神用进化「2」的方式创造了生命。按丹尼斯·亚历山大(Denis Alexander)(编译注:国内已出版他的《重建范型——21世纪科学与信仰》)说的,我们‘创造论者’“让福音蒙羞”,我们的教导是“在损害神国的拓展”,我们是“搞分裂”,而且“反对进化论的运动其实本身就跑题了……”「3」然而我们发现,事实恰恰相反,我们正在进行的‘质疑进化论'的论战很有势头,根本不是无关紧要的。

妥协的重重危险

大学的头几年,我接受了神导进化论,偏离了对创世记的字面理解。我以亲身经历证明,从人的角度来说,进化论信条让我陷入了信仰危机:我最后面临一个严峻的选择,要么进化论是错的,要么创世记里创造/堕落/洪水/巴别塔的记载是错的。如果创世记的历史有可疑之处,那么,在我看来,基督教就成了逻辑上不能自辩的信仰了。

感谢神,我的故事没有以信仰崩溃收场­­,但我忘不了自己经历的这场有关万物起源的斗争。现在我比以往更加确信,囫囵吞下世上的哲学实在很危险。若让那些与圣经字面意义相抵触的华丽说辞引导我们对神话语的理解,这对于基督徒来说是很危险的。我强烈地认为,教会必须顽强抵制正在日益威胁越来越多福音派教会的进化论,理由很多,请允许我简略分享一二。

1. 圣经被迫屈居于世俗思想之下

在神导进化论者中,即使进化论与经文字面解释相抵触,也被视为毋庸质疑的事实。举例来说,丹尼斯·亚历山大写道:“我们如何根据进化论理解亚当的堕落呢?”「4」换句话说,人的思想被摆在了圣经真理之上!神导进化论者也许会抗议这一否认圣经权威的指控,但我深信他们在此问题上实际不是无辜的——就像我曾经那样。圣经是完美无暇,不可变更(诗篇119:89, 箴言30:5、6)。真理不能讨价还价,因此圣经权威绝不能迁就进化论的解释。神导进化论在思想体系上远远算不上是自由的,「5」而且神导进化论一被采用,即便不会立竿见影,也不可避免的会产生否认圣经核心教导的倾向(见此文)。

2. 对圣经的阅读被迫束缚于进化论的模式中

神导进化论否定‘经文明晰性'(perspicuity of Scripture)。这就会改变我们阅读圣经的方式。实际上,这就是在鲁莽的宣称,达尔文之前没人能正确理解创世记。

神导进化论否定‘经文明晰性’,「6」这就会改变我们阅读圣经的方式,还破坏了创世记1-11章的历史记述,将之贬为神话、寓言、诗歌或比喻。实际上,这就是在鲁莽的宣称,达尔文之前没人能正确理解创世记,也是在批评那些拥护有几百年历史的圣经创造观点的人,不仅落伍,还爱搞分裂!每当圣经的平白含义受到了进化论的限制,经文明晰性就被边缘化了。比如说,R.J.贝利(Sam Berry)教授在他的《神与生物学家(God and the Biologist)》「7」一书中写到:“如果神真是全能的,他当然从亚当的肋骨造出夏娃,但这并不意味着祂真这么做了。现代的男人和女人肋骨数是相同的。”(原文中强调)

认为一根肋骨的缺失会遗传给亚当后代,这是违反生物繁殖的基本知识,对这一荒谬的暗示我们可以忽略。「8」况且这肋骨还可以再生!贝利的回答就是个烟幕弹,意图掩饰对创世记2:22的公然蔑视:“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如果这并不意味着祂真这么做了, 神就成了说谎的,而我们也就没有把握能理解任何一句经文的确切含义了。

3. 圣经里的创造者对比‘进化之神'

经文明确指出神是完美的(马太福音5:48)、圣洁的(以赛亚书6:3)、全能的(耶利米书32:17),神是生命(约翰福音1:4)、光(约翰一书1:5)和爱(约翰一书4:16),而且祂的属性是‘明明可知的’(罗马书1:20)。但是神的能力、知识和爱怎么能清楚地得以在神导进化论体系中彰显呢?这样一个神好像不懂得如何立刻创造生物(因此知识有限),或没能力那么做(能力有限)。还有,如果所称的创造过程(由自然选择而来的进化)包含亿万年之久的痛苦和死亡,祂的美好(仁慈)也会被否认(创世记1:31)。简而言之,采用神导进化论将使基督(道成肉身)失去应有的荣耀。

4. 对基督及其使徒证词的蔑视

如果相信神导进化论,那么基督和新约作者教导的“人类远在创世之初就存在”,就是错的(或有意欺骗)(路加福音1:70、11:50;马可福音10:6;使徒行传3:21;罗马书1:20)。“地由水创造”(见于彼得后书3:3-5)、“挪亚洪水”(参考彼得后书3:6)、“人和动物的区别”(哥林多前书15:39)、“按字面意义存在亚当”(例如哥林多前书15:47-49)、“从亚当造夏娃”(提摩太前书2:13)、按字面意义理解的夏娃被撒旦诱惑的事件(哥林多后书11:3)和其他许多地方也就都错了。

5. 进化论削弱了按神形象被造的人的价值

尽管这一形象被堕落的人类毁坏了,人类依然是按照神的形象创造的(创世记1:26、27)。除了很多次要影响,我们还可以看到进化论长达几十年的教导在社会中留下的可怕遗产(还有刚刚过去不久的那些邪恶之举)。对权利的欲望、贪婪、自私、冷漠、欺诈,对无助和弱势群体的欺压——都是实践‘适者生存’思想的后果。进化论框架下的人类被贬低为纯粹的动物,任其各种欲望和嗜好摆布。然而主要的神导进化论者在他们的教导中要么轻视,要么完全无视这些要点。

进化论框架下的人类被贬低为纯粹的动物,任其各种欲望和嗜好摆布。然而主要的神导进化论者在他们的教导中要么轻视,要么完全无视这些要点。

 

看一看以下的评论,由萨姆·贝利教授作于1996年的一次采访,「9」“……我是一只猿。我是一只按照神形象所造的猿,我得把这二者结合起来。这也根本没迁就的意思。……那么多基督徒的信仰不成熟;对他们来说不是信仰,就是科学。但并非那样,应该是既是信仰也是科学。”这与使徒保罗的教导及许多其他圣经经文背道而驰(见于哥林多前书15:39和15:45);比如诗篇(8:4、5)。作为一个思想统一的神导进化论者,贝利如此高举人类理智,以致于他看起来并未注意到自己的话近乎亵渎。实际上,神导进化论教条既不符合正统解经,也不与科学一致(因此神导进化论者因其中立立场和对圣经的将信将疑招致无神论者的愤怒)。

此外,我们知道人罪恶的心来自于历史上真实的亚当夏娃的堕落,而欺骗、嫉妒、偷盗、淫欲和凶杀却是进化论世界观里合理的‘果子’。神导进化论者为了将进化过程强加于圣经,就不得不忽视进化论与这些罪恶果子的关联。留意一下这个由利奥波德·克拉克(C. Leopold Clarke)写于二十世纪早期的机智言辞:「10」“进化论在人的道德与社会生活上的反映,就是纯粹的自私和冷漠,不论在何处都会结出这样的‘果子’……在日常生活的舞台上,由对权力与地位的渴望……促使的对弱者和无助者的无休止压榨,这一切背后是进化论在做崇吗?……若真如此,还需要别的什么来说明人对神日益强烈的怀疑和人类对神圣良善的信念的沦丧吗?”

6. 神导进化论破坏耶稣基督的福音

神导进化论的教导对寻求神的人来说是一道阻碍。原初的完美、堕落、罪、死亡和痛苦--所有都得重新定义,并扭曲成与经文文本的自然读取不同的意思。例如,接受人类进化论,就是拒绝按真确圣经观定义的罪。这与圣灵所做的,对人强调罪的绝对恶性,正好相悖(罗马书7:13;7:18、19)。今天这些自称福音派对圣经核心教导的改写已经到了不按字面意思解释圣经的地步。

例如,创世记1:29-30 清楚明白的指明堕落前的世界中没有食肉动物:

神说:“看哪,我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菜蔬,和一切树上所结有核的果子,全赐给你们作食物。至于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并各样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我将青草赐给它们作食物。”事就这样成了。然而丹尼斯·亚历山大写到,「11」“这里的文本并不像是指吃素,更像是强调这一神学观点,即动物献祭只对有罪的人是必要的。” 相反,不仅看上去像,还可以肯定的是,作者(最终是圣灵)的目的是要表达,人和动物都吃素,因为这正是经文明确陈述的(同见于此文)。创世记一章里没有任何通过动物献祭来赎罪的迹象——神自己的宣告强调了原初纯洁世界的道德与肉体的美善:【创1:31】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

正如任何一种由人创立的创世记神学新见一样,神导进化论也不得不要求人们接受:十八个世纪以来最伟大的基督教思想家,莫名其妙地都未能正确领悟全书中这卷圣经中至关重要且最为基础的书卷的要义!

 

神导进化论者不止否定亚当是第一个人,还进一步否定我们的罪性和肉体(不只是灵性)死亡是源自“第一个人亚当”。使徒保罗在创世记三章和福音(在罗马书五章和哥林多前书十五章)间的关联也被神导进化论者严重弱化了,以至于神丰盛的恩惠,及其通过耶稣白白赐给我们的公义都被完全破坏。那么,在神导进化论框架下,耶稣荣耀的救赎之工就有沦为神话的危险。

实际上,按照神导进化论的逻辑结论,我们的末世论「12」也必须要更改。如果伊甸园状态其实包括动物和亚人的疼痛、苦难和死亡,为什么死亡被描述为“所毁灭的仇敌”(哥林多前书15:26)?如果吃肉、痛苦和死亡实际上是亚当以前漫长岁月生命固有的一部分,那在启示录22章3节的教导中,当诅咒被除去时,为什么我们没有读到复原的世界将包括这些?然而我们读到的却是,未来的永恒状态将会“【启21:4】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实际上,如果人们前后统一地应用了神导进化论的教导,基督徒对“【彼前1:4】可以得着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为你们存留在天上的基业”的信心就是枉然的了。

 

对神导进化论的深层考虑

正如任何一种由人创立的创世记神学新见一样,神导进化论也不得不要求人们接受:十八个世纪以来最伟大的基督教思想家,莫名其妙地都未能正确领悟全书中这卷圣经中至关重要且最为基础的书卷的要义!直到有一位渐渐远离神,渐渐失去对神话语的信心的自然神论者,来向我们展示神实际上是怎样创造世界的!尽皆如此,尽管达尔文(进化论的主要缔造者)很痛苦的将所有有关神的都明确的从进化历程中去除了。

 

否定达尔文

达尔文的出版著作和其他文字,尤其是他的私人信件及自传的忠实读者都不会对这一点有任何怀疑:他明明白白地反对神导进化论。就用一个例子来说,达尔文在给他的美国朋友阿萨·格雷(Asa Gray)的信中写到: “我没有想要以无神论的方式写。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不像别人那样,也不像我以为应该会有的那样,我看不到在我们四周有什么设计和慈爱的证据。对我而言世界上有太多的不幸。我不能说服自己,慈爱全能的神竟然会设计一个在活毛虫的体内啃食为生的姬蜂科……在我看了,没必要相信眼睛是特别设计的”(强调部分是本文作者所加)。「13」他不只明显否定设计,也否定在他鼓吹的进化过程中有神的任何角色——这样的观点才是一个逻辑上立得住脚的观点。

今天有些神导进化论者高调声明,宣扬他们的福音正统性,同时却否定或废除圣经按字面意义的教导。因此基督徒应该义不容辞地察验他们与圣经相悖的声明——“【帖前5:21】但要凡事察验,善美的要持守”

 

福音正统的破坏

今天有些神导进化论者高调声明,宣扬他们的福音正统性,同时却否定或废除圣经按字面意义的教导。因此基督徒应该义不容辞地察验他们与圣经相悖的声明——“【帖前5:21】但要凡事察验,善美的要持守”。——正如C.利奥波德·克拉克(C. Leopold Clarke)评论的,因为“远离者(无神论者)对神圣权威的破坏总比那些号称尊崇实则贬低的人(神导进化论者)要少。来自任何一方的诋毁都没有来自盟友的严重。”「14」诚然,这是个强烈的控诉,但我相信这样说是有根据的。即使作为真基督徒,我们也可能损毁那些我们称自己珍视的福音--从而就有了关于神对在教会中讲道的基督徒的严厉审判的清楚的警告(雅各书3:1)。我会鼓励你重新读一下此文头一段里引用的针对创造论者的咒骂式的指控,并本着我们点出的神导进化论的问题好好思考,以赛亚书5:20的话语在此看来戏恰到好处:“【赛5:20】祸哉!那些称恶为善、称善为恶,以暗为光,以光为暗……”。

 

结论: 忠心顺服才有保障

当然,也有强有力的科学理由拒绝进化论,不论是无神论的还是有神论的——CMI的网站、书籍、DVD、和创造论杂志全面的提供了这些。所有真的关心真理和科学完整性的人的义务,就是继续应用帖撒罗尼加前书5:21--这样做将意味着继续“质疑进化论”,并提出那些进化论者(世俗的和神导进化论者都是)看起来故意忽略或搁置的,在争论中中肯的有说服力的证据。

持有神导进化论的人所要求的思维训练是可以避免的。接受神导进化论就是对劣等科学和劣等神学的纵容,因为神导进化论从根本上就是个逆喻「15」--和主耶稣基督的真理相抵触。我没在此文挥拳,但我的诚挚祈祷是,一些正作为神导进化论者阅读此文的,我的主内肢体愿严肃地静心三思。让我们记住,“【诗119:165】爱你律法的人有大平安,什么都不能使他们绊脚。”

 

 

 

 



[1] 这是一篇文章的扩展版,该文章首次出现于CMI-英国/欧洲祈祷报, 在2012年六月。

[2] 在此处及文章中的进化是指:所有生物体(包括人类) 都具有共同祖先,且都经历了亿万年来的遗传演化。

[3] Creation or Evolution? Do we have to choose? Monarch Books, 2008, pp. 353-354.

[4] 见于creation.com/viva-la-evolution.

[5] Statham, D., Evolution: Good Science? Exposing the Ideological Nature of Darwin's Theory, Day One, 2009. 参见9-11章

[6] 这个原则是说,神的话语清楚明白,按字面意义可以理解。

[7] Berry, R.J. , God and the biologist, Apollos, Leicester, 1996, p. 50.

[8] 作为贝利这样的杰出的遗传学家,这样的根本错误是不可原谅的。

[9] 出现在BBC广播中,紧接着又出现在这本书中: Stannard, R., Science and wonders: Conversations about science and belief, Faber & Faber, London, 1996. 第46页。

[10] Clarke, C. L., Evolution and the Breakup of Christendom, Marshall, Morgan & Scott Ltd, London, 1930. 第130页。

[11] 参考引用3,第270页。

[12] 这一神学分支涉及的是与人类最终结局相关的“末后的事情”,包括死亡、审判、天堂和地狱。

[13] 在1860年5月22日给阿萨·格雷的信Letter to Asa Gray, 22 May, 1860. In: Burkhardt, F., Evans, S. & Pearn, A. (eds), Evolution: Selected letters of Charles Darwin, 1860–1870,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8. 第11页。

[14] 参考引用10,第250页。

[15] 逆喻是概念上的矛盾,如“震耳欲聋的沉默”,“已婚单身汉”等。

 

原文见:  https://creation.com/perils-theistic-evolution

              感谢作者授权翻译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