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洪人

12 十一 2018
75 次数

作者:塔斯·沃克 (Tas Walker)

 

奈乐博士拥有河流地貌学学士学位和博士学位,河流地貌学是地球科学的分支之一。地貌学是对地球表面形态特征的研究,比如陆上地貌和洋底地形;河流则与水系流域相关。他曾在芬兰、香港及澳大利亚的四所大学中任教并做研究工作。罗恩创办一个环境可持续性研究机构,并且成立两个自然资源管理的研究工作站。他在全球多地任职,从事地貌研究,并在澳大利亚政府及国际组织(比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担任顾问。

 

罗恩·奈乐博士回想起自己的职业生涯时说,他的职业生涯十分精彩。“我周游世界,见过美妙至极的河流水系和令人难以置信的地貌形态,体验过多元文化,也曾经遭遇抢劫;有人曾对着我开枪,也被外国政府拘留;被有毒生物咬过,也曾跌进过湍急的河流……经历过这一切,我竟然活了下来。这真是激动人心的经历!

水的力量

“我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追洪人,”罗恩说。“有很多人喜欢有关追踪和研究龙卷风的电影,但是我发现洪水更有意思。我见过丰富多样的河流水系,它们分布于地球的不同环境中,包括北极、温带、亚热带、热带和沙漠环境。在这些旅途中,我逐渐见识到水的力量,并开始了解由这些水系造成的地貌特征。”

罗恩成长于一个破碎家庭,他是四个孩子之一,他说自己将受教育看作是一种逃避方式。

     罗恩和他的妻子朱莉

“尽管我没有获得上大学的优秀成绩,但我还是恳求父母让我去读书,并且我只能自己支付学费。他们答应了,以为我要努力求知。其实我是在逃避生活烦恼。”

“别误会,我爱我的父母。在他们去世前的那几年,我同他们保持着极好的关系。但是在稍早些年间,我们之间的关系比较紧张。那时,我刚踏入人生的舞台,对‘天父’并不感兴趣,只想着逃避我自己的家庭。”

获得博士学位之后,罗恩开始出发去看世界。多年以来,他在许多国家开展研究,包括澳大利亚、芬兰、多个太平洋岛国、南非、中国、秘鲁和利比亚。

 

 

 

罗恩在弗雷泽岛东岸测量含腐植酸盐的砂岩(咖啡色岩石)

带着这多年的经历,罗恩回到澳大利亚后很快获得升职。他被任命为一个研究所的主任,这个研究所有40多名研究人员。他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附近的弗雷泽岛建立了一个野外实地考察站。弗雷泽岛是全球最大的沙岛,有1840km2(710平方英里),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当地的研究生和其他来自海外学生一起在这个中心进行项目研究。罗恩逐渐名声远扬,后来成了国家和联邦政府的顾问,负责世界遗产研究工作。

当罗恩周游世界时,他说:“地球环境的多样性使我惊奇。在创世记1章31节我们读到:‘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那时,我会改读这节经文,说我所看见的一切都甚是美好。我想,尽管我现在意识到我们生活在一个堕落的世界中,但在那一时刻,我对神所彰显出的创造正生发出一点点的欣赏之爱。”

 

随着阅历的日益丰富,罗恩开始意识到,在他的研究过程中收集到的地质学证据与他的专业所渗透的“缓慢而渐进”的见解并不相符。他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在亚马逊丛林中做研究,我的同事们回到家后开始从理论上阐述这里的地貌是如何在千百万年的气候变化中逐渐形成的。但是当我看到证据时并不认为其可以证实地貌的形成过程。我们所看见的是迁移性较强的河流水系能快速地改变着河道,从而创造出新的地貌,而这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那我们为什么要说这需要很多年呢?但是,当然了,我的一些同事直截了当地告诫我说思考要更‘理性’一些。”

 

同事压力与证据的较量

不久之后,罗恩,当时还不是基督徒,正同一个研究小组考察香港的大陆架沉积物。他说:“当我们在实验室对沉积物分析之后,我看着数据对高校同事说‘这些海洋沉积物给出了一次洪水的证据,并且是一次巨大的洪水。’然而,我再一次被警告说要‘理性思考’,否则我可能会失去科研经费。”

罗恩在世界各地旅行期间,家人、朋友和同事都会邀请他去教堂。他也会应邀而去。“我能给你列出我所去过的教堂,”罗恩说。“我不清楚自己在寻求什么,但我也没有意识想和上帝建立关系。我是在自己五十岁出头时开始接受耶稣基督,并最终将自己的生命交托给他的。”直到成为基督徒后,他数十年来研究所得到的那些地貌数据才开始变得有意义。

当罗恩成为基督徒时,他需要面对一个有关于地球年龄的问题。

根据圣经记载,地球的年龄大约为6000年,但是主流的地质学家则认为地球的年龄为几十亿年。被问到这一问题时,罗恩解释,所有的定年法都是基于假设。他说没有人知道这些假设是否合理。认识这些假设的本质后,罗恩彻底破除了放射性定年法会挑战圣经纪年的观点。他用水滴入圆筒这样一个简单的例子来加以说明(上图所示)。罗恩指出他对圣经记载地球和宇宙的年龄为6000年,以及挪亚洪水距今4500年没有异议。

罗恩提到一个相关问题,多数人以为科学家毫无疑问地接受放射性定年法的结果。“事实并非如此,”罗恩说。“大量的数据以 ‘被污染’的理由而被科学家否定。为什么?因为这些数据与他们对某个环境已经认定的年龄并不相符。但是他们不能这么汇报。”

罗恩藉由自己在弗雷泽岛一个营地当研究室主任时的经历给出了一个例子。当时,根据碳同位素定年法得到了至少有六组数据年龄,但是其中四组被认为是样品受到“污染”而被否定。然而,罗恩认为这四组数据之所以被否定是因为年龄太小,因它们指示这个岛只形成于几千年前。

罗恩的学术功底在于对河流侵蚀作用、沉积物的搬运沉积作用的把握,他发现,他无法将自己对这些作用的深层理解与传统地质学对石化过程的认识联系起来。他认为“化石是对死亡和灾难性埋藏作用的一种记录。这些与我们从挪亚洪水中预期的结果是非常一致的。”

化石并非形成于河流洪水

罗恩认为,尽管化石可以由各种各样的过程形成,但是绝大多数的陆生动植物化石是在水生环境中被沉积物快速深层埋藏而形成的。形成化石的前提是,生物体必须埋藏足够深,确保其不被捕食,并减少细菌及化学物质的分解作用。

罗恩说,“对全球河流长达五十多年的监测显示,其产生的沉积物不足以形成我们所看到的巨大区域性化石岩床。现今有诸多期刊文章探讨大洪水所能带来的泥沙淤积量。他们所报道的沉积物只有几厘米厚,且只能覆盖了当地区域。但是哪怕要得到一个小型动物化石,都需要有足以覆盖大面积区域,且厚达数米的沉积物。”

亚马逊河

在这段生命旅程中,罗恩因从全球地貌中窥看到了上帝的创造和创世记大洪水的迹象,终于归主。他说,“当我终于抽出时间来看《圣经》时,我想,‘哇,在各地地貌和圣经记载之间有着一种惊人的和谐’”。罗恩感恩于上帝的存在如此显而易见。正如使徒保罗所写:“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20)。罗恩也很感谢神,因祂大有能力,不轻易发怒,且对所有祂爱的人都怀有长久忍耐之心。

大约八年前,罗恩因要研究地貌学与圣经相关关系并发表自己的研究成果,从高校离职。现在,他是布里斯班国际创造事工的成员之一,从事研究、写作和演讲工作,其文章发表在创造杂志、创造期刊以及creation.com网站上。

 

 

 

塔斯·沃克,

地质学理学学士,

工学博士。

沃克博士曾从事于电站设计与运行及地质煤炭储量的评估工作。现在他在国际创造事工(澳大利亚)任职,从事全职研究和讲员工作。要了解更多与他有关的信息,请参creation.com/wal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