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驳妥协》-- 第四章 创造的顺序

05 8月 2016
403 次数

作者:乔纳森•萨尔法提

许多基督徒有一个错误的印象,就是年老地球论者所接受的创造的顺序符合创世记所给的顺序。但是,它们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差别。罗思修在试图使圣经合乎进化论的顺序时犯了严重的解经错误。

罗思修主要的目的之一是显示创世记合乎均变论的天文学和古生物学,但是圣经的直捷解读和均变论/进化论的“科学”之间有明显冲突,如下表所列:1

         出现的顺序(年老地球论)

出现的顺序(圣经)

         1.太阳/星星早于地球存在

1. 地球被造早于太阳/星星

         2.太阳是地球的第一个光源

2.在有太阳之前就有光照耀在地球上

         3.第一个生命 = 海洋生物

3.第一个生命 = 陆地植物

         4.爬行动物先于鸟类存在

4.鸟类早于陆地爬行动物存在

         5.陆地哺乳类动物早于鲸鱼存在

5.鲸鱼早于陆地哺乳类动物存在

         6.疾病/死亡在人类存在之前就有

6.疾病/死亡源于人的犯罪

关于受造动物的臆想式读入式解经2

为了避免创世记的平白教导——陆地上的恐龙是和人一起被造,在鲸鱼被造之后——罗思修声称说(《创世记问题》,53-54页):

 (第6日被造物)的名单没有包括所有神造的陆地哺乳动物, …尽管remes【中译“昆虫”或“爬行的动物”】这个词在希伯来文献中偶尔指爬行动物,但是创1:25前面使用的词汇清楚地表示这些指哺乳动物, …behema【中译“牲畜”】和chayyah【中译“野兽”】都指长腿和四足陆地动物。前一类是那些容易被驯化成为家养或农用的牲畜,后一类是那些难以被驯化,但是有可能成为宠物的动物。Remes对应短腿的陆地哺乳动物,比如:鼠类,兔子和穿山甲。

然而,这是典型的罗思修的幻想式读入式解经。创世记1:25没有教导如此限制性的术语。而且他对希伯来字汇的分析也没有依据——他自己的资料来源,《旧约神学辞典》(TWOT),是不支持他的解释的。Chayyah是活物的通用词,尽管常指野生动物(TWOT 1:281)——词组nephesh chayyah在创世记1:20指海洋生物,而在创世记2:7指人类(又见本书第6章)。Behema既指野兽,也指家畜(TWOT 1:92),Remes描述小型的爬行动物(TWOT 2:850)。《旧约神学辞典》说明罗思修“过细定义”了这些希伯来字汇,范碧波和邰乐宝的书(Van Bebber and Taylor, VB&T:86-91)指出罗思修以前的书(《宇宙与时间》)存在同样的错误,但是他继续不断地重复着同样的、令人生厌的论点。

值得注意,就算我们认可罗思修认为remes是“短腿陆地哺乳动物”的观点,仍然无法合乎化石记录里的均变论次序。这些生物被认为在鲸鱼之前几百万年就出现了,而罗思修认定它们被造于长达几百万年的“第五日”。因为中爪兽(Mesonychidae)和偶蹄兽(Artiodactyla)都被认定是早于鲸鱼出现,但是它们肯定都是“长腿的四足哺乳动物”,因此与罗思修所描述的第六日的造物相吻合。

那些倡导罗思修的理论是正统科学的人需要仔细想想,世俗的人是否会赞同罗思修的声称,说创世记造物的顺序和“科学”一致。每当他们指出一些例外时,罗思修就重新定义词汇,使第6天的造物不指向任何被进化论排在鲸鱼之前动物。当所有的解释都行不通时,他就宣称“创造日”是彼此交叠的(《创世记一章》,第12页)。

第4日造太阳破坏了长日论的观点

我们已经对付了说太阳被造之前的前三日不是字义的日子的观点。进一步,我们展示了早期基督徒作家依次批驳过异教徒的宇宙观。然而,太阳被造是在地球之后也对渐进创造论者试图协调圣经和数十亿年的努力给予了致命一击,这是因为他们相信大爆炸理论,而根据该理论,太阳和恒星于地球之前就存在。

因此,他们必须把这个教导【太阳被造在地球之后】解释掉,有人宣称第4日发生的是稠密的云层经历几百万年后散开了,太阳和其他天体“现出来”。这不仅是科学幻想,而且是对希伯来文糟糕至极的翻译。在创1章中,asah这个词的意思一贯是“(制)造”,有时和bara’(“创造”)是同义词,被交替使用——例如创1:26-27。为了适合无神论进化论的观念,如大爆炸理论,居然对同样一段文字 中、有同样语法结构的、同样一个词汇解释出不同的意思来,这种作法真是令人抓狂。如果神的意愿真是说“出现”,他将使用希伯来词汇ra’ah (“显露”),就如神说在第3日水要聚在一处,让旱地“露出来”(创1:9)一样。我们查看了超过20个主要译本,都清楚地教导说太阳、月亮和星星是第4日被造的。

在2003年10月罗思修与贺文德(Kent Hovind)的辩论中,3安科博(John Ankerberg)再一次违背了作为主持人的角色,站在罗思修一边,也再一次犯了明显的错误:

主持人:好了,我们将讨论那点,但是必须先过这七日的问题。能否跳到第4日,因为这里再一次谈到光 [朗读创世记1:14-19]。提问:神是不是在第4日创造了太阳和星星?罗先生,请你回答。

罗思修:我会说不是,因为qal是完成式。…

再一次,罗思修说创1:16中的动词,译为“造了”,是qal完成式,但是实际上它是qal未完成式(见第8章更多讨论罗思修对希伯来文的糟糕理解)。

罗思修:…这意味着它们可以被造于第4、第3、第2、或第1日当中,甚至起初。我回到创世记1:1,“起初,神创造了shamayim wa ha-arets(诸天和地)”,那包括所有的物质、能量﹑空间、时间﹑星星和星系,所以,那就是光的起源,那就是星星存在的开始,你在经文里看见这些是为给动物作记号,就是将要在第5日和第6日被造的动物。你会注意到在第5﹑6日造的动物都相当复杂,它们至少需要日﹑月、星偶尔显现来调整生物钟。

主持人:关于这一点,我还真查了一下,16节的希伯来文是wayya‘as [‘asah 的waw-consecutive形式【连续结构】],并且再一次,根据车理深(Gleason Archer)的解释,神已经造好了两个大的光体。这就是说,因为希伯来文没有过去完成时的特殊形式,而是使用完成式,或者这里的换位完成式,来表达英语里的过去式或完成式所要表达的意思。所以他说神已经造好了两个大光。这似乎给太阳和月亮在那时已经存在开了门。但是,这里经文的确说神“又造众星”。神到底是在第4日,还是在起初造的星星?

从经文本身(与外来的“科学”的影响相对比)推出过去完成式是毫无根据的,因为读者读到连续结构(waw consecutive)的时候会把造光(注意:不是光“出现”)与前面的经文“要有光体”【1:14】 联系起来。这和创2:19不同,在那里解释为过去完成式有道理,因为读者会想到前面创1章里面创造动物。详情请读本书第2章“创世记2:19自相矛盾?”那一节。

注意:安科博/车理深的解释(“已经造好”)与罗思修的解释(“日月星真正出现”)不一致,而后者是不可能从经文推出来的。更进一步,提倡框架假说的领军人物葛赖恩(Meredith Kline)指出了罗思修/安科博的读入式解经所得出的过去完成式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对第4日的删改派的解释4 还提出,第16-17节的经文说明创造的实现,其中的动词是过去完成时,前面有“事就这样成了”(15b)导入。若是接受这样的说法,那过去完成式就不能只限于这里的动词。因为创世记第一章中一贯如此:在神的命令和回应它的“事就这样成了”的公式之后,紧跟着的是仔细描述神怎样通过执行自己的命令而创造的事物。这就是说,在描述第4日的第16-17节中,实现神的命令的动词不可能是过去完成式。如果这些动词是过去完成时,而按照时间顺序,这些动作是在神的命令之后,这就意味着那个命令也必须是过去完成式,与随后完成该命令的行动相同,因此经文就要被翻译成“神已经说过”。这样的话,整个第4天都要改成过去完成时,与前几天所发生的事同时发生。极具讽刺意义的是,如此的翻译导致记叙的时间次序错乱,而这正是过去完成式的倡导者在试图避免的。5

就如本书第1章所表明的,葛赖恩面对进化论和几十亿年的恐吓而拒绝了字义解经。但在上面这番话里,他也意识到试图把创世记看作某种历史记叙,而又同时接受均变论的时间尺度和事件次序,是无法调和的。葛赖恩的唯一办法就是拒绝创世记是历史事件,其实他应该怀疑的是进化论/年老地球论。

倡导长日论的领军人物承认失败

长日论的最具影响力的辩护者之一是地质学家杨德威(Davis Young)。他是正统的旧约学者杨爱德(Edward J. Young)的儿子,但是他很早就决定了接受世俗地质学理论的权柄,把它放在神的话语之上。不过有一段时间他拒绝了进化论,认为它不合乎圣经;他通过声称日子是长时代来试图保持表面上相信圣经权威。他的信仰,甚至他的读入式扭曲圣经的方法,都和罗思修目前所倡导的极为相似。

但是杨德威最终意识到这种半心半意的调和术是无用之功,因为无论如何创世记事件的顺序和世俗理论的声称是风马牛不相及,不存在协调一致的可能。他因为自己曾经为此而必须作的“经文体操”【极力扭曲圣经来适应世俗理论】感到尴尬,于是他弃绝了长日论。他在一所基督教大学的讲座里解释为什么他已经多年接受进化论6,读者可以看出罗思修的扭曲圣经是早已被尝试过并且被抛弃的作法:

长日论的假设坚持一种至少表面经文有可能的解释,就是创造的“日”是一段不确定长度的长时期,尽管最近的上下文暗示着yôm所代表的日子就是我们正常的日子【24小时】。设计好了这种手段来使创世记1章与年老地球协调一致,长日论的倡导者们就必需证明创世记1章里创造的顺序与天文学家和地质学家解读出来的顺序一致。好了,长日论的倡导者们精心地构建出令人眩目的相关性。当然,这些相关性,…彼此之间完全不同。虽然大体的一致性似乎可以令人信服,…但是这些相关性的具体描述就模模糊糊。

长日论的倡导者们练就了惊人的灵活性来绕过一些经文的障碍。比如,圣经里植物出现在第3天,而动物在第5天。然而,地质学家早就认定非脊椎动物在海里花样纷呈,早于植物在地上生根发芽。这个明显的冲突却不可能说服好心好意的基督徒们(包括过去的我自己)停止调整经文,让它的意思不同于其本意。以我为例,我曾建议那几日是彼此重叠的。几年前我公开悔改了对经文的断章取义,所以我现在绝不再自取其辱。

更糟糕的是,经文声称神在第4日造了天体,在地球已经存在之后。这就更明显地与科学冲突了。天文学家们坚称太阳比地球年老。持有长日论的人该如何钻出这个洞啊?通常的托词包括建议起初在地球上可见的光是被厚重的大气层遮掩和折射的太阳光,第二天分开上下水的时候那云开始消散,直到第4天雾气变薄,于是太阳才可以从地球上看到…

所有这些方法也许看起来巧妙,但是人们一眼就可以看出斧凿的痕迹。当解释学展现出令人惊叹的体操健将般的柔软和灵巧的时候,我怀疑其结果会伤害其神学的肌肉。

这表明最后说服杨德威长日论是无用之功的是创世记中创造的次序。可惜!杨氏不仅没有悔改他信靠“科学”过于信靠神的话语,他反而更远离圣经。现在他接受神导进化论,而且认为创世记没有历史价值。这表明长日论是一个不稳定的立场。继续相信世俗科学将导致滑向不信圣经记载真实历史的邪路。

总结

创世记所揭示的创造的次序与世俗天文学家和地质学家所声称的次序是不可调和的。所有调和的努力都是斧凿过重,而不是合理释经。长日论的领军人物之一杨德威也最终看穿了他自己和其它长日论者臆想式扭曲圣经,而弃绝了这个理论。但是他拒绝放弃“科学”作为他的终极权威,于是更远地离开圣经创造论,转而相信神导进化论。这是一个好证据。说明长日论无用之极。

  1. Dan Manthei, “Two World-views in Conflict”, Creation 20(4):26–27 (September–November 1998). 
  2. 读出式解经((Exegesis):是指从经文中读出(让经文教导你),读入式解经(Eisegesis)是指把自己的想法读进经文。见Jonathan Sarfati, “Compromisers and Hebrew eisegesis”, creation.com/ compromisers-and-hebrew-eisegesis. 
  3. Jonathan Sarfati, creation.com/ross_hovind. 
  4. 译者注:对圣经和古文献的解释有极小派/删改派(Minimalist)和极大派/充补派(Maximalist)两种哲学。前者倾向于怀疑,后者倾向于相信。前者读出最少的信息,后者读出最多的信息。前者爱作删减和修改,后者爱作协调和填充。
  5. Meredith G. Kline, “Space and Time in the Genesis Cosmogony”, Perspectives on Science and Christian Faith 48:2-15, 1996. 
  6. Davis A. Young, The Harmonization of Scripture and Science, science symposium at Wheaton College, March 23, 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