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应该按字面意思理解吗?

31 8月 2017
96 次数

作者:罗塞尔·格里格(Russell Grigg)    翻译:中国创造论团契

 

编辑:《创造》杂志自1978年以来不断发表文章,我们也会刊登一些过往发表的文章,如这篇。为更好理解和分享,建议读者同时参考一些近期的文章,这些文章可以在相关文章和延伸阅读中看到。


 

创世记应该按字面意思理解吗?

 

照片:克利福德·威尔森博士(Dr. Clifford Wilson)

图注:尼普尔出土的一块巴比伦泥版碎片,出土的巴比伦遗址刚好是亚伯拉罕家乡那一带。黑色下划线的部分是对洪水的记录。关于大洪水,全球有300多条记录,有30例左右是文字记载的。有些记载的细节和原初情况,即圣经的记载十分相似。

创造论者常常招致批评,称他们按字句直叙的意思理解整本圣经。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相反,对圣经任何部分的恰当理解,其关键都取决于用思辨的态度探明作者下笔时的原初用意。这并非想象地那么难,因为圣经明显包含以下几种文体:

诗歌——如诗篇,其中的意境以希伯来诗歌的文学形式或反复或平行地出现,希伯来诗歌没有传统英文诗歌中的关键要素,如押韵(声音的平行)和韵律(节奏的平行)。也正因为如此,诗篇在译成其他语言后还能保留其文学特征和诗歌的情致,这不像传统西方诗歌,在翻译了以后就会丧失很多押韵和格律方面的主要元素。

  • 比喻——如经常出现在耶稣讲道中的,以撒种的比喻(马太福音13:3-23)为例,耶稣也清楚说明了是比喻,也说明了各部分内容的意思,如种子和土壤等。
  • 预言——如出现在旧约(以赛亚书和玛拉基书)最后一部分的很多书卷。
  • 书信——如新约圣经中由保罗、彼得、约翰和其他人所写信件。
  • 传记——如四福音。
  • 自转/见证——如使徒行传,作者路加以记录史实的方式叙述了使徒保罗在大马色路上的悔改(使徒行传9:1-19),紧接着又记了两个事情,就是保罗的见证,其中保罗重述了自己的悔改经历。(使徒行传22:1-21;26:1-22)
  • 真实的历史事件——如列王记上下等书卷。

这样,圣经的任何一卷书,一般来说,从风格和内容就可以相当清晰地看出作者的原意。创世记的作者是谁,他使用这种风格,写下这些内容,意在传达什么信息?


 

作者

 

主耶稣基督以及四福音书的作者都称律法由摩西赐下(马可福音10:3;路加福音24:27;约翰福音1:17),犹太人一致的传统、早期基督教教父以及今天保守学者都一致同意创世记是摩西写的。这并没有排除摩西可能接触过先父留下的记录,也许是保存在泥版上的,从亚当、赛特、挪亚、闪到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沿着血脉由父及子代代相传,正如我们在创世记的11节经文中所读到的“…….后代记在下面。[“后代”一词的希伯来文:toledoth =‘起源’或是通过‘起源的记载’的延伸]”1 这句话都是出现在它们所描述的事件之后,而且每一段记录的事件都是发生在所提名的那人去世之前而不是之后,它们很可能是脚注或是结束署名,如书尾提署,而不像是标题。如果真是这样,最大的可能就是,亚当、挪亚、闪和其他几位都各自写下了他们再世时所经历的事情,摩西在圣灵的引导下对这些进行汇编,同时加上了自己的评语,形成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创世记2(参见 创世记真的是摩西写的吗?)

创世记的12-50章明显是按照真实的历史记载写下的,它记述了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他十二个儿子也就是以色列十二支派之父的生平。从圣经时代直到今天的犹太人,都将创世记的这个部分视为自己民族的真实历史。

那么,创世记的前11章,也就是我们主要关注的重点,也是被现代学者、科学家和质疑人士批判最多的部分,又怎么解释呢?


 

创世记1-11章

这些章节有没有诗歌成分?

 

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需要深入考察构成希伯来诗歌的平行思想意境。

我们首先来看诗篇1:1,行文如下:“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

这里我们看到三条平行的名词和动词(可以按以下方法切分)

恶人

计谋

罪人

道路

亵慢人

座位

在这个明显的平行中,也有意义的微妙递进。在第一列中,‘从’指的是短暂的相识,‘站’暗示着准备讨论,‘坐’是长期的共谋。在第二列中,‘恶人’相容的是不敬虔的人,‘罪人’是指常常犯罪的人,‘亵慢人’描绘的是傲慢恶人。第三列‘计谋’是一般的建议,‘道路’指的是选择了的行动步骤,‘座位’表明的是一种固化的思想状态。其他希伯来诗歌还会包含对比性平行,如箴言27:6,“朋友加的伤痕出於忠诚;仇敌连连亲嘴却是多余。”,或是补充性平行诗篇46:1“神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3

回到我们刚才的问题。创世记的前11章有没有诗歌的成分?

答:没有,因为这些章节没有任何希伯来诗歌形式的信息或祈祷,无论是明显的,还是暗含的,都没有。这也是希伯来文学者一致同意的(见下文)。

注意:创世记一章有一定的重复,比如“于是神说……”出现了10次,“神看这一切是好的/甚好”出现了七次;“按照他的样式/种类”出现了10次;“有早晨有晚上这是第……天”出现了六次。但是这些重复和上述讨论的诗歌元素没有关系,它们是事实的陈述,记录了所发生的事情,或者是强调为了突出所强调的词的重要性。


 

这些章节有没有比喻的成分?

 

没有,因为当耶稣在教导一则比喻的时候,他都会用明喻,让听众明确这是一个比喻,在很多情况下,祂都会说,“天国好像……。’创世记1-11章的作者没有这样写,也没有使用这种文学风格。


 

这些章节中有没有预言的成分?

 

照片: Dr Clifford Wilson
图注:一个出土与叙利亚厄尔巴岛,大概是公元前三千年的,上面将创造伟大之工归功于一位称为Lugal的伟大存在,直译为‘伟大者’。这说明早在摩西时代之前的一千年,人类就谙熟写作艺术,也都知道创世的故事了。更说明,认为创世记前几章写在所罗门之后的几百年,这种自由派的观点明显是错误的。

不是整段内容都是预言,虽然神的两个应许从某种层面来说,都是预言性的,因为它们的应验将在未来发生。其中之一就是创世记3:15,这是神对蛇(撒旦)以比喻形式陈述的宣判:“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很多人将这节经文中的‘后裔’解读为弥赛亚,包括大多数的福音派信徒,甚至包括犹太解经家4,因此也就有了塔木德‘弥赛亚的脚跟’5这样的表述。弥赛亚会受伤,(在十字架上)伤到脚跟,同时会彻底毁灭撒旦的权势。这节经文同时也暗示了弥赛亚由童贞女生的概念,因为弥赛亚被称为女人的后裔,这与圣经中常用的以父亲指明儿子的做法相反。(参见创世记5章、11章、历代志上1-9章、马太福音第一章、路加福音3:32-38)。

另一处是创世记8:21-22和9:11-17,

“我不再因人的缘故咒诅地(人从小时心里怀著恶念),也不再按着我才行的,灭各种的活物了。地还存留的时候,稼穑、寒暑、冬夏、昼夜,就永不停息了。

 

 


 

这些章节中有没有信件、传记自传/个人见证的成分?

 

在此我们就需要考虑上文提到的一些脚注了。

如果说,亚当知道创造周第一日到第六日所发生的事情的话,那么这一定是上帝向他启示的,因为亚当是在第六天才被造的,所以如果他知道,一定是上帝启示他的。以下引文更加证实了这个观点,“创造天地的来历,在耶和华神造天地的日子,乃是这样”创世记2:4上。第七日,安息日的细节描述包括了创世记2:2-3已经记述了。

创世记 2:4下-5:1上之后的事件。这一部分是关于亚当、他妻子夏娃和他们的儿子们,读起来,这段经历很像是他个人亲眼所见和亲自经历的事情,包括伊甸园、夏娃的创造(第二章),他们对上帝的背叛(第三章)和他们后代的行为(四到五章一节),都是以第三人称写的6。这一段以“这是亚当后裔的记录”结尾。

有没有可能亚当写下的创世记1:1-2:4上是在堕落前与神的对话,创世记2:4下-5:1是他个人的经历?关于他的能力,似乎毋庸置疑。他被创造的时候,是一个成熟的男人,有完整的DNA、全备的知识和成熟的技术做任何神赋予他的任务,他要的那个是按照上帝的样式所造。他不是穴居人!亚当懂得如何护理伊甸园(创世记2:15),有足够的智慧辨别各种动物并给它们取名(创世记2:19)。他(和夏娃)都可以在没有上过一天学的情况下就能与神对话,没有理由认为他不同样具备写作的能力。7

 


 

所谓的自相矛盾

 

照片: stock.xchng

那么,创世记的第2章和第1章中记载的创造顺序相矛盾,又这么解释呢?

没有冲突!参见《创世记有内在矛盾?》( Genesis contradictions?)

创世记2:8“耶和华神在东方的伊甸立了一个园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里。” 创世记2:19“耶和华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样走兽和空中各样飞鸟都带到那人面前。”(斜体强调是作者增加的),从这两处经文,我们明显看到第二章中,植物和动物是在亚当之前被创造的。亚当给动物起名时(创世记2:20),很明显,这些动物都已经存在了。创世记2:20中列出的动物的顺序并没有矛盾,这个顺序很可能是亚当见到这些动物的顺序,而创世记1:20-25中记载的,是它们被造的顺序。亨利·莫里斯评论如下:

“被带到亚当面前的动物大概仅是那些与人类来往甚密,理论上最可能成为人类伴侣的动物。这些也包括空中的飞鸟、牛(20节指的可能是牲口),野地的走兽明显是那些较小的住在人类周边的野生动物。这些不包括海洋中的鱼、地上各种爬行的动物和创世记1:24中提到的走兽,这些很可能指栖息在远离人类和人类生活范围地方的野兽。”8

关于地理位置的名词,那地在洪水前的情况我们已经无从知晓了,因为洪水前的世界已经完全被毁灭了。在洪水之前的地域和江河的名字都和洪水之后的毫无关联了。

创世记2:18-25的目的不是要再次提供记录创造事件,而是要显示亚当和这些动物毫无亲属关系。没有一种动物像亚当那样,所以没有一种动物可以成为亚当的伴侣,陪伴他。为什么没有?因为亚当不是从动物进化来的,而是上帝“照自己样式”创造的一个“有灵的活人”。(创世记2:7和1:27)。这就意味着,(除了其他特征)亚当是上帝创造的一个可以交流,可以回应祂的人。正如在许多其他地方一样,我们又一次地看到在这里圣经所记载的直接与人类进化论相冲突。

因此有足够的证据说明亚当很可能是创世记2:4下-5:1的作者,可能是记录了关于伊甸园、夏娃的创造、堕落以及在该隐、亚伯和赛特一生中他亲身经历的事情。

下一段是从5:1下到6:9上,讲述的是亚当到挪亚的家谱,也是以“挪亚的子孙[起源]记在下面”结尾。

下一段是从6:9下到10:1上,主要提到了方舟和洪水,以“挪亚的儿子闪、含、雅弗的后代记在下面。”这个脚注的行文暗示这部分是由挪亚的儿子(很可能是闪)写的,他是摩西的祖先。这几章读起来很像是亲眼见证的记录,因为其中包含了大量密集的细节。可以参考创世记8:6-12,看看这段文字的特点是多么接近证人的笔录,其中包含了一串串的真实的史实,甚至有可能是闪的日记!

创世记8:6-12:

6过了四十天,挪亚开了方舟的窗户,

7放出一只乌鸦去,那乌鸦飞来飞去,直到地上的水都乾了。

8他又放出一只鸽子去,要看看水从地上退了没有,

9但遍地上都是水;鸽子找不著落脚之地,就回到方舟挪亚那里,挪亚伸手把鸽子接进方舟来。

10他又等了七天,再把鸽子从方舟放出去;

11到了晚上,鸽子回到他那里,嘴里叨著一个新拧下来的橄榄叶子,挪亚就知道地上的水退了。

12他又等了七天,放出鸽子去,鸽子就不再回来了。

这些精细的记录是一位目击证人的亲身经历。它们拥有史实的特征。

有相当的证据表明创世记的这部分以结尾签名标注的部分是签名人亲自写下的,目的是为了将这些传承下去,形成永久的历史。

那么,这11章是不是按照真实的历史记载记述的?

回答:是的,而且有几个理由可以证实这点。


 

创世记这卷书的内部证据

 

1.创世记这卷书中有内部证据。如上文所述,第12-50章一直被犹太人视为他们民族的真实历史,而第1-11章的写作风格与第12-50章并无太大差异。

2.有一定权威的希伯来学者也始终这么认为。牛津大学钦定希伯来文教授詹姆斯·巴尔(James Barr)写道:

“据我所知,很可能没有任何一位在世界顶端大学任教的希伯来文或旧约教授不认为创世记1-11章的作者向读者传达的是:(a)创造之工是在连续的六日中完成的,这六日和我们现在经历的24小时的日并无区别。(b)创世记家谱中的所有数字逐个加起来,构成了从世界之初到圣经记载的靠后阶段的年表。(c) 挪亚洪水是一场覆盖全球的洪水,并且毁灭了所有不在方舟上的人和动物。从反面来说,认为创世之日是漫长的岁月、认为家谱中的年数并非按年代顺序罗列、洪水不过是一场局域性的地中海洪水等,这一类的护教辩词,据我所知,根本不会被这些权威教授当回事儿。”9

3.创世记的一个主题就是上帝的主权,这从创世记1-11章的上帝在四个主要事件(创造、堕落、洪水和巴别塔)中的作为就得以显明,另外,从上帝与创世记12-50章中的四个主要人物(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约瑟)的关系中也可以知晓。这样一来整卷创世记就有了一个统一的主题,而如果创世记有任何部分不是史实,倒是神话故事,那么这个统一的主题就支离破碎了。另一方面来看,其中的内容都相互证明了它们的史实性。


 

圣经其它部分的证据

 

4. 创世记1-11章中提及的主要人物在圣经其他部分多次被提及,提到他们的情况都视他们为真实的人物——曾活于历史的,而非神话故事的人物。举例来说,创世记以外,有十五卷圣经书卷都提到了以下人物:亚当、夏娃、该隐、亚伯、挪亚。

5. 主耶稣自己也论到亚当和夏娃的创造,并将此视为史实。在教导关于离婚一事(太19:3-6,可10:2-9)时,祂引用了创世记1:27和2:24。在教导关于“人子降临的日子”(太24:37-39;路17:26-27)时,祂提到了挪亚和洪水,皆视之为历史上的真人真事。

6. 除非创世记头11章是史实记载,不然圣经余下部分就无法勾勒出一个完整的画面,圣经原初的意义也就解释不清了。

I.从创世记1-11章可以看到的上帝救赎的旨意。

ii.从创世记12章-犹大书25节可以看到上帝救赎的过程

iii.从启示录1-22章可以看到上帝的救赎完满成功。

但是为什么人类需要救赎?人类需要从什么之中被救赎出来。答案在创世记1-11章可以看到,总的来说,就是罪所带来的毁坏。除非我们明白罪进入世界是一个真实的事件,否则上帝提供代赎的挽回祭这一旨意就成了个谜题。但祂的救赎大计并不是难解的谜题,因为创世记1-11章的历史记载已经说明了,人类落在上帝公义的愤怒之下,需要救恩才能脱离罪的惩罚、权势以及罪恶本身。

7 除非创世记头几章中的内容是真实的历史,使徒保罗在罗马书5章中论述的福音以及在林前15章论述的复活就没有意义了。保罗写道:“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罗5:19)。“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 经上也是这样记著说:‘首先的人亚当成了有灵(灵:或译血气)的活人。’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关于“首先的亚当”的史实性记载保证了上帝在祂话语中论及的“末后的亚当【耶稣】”也是真的。反之亦然,关于耶稣的这段平铺直叙的史实性记载也保证了上帝在话语中论及的“首先的亚当”也是平铺直叙的史实


 

结论

 

让我们回到文字标题提出的问题。创世记应该按照其平铺直叙的文字来理解吗?

回答:如果我们将最普通的解经法来解释创世记(忽略那些要让这段内容与现代流行的进化论相融合的外在张力),那么,创世记分明是平铺直叙地记载了一段真实的历史。


 
 

参考文献

1. 参见创世记 2:4; 5:1; 6:9; 10:1; 11:10; 11:27; 25:12; 25:19; 36:1; 36:9; 37:2.

2. 关于尾注说法,比较有影响的是P.J. Wiseman, Creation Revealed in Six Days, Marshall, Morgan & Scott, London, 1948, pp. 45–53. 参见福音派语言学家的优秀评论The Oldest Science Book in the World, by Dr Charles V. Taylor, Assembly Press, Queensland, 1984, pp. 21–23, 73, 121. 

3. 这段关于希伯来诗歌的论述取自J. Sidlow Baxter, Explore the Book, Vol. 1, pp. 13-16.

4. 对旧约圣经的亚兰语版本起源于公元前最后的几百年,一直发展到公元500年。参见F.F. Bruce, The Books and the Parchments, (Westwood: Fleming H. Revell Co., Rev. Ed. 1963), p. 133.

5. A.G. Fruchtenbaum, Apologia 2(3):54–58, 1993.

6. 第三人称的使用构不成问题。摩西在出埃及记到申命记都是以第三人称长篇记下自己的生平,很多如尤里乌斯·凯撒的经典作者也都以第三人称写传记。

7. 亚当夏娃知道如何用无花果叶为自己缝制围兜(创世记3:7)几代之后,亚当的后代建造了一座城(创世记4:17),他们织帐篷、放牧、有能力制造弦乐器和管风乐器并奏乐,能冶炼铜、铝、铁矿,制造各种各样的铜器和铁器(创世记4:20-24)。见亨利·莫里斯博士在《创世记记载》(The Genesis Record (Baker Book house, Grand Rapids, Michigan, 1976, pp. 146–147)的评述:“值得注意的一个重点是,很多被人类学家总结成人类从石器时代进化到开化阶段阶段的特征——城市化、农业、驯化牲畜、冶金等——都在亚当早期的几代后代中迅速形成,并没有历时几个世纪甚至几千年。” 

8. Henry Morris, The Genesis Record, p. 97. 

9. 巴尔教授致英国华森(David C.C. Watson)的信,时间为1984年四月23。本文作者持有该信复印件。其中,巴尔并没有说自己相信创世记是史实,他仅是告诉我们,以他的见解,这段文字旨在记录一段史实。

10. 摘自Adapted from J. Sidlow Baxter, Explore the Book, Vol. 1, pp. 27–29.

 

 

原文见:国际创造论事工 www.creation.com